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三十一章 碎叶之变(四)

“薄露,怪就怪你太霸道。
感谢大家前来吃我的寿宴,我非常感激。阿悉吉世居碎叶城,转眼也有几十年了。我从小在碎叶城长大,二十年前从我父亲的手中接过了阿悉吉阙斤部落的重任。这二十年来,我尽心竭力,为阿悉吉阙斤的兴盛而努力。在此过程中,难免会得罪之处……还望大家能够海涵。请大家相信,薄露所为,都是为碎叶而着想。”
没错,我是要造反……过了今天,整个碎叶河谷都将归于阿悉吉所有,你们这些人,休想离开。”
“苏巴什,既然已经被看破了,咱们就不必在躲躲闪闪。”
“都给我动手!”
他的眼中,流露出欣赏之色。
杨守文倒是没有露怯,而是双手合十,向薄露微微一揖。
杨守文似乎已经明白了薄露的意图,他今日举办这寿宴的目的,恐怕就在于此。
可是渐渐的,一些人却听出了一些异常。
杨守文眉头微微一蹙,心里感到有些困惑。
只是,你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可能还好,你这一站起来……
这时候,大帐里又有一人站起来,沉声道:“薄露,今日我们来是为你贺寿,并不想插手你们之间的恩怨。你们要打,只管打就是了,恕我不能奉陪,先告辞了。”
为首的,杨守文也认识,正是当初和他在玉门关外结识的拔悉密阿吉和阿合莽。
苏弥射脚步一顿,凝视着薄露,厉声道:“薄露,你别乱来,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
如今,阿和图书勒皮被你杀了,下一个,恐怕就是我和苏巴什。
一切看上去都显得是那么正常,丝毫看不出半点异常。
盒子里的几颗人头,是苏巴什的子侄。
伴随着苏巴什和哥舍处两人的翻脸,外面广场上,立刻冲出了几十个人。
杨守文方才听得清楚,这个人就是碎叶河谷保大军的军使。
杨守文露出为难之色,轻声道:“施主美意,贫僧愧领了。
阿芒闻听,立刻答应一声,带着人便扑进了广场。
薄露,这是想要把碎叶城中所有的敌对力量一举歼灭?
说话的人,名叫苏弥射。
“知道我薄露的人,都应该清楚我的性子。
一群人冲进了广场,和阿芒等人战在一处。
“礼物?”
哥舍处,属于西突厥十姓部落之一,和薄露同为西突厥人,也是这碎叶城中,另一位元老。
苏巴什恶狠狠看着薄露,突然间抬脚,蓬的一下子便踹翻了酒案。
“哈哈哈,你这蠢货,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歌声中带着喜气,似乎是突厥人的祝寿歌。
今天是他五十大寿,自然也就不用再猜测他的年纪。他长的有点肥胖,体型壮硕,膀大腰圆。一张富态圆脸,颌下胡须浓密,同时又有些灰白,使得他在雄壮的外表下,有些许暮气。他坐在主位上,与身边众人谈笑风生,似乎很愉快。
杨守文激灵灵一个寒蝉,一下子明白了薄露的底气从何而来。
作为寿星,他不说要每个人都去敬酒,但是这www•hetushu.com必要的场面还需应付。他挨个每一个帐篷前驻足,向前来贺寿的客人道谢。这一圈下来,薄露面膛红润,脸上也露出了熏然之色。
眼看着他们就要靠近,却听到一连串的号角声响起。
薄露倒是没有强求,听杨守文这么说,便点了点头。
薄露拍了拍手,守在帐篷外的下人们,立刻摆手示意,歌舞停止。
薄露大笑着,一摆手。
慢着……红忽鲁奴儿、娑葛……
“苏巴什,你既然是为我贺寿,为什么派人潜入我的后宅,想要劫持我的家人?”
薄露冷笑道:“苏弥射,你想回去调集兵马吗?”
局势动荡?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味道,不少前来道贺的人,下意识向帐篷里缩了一下。
鲁奴儿也在其中,不过杨守文却没有看到娑葛的影子。
“这个……”
阿芒带着阿悉吉的家臣和苏巴什、哥舍处两家的人打在一处。
与杨守文又寒暄两句,便走出了帐篷。
可是你,却勾结苏巴什想要加害我,为什么?”
