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夜宿碎叶城

这是李客的家事,大体上杨守文也能够推测出来。
想到这里,杨守文用力甩了甩头,把这可笑的念头甩掉。
这客栈的环境不错,旁边有一个池塘。
米尔金认识自己,他要自己给黄胡子带话……
杨守文和杨十六交代了一声,便独自一个人,走出了客栈。
耳边,回响着一阵阵的蛙声,给这静谧的夜色,又凭添了几分安静和祥和的气息。
只是当时杨守文真的没有去留意,所以那图案已经有些模糊,记不太清楚。
杨守文清醒过来,朝杨十六笑了笑。
他一个外人,插手太多终究不好。而且看那位胡姬娘子的状况,也是一个醋坛子。
“十六,你睡吧。”
旁边是一个通铺,里面传来了如雷的鼾声。
黄胡子也好,米尔金也罢,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杨守文闭上眼睛,脑海里旋即闪现出了那天和黄胡子遭遇的一幕幕景象。
客栈的价钱不高,但是很干净。这也是李客介绍的客栈,据说很安全,一般不会有人去找麻烦。
“我见过?”
而那另一端,便是碎叶河谷。
“这件事,先不要再提起,容我仔细想想。”
“十六,我去外面走走,你在这里看着。”
杨守文和-图-书吹灭了油灯,坐在窗边。
该死!
所以,他和杨十六三人住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一扇窗,而且不太通风。
这里没有夜禁,可也正因为此,到了夜晚也就成了那些牛鬼蛇神的乐园。
那天夜里,米尔金是从昆陵山古道的另一端跑来。
从碎叶河谷吹来的风,非但没有带来半点爽意,反而让人感到更加难受。杨守文是游方僧人,自然不可能讨要什么上房,那不太符合一个游方僧人该有的素质。
就在杨守文闭目静心的时候,杨十六突然一声大叫。
“记得啊。”
可是,不知为什么,米尔金的面容却反复在他的脑海中出现……
当时杨守文没有放在心上,随手就丢进了挎包。
“师父,你没事吧。”
虽然李客没有说明,但杨守文也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他睁开眼,诧异问道:“想起什么了?”
亦或者说……
杨守文带着杨十六和封常清,在城中找到了一家客栈。
如果他认识我……或者说,米尔金见过我呢?比如,那天和黄胡子遭遇的时候,米尔金也在队伍里。他恰好见到了杨守文,并且留下了记忆。之后,他和黄胡子分开。
“啊和_图_书?”
空气中,混合着一股子汗臭的味道,让他原本就有些烦躁的心情,变得更加不可控制。
杨守文并不想管这些事,毕竟这是李客的家事。
没错,那些人骑乘白马,同时又在马屁股上蒙了一块黑布,上面的确是有一副图案。
可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衣袂破空的声响。声音,是从池塘的另一边传来,杨守文扭头看去,就见一道黑影飞掠而过,眨眼间便消失无踪。旋即,又有几个人影出现,朝着那黑影离去的方向追去。他们的速度很快,风一般掠过。
他丢这块徽章做什么?
他从怀里取出那枚徽章,翻看了两眼后,依旧没有任何的印象。
那些人的坐骑上,有这个图案……我不会记错的!和徽章上的图案,简直一模一样。”
杨守文一阵心浮气躁,站起身来,打开了客房的门,走出房间。
记得那天晚上遇到黄胡子的时候,他曾经对黄胡子的首领说过:他要去碎叶川……
他走到池塘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
杨守文越想,就越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是。”
五月的夜晚,闷热。
慢着慢着,米尔金如果是从碎叶川逃进了昆陵山古道的话,岂和-图-书不是说他也是来自于碎叶川?亦或者说,黄胡子在碎叶川有基地,因为被人发现,米尔金才会被杀。
他这次来安西,是为了找到吉达,完成武则天的任务,找到濛池都护府的小鸾台主事人颜织。然后,他便可以返回洛阳,安心做他的和尚,过一种悠闲自在的生活。
不会吧!
他闭上眼,脑海中就会浮现出米尔金的模样。
“可能当时师父没有留意,但我却看到了。
一个大胆,但是在杨守文看来,又有些异想天开的念头在脑海中浮现。
杨守文本来并不打算去多管闲事。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却鬼使神差般迈动脚步,绕过了池塘之后,循着那些人的背影跟了过去……
当一个念头浮现出来之后,往往会产生出一连串意想不到的联想。
估计李客也是个风流种,而且被他那胡姬娘子抓住过现行,以至于这位娘子疑神疑鬼,已经快要疯魔了。也难怪,这里是西陲,姑娘们本就是热情似火,再加上李客长得又很俊俏,难免拈花惹草,在外面欠下一堆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风流债。
他站起身,用力伸了个懒腰,而后转身准备返回客房。
封常清属于那种体质偏阴寒的,倒是www.hetushu.com没有感觉太难受。
“师父,那枚徽章上的图案,我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其实,那图案你也该见过。”
……
客房就好像一座蒸笼,坐在里面一动不动,就会出一身大汗。杨守文没办法,只好脱下僧衣,只穿着一件赤膊的半臂汗衫,在屋中盘膝打坐,试图让自己能安静下来。
杨守文愕然抬头,露出茫然之色。
想到这里,杨守文一下子变得轻松许多。
“师父,我想起来了。”
可惜,他们的口音很古怪,到后来更是用一种杨守文似曾相识,却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进行交流,以至于杨守文一句话都没有听懂。这块徽章,是那个名叫米尔金的人在临死前丢在灌木丛里。杨守文相信,那个米尔金一定是发现了他的存在。
杨守文眉头紧蹙,仔细回忆那天晚上,那几个人的对话内容。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见李客一次……毕竟李客在碎叶城这么多年,他的消息绝对要比自己灵通许多。很多事情,想必他也会知道,与其胡思乱想,倒不如找他问个究竟。
这家客栈,背后有人。
可是,他又怎知道,自己会和黄胡子重逢?
随着夜色降临,碎叶城变得安静许多。
有可能,很有www.hetushu.com可能哦!
这种事,他一个外人又如何管呢?
杨十六站在一旁,见杨守文半天不说话,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不禁有一些担心。
但是,万一呢?
杨十六道:“师父可还记得那天晚上,咱们在柳谷水河畔,遭遇到黄胡子的事情吗?”
如今,当他把铜牌和那块徽章摆放在一起的时候,赫然发现,铜牌上的图案和徽章上的图案真的是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那天上被追杀的人,是黄胡子的人?
杨守文是笑着离开了瓷坊。
他想了想,起身走到墙边,把随身的挎包取下来,从里面翻出一块铜牌。那铜牌,正是当初黄胡子首领离开时,丢给他的铜牌,说是可以凭此在安西行走免去麻烦。
开什么玩笑,他不认识米尔金,而且又是第一次来西域,米尔金怎可能认识他?
空荡荡的走廊里,漆黑一片。
夜幕,渐渐笼罩碎叶城。
他早早睡下,屋子里只剩下杨守文和杨十六两人清醒。
杨十六是绝对不会违背自家主人的意思,于是便听从了杨守文的吩咐,在门边和衣而卧。
什么米伦家族,什么库思老……他是真不知道。甚至,他就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也就能解释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