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零二章 裴巽

反正从南市到北斗亭又不远,到了目的地之后,那车夫自然会叫醒他。
鹦鹉楼外,停着车马,是专门用来载运客人。
“小白脸,口味还挺特别嘛。”
“你们回来,回来。”
“郎君,你要走也可以,但是把过夜的钱付了啊。”
眼见已经到了寒食,洛水河畔踏青的人,也逐渐多起来。
裴巽一把将女人推开,然后回头看去,却看到一张肥胖的脸,正撅着嘴唇向他亲来。
又过了一会儿,马车停下来。
他声音略显尖亢,来到沈庆之的身边,“我家主人说了,不要他死!”
说完,他便让人把裴巽抬上了马车,而后沿着大街一路西行。
但是,有需求就有买卖。
在抵达西市之后,沈庆之招手把两个手下叫来。
“郎君,奴还想要。”
伴随着那车夫一声‘到了’,裴巽迷迷糊糊从车上下来。只是,当他才一下车,立刻意识到不对劲。
不过,大都不是什么大雨,而是靡靡细雨,时断时续……
其中一人笑呵呵说道:“小桃花和赛西施可是我们这里最红的人,你睡了就想走?”
“走开!”
让她去处理那些纠纷,倒也合适。
这里也是洛阳城一处非常有名的烟花巷柳,住在里面的,是一群专门做苦力的生意的暗娼。
昭武校尉是谁?
北斗亭位于洛水上中桥一侧,那里风景如画,入夜之后,也有不少人在河畔游玩。
“干什么,当然是要钱!睡了女人不给钱吗?hetushu.com
什么情况?
沈庆之恶狠狠瞪了那不长眼的家伙一眼。
可听闻县主在长安赈灾,可县主的夫君却跑来白渡桥霸王嫖,看裴巽的目光,也顿时有些怪异……
说来也奇怪,这条路晚上的巡兵不少,可是今天晚上,这一路下来也没有遇到巡兵。
据说,是帮着韦氏解决一处地产的纠纷。当年中宗李显登基,韦氏得了不少好处。后来,李显被武则天废黜,韦氏名下的财产也被瓜分,更留下了不少的纠纷。
他揉了揉眼睛,沉声道:“走到哪里了?”
他向宜城哭诉,结果宜城跑去找了李显一趟,回来后整个人都好像变了,变得很沉默。
一想到那红倌人诱人的小身段,裴巽心里就一阵火热。
两人约好了,今天夜游洛水,欣赏两岸烟柳。
他把身后的女人推开,忙不迭跳下来,却发现自己已是赤身裸体。
裴巽不敢乘自家的车马,万一被人发现他趁公主不在,私会红倌人……等宜城回来一闹,他少不得又要倒霉。他上了车,便把目的地告诉了车夫,然后靠在软垫上。
“干的好!”
“去北斗亭。”
“怎么,霸王嫖啊!”
“大团头,快夜禁了……从这里到西市,万一遇到巡兵,该如何是好?”
他微微一笑,轻声道:“请老爷放心,召机长老吩咐过了,不会伤他性命,但绝对会让他颜面无存,声名狼藉。”
只是,当裴巽打了个盹醒来和*图*书之后,却发现马车还在走。
“呵呵,那就好。
“没错,废了他。”
马车吱呀吱呀的行进,裴巽靠在柔软的垫子上,酒意上涌。
接下来,我就交给沈掌柜了……召机长老要去嵩山参禅,估计短期之内不会回来。如果沈掌柜在洛阳遇到了麻烦,就去天津桥南的斗鸡场,告诉那里的管事人,说你需要帮助,到时候自然会有人为你排忧解难。好好做,别辜负了长老的看重。”
“这是哪里?”
“不给钱,不给钱就打他。”
“快点!”
裴巽好像做了个梦,梦到昨夜堕入了脂粉堆,覆雨翻云。
也就是说,这个人来历不简单!
“你不会是没钱,想要霸王嫖吧。”
矮胖的男子,正是沈庆之。
那感觉,就好像蛇的皮肤。
可是门外……
紧跟着,他只觉脑袋上被人重重一击,便人事不省了……
“郎君昨日那么厉害,怎地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
裴巽低头看去,却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沈庆之点了点头,一摆手,两个手下便从车上把裴巽抬下来,朝着西市的一片房舍走去。
宜城县主是谁?
