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零八章 黄胡子(一)

目光,在车队扫了一眼。
明秀带着杨存忠去整理行囊,杨守文和杨十六则站在路旁,没有和商队汇合一处。
他二人交谈,理应是阿吉会居高临下才对。但是杨守文发现,他二人站在马车旁边,都微微的弯着腰。也就是说,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所展现的是一种谦卑姿态。
杨守文从没有看不起胡商,但是狼山的胡商……
……
“十六,你也休息吧,晚上我来守夜就好。”
那哥舒道元,显然是个敬重文人,同时有崇佛的将军。
原本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车队,突然间变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杨十六跟随他时间虽然不久,但展现出来的能力,却甚得杨守文所重。
虽然不知道那车队里到底有什么东西,阿吉不想被官军发现,于是便找到了杨守文。
“西游之路?”
商队夹带私货?
可也怪自己,谁让他昨晚失神,差点出事呢?
想到这里,杨守文也就释然了。
阿吉和阿合莽正站在一辆马车旁说话。
而这时,阿吉快步走过来,行了一礼之后道:“长老,接下来我们将前往碎叶川,不知长老要去何处?”
不管杨守文是实话实说,亦或者谦虚,反正阿吉是没有再说下去。
如果这时候通知了哥舒www.hetushu.com道元,势必要回去配合调查,弄不好就可能暴露了身份。
“我正要问长老要不要和我们一同走,既然如此,那就不强求了。
“放轻松,放轻松一点,咱们现在是游方僧人。”
而现在……
杨十六轻声询问,一脸警惕之色。
而此次,杨守文身负使命,绝不能暴露。
他们还需要整理一下车马,于是杨守文四人便先行告辞。
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不过是偶然间得到一首好诗,并非是我的才学有多么出众。
朝廷还禁止私盐贩卖呢,可是每年在市面上流通贩卖的私盐也没见减少。朝廷对私盐的打击力度很大,但又有什么用处?而这边塞走私,与贩卖私盐也没什么区别。
所以,杨守文他们也很小心,吃完了干粮后,杨守文和杨十六守夜,而明秀和杨存忠则早早睡下。
他轻声道:“十方师兄方才说了,师父容易走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神游天外,所以让我陪着师父,这样会安全一些。”
这柳谷水,已经算是伊州治下的河流,也就是后世的新疆哈密地区。
杨守文的目光,便落在了那辆马车上。
明秀昨天就值守一夜,今天又赶了一天的路,自然有些疲乏http://www•hetushu.com
有必要这样彼此谦卑吗?
杨守文回过神,轻轻拍了拍杨十六的肩膀。
“悟净,咱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倶六城,不要节外生枝。”
他身为合河戍的兵马使,也就等同于这玉门关的最高指挥。
如果当时没有杨守文的话,阿吉他们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既然他们不想惹事,咱们也不要招惹是非……传令下去,收拾妥当后立刻出发,今晚兼程赶路,务必要在明日天亮前越过折罗漫山。父亲那边也一定等的急了,咱们早日和他汇合,便多一分安全。”
红忽,在突厥语里是公主的意思,鲁奴儿才是名字。也就是说,那马车里,竟有一位公主?
如果从之前展现的情况来看,阿吉的地位高于阿合莽。
很快的,他就发现,阿吉和阿合莽两人在马车旁,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对话。
是夜,杨守文等人抵达柳谷水河畔。
“算了,不要再节外生枝。
而后他沉声道:“贫僧离开荥阳的时候,有人委托我,顺便给倶六城的一个朋友带些礼品。所以我要先到倶六城,若是你们急着赶路,不妨先走,我们还想在路上游览一番。”
如果杨守文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听明白他们的谈话。和图书
这半年来,他的突厥语进步很快。
倾拔悉密所有的力量,或许能够组建起这么大的商队,但可能吗?
阿吉答应一声,便匆匆离去。
一路上都很听话的杨十六,这一次却没有答应。
“师父,要不要通知合河戍?”
他们找到杨守文的时机非常好,正是杨守文刚作出凉州词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样,杨守文并没有去怀疑他们的动机,便答应了和他们一起出关。可是明秀这会儿一提醒,让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利用了!他们利用他,顺利通关。
从阿吉和阿合莽的言行举止来看,他们在这支商队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他二人邀请杨守文四人加入的时候,商队里竟无人反对。
杨十六则坐在不远处,背靠着一头骆驼,怀抱双刀,一双灵动的眼睛,警惕观察四周的动静……
在柳谷水下游的河滩上安顿下来,一行四人并未去狩猎,而是升起篝火,取了些干粮充饥。
估计,官军查到了,也未必会真较真。
阿吉他们要出关,必然打听过玉门关的情况。
杨守文一行路上走得并不快,但是却未曾见到阿吉那支商队赶上来。按道理说,他们往碎叶川,就要过庭州。而杨守文他们也是和-图-书往庭州走,没有遇见,说明两边并非走得一条路。亦或者说,对方也觉察到了什么,故而选了另一条路和他们错开。
“明白。”
这并不是罕见,甚至算不得什么大事。
“明白!”
在这里若是行为太过不检点,难免会遇到麻烦。
看他二人睡下,杨守文也在篝火旁边闭目养神。
一般而言,似这样规模的商队,大都是几个商户联合组建起来。哪怕是中原的那些大商贾,要组建其这样一支商队都力有未逮。更不要说,这是来自狼山的胡商。
他狠狠瞪了一眼已经和衣而卧的明秀,又看了一眼杨十六,最后摆了摆手,随他去吧。
难道说,马车里有人,而那个人,才是商队真正的主人?
若非如此,以贫僧才能,又如何作的出来?”
我想那位召机长老恐怕也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会匆忙离开。
西域,是个崇佛的世界。
很显然,杨守文的《西游》在塞外并未流传开来,所以阿吉不太清楚。
这个明秀,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让我丢脸!
此次我们的目的是前往天竺求法,不过在此之前,贫僧倒是有心尝试一下西游之路。”
过了一会儿,车队整顿完毕。伴随着一连串的号子声响,悠扬的驼铃再次响起,朝着西面缓缓和-图-书而去。
阿吉显然愣了一下,但旋即就反应过来。
想到这里,杨守文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闭上眼睛调息打坐。
论武艺,他比不上杨存忠;论机智,他也比不上明秀。察言观色,更非他所长,但他却综合了各方面的能力,给人一种八面玲珑的感觉,所以也就更让杨守文称心。
杨守文闻听,脸顿时一红。
而杨存忠则要看护两匹骆驼,队伍里的力气活几乎都是由他来做,也非常的辛苦。
我们这趟货物有点急,若不然和长老同行,说不得路上还能多聆听几首诗歌呢。”
而为了这么一件事情,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等回到洛阳后,武则天不知道会怎么收拾自己。
“心有所感,故才赋诗一首。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阿吉又匆匆走到马车旁,在车窗外低声道:“红忽鲁奴儿,那四个僧人走了……他们说要先去倶六城拜访朋友,我们要不要派人到路上……”
杨守文想通了这其中的奥妙之后,对阿吉等人,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所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吧!
杨守文倒也不在意,笑着解释了一下。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轻声道:“稍安勿躁,见机行事。”
杨守文合十笑道:“游方僧人,四海为家,走到哪里是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