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一十五章 追杀

“哦?”
从那以后,外公就把这副袖弩收藏起来,若非这次随师父出来,他也不会拿给我。”
杨守文把玩那副袖弩,啧啧称奇。
他拨马回到米尔金的身边,纵身从马上跳下来,蹲在米尔金的尸体旁边。
他挣扎着站起来,只是没等他站稳,一支利箭从他身后飞来。
这八个字听上去或许有些夸张,却又从某种程度上体现出当时对师徒关系的重视。
米尔金拾起了短矛,突然间话语一变,用一种杨守文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喊叫。
封常清咧嘴一笑,把马味道给他的包袱打开来。
马蹄声响器,从山道的另一端,缓缓行来三骑。
杨守文非但没有生气,看封常清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那杆铁矛就在距离杨守文不远的地方,他是想要把铁矛重新拾起。
“丑奴,把这个收好,说不得将来会有大用。”
杨守文突然睁开眼,坐直了身体。
为首之人,说着一口突厥话,但是发音好像带着口音,与杨守文此前学的突厥话有些不太一样,所以听着有点费力。
他速度很快,时而停下来,侧耳聆听片刻,就再次动身。
杨守文只听出了,那个受伤的男子,叫做米尔金。
丑奴既然拜你为和_图_书师父,自然要牵马坠蹬,跟随左右。哪有师父有危险,弟子却躲在一旁的道理。师父既然收了丑奴做徒弟,丑奴便要跟随师父。再说了,丑奴在安西长大,对安西更加了解。或许帮不得什么忙,但也可以为师父做些事情。
杨守文在欣赏了一阵子后,把袖弩还给了封常清。
这手弩和杨守文以前见过的手弩有些不太一样,体积更小,式样更为奇特,可以贴在手臂之上,从外面看,根本无法觉察到有什么异常。而这支手弩所用的弩箭,更短,而且通体是用生铁打造而成。把弩箭置于手弩上,把机括张开,而后手腕一压,便可以发射弩箭。不过,由于体积的原因,手弩发射的距离不算远。
旁边的人突然拦住了他,对米尔金道:“埃兰沙赫尔已经灭亡了五十年,阿尔达的子孙如今聚集在米伦家族的身边,等待着王朝的再一次复兴。你,身为米伦家族的后代,却跟随着库思劳的后人好像丧家之犬一样的流亡,如何能够复兴帝国?
没想到,在这个时代居然能够见到如此工艺的武器,着实出乎杨守文意料之外。
这副袖弩的结构有些复杂,想必制作不易。
月光照在山路上,也http://www.hetushu.com照映出了米尔金的相貌。
山风拂来,隐约夹带着喊喝声,以及兵器碰撞的声音。
里面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一把手弩。
就在他感到困惑的时候,米尔金咬着牙,持矛便冲向了山道上的三人。
“听到了吗?”
风,是从山里吹来,那声音也应该是从山里传出,而且距离杨守文他们不会太远。
一日师徒,终身父子。
他可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如果封常清将来不能出人头地的话,他这个师父可就成了罪人。
杨守文自然是一番好意,可没想到,却激怒了封常清。
“丑奴,你既然要拜我为师,我答应了。
他披头散发,浑身是血。
“阿郎小心。”
……
与此同时,一个袋子落在了灌木丛里,正落在杨守文的面前。
一蓬鲜血,从他脖颈处喷射出来,他仰起头,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嗬嗬的声响,而后身体便直挺挺,摔倒在了地上。那个骑士手中的弯刀,显然是一口大马士革弯刀,削铁如泥。
可即便如此,杨守文试了一下之后,发现这手弩在十步之内,可穿透坚硬的胡杨木。
杨守文在灌木丛中等了许久,确定那三个人不会再回来之后,才慢慢从和*图*书灌木丛中起身……
说话的人似乎被米尔金刚才那一连串杨守文根本听不懂的话语激怒了,跃马便向米尔金扑来。
“听到了。”
而杨守文则没有睡意,于是便靠在骆驼的身上假寐。
他吃力的站起来,对那三人一阵破口大骂。嗯,应该是骂人的话,只不过这家伙的语速太快了,杨守文跟不上他的语速。隐隐约约,他只听到米尔金骂对方做悉万斤,应该是三人之中,某一个人的名字。米尔金一边骂,一边踉跄着向路边走去。
那男子显然已筋疲力尽,连躲闪的力气都没有。利箭正中他的肩膀,巨大的力量把他再次掀翻在地。他想要爬起来,可才站起一半,就听到弓弦声响,又一支利箭射中他的大腿。这男子也真是个狠角色,没有发出声响,只咬着牙想起身。
杨守文健步如飞,好像一只穿行在山间的幽灵。
“师父这话是怎么说?
只听一声金铁交鸣,战马从米尔金的身旁掠过。
杨十六这时候,也站起身来。
杨守文点点头,指了指封常清,“十六,保护好这孩子,我去查看情况。”
小家伙还挺有尿性!
片刻后,他抬起头,对另外两名骑士说了几句话。
“米尔金,到这个时候,你还想跑和图书吗?”
杨守文没有再赘言,转身便飞奔离去。
只要你说出库思老后人的下落,我可以保证,米伦家族会欢迎你重归家族的怀抱。”
封常清见杨守文不再坚持赶他回去,顿时笑逐颜开。他把袖弩收好,站起来去帮杨十六收拾东西去了。而杨守文看着他的背影,心道:等这件事结束之后,一定要找人把马味道治好,然后把他带回洛阳……这家伙,再不济也是一个巧匠。
“这是外公专门为我制作的。
师父既然认下了丑奴,就请不要再说让丑奴回去的话。”
“也罢,既然如此,那你可要跟好我才是,免得到时候我还要分心照顾你。”
收这么一个名将做徒弟的感觉不错,不过也给杨守文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一个身着胡服的男子,从山路的一边踉跄而来。看得出,他身受重伤,甚至走不稳路。手里,拖着一支铁矛,走了几步之后,便扑通倒在地上,铁矛也脱手飞出。
一个骑士,弯弓搭箭。
要不然,天地君亲师,三纲五常之中,师父被列在其中?
“师父放心吧,丑奴在安西长大,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还有几分自保的本事。”
“这是……”
我从小身体不好,外公担心我在外面遇到危险,所以就为m.hetushu.com我打造了这副手弩……去年,外公之所以会得罪了独山守捉使,也是因为我不小心,射伤了他的儿子。
他翻身跨坐上马,与两个骑士沿着山路离开。
“丑奴知道。”
难道这个米尔金,发现他了吗?
杨十六则坐在篝火旁边,看着那篝火呆呆出身。一阵风吹来,拂动篝火舞动,里面的木柴劈啪作响,爆出一片火星。
封常清体弱,所以早早便睡着了。
跑出去大约有一公里左右,杨守文突然停下来,而后纵身便跃入了路旁的灌木丛中。
古代的师徒,远不是后世的老师学生关系可比。
他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米尔金向前踉跄着冲出十几步,噗通便跪在了地上,手中的短矛也断成了两截。
那两个骑士点了点头,于是那人便把米尔金的尸体抱起来,放在了马背之上……
不过有些话我要和你说清楚……你很聪明,想必也猜出来我这次来西域,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明日一早,我会送你回俱六城。等我的事情解决了,回返回俱六城找你,到时候再带你和你外公回中原。”
由此也可以看出,马味道绝对不是蒲州司马那么简单。
他刚匍匐下来,就听到从山路的另一边,传来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