杨守文身边有两件非常醒目的武器,就是鸦九剑和虎吞枪。
他想要坐起来,可是触手却抓到了一团丰腻。
从一旁的小巷里,走出了一个独臂男子。
“我付你个头。”
对方既然有他的鸦九剑,显然不可能是冒名顶替。
好在没过多久,宜城就去了长安。
清晨和-图-书,他幽幽醒来,睁开了眼睛。
裴巽在南市的鹦鹉楼里吃了一顿花酒,有些头重脚轻从酒楼里出来,步履踉跄。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她还有狐臭。也许是为了遮掩体味,她身上还抹了香油,以至于那味道让他有些作呕。女人坐在他怀中,粗糙的大手抓住了胯下的死蛇……
他连忙抓起衣服就往外走,没想到其中一个女人已经上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这白渡桥鱼龙混杂,可谓什么人都有。
清明临近,雨水变得更加频繁。
几个泼皮模样的人走上来,一把就抓住了裴巽。
“客人放心,马上就到了。”
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他不清楚独臂人的来历,但是他得到了杨守文的吩咐,并且独臂人持有杨守文的鸦九剑。
可是现在,周围却黑漆漆的,冷冷清清。
他眼皮子开始打架,于是便闭上眼,想要休息一下。
那日被杨守文赶出桃花峪之后,整个驸马党都似乎开始排挤他。
杨守文既然这么吩咐了,又怎可能没有安排?
“少废话,咱们走。”
于是,他连忙扭头看去。
怀中的女人,看年纪有四旬出头,长的那叫一个……
宜城在几个女儿中,属于精明的。
裴巽见那两个女人要翻脸,忙不迭探手去钱袋。可是他这一摸,却发现钱袋已经不见了踪影。
裴巽倒是没往心里去,又吩咐了一声,重又靠在车垫上。
头还有点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当他出了房和*图*书间才发现,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男男女女,少说也有几百人,正冲着他指指点点。
等到他们闻讯赶来的时候,裴巽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
武侯,姗姗来迟。
女人口中喷出浓浓的气味,让裴巽一阵头晕。
人群中,不晓得是谁喊了一声,人们立刻涌上前来,拳打脚踢。
裴巽挣扎着,想要摆手拒绝,可是那武侯却拔出了佩刀,厉声喝问:“是谁把宜城县主的夫君打成这样子?宜城县主而今正在长安赈灾,你们竟然把昭武校尉打成这个模样?”
当他那只手掌拍在沈庆之的胳膊上时,虽然隔着衣服,沈庆之仍旧能感受到那手掌的冰凉。
裴巽那里见过这种场面,连忙追出去,想要把那女人拽回来。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流连于画舫青楼,至少对于那些苦哈哈们而言,那些花名冠京华的女人,绝非他们能够碰触的对象。也正是这原因,洛阳西市就诞生一群做皮肉生意的女人。
“你别走,把钱付了再说。”
这也让裴巽心惊肉跳,不敢再吟花弄月。
裴巽感觉有些发懵!不过以他极为丰富的经验可以感受得出来,那丰腻源自女人的身体。
宜城公主一走,裴巽就立刻得到了解放。她不在公主府,裴巽自然也就不用天天待在府里做孙子。这几日,他招呼了身边的狐朋狗友,流连于烟花巷柳,好不快活。
“滚开。”
“有人霸王嫖啊,有人过了夜,居然不给钱。”
独臂男子声音不大www.hetushu.com,带着一股子阴柔之气。
“咦?这不是昭武校尉吗?”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突然抓起衣服,便冲出了房间。
但没等那车夫的回答,他就感到眼前一黑,有人用布袋套住了他的脑袋。
“大团头放心,那两个小娘听说之后,不晓得有多开心呢。”
没等裴巽看清楚那声音的主人,就感到一团火热的身体便挤入怀中。
西市,有一座桥,名为白渡桥。
洛水河畔的烟柳,与长安烟柳齐名,都是极具特色的风物。
“郎君,你真厉害……昨夜把奴折腾的都没了力气,怎地这天一亮又来了精神?”
似乎有武侯认出了裴巽的身份,发出一声惊呼,“怎地跑来白渡桥玩耍呢?还霸王嫖!”
前两日,他还勾搭了一个红倌人。
声音有点沙哑,有点粗。
裴巽勃然大怒,厉声喝问。
“沈掌柜,接下来怎么办?”
按照载初律,暗娼是一种违法的存在。
不过,他还是派人去铜马陌探听了消息,而铜马陌的回答便是:“听从此人吩咐。”
乍听裴巽是宜城县主的夫君,人们还吓了一跳。
“就是,这小白脸居然睡了女人不给钱,乡亲们,你们说有没有道理?”
裴巽手忙脚乱披上了衣服,一脚把女人踹翻,转身就走。
“都安排好了?”
洛阳人大致上都知道。
裴巽抱着头,惨叫连连,也不知是谁那么狠,一脚便踹在了他的胯下,疼得他整个人蜷在一起,好像一只大虾……
……
“你们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