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三十九章 太子定命宝(上)

就见李客小心翼翼,从他手中拿走,又小心翼翼放在了一旁。
此事需有武艺高强的骁勇之人方可,若失败的话,则重掌保大军,再无可能!”
李客示意把火把靠近,在手中翻转了一下,突然发出一声惊呼道:“这是定命宝?”
苏弥射好歹做了十年的保大军军使,虽说他这个军使比较边缘化,可是在某些方面,也算得上是老油条。若不然,他能力并不出众,又怎可能占居碎叶河谷的军使位子?
“来不及了!”
杨守文点点头,轻声道:“还有半个时辰就是子时,子时之前,务必完成。”
苏弥射听得一怔,看着李客的目光,也有些不同了。
“不过是?”
杨守文听罢,轻轻点头。
定命宝,是这个时代,皇室极为重要的一种印玺,只有皇室中人才可以使用。相传,李世民登基后,发现没有传国玉玺,所以感觉非常别扭。于是他命人制作了两方印玺,一曰受命宝,一曰定命宝,平日里http://www.hetushu.com在身边把玩,聊以安慰自己。
苏弥射则站在他的身边,忍不住拿起了定命宝,在手里把玩两下,轻声道:“这玩意儿看上去,和安西都护府的行宝很相似啊……李先生,这玩意儿真的有用?”
那意思是说:无论你什么决定,我都会挺你!
这个人性情暴烈,悍勇无比,但也不过一有勇无谋之辈。
李客一副‘你见识少’的表情,在苏弥射耳边道:“苏弥射将军,别说兄弟不提醒你。这方行宝你要是碰坏一个边角,我敢保证,扭头朝廷就派人把你满门抄斩。”
李客小心翼翼捧着那龟钮式定命宝,开始伪造公文。
“那需要多久?”
受命宝和定命宝也就随之不再使用,但从那之后,皇室印玺中便有了这两种印玺。
杨守文眸光一凝,看着李客若有所思。
“刺杀?”
东宫,只有太子才能够使用龟钮定命宝!
但也有人喜欢一些小玩意,于http://www.hetushu•com是让人用奇石或珍惜的木材雕刻成受命宝和定命宝,然后带在身边,随时把玩。同时,根据身份和地位的不同,这印玺的式样也不一样。杨守文递给李客的这枚奇楠定命宝,是龟钮形状,也代表着它的来历。
一双双目光,唰的一下子就落在了李客的身上,让他顿时有一些紧张。
“去何处仿制,如何仿制?”
此前他曾听说过一些关于杨守文的流传,现在看来,并非谣言。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刺杀赞摩!
他看了看吉达,却见吉达朝他点了点头。
后来,李靖率部征讨突厥,将传国玉玺迎回长安。
按照典章,皇帝、皇后所有的定命宝或受命宝是虎钮印,诸王所用的定命宝或受命宝,则是橐龙钮式。
李客笑道:“将军以为,那赞摩认得安西都护行宝吗?
身为碎叶城的密探头子,李客心很细。虽然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一些必要的东和_图_书西,还是会带在身边。比如,这安西都护府所用的公函纸张。
到那时候,保大军未必会在认可安西都护府的权威,赞摩也无需和我们周旋。时不待我,我们必须要在天亮之前,重掌保大军,否则再想靠近,都会很困难。”
一般而言,皇室正规的印玺,大都是用金玉制成。
苏弥射一旁道:“可是,我们何来安西都护府的行宝?”
杨守文道:“李君,你有什么主意?”
他目不识丁,且骄横狂妄,爱慕虚荣。对付此等莽夫,唯有刺杀一途,别无他法。”
“大有来历。”
“我闲来无事时,也曾学过一些篆刻之法,可以伪造出一枚行宝,以期蒙混过关。”
他抬起头,看向杨守文。
李客轻声道,一边铺开了纸张。
李客深吸一口气,轻声道:“杨君欲夺碎叶城,我并无高明之法。但如果只是帮助苏弥射将军夺取保大军,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过有些危险,却有几分机会。”
李客突然大声喝道,吓得苏弥hetushu.com射险些把定命宝脱手。
“这个……”
说到这里,杨守文低头打开腰间挎包,在里面翻找了一下,取出一个小包。
“杨君请稍候,给我一炷香的工夫,我自可作出安西都护府的公文。”
那印章使用奇楠所制,入手传来一抹幽香。
“李先生,你什么意思,不就是一方行宝嘛。”
“喏!”
“李先生,这行宝莫非有点来历?”
他听得出来,李客这是在向他示好。
这个,倒是有些麻烦。
李客有点相信了!
“杨君可命两三人,假冒安西都护府之名,对那赞摩说有紧急军情要通禀。如今,薄露虽已造反,但是还未通告碎叶河谷的居民。所以保大军那边对此一定会放松警惕,到时候只要能靠近赞摩将之击杀,而后苏弥射将军出现,自可一举成功。
李客听到这里,不禁愣了一下,苦笑道:“便是再简陋,也需一日工夫。”
只需仿制一枚即可,主要是为了糊弄此人,那需要什么真的行宝?”
“天亮之后,薄m•hetushu•com露定会传讯碎叶河谷,宣布造反。
为什么向他示好?
至于杨守文,到目前为止,还不太清楚他手里这枚定命宝所代表的权势。在安西,他凭此印,可以调动整个安西的兵马,甚至能够直接和陇右都督唐休璟对话。
那小包是用素锦所致,做工非常精美。
“赞摩此人,我有些了解。
……
“你说。”
“你给我放下。”
杨守文朝他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探询之意。
他打开小包,从里面取出一方印章递给了李客,“李君,用这个代替,是否可以?”
杨守文一听,立刻表示反对。
制作公文,就必须要有安西都护府的印章。在唐代,印玺唤作‘宝’。苏弥射说的行宝,便是指都护印玺。
太子连随身佩戴的龟钮定命宝都交给了杨守文,也说明了双方的关系,非比寻常。
李客此时,不禁觉得手里的印章有些坠手,咽了口唾沫道:“有这枚定命宝,想来可以蒙混过关。”
但……
事实上,这枚龟钮式定命宝,是李裹儿所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