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一十二章 人老奸,马老滑

杨守文忍不住又看了封常清一眼,这小子甫一出生便父母双亡,而后又跟着马味道从蒲州流落到西域,倒真称得上是坎坷。
“小子,你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
小子,你日后绝对能出人头地!
有一点,杨守文很清楚。
明秀轻声道:“小子,保持住这股子傲气,你将来肯定能出人头地。
“听口音,你好像是蒲州人?”
盖嘉运在同龄人当中或许算得上出色,可是在这老人面前,估计是存不住什么秘密。
不过,马味道好像不愿意再去讨论这件事,亦或者说,他已经认命了!既然他不愿意在谈及,杨守文也就不想去追问。这政治上的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楚?
少年眼中透着一股子坚定,那瞳孔中,似乎燃烧有一团火焰。
他住在俱六城的清水坊里,房间不大,但是却很整洁,并且保持着一些中原的习惯。
那少年也正看着杨守文,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虽然他在庭州交友广阔,但我却能感觉得出来,那些被他称作朋友的人,他大都看不太起。可是那天,他对我提起公子的时候,却在不经意里流露出了一股子敬重之意。据我所知,能够被他如此敬重,而又称之为兄长的,其实只有一人。”
杨守文有两个办法解决眼前的http://www.hetushu.com问题,要么杀了马味道祖孙,要么让马味道投鼠忌器。
他虽未说公子姓名,但老朽却能猜出一二。”
杨守文微笑不语,只看着对方。
他看到杨守文和明秀时,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整个人都好像精神不少。
明秀一旁,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马味道,我此去碎叶川,人地生疏,想要请你家丑奴为我带路,你看如何?”
少年停下脚步,看着杨守文道:“我叫封常清,封常清的封,封常清的常,封常清的清。”
目光,转移到了搀扶着马味道的少年身上。
杨守文笑了,轻声道:“老人家,看起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马味道这么一解释,杨守文倒释然了。
我还听说,他有一个名叫吉达的结义大哥,但是从他之前的谈话中我能看得出,他对吉达更多是畏惧,但要说敬重,却是未必。我还知道,他还有一个结义二哥。”
“既然是安西都护府的记室参军,本就应该前往龟兹,又有什么问题?”
杨守文则看着那少年,就见他似乎对此司空见惯,甚至没有回头观瞧。
既然那马味道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杨守文也就不需要再掩饰。
“好了,你不用在说下去。”www.hetushu.com
可杨守文却觉得,未必似他说的那样简单。
他扭头向明秀看了一眼,“四郎,我恐怕暂时无法前往龟兹,不如你和哥奴先行去龟兹找二郎?我要去碎叶川见一个人,之后就去龟兹和你汇合,你看怎么样?”
少年却梗着脖子,强作傲慢之色道:“我也这么认为!”
那话语听上去很暖人心,在他的记忆中,似乎从记事起,除了外公再没人用如此语气与他说话。
杨守文愣了一下,看着马味道。
“嗯,很有名,以后一定会很有名的。”
“交代倒是没有,只是让小老儿带话,若公子到了,可以前往龟兹找他。”
“丑奴的父亲,死于天授元年。
他个子不高,相貌也不出众。但不知为什么,明秀却止住了笑声,看着他久久不语。
马味道闻听,却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哥奴能够为公子效力,是他的福分。”
比如,他的房子里,没有胡床,而是保留了席榻的习惯。
倒是一桩人间惨剧啊!
说的是啊!
他撩衣跪坐席榻上,沉声道:“那说来听听。”
人若是连自己都不信,又能做得什么大事?”
他看着明秀,却没有看出半点嘲讽之色。
龟兹镇,距离疏勒镇倒是不远。
能够做到一州司马,应该是有点http://m.hetushu.com本事的人。
安西都护府就设立在龟兹镇,盖嘉运前往龟兹,也是情理之中。
慢着!
杨守文一怔,轻声道:“你知道我是谁?”
你不仅仅会出人头地,还会成为安西大都护,是盛唐与高仙芝、哥舒翰齐名的名将!
想到这里,杨守文不禁眉头一蹙。
马味道倒是没有推脱,很爽快回答道:“盖二郎之前去了一趟洛阳,却得了贵人相助。这次回来之后,他被唐都督辟为安西都护府的记室参军,如今已前往龟兹。”
……
那年,丑奴才出生,他母亲听闻噩耗,悲伤过度,第二年也就撒手人寰了……”
眼中,蒙上了一层水汽。
马味道身为俱六城的校尉,虽然是个基层军官,但毕竟是军官。
若盖嘉运为安西都护府的记室参军,想必也会和疏勒镇的官军产生交集。那么他也许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甚至有可能会调查得出来,当初吉达为何与疏勒镇的官军发生冲突。
“盖二郎性子高傲,眼高于顶。
“你,叫什么名字?”
他为什么把底牌掀开来呢?
“封常清,很有名吗?”
少年说的那些话,若放在后世,绝对会被看做是中二少年。但是杨守文却知道,他并非吹嘘!他的道路,并不平坦,甚至很坎坷。但他的成就,却是http://www.hetushu.com眼前之人,都不会想象得到。
少年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明秀会给出他这样的答案。
“呵呵,当日盖二郎找到老朽,说会有一个中原的兄长过来,让我帮他招呼一下。
想到这里,杨守文微微蹙眉,看着马味道的目光里,也多了些许玩味之色。
马味道道:“公子说笑,比起公子来,小老儿那些事情,又算得什么故事呢?”
马味道接着道:“盖二郎的大哥,是个钻营之辈,他一向看不太起。
马味道年逾五十,却已经须发花白。
显然,他并不清楚杨守文和马味道在说什么,亦或者说,马味道没有告诉他,杨守文的真实身份。
至于他说的那件事情,听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他之所以被流放,也是咎由自取。
“他,可有什么交代?”
这个周身上下都带着浓郁中二少年气息的家伙,会很了不起,非常了不起的……
当封常清带着杨守文四人抵达时,原本还算宽敞的房舍,立刻变得狭小许多。
“二郎,如今去了何处?”
想到这里,杨守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一个不小心,就被这老家伙给算计了……
说是让封常清带路,实则是让他做人质。
这是饱经风霜,有着丰富人生经验的老人。
“公子,你们终于来了。”
说实话,这句m.hetushu.com话他和很多人说过,但得到的,只有耻笑和嘲讽。他其貌不扬,又算不得健壮。他的外公虽然是校尉,却是个犯官出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封常清想要出人头地,根本不可能。除非,有朝一日他会有贵人相助。
“他去了龟兹?”
大约八年前,突厥寇边,小老儿不听刺史之命,率部出击,却遭遇突厥人的埋伏,麾下八百健儿几乎全军覆没。之后刺史把战报呈送朝廷,小老儿也因此被杖八十,流放庭州。好在小老儿认得些字,得贵人相助,才在军中做了一个校尉。”
杨守文没有开口,但是看少年的目光,却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书生的惨叫声不断,回荡在城门上空。
“他爹娘呢?”
他回答道:“小老儿是蒲州猗氏人,早年间曾为蒲州司马。
突然间,他笑了!
他对杨守文的称呼,也与众不同。
马味道脸上,露出落寞之色。
那就是他的身份,马味道已经猜了出来。
马味道还真是……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
“正是!”
杨守文微微一笑,示意杨十六和杨存忠在门外守着。
马味道在封常清的搀扶下坐起来,丝毫不显慌乱,反而在举止中流露出一股子书卷气。
他没有说自己去碎叶川到底要见什么人,明秀更没有询问,只微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