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二十五章 红忽鲁奴儿

斧头这个样子,一定是经历了什么……看起来,后天薄露的寿宴,是非去不可了!
也许,应该和那小和尚再接触一下!
“师父,已经上好药了……都是皮肉伤,没有大碍。”
红忽鲁奴儿的脸色一沉,但又显得无可奈何。
杨守文点点头,转身要走。
杨守文则站在斧头的身前,用胳膊圈着斧头的脖子,眉头紧蹙。
“红忽鲁奴儿,娑葛老爷快到了……薄露老爷吩咐,让你和阿芒老爷一起过去,和他迎接娑葛老爷。”
杨守文站在大清池客栈的马厩里,看着斧头大口的咀嚼草料。
但是鲁奴儿这次返回碎叶,确是担负着一桩重任。所以,哪怕阿芒粗鲁,在鲁奴儿面前,也保持了克制。
默啜妻妾成群,膝下儿女众多,鲁奴儿不过是其中之一。
“十六,和店里商量一下,让斧头住在院子里。”
回头我让父亲再送你十匹好马就是,你不用心疼。”
红忽鲁奴儿笑着回答了一句,便跟着阿芒一起往外走。
说到这里,阿芒疑惑问道:“鲁奴儿,怎么提起他了?”
可惜,斧头不会说话,要不然他一定要好好问问斧头,吉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与它分开?
而事实上,阿悉吉m.hetushu•com部落在碎叶城也确如一个独立的王国。
红忽鲁奴儿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杨守文口诵佛咒,安抚斧头的景象。特别是后来斧头屈膝跪在他的面前时,的确是让红忽鲁奴儿感到震撼。如果,如果能够学会这种咒语,岂不是会变得非常厉害?自家在默啜面前的地位,也会随之提高?
别看阿悉吉薄露从草原上搬到了城镇里,但是却保留了帐篷的生活方式。阿悉吉的府邸,也是以华美的帐篷为主,只有少量的房舍,是让一些奴仆在里面居住。
阿芒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阿芒想了想,沉声道:“说起那匹马,得来倒是颇不容易。
亦或者说,他那一段咒语,真的拥有什么魔力吗?
他此刻,却心急如焚,整个人都感觉不是太好。
“一个从东土来的和尚,年纪不大,很俊俏。”
“那个人是什么人?”
一旁阿芒突然开口道:“鲁奴儿,娑葛一直盼着你回来。
就在这时候,帐外传来了脚步声。
去年末,我奉命劫杀一个人,那匹马就是那家伙的坐骑。说实话,那家伙非常凶狠,我带了一百多人,结果被他杀了三十多人……我看那匹马不错和_图_书,于是便留了下来。”
原本在安安静静吃草料的斧头,看到杨守文要离开,顿时变得焦躁起来。
雪山坊,坐落于碎叶城城西。
“舅舅,这件事就这么说,我来是有两件事问你。”
她抬头看去,就见从外面进来一人。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
“那突厥人是哪里人?”
阿芒愣了一下,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个在城外牵着马,白衣飘飘的年轻和尚。
“那是个突厥人,但因为他是个哑巴,所以听不出是哪一部的人。
听闻红忽鲁奴儿把斧头送给了杨守文,阿芒顿时叫嚷起来:“鲁奴儿,那可是一匹好马,你怎么送人了?”
“啊?”
不过,阿芒皮糙肉厚,虽被踹吐了血,但并无大碍。
“我知道,咱们赶快去吧。”
“你说。”
杨十六闻听,忙转身离去。
不过走了两步,阿芒又转回来,压低声音道:“鲁奴儿,今天的事情,你可别告诉老爹,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伤势没有大碍!”阿芒立刻爬起来,穿好了衣服。
不过,那匹马既然是突厥人的坐骑,而且是在去年被抓获。这和尚才刚出玉门关,两者之间,好像没有太大的联系。本来,红忽鲁奴儿http://m.hetushu.com认为杨守文和那匹马有关系,所以才产生了疑窦。如今听了阿芒的话,这心里的疑窦也就减轻了许多。
“你认识一个叫召机的和尚吗?”
