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吉达(二)

两个黄发人扑向米娜,眼看着就要到米娜的身前,米娜却一动不动,似乎吓傻了一样。
对于这山洞里的人而言,末底改出卖阿勒皮,他们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出卖了米尔金,性质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阿勒皮是他们的盟友,是为他们销赃和购买辎重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一个商业上的伙伴,失去了可以再换一个。
只是,那俊朗的脸上,却有一道伤疤。
这山洞里,有聚集了七八十人。
米娜声音未落,山洞里想起了一阵歌声。
如果杨守文站在这里,看到那人时,一定会露出震惊之色。
阿勒皮虽然死了,但是我们的盟约仍在。
他向我承诺,只要杀了薄露,薄露家的一半生意可以交给我们打理。
好快的枪!
米娜露出灿烂的笑容,比划道:因为我在碎叶城又见到了他,而且幸亏他出手,才是我摆脱了薄露的追杀……那个和尚,真的是非常厉害,赤手空拳就能杀人。”
吉达以一人之力,硬生生击杀十余人。
米娜显然是被他的这番话说动了,一时间露出了恍惚之色。
只片刻的功夫,末底改手下的十几个人,已经变成了十几具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尸体。
只是,那双如同鹰隼般的眼睛,却牢牢锁住了想要逃走的末底改身上。
“米娜,相信我,我并没有想害你的性命。”
末底改脸色微微一变,他敏锐的感觉到,原本向他靠拢的人,又纷纷后退。
每一个族人,http://www.hetushu.com都是我们的兄弟。可是,你为了讨好萨曼,却出卖了曾经救过你性命的米尔金。大家还记得当初米尔金是怎么救他的吗?因为末底改的莽撞,致使我们的族人陷入重围。是米尔金冒着生命危险,拼死把他从突骑施人的手里救出。
此时的末底改,已经没有了先前那趾高气扬的气势,一张须发茂密的脸,变得苍白如纸。
每一枪刺出,必有一人倒在血泊中。
他手中一杆长枪,扑棱棱一颤,枪尖奇诡点在那两口弯刀上。
大枪贴在他的后背上,就如同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紧跟着,两人只觉胸口一凉。
阿勒皮的家人承诺,我们的合作会继续,并且他们愿意把昆陵山古道的利益让出来,但条件是,我们要为阿勒皮报仇。根据他们的情报,薄露在后天要举办五十岁的寿辰。到时候城中的防卫会相对薄弱,阿勒皮的家人请我们联手消灭薄露。
末底改为了他个人的荣耀可以出卖米尔金,那么明天他就可以出卖你,出卖你,出卖你!”
那人旋即后退,来到了米娜的身后。
等我们真正强大起来后,就杀回呼罗珊,和倭马亚决一死战!”
大枪把米娜向后推了一下,而后便垫步上前。
吉达那张冷峭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向她点了点头。
从他的右眼角一直到耳根处,显得格外清晰,但又给人一种莫名的狂野感受……
这样m.hetushu.com,我们就可以从呼罗珊招来更多的族人,然后在这里休养生息,壮大力量。
胡达说,只要你肯回去,米伦家会奉你为萨珊女王。
那是古老的波斯歌曲,是臣子们向君王表达忠诚之意的歌曲。
这三年来,她努力的担起了黄胡子的重担,带着黄胡子在安西大地上驰骋。她是个女孩子,本不应该做一个马贼头子。可是她是萨珊王朝库思老的子孙,在呼罗珊,还有十万等待着她回去,苦苦挣扎的波斯子民。所以,她必须要撑下去。
米娜深吸一口气,有些吃惊的看了吉达一眼,而后转身,走到一具尸体前,抬脚把那尸体翻了个个。
但是米尔金不一样,那是他们的族人。
只是,没等他的手抓住米娜,一杆大枪贴着米娜的肩膀探出,噗的一声,便刺穿了末底改的胸膛。
突然间出现这么十几个人,使得局面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
那人救下米娜之后,也不说话。
为了救他,米尔金身受重伤,甚至差一点死去……
“末底改,你忘记了当初随我父亲来安西时的誓言。
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跪行。
他身形微微屈伏,乍看就如同一头行走在草原上的苍狼。而那杆大枪,好像长在了他的身上一样,如同狼的利齿和双爪。他一言不发,身形快如闪电,枪似蛟龙。
末底改噗通便跪在了地上,双手在胸前摊开,以膝行走,跪行几步后哭喊道:“米娜,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从没有想过m.hetushu.com还害你。我只是不希望你再过这样的生活。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人群中突然间冲出十几个人来,扑向米娜。
米娜和吉达坐在山谷外的一块石头上,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轻声的交谈着。
“怪不得米尔金会死,原来米伦派了胡达过来。”
“末底改,你出卖了米尔金?”
