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零五章 白龙马,蹄儿朝西

杨存忠头脑灵活,相比之下,有他跟随倒是更安全些。
杨守文手持九环锡杖,缓缓走下山坡。
一打听,他还被关在牢里。于是,杨守文拜托杨睿交出面,把郭十六从牢里救了出来。
不过,离开归仁县的时候,四人的队伍中少了两匹马,多了两头骆驼。
不过这样一来,驮马似乎就不再需要。杨守文干脆又把驮马卖掉,带着骆驼离开归仁。
虽然昌平早已经没什么熟悉的人,但是那虎谷山,孤竹县,居庸关,却好像印在了记忆的深处。
他的理由很充分:我会说突厥话。
“老子姓明,另外老子奉道。”
除此之外,上官婉儿还赠给杨守文一口戒刀,锋利无比,可以削铁如泥。
没错,就是那个郭四郎身前的捧剑仆,那个为了救郭四郎,冒死独自闯入观国公府的少年。
杨十六闻听,顿时笑了。
眼前这一幕,有点眼熟。
在记忆中,居庸关外的那片草原,似乎也是这番景象。
明秀咬牙切齿,但是对杨守文的取笑,却无言以对。
杨守文把帷帽取下,递给了杨十六。
杨守文此行,无法携带长枪,所以只好用锡杖代替。
杨守文离开洛阳之前,想到了此人。
杨十六,沉默寡言,不喜言语。
不过,它的名气远不如白马寺响亮,可在佛门之中,却有着不可小觑的地位。
好在杨守文还认识一个名叫庄毕凡的洛阳尉,并且在他的帮助下,偷梁换柱把郭十六从牢中换出来,并随同杨守文前往荥阳。之后,郭十m•hetushu•com六又在荥阳换了身份,改名叫做杨十六。同时,又有郑家人出面,为杨十六在洞林寺讨要了一个出家人的身份。
因为,不知是不是巧合,上官婉儿送给明秀的武器,恰好就是一根行者棒。虽然明秀善于用剑,可是在表面上,还是要提着一根行者棒。这样子,才符合他的身份。
这好端端的,怎么跑出来了一个沙和尚呢?
离开荥阳,已经一个多月了。
之所以救他,是因为他听吕程志说过:咸阳郭家通商西域。
被那归仁本地人戳哄了几句之后,就忍不住买下了那两头骆驼。
那归仁本地人非常热情的向杨守文他们推荐了他手里的骆驼。
杨守文身为此行的头领,自然而然就担当起了师父的责任。
杨守文一身僧衣,头戴帷帽,站在山丘上举目眺望。
相反,从长城外沿贺兰山一路西进,道路宽阔空旷,越过张掖河之后,便可直接抵达肃州。而后出玉门关,就差不多算是进入到安西都护府的治下。这条路,会有危险,但相比之下,至少能节省十天左右。最重要的是,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花费……
只是这一路上,他可是听够了两人之间的斗嘴。
杨存忠当初跟着杨从义在天津桥做苦力的时候,认识了不少的胡商,所以突厥话说的非常流利。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甚至杨十六根本就不知道悟净这个法名的来历,所以也没有反对。
他在杨守文抵达洛阳之后,http://m.hetushu.com一直跟随在杨守文的左右。后来又跟着杨守文南下,以至于很多人都知道他,认识他。相比之下,杨存忠的存在感则小很多,根本无人知晓。
“徒儿,叫我师父。”
因为,杨茉莉的形象太明显了,若带在身边,难免会暴露行藏。
杨守文坐在河堤上,看着那皎洁的明月,思绪却飞回了洛阳。
那九环锡杖,是上官婉儿送给杨守文。重三十六斤,用玄铁打造,坚硬无比。这锡杖长约两米,拿在手中倒是颇为趁手。行走时,锡杖上的铁环会发出声响,以驱逐野兽害虫。
……
一家人快快乐乐,无忧无虑……那似现在,肩膀上好像担负了一座沉重的大山。
按照他的说法,杨守文等人虽然有两匹驮马,但是到了西域,骆驼才是最好的伙伴。
另一边,杨存忠猎来了一头黄羊,在火上烧烤。
就这样,一行四人,骑着六匹马,跃过了黄河之后,沿河东道一路北上,而后自河曲出长城,再次渡河,便进入了胜州。他们转道西进,在长城外行走,一路上过骆驼堰,穿突纥利泊(今毛乌素沙漠),在宥州归仁县休整了一天,再次启程。
上次南下,杨茉莉跟随。
只是如此一来,杨守文还真就相视一个走方僧人。
一轮皎月升起,高悬于夜空中。
但郭十六毕竟杀了人,于是被关进了洛阳狱,判了三年的刑期。
这一次西行,杨守文并没有带杨茉莉。
小过现在,会做些什么?是不是又没有完成功课www•hetushu•com,被那位桓道彦真人罚抄经文呢?
