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零九章 黄胡子(二)

杨守文把锡杖横在身前,沉声道:“十六,看好行李马匹……四郎,哥奴,不要轻举妄动。”
杨十六靠在骆驼身上,听到杨守文的话,忙直起身想站起来。
“那你知道他们的底细吗?”
杨守文出发之前,曾经研究过一段安西的情报。
杨十六忙上前道:“师父,他说的是波斯语,让咱们过去回话。”
不过,从杨十六的话语中,杨守文还是听出了一些有意思的内容。
“没关系……悟净随我一起。”
他上前,打量杨守文两眼,开口道:“你们是哪里的和尚?为何会在这里?”
一匹白马上前十步,大声喊喝。
这样一来,他总算是看清楚了对方的装扮。
不过,这片看似平静的土地上,却隐藏着许多常人想象不到的危险。
黄胡子便老实许多,虽然还是会出没于安西,但是比之早先却收敛不少,也没有那么猖狂了……我最近一次听说黄胡子,还是三年前他们在葱岭洗劫了一支康国商队,并且杀死了商队里所有的人。当时,这件事在安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杨十六则脸色发白,轻声道:“师父,是黄胡子!”
杨守文话音未落,寂静的戈壁滩上空,突然回http://m•hetushu•com响起一阵刺耳的哨声。
这孩子很机灵,也很忠诚。
但说实话,上官婉儿的情报里,大多是一些宏观上的情报,有助于杨守文了解全面。
杨守文隐隐感觉到,这黄胡子的出现,很可能和日间拔悉密阿吉的那支商队有关。
什么情况?
杨守文也顿时紧张起来,因为他已经听到,隐隐的马蹄声从四面响起,在戈壁滩的尽头,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把,正在朝他们飞速逼来。看那些火把,对方的人数少说也有数百人。黄胡子还真的找上门来了?杨守文抄起九环锡杖,露出凝重之色。
杨守文只觉有点发懵!
黄胡子显然是有备而来,提前安排妥当,四面合围。
这种情况下,相较于其他三人,对西域更熟悉一些的杨十六,又怎可能放松警惕?
了解就好,最怕是两眼一抹黑。
但后来,朝廷重又占领四镇,又把都护府设立在了龟兹。
“那是羯笛,羯笛的声音……我听人说过,黄胡子每逢出击,必是羯笛相连,相互呼应。
对方人数大约有二三百人,清一色白马黑衣,脸上蒙着黑纱,同时又用白帻裹头。
杨守文听得懂突厥话,http://www.hetushu.com但是对方的语言……不是突厥话!
杨守文用突厥语大声喊道,那马贼愣了一下,突然拨转马头,退回了队伍之中。
小鸾台的情报里,倒是有几次提及到西域的马贼横行,不过却没有具体的阐述。毕竟,武则天执掌天下,她会去了解安西各国的国主每天吃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却未必有那个精力,去了解横行于安西的马贼到底是什么样子。
西域,一片戈壁。
黄胡子亲唐军,而仇视吐蕃吗?
“可是……”
杨十六点点头,“我听说过,但是没见过。”
最远的一次,是到铁门关,最近的则是到过寿昌。说熟悉倒也算不上,不过走过一些地方,和这边的人也接触过,所以会比较了解。但也只是一些皮毛的了解。”
马贼在距离杨守文等人约二十步左右时,停下来。
长夜漫漫,你我师徒夜谈,怎么舒服怎么来,没有那么多规矩。我不知道你以前在郭家是什么样子。但是在我这边,那些琐碎的规矩不必在意,你放轻松一些。”
“哈,怕什么,难不成你觉得,那黄胡子会找上门来?”
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大袍,里面则是短衣劲装。看和图书装束,偏于胡人装束,但又有些不太一样。他腰间系着一根大带,脖子上还挂着一串流珠,式样也非常的独特。
黄胡子,是女人?
那哨音悠长,极为尖锐,在空荡的戈壁滩上,也就显得格外突兀!伴随着那一声哨音响起,紧跟着就听到哨声此起彼伏,连成了一片。骆驼和战马,都被惊醒,显得慌乱起来。而明秀和杨存忠也纷纷起身,杨存忠更探手抄起了那口陌刀。
是个女人?
我这乌鸦嘴啊!
师父,真的被你说中了,黄胡子来了!”
“师父,他们问你,是什么人?”
可具体的细节,小鸾台也不是特别多。
也许走上一整天,都不会遇到一个人。
为首一人明显是个首领,因为他胯下的那匹马,最为神骏。
吐蕃占领安西四镇的时候,黄胡子猖獗。
而且,他们是僧人,在西域的地位挺高,应该不会有危险才是。
杨守文偷偷观察着杨十六,突然道:“十六,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没听白天那阿吉说了,有黄胡子出没!
片刻后,又有三匹马上前。
杨守文愣了一下,点点头,迈步便要上前。
而在唐军复得安西控制权后,黄胡子就显得不是那么频繁了……http://m.hetushu.com这里面是什么意思?
“十六,天不早了,睡吧!”
杨守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又问道:“那你听说过黄胡子?”
想到这里,杨守文便放轻松了一些,他默默看着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的马贼,但却一脸平静之色。
杨守文抬头看了看天色,对杨十六轻声道:“我会在这里盯着,你休息一会儿,明天咱们还要赶路。”
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游方僧人,又如何能吸引黄胡子的注意?
那时候也是黄胡子最猖獗的时候,行踪遍布大半个安西都护府,做下了不少惊天大案。
他复又靠在骆驼身上,但依旧是紧绷着身体。
这是黄胡子独有的特点。
她一开口,便暴露了身份。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头小狼崽子,虽然努力放松下来,却依旧保持着几分警惕。
杨十六,露出赧然之色,搔搔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可也许正是这样,在咸阳郭家被调教的狠了,一举一动里都夹带着一些奴颜屈膝的味道。
“不太清楚……”杨十六想了想,便回答道:“黄胡子在安西很神秘,知道他们底细的人不多。我只听说过,黄胡子在三十年前就出没安西,最早好像是在白水城出现,做下了几个大案子www•hetushu.com,杀了不少人……后来,黄胡子就失踪了,再出现时,应该是二十年前。当时安西正处于动荡,朝廷舍弃安西四镇,吐蕃占居上风。
“你们谁会说突厥话,亦或者会说中原话?”
出没于旷野中的野兽,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的风暴。各种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以及凶残的马贼土匪……总之,在这块土地上,有你一切可以想象的到,以及想象不到的危险存在。
奴颜屈膝,绝不是什么好词。
杨守文道:“十六,我们现在是师徒,不是主仆。
杨守文示意明秀和杨存忠不要冲动,然后带着杨十六,迈步上前,走了五步。
用在杨十六身上或许不是非常准确,但又有那么一丝贴切。
不过,杨守文却阻止了他。
“师父,小心。”
杨守文沉吟一下,示意身后的十六不要开口。
虽然,黑巾下有黄色的胡须飘扬,可是那声音却掩盖不住,她是一个女人的事实。
“以前随阿郎……哦,是四公子家里来过几次。
“你怎么知道?”
波斯语?
他们想跑,已来不及了!
杨守文觉得,他应该加强一下这方面的信息了解。
这是一片空旷的土地,冷冷清清,甚至连空气中都带着几分令人窒息的寂寥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