“不是说明天才到吗?”
从年初开始就一直询问……估计啊,他是听说你回来了,所以急不可耐的来看你。”
她没有就这个问题再问下去,反正也问不出来什么。
红忽鲁奴儿回到家中,先探望了阿芒。
难道说,小和尚真的是个马痴?
“舅舅,你的伤势如何?咱们一起过去吧。”
吉达失踪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了线索。
这件事是老爹吩咐下来,我也是奉命行事。至于那人具体的身份,我并不清楚。”
突厥人同样信奉鬼神,对一些神奇的手段,更极为痴迷。
“是!”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你要是想知道,不如问问老爹。
整个雪山坊,如同一座堡垒,有点类似于突厥王帐一般。
别看阿芒外表凶悍,可是在红忽鲁奴儿面前,却完全没有半点凶悍之气。他是鲁奴儿的小舅,对鲁奴儿颇为畏惧。不是因为鲁奴儿是默啜的女儿,而是另有原因。
我带人本想把他生擒活捉,可那家伙二话不说,提枪就打……如果不是坎高拼死保护我和图书,说不定就被那家伙给杀了。那一战,坎高也受了伤,整整休养了一个月。”
……
“这个,小人就不清楚。”
可没等他走出去两步,就听到斧头在身后发出凄厉的嘶鸣。
杨守文并不知道,在这碎叶城中还有一个他的粉丝。
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吉达绝不可能和斧头分开。
说着,他就往外走。
红忽鲁奴儿正想着怎么和杨守文接触,却被脚步声惊醒。
“那匹马,就是送给他的。”
他点点头,“你说这个,我倒是有印象了。
“另外一件事,那匹马,是怎么来的?”
红忽鲁奴儿把斧头送给他,原本是一桩天大的好事。可是在狂喜过后,杨守文又担心起了吉达的安危。吉达对斧头,堪称是真爱。自从得到斧头之后,他就好像照顾儿子一样,对斧头可谓是宠爱有加。吉达如此宠爱斧头,可现在斧头在这里,他却不知了去向……这样说起来的话,岂不是说阿布思吉达凶多吉少吗?
这种情况下,杨守文必须前去阿悉吉的府上,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才能找到吉达……
那娇俏的脸上,旋即飞起了一抹红霞。
红忽鲁奴儿点点头,表示明白。
“召机?在那座寺庙修行?我好像不认识。
红忽鲁奴儿闻听,那http://www•hetushu•com张娇俏的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一想到这些,红忽鲁奴儿这心里就变得火热起来。
杨十六从马厩里走出来,在杨守文耳边轻声说道。
红忽鲁奴儿闻听,一双漂亮的眉毛微微一挑。
这样子可不行,斧头很明显是担心杨守文不要它了……那双大眼睛里,泪光闪闪。
“鲁奴儿,咱们赶快过去,免得老爹等的久了,又要发脾气。”
“我不是心疼,只是觉得……”
昨日我出城时,就看见两个和尚入城。我和其中一个和尚聊了两句,见他气质不错,所以让他后日为老爹诵经。嗯,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他好像是叫召机。”
杨守文连忙回来,轻轻抚摸斧头的脑袋,低声安抚。
论辈分,阿芒是她的舅舅。本来,她今天去草场挑马,看中了斧头。阿芒为了讨好鲁奴儿,便亲自前去驯马。可没想到,马没能驯成,阿芒反而被斧头踹伤了。
在走出帐篷的一刹那,她的脚步突然顿了顿,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那个白衣飘飘,俊秀非凡的小和尚。只可惜……我不是那女儿国的国主,若不然怎容长老离开?
你也知道,我奉拜火教,并不崇佛。只是阿爹崇佛,所以我才找了和尚来念经。”
“舅舅,不过一匹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