三年前,她的父亲阿德·库思老病逝,年仅二十岁的她,便接手了黄胡子。
可撑下去的结果……
末底改脸色铁青,看着米娜的目光,也逐渐变得凶狠起来。
他拔出大枪,目光扫过洞中众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莫名寒意。
扑通,扑通!
他想要开口辩解,可是米娜却不愿意给他这样的机会。
……
末底改突然间长身而起,从大袖中滑出一口犀牛角短刀,便扑向米娜。
听到这番话,山洞里的人们,顿时兴奋起来。
那目光,不似人的目光,更像是一头野兽……对,一头行走在草原上的孤狼的目光。
惨叫声,已经停止。
眼看着距离米娜不过两三步距离,他停下来。
可就在那两人手中的弯刀快要砍到米娜身上的时候,一道人影从米娜身后窜出。
“萨曼胡达……米伦家的长子。”
两声闷响,地面上便多出了两具尸体。
米娜每说出一个‘出卖你’的时候,就会指着一个人。
米娜面无表情,沉声道:“我这次返回碎叶城,已经和阿勒皮的家人取得了联系。
米娜收回目光,扫过山洞中的众人。
http://www.hetushu.com娜说到这里,忽听到山洞外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片刻后,她转过身,看向吉达,目光旋即变得格外温柔。
“留下来的人,是米娜的亲人。
那人身穿黑袍,脸上蒙着黑纱。
他慢慢把脸上的纱巾取下来,露出一张俊朗的面容。一双浓眉,虎目炯炯有神。高耸的鼻梁,眼窝略有些凹陷,面部线条呈现出一股子阳刚之气,棱角分明,如刀劈斧砍一般。
因为这个人,赫然就是他此来西域,苦苦寻找的结义兄长,阿布思吉达。
“我就说我没有看错,那几个和尚,真的有古怪。”
两个黄发人只觉手上有一股巨力用来,弯刀再也拿捏不住,唰的一下子脱手飞出。
她眼中,流露出哀色。
低头看去,就见自己的胸前出现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血窟窿,鲜血正顺着血窟窿汩汩流出,瞬间浸湿了衣衫。
她冷声道:“当年,大家随着我父亲来到安西,曾在乌浒河畔立下了誓言,要团结一致,重振库思老的荣光。可是,我父亲才故去三年,就有人开始变了心意。
“吉达,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在柳谷水河畔遇到的和尚吗?”
吉达站在米娜身后,面色沉冷。
米娜深吸一口气,回过身来,沉声道:“如果谁不愿意继续留下来,想要离开这里,现在可以退出。带上你们的亲随,离开黄胡子。不过我要说清楚,你们踏出这个山洞,便不再是黄胡子,死活从此与黄胡子无关……谁想走,就走吧。”
这些人和-图-书面面相觑,半晌后,有十几个人上前向米娜行礼,转身离去。
雨在黎明到来之前停了,羯丹山间,凉风习习。
米娜看着身前睁大眼睛,一副死不瞑目模样的末底改,突然间感受到莫名的疲惫。
“米娜,小心!”
两人相视一眼,还未来得及说出那句赞赏的话,来人已经风一般从他们身前掠过。
怪不得博迪安的家中会有埋伏……幸亏,库思老的子孙并不畏惧死亡。若不然我今天晚上,就要死在碎叶城中。末底改,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向我们解释一下呢?”
你是库思老的子孙,只要你回去,库思老的子民都将听从你的吩咐,和倭马亚死战到底。米娜,看在我曾经是那么爱你的份上,看在我的父母曾经是库思老最忠实的子民份上,你饶我这一次,我愿意用我的性命,回报米娜你的这份恩情。”
请相信,米娜会尽最大的努力,带领大家返回家乡。”
吉达坐在米娜身边,笑着比划手势道:“你怎么知道?”
他朝着米娜微微一笑,便安静站在米娜身后。
她说着话,抬头看向末底改。
片刻后,他突然厉声道:“胡达,还不动手?”
“想必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把我交给米伦家族了!
一时间,末底改周围的人们看他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了,就好像看到了毒蛇一般。
既然决定离开,便是背弃了誓言,背叛了我们……”
他们用古波斯语大声的呼喊,声音传到了山洞外,也使得原本气氛有些凝重的峪谷,一下子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