他深目绿眸,个头魁梧壮硕,身高在190公分上下。
只是贫僧还有两个伙伴不日前来,到时候何去何从,还要与徒弟们商议后决定。”
我这个人,或许有些小气,有时候会斤斤计较,但对于我的朋友,我却从来不会亏待。可是,有一些人,却总把我的善良视为软弱,把我当成一直任人宰割的羔羊……呵呵,对这些人,我从来都不http://www.hetushu.com会心慈手软……比如,阿勒皮那老东西。”
只见,红忽鲁奴儿站在他的身旁,朝他笑着点了点头。
苏弥射,这名字听上去有些怪异。事实上,他也是突厥人,全名叫做鼠尼施苏弥射。由于西陲距离中原遥远,为了方便统治,同时也为安抚当地人,所以这西陲的不少官员,都是有胡人担当。苏弥射就是其中之一,看他样子,似乎不愿趟这浑水。
他稳稳坐在位子上,听到薄露的质问,顿时笑了。
这时候,一只小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紧跟着耳边传来鲁奴儿的声音,“长老不必紧张,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害怕。过了今日,碎叶城会一切太平。”
杨守文眸光一凝,下意识抓住了身边的九环锡杖。
杨守文距离苏巴什并不远,清楚的看到,那几个盒子里,每一个盒子里都装着血淋淋的人头。
薄露则看着苏巴什两人,冷笑一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想困兽犹斗?阿芒,干掉那些喽啰。”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薄露朝杨守文这边看过来。
回到大帐里,他再次坐下。
杨守文冷眼旁观。
杨守文一怔,扭头看去。
“今日,是我阿悉吉薄露五十岁的生日。
也就在这时,薄露起身,端着牛角杯,挨个向在座的人道谢。他走到了杨守文面前,把牛角杯交给了跟随在身后的鲁奴儿手中,双手合十道:“长老能留下来参加我的寿宴,让我感激不尽。听鲁奴儿说,长和-图-书老准备西行求法?如今西域有点动荡,这路上有些危险。若长老不弃,不妨留在这里,待局势稳定后再启程?”
阿悉吉薄露,一身胡服,结辫披散。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觉察什么。
薄露闻听,不由得哈哈大笑,朝那人一摆手,“苏巴什,你说的不错。今天是我的寿宴,不该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不过,感谢你的到来,我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名叫苏巴什的男子,愣住了。
说完,就见哥舍处把手中的牛角杯啪的摔在了地上。
帐篷里,突然站起一人。
他显得有些慌张,厉声道:“薄露,你想造反吗?”
他已经和默啜以及乌质勒联合起来……怪不得他敢造反,原来他有这样的帮手!
这一次,苏弥射的脸色也变了。
我们同是突厥人,我把你视作我的兄弟。
“哈哈哈,到了这时候,你还和我说情面。
“薄露,你……”
他的声音洪亮,传出了帐篷,在广场上空回荡。
苏弥射,这些年来我待你不薄,可是你却和苏巴什还有哥舍处两个人联手想要算计我。你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吗?你以为你们和黄胡子勾结,我不清楚?这碎叶河谷,是阿悉吉的碎叶河谷,你们的那点心思,我一直都很清楚。”
广场上,已经乱成了一团。
似乎没有什么状况,难道说是我想多了吗?
我不想死,更不想有你这样的兄弟,我想要在碎叶城继续生活,所以便饶不得你。”
“还有你,哥舍处。
伴随和-图-书着歌声,薄露的几个儿子,包括阿芒在内,领着家人进入大帐,向薄露祝寿。
而薄露则笑了笑,举起手中的大号牛角杯,朝杨守文晃了晃,而后仰头一饮而尽。
在两边的客人纷纷站起身来,一边唱着歌,一边看着阿芒等人祝寿。
刀枪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更伴随着一声声凄厉惨叫。原本热闹的广场,此时已经血流成河。
苏巴什,粟特人,也是碎叶城四大元老之一,手握天山南路的通商之路,是碎叶城中颇为重要的人物。
“苏巴什,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何不打开来看看?”
杨守文在碎叶城三天,也算是恶补了一些知识。
就见阿芒带着几个人,捧着几个盒子走来。
这些人比之刚才那些家丁,有非常明显的不同。他们出手更加狠辣,阿芒和他的手下虽然凶狠,却有些抵挡不住。其中一部分,大约有二三百左右,向大帐冲来。
大帐外,传来了一阵骚乱。
阿芒带着人,把盒子摆放在苏巴什的面前。
大帐两边,冲出数百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阿勒皮和你的私人恩怨我不想插手,可是你让人抢走了我在热海的牧场,这笔帐该怎么算?还有,你一直都清楚,我和沙陀人在合作。但你还是插手进去,破坏了我和沙陀人的合作。许多事情,我不是没有和你说过,可你却从不在意。
“薄露,今天大家是来为你祝寿,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而后在薄露的指挥下,把盖子打开。
广场上,传来了悠扬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