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三十四章 碎叶之变(七)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想要单独逃离,几乎不太可能……可若是不走……
而此刻,杨守文也顾不得再去隐藏,拔刀出鞘,身形一矮,快步上前。一只脚落地的刹那,他腰间有一个肉眼无法察觉到哦小幅度扭动,斩马刀随即扬起……
只是,他们却无法靠近杨守文,因为杨守文的斩马刀实在是太长了,更锋利无比。
罢了,权当今天要死在这里吧。
杨守文架着苏弥射正准备突围,忽听得一声凄厉的吼叫从广场传来。
不过,不等杨守文再进一步,席吉尔身形却借力后退。
而杨守文的胸前的僧衣,则被链刀划破。
杨守文收刀而立,斩马刀拖在身体一侧。
他既然已经在这碎叶城中,就不能袖手旁观。
鲁奴儿身体微微颤抖,握刀的手指关节都已经发白。
那声音,对杨守文而言并不陌生。
这斩马刀,几乎和陌刀相仿。
他振臂一挥,身后家丁护卫齐声呐喊,便扑http://www.hetushu.com向了杨守文。
杨守文说话间,踏步便扑向薄露。
他手持弯刀,冲到了杨守文身边。
“你,是黄胡子?”
“长老,快走啊。”
席吉尔和杨守文错身而过,踉跄了两步,才站稳身形。
从他的胸口一直到胯骨,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脏器混合着鲜血从肚子里流出来,那一根肠子垂在地上……席吉尔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嘴巴张了张,噗通便倒在地上。
杨守文并非那种品格高尚之人,他很执拗,同时也很自私。
链刀,自杨守文头顶掠过。
并不是说他不喜欢鲁奴儿,其实鲁奴儿给他的印象非常不错。
“啊?”
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吉达……
咦?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老子还能赚一个。
在他的身上,有许多缺点,比如脸皮厚,盗窃诗词;比如心眼也不算太大,有时候喜欢斤斤计较。
苏弥射还想再开和-图-书口,席吉尔已经追上来。
薄露的脸上也露出了狰狞之色,厉声道:“长老,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他之所以想要杨守文留在碎叶河谷,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为外孙女着想。可现在……
“长老,我来助你。”
可是,薄露要造反!
说着话,他双手划出半圆,两道弧光骤然出现。
只听仓啷一声响,那九环锡杖被席吉尔甩飞出去,而杨守文的手中,却出现了一口刀身长约四尺,刀柄一尺半左右的细窄斩马刀。刀身,呈现出一个流线弧度,刀口锋利。原来,这口斩马刀才是九环锡杖的核心所在,大约有十三斤重。
鲁奴儿深吸一口气,用力点点头,转身就走。
加之杨守文的神力惊人,靠近的家丁几乎无人能抵挡杨守文一刀。
红忽鲁奴儿,咱们走的是两条路,注定了会成为对手。当初在玉门关,我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可没想到最终……什么都不要说了和-图-书,今天,我一定要带走我义兄。”
杨守文看了苏弥射一眼,但是却没有犹豫。
杨守文抬手,一把扯下身上破烂的僧衣,露出里面的劲装。
杨守文却毫无惧色,手中斩马刀呼的扬起,刀光闪闪。
不过,杨守文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水色。
本来,这口刀是扣在锡杖里,一般是不会取出。
身后,传来了薄露的咆哮声,“谁杀了这和尚,赏百金。”
只是,他内衬千层甲,所以毫发无伤……
外孙女的心思,薄露又怎能不明白?
杨守文摇摇头,“什么黄胡子,什么阿勒皮,与我无关。
虽然吉达很少出声,但是他的音色特质,杨守文却能分辨的非常清楚……没错,就是吉达!
鲁奴儿的眼中流露出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她嘴巴张了张,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不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百金赏赐的刺激让这些家奴家丁好像疯了一样,向杨守文扑去……
“要么你跟着我走m.hetushu.com,要么你自己走……我要救人。”
眼见杨守文停下来,他顿时急了。
好在他身体肥硕,弯刀入体,虽然鲜血直流,却没有伤及筋骨要害。
他看着薄露,又看了看鲁奴儿。
只是,他无法接受。
杨守文脸色一变,锡杖想要挣脱,却被那席吉尔死死缠住。
鲁奴儿的心意,他又怎能看不出来?
薄露的家丁护卫有几十个,而且后面越来越多。
“鲁奴儿,去帮助娑葛。”
这时候,薄露和鲁奴儿带着人也冲过来。
但是,且不说他已经有了裹儿,就算没有裹儿,他和鲁奴儿都注定只能成为对手。
苏弥射咬牙,从身上拔出了那口弯刀。
眼见链刀飞来,他眼睛一眯,手握杖尾,手腕随之一抖。
鲁奴儿突然大声道。
比之陌刀要轻一些,但是却经过名匠铸造,可谓是削铁如泥。而杨守文曾跟随杨从义学过陌刀,所以把斩马刀做陌刀使,双手握刀,脚下在一个极小的空间中回旋,那口刀就如hetushu.com同判官的勾魂笔一样,刀光过处,血肉横飞,惨叫声不断。
杨守文一把推开了苏弥射,九环锡杖向前一推,铛的就架住了席吉尔手中的弯刀。
“薄露首领,感谢你对我的看重……你不是问我,这次西行求的是什么道吗?我现在告诉你,我求得是兄弟之道。我的义兄,正在前面厮杀,所以我不能袖手旁观。”
苏弥射见状,不由得暗自叫苦。
那些奴仆家丁闻听,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便冲上来。
看到这一幕,薄露脸色不由得一变,厉声道:“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双手背在身后,身形微微前倾,步幅极大,眨眼间就到了杨守文的跟前。
就见他手腕一抖,只听哗楞两声脆响,那刀柄和刀身骤然分开,中间连接着两根银链。弯刀,也在瞬间变成了链刀……席吉尔一手翻动手腕,手中链刀啪的打在锡杖上,便把锡杖缠绕起来。与此同时,另一只手的链刀已破空旋飞而来。
“想走?都给我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