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三章 斩将(二)

“喏!”
“就是,就是那个和尚。”
塞黎尕可不敢说,他把杨守文三人给软禁了。
苏弥射虽然身上有伤,甚至出现了失血过多的症状,但仍旧风一样的跑进了大帐。
转过身,塞黎尕想要离开,但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而塞黎尕让鲁克沙来带去了一校人马,可对方却仍不顾一切的出击,似乎更证明了苏弥射刚才的话。那些侦骑,都是赞摩的心腹,看样子已经得了赞摩必杀的命令。
就在众人等的心焦时,远方出现了一队人马。
那校尉闻听,轻轻点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苏弥射对那三个人,似乎是非常看重。
苏弥射的出现,似乎也证明了杨守文刚才那番话并非胡言乱语。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塞黎尕如何能想不清楚。
塞黎尕原本还有些疑虑,可这时候,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奥妙玄机。
风雨欲来,真是风雨欲来啊!
塞黎尕深吸一口气,沉吟片刻后,摇摇头苦笑道:“我不知道……但感觉着,是有大事件发生。等苏弥射将军回来,一切都会见分晓,咱们不必在这里胡思乱想,静候将军归来就是。”
一名校尉带着兵卒上前,抬手示意杨守文等人进入大帐。待三人进了大帐后,他才看清楚大和*图*书帐里的情况。除了赞摩之外,尚有七具尸体,全都是赞摩的亲随。
当务之急,还是先稳住军心。
那亲随忙躬身领命,转身飞奔出去。
“可惜了,可惜了!”
虽说还有一个校尉,但比之赞摩,终究是威望差了不少。这也是李客一开始,便提议先刺杀赞摩的原因。按照苏弥射所说,塞黎尕是保大军中的第三号人物,资历最老,而且是两代人效力军中。但如果赞摩不死,塞黎尕便无法掌控局势。
塞黎尕这才转过身,打量了杨守文三人一眼,沉声道:“三位,在苏弥射将军回来之前,还请你们委屈一下。就在大帐里等着,不许随意走动,否则别怪我翻脸。”
在碎叶河谷,僧人的地位可不低。
那些人应该还不知道赞摩已经被杀消息,想办法把他们控制起来……嘿嘿,赞摩一死,这保大军副使的位子便是我的了。本来还想着如何能上位,没想到他却自己找死。”
可是太阳并没有出现,乌云密布,压在碎叶河谷的上空。
“哦,一切都好,正在大帐中休息。”
鲁克沙来,是塞黎尕的仆人。
“此次能活着回到军中,多亏了杨君。”
“主人,我们在路上遭遇到了一支侦骑的袭击和图书……是赞摩的手下。好在我有准备,所以并无太大损失。那支侦骑被我全部消灭,但是我也折损了六人,请主人责罚。”
塞黎尕忍不住在心里暗自道。
苏弥射回身,厉声呵斥道:“塞黎尕,是不是我以前太好说话了,让你们变得如此放肆?”
塞黎尕看去,脸色顿时一变,忙快走两步……
他勒住马,没等下来,就厉声道:“塞黎尕,立刻传我命令,封锁裴罗将军城,召回所有侦骑。还有,给我切断通往碎叶城的道路,那该死的薄露,造反了!”
塞黎尕闻听大吃一惊,不敢再有半点怠慢,忙扭身传令下去。
杨守文则双手合十,笑道:“我本无名小卒,待苏弥射将军回来,校尉自然明白。”
“你,是和尚?”
“将军,你总算是回来了。”
薄露造反了?
“杨君?”
死得好,死得好!
鲁克沙来看上去,有些狼狈,似乎是经历了一场厮杀。
“呃……”
苏弥射骑在马上,气色败坏。
至于赞摩的那些手下,还有方才意图刺杀塞黎尕的校尉,塞黎尕可不会有半点客气。那些叛军也有死硬份子,想要奋起反抗,却被其他人迅速镇压、斩杀。
接下来,咱们的任务会非常艰巨,到时候还请将和_图_书军多多费心。”
杨守文轻声道:“将军,请不要说这些话,我们都是为圣人效力,何来这感激之言?