……
他也剃光了一头青丝,换上了一件白色的僧袍。
唐时的塞上,并非后世那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
若有一日,他愿意远离喧嚣,回到虎谷山下那冷清的小山村里。
所以他们决定在冥水河畔过夜,等天亮之后,便可以直奔玉门关。
风吹动那宽大的僧衣猎猎,而杨守文却恍若未觉。
郭十六从小在郭家长大,曾多次跟随前往,对西域的情况也非常熟悉。最重要的是,郭十六精通突厥语、吐蕃语以及吐火罗语。有这样一个人跟随,会方便许多。
已是四月,不知不觉中便进入了初夏。
明秀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孩子!
但如今的洛阳县,已经不是当初沈佺期执掌的洛阳县。
这次西行,杨存忠主动请缨,要求跟随杨守文一同前往。
此时,这里还有‘塞上江南’的美誉。至于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荒漠,却不得而知。
现在就算赶过去,也无法通行。
当然了,若是没有某个人在身边呱噪,破坏了他内心中深藏的文青情怀,感觉可能会更好。
这时候,洛阳的天气想必已经开始热起来,桃花峪的桃花,也差不多已经凋零了。
天地,仿佛在刹那间,变得浑沦起来。
“召机长老,召机长老。”
随他一同出发的,除了明秀和杨存忠之外,还有一个瘦弱的少年。
杨守文突然发现,和之前几次的分别相比,这次的分别,他一下子多出许多牵挂……
少年名叫杨十六,而在此之前,他m.hetushu.com是叫做郭十六来着。
杨守文想了想,觉得带杨存忠会更好一些。
这也是僧人远游,常用的器具。
张昌仪是张易之兄弟的人,未必肯卖这个面子给杨守文。
那碧绿的波浪翻滚,化作一幕极为壮观的景色,令人不禁生出一种对大自然的膜拜之心。
一月这会儿说不定已经睡了,悟空它们估计是守在八角楼外……还有,婶娘,宋氏和青奴……也不知道她们这会儿在做什么,真的是有些想念。还有幼娘!原本以为会离她越来越近,可是现在,却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不知道她过得还好吗?
这还真就变成了西游取经的队伍,杨守文这一路上,自然也少不了拿明秀来取笑。
一个个身影,在他脑海中闪现。
茉莉的勇武,少有人可以比拟,但脑子却不够灵光。
由郑家出面,上官婉儿的小鸾台在背后周旋,一切都不是问题。于是,杨存忠和杨十六同时在洞林寺出家,杨存忠法号度贤,而杨十六则得了一个悟净的法名。
“是啊,我们就是去取经。
那洞林寺,据说历史和洛阳的白马寺相仿。
倒是杨存忠,依旧使用的是那口祖传的斩马刀。
天苍苍,野茫茫。
上次去长洲还好说,毕竟是大唐治下,就算有麻烦,也容易解决。但这次是去西域!杨守文很清楚,自己此行的危险系数,比之去年南下长洲,要高出数倍之多。
杨守文看着眼前这美景,整个人都好像变得升华许多。
按照归仁当地人的说法,你们在怀远渡河之后,最好还是走hetushu.com长城外。若是走长城内,沿途关卡多不说,还时常会遇到一些无法预知的变数。比如,陇右兵马调动,官道就会封锁。到时候别说你们,就算是商队也无法通行,只能在那里等待。
清明后,杨守文便踏上了西行之路。
而杨十六是一对短刀,外加一根铁棍。
当杨守文知道了杨十六的法号之后,也不禁愣了。
明秀、杨存忠还有杨十六,则变成了杨守文的徒弟。以至于明秀赶路的时候,就曾抱怨:这哪里是去西域找人,分明就是唐三藏带着他的三个徒弟准备西天取经。
他阴沉着脸,转身向山坡下看去,就见明秀朝他招手,示意他准备开饭。
夕阳,正慢慢落山。
他对杨守文怀有感恩之心,故而听说这次陪杨守文前往西域,虽然危险,却毫不犹豫的答应。
再往前,就是玉门关了。
从塞北吹来的风很猛,拂动一望无际的草原。
“青之,这风景已经看了一路,难道就不烦吗?”
明秀已经升起了篝火,看杨守文过来,忍不住开口取笑。
从冥水到玉门关,之间是一片空旷的荒野。相比之下,倒是这冥水河畔安全一些。
父亲,应该已经返回洛阳了吧。
那呱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破坏了杨守文满满的情怀。
所以明老四,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贫僧座下大弟子,贫僧赐你法名行者,你看如何?”
整个世界都好像变得寂寥而空旷。
后来,因为杨守文出面求情,杨睿交饶过了郭十六。
夜幕,渐渐将临。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念昌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