“对了,杨君他们可好吗?”
若赞摩不死,他塞黎尕可就危险了……现在,赞摩死了,那就别怪他吞并他的部曲。
“唐国人,你身手不错,敢问高姓大名?”
“杨君,苏弥射虽是胡人,但是却受朝廷恩泽颇深,自当竭尽全力。
说完,他打量了杨守文一眼。
从现在开始,自苏弥射以下,保大军所有将士都听从杨君差遣,还请杨君勿推辞。”
一支侦骑,十五人到二十人左右。
杨守文见状,笑着摆手道:“苏弥射将军,你是朝廷委任的保大军军使,我怎能代替?况且,我是出家人!吃斋念佛我擅长,可要说指挥兵马行军打仗,却不是我的强项。所以,这保大军还是由你继续执掌,杨某年幼,实在当不得重任。”
……
塞黎尕说完,没有理睬杨守文三人,而是对身后一名亲随道:“鲁克沙来,立刻率一校兵马前往阿史不来山谷,把苏弥射将军迎接回来。沿途若有人胆敢阻拦,格杀勿论。”
那一支人马速度飞快,很快就到了辕门外。
塞黎尕带着人,在辕门外等待苏弥射回来。
身后,一个和图书校尉走上前,轻声道:“塞黎尕校尉,感觉着有点不太对劲,莫非发生了变故,这碎叶河谷要变天了吗?”
保大军军中的骚动,一下子平息很多。
这也是因为赞摩已经死了,叛军群龙无首。
毫无疑问,方才杨守文那势若猛虎的一击,给塞黎尕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什么?”
当了大半年的和尚,杨守文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合十说话的习惯。
塞黎尕则拦住了鲁克沙来,低声道:“沿途可安全吗?”
天,亮了。
他摇着头,嘴里碎碎念离开。
……
“来了,来了!”
苏弥射在前面走,直奔大帐。
“鲁克沙来,你立刻再带人出击,寻找赞摩的侦骑。
这一开口,便露了怯,让杨守文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朝塞黎尕笑了一笑。
塞黎尕本来还想着招揽一下杨守文,可是看这情况……
他发现,他以前对待手下太过温和,以至于十年心血,险些就被赞摩轻而易举拿走。若非杨守文他们出手相救,说不定保大军现在,已经变成了薄露的麾下。
“将军,万万不可。”
他一脚便踩在那校尉的脸上,厉声喝道:“苏弥射将军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大家想想,这些年来若非苏弥射将军,我等又如何能过的和-图-书逍遥自在?这三个人是真是假暂且不论,待会儿找到了苏弥射将军,自然真相大白。拉克刚才意图杀我,我也不会计较,待苏弥射将军回来,一切自有结论。现在,全部给我退回住所,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在营中走动便视同作乱,休怪本校尉心狠手辣。”
保大军的叛乱,并未持续太久。
苏弥射拉着杨守文的手,一脸感激。
听闻苏弥射要把兵权交出,而且是交给一个陌生人,顿时急了。
塞黎尕等人见苏弥射发怒,连忙躬身请罪。
从大清池吹来的风,带着浓浓的湿气,预示着暴雨仍在酝酿之中。天阴沉沉的,而保大军的军营里也弥漫着一股子阴霾,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感觉。
一想到赞摩被杀,那军中副使的职位,舍他其谁?塞黎尕那张黑脸上,便露出了笑容。
这时候,塞黎尕等人走进了大帐。
那苏弥射要杀赞摩,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不杀死苏弥射,赞摩如何控制兵权?塞黎尕甚至有些后怕,若非那三个人杀了赞摩,一旦赞摩掌握了兵权,他恐怕是首当其冲。没办法,谁让他是苏弥射的人,赞摩不杀他,又如何掌握保大军?
“杨君,杨君可好?”
历经昨夜的死里逃生,苏弥射着实是检讨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