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五章 声东击西

“呵呵,保大军是将军的保大军,一切自当由将军决断。”
“你这不是废话吗?”
苏弥射闻听,顿时精神一振。
伴随着苏弥射一声令下,保大军中军一千五百人,冒着狂风暴雨,缓缓行出辕门。
塞黎尕听了苏弥射的话,陷入沉思。
杨守文看了看苏弥射,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连忙招手唤来亲信,大声道:“传我命令,全军出发!”
这一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
“杨君倒是没有说什么,只说让咱们尽快收整人马,对碎叶城发动攻击。”
两千五百人……
塞黎尕闻听,顿时喜出望外。
塞黎尕眼睛一眯,想了想道:“以我们目前的力量,想要攻克碎叶城恐怕是很难。
这一次,保大军可谓是倾巢而出……
没过多久,杨守文带着吉达和李客过来。
说出去,鼠尼施苏弥射,多难听啊……应该改个名字才对。对了,当年我鼠尼施早年间曾有一位长者脱离了部落,改姓为安,从西域搬到了武威居住。不过和_图_书,那位长者后来战死于甘州,并且没有留下子嗣。我若改姓为安,会不会好一些呢?
说了半天,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主意提提神,没想到你也没办法。
苏弥射骨子里,是个商人。
他听了塞黎尕的分析之后,一下子都明白了。
安兴贵,没错,就叫安兴贵……记得以前听人说过,他那时候从唐国皇帝,被封为梁国公呢。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米娜的影子。
不行,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定要恳请杨君帮忙,离开这里。
若不打出气势,如何吸引薄露的注意力?苏弥射发现,他变得越来越心软了……
三千对五千,而且是攻城战?
“那杨君是什么意思?”
他抚掌大笑道:“不过,杨君对咱们可真够意思。他没有强迫咱们,但是却把机会给了咱们。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做好……塞黎尕,就交给你来办,如何?”
苏弥射和其他几个校尉,都忍不住给了塞黎尕一个大白眼珠子。
苏弥射苦思和*图*书冥想,终于回忆起来。
如果说好听一点,那就是他能够用人。这也是为什么保大军中,除了赞摩一系之外,被苏弥射打造的如同铁桶一般。也许他的手段不算很高明,可是在这西陲之地,在这保大军中,苏弥射的手段已经足够了,足够让那些人对他心服口服。
他连忙躬身道:“阿利施绝不负将军和杨君所托!”
杨君说的也没错,若不能尽快夺回碎叶城,碎叶河谷会立刻发生动荡,甚至波及整个安西。所以,碎叶城必须要尽快夺回,但是怎么夺回……我想不出主意。”
……
只是,若搬去陇右,这苏弥射的名字就有些不太合适了。
那位长者叫什么来着?
“不瞒杨君,我经营保大军虽有十年,但实际上,我对这军中事务并不是很熟悉,一直都多亏了阿利施塞黎尕他们的帮忙。现在,塞黎尕已经出发,偏又下了这么大的雨。我也在犹豫,是否应该冒雨出征,所以想要请杨君为我出谋划策。”
现在看来…和-图-书
保大军原有六团,现在只有五团可以出动。
苏弥射几人,顿时来了兴致。
不过,保大军已经整顿完毕。
苏弥射本来就怀疑,杨守文给米娜安排了其他的任务。
他已经弄清楚了局势,也了解到了双方的实力对比,所以在心里盘算起来。
似乎……关键就在杨君的身上!
之前曾随同苏弥射前往碎叶城,后来又跟着苏弥射突出重围,可谓是忠心耿耿。
就算到不了中原,能够在陇右道安家立业也不是不可以。要知道,他儿孙年纪也大了,是时候为他们考虑一下。以前没机会考虑这些,现在这机会,似乎来了。
塞黎尕倒是没有在意,反而笑呵呵道:“不过,咱们也不用担心……杨君既然让咱们出击,咱们只管出击就是。我觉得,杨君不是那种莽撞之人,他之所以逼着咱们出击,说不定另有谋划。所以我认为,杨君的意思,很可能是让咱们佯攻。”
“佯攻?”
苏弥射不读兵书,但是在军中也待了十年,有些东西还和*图*书是懂的。
“左车奴,你去通知一下杨君,看是不是可以动身。”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
“没错,就是佯攻。
想到这里,苏弥射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于是,他回头又朝李客看了一眼,这才对苏弥射道:“前军既然已经出动,我们便不可耽搁。若不然,塞黎尕将军很可能会陷入危险,将军切莫在这时候犹豫。”
原本保大军满员三千,可由于发生了赞摩的事情,所以便减少了一团兵马。
丑奴,十六,千万要顶住,我马上就要回来救你们,你们可一定不要出事啊……
“杨君,你看咱们何时出发?”
保大军是边军,而且是边军中的杂牌军,其编制与卫军和折冲府不同。折冲府每府辖四到六团,每团二百人,设立校尉。而边军则是五百人一团,设立校尉。
他很清楚,说是佯攻,但也是要死人的。
杨守文跨坐枣红马,怀抱那口斩马刀,随着大队人马行进。
杨君很可能是让咱们吸引薄露的注意力和*图*书,他一定有别的破城之法。嗯,应该就是这样……将军难道没有发现,杨君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控制兵权的意思,估计是要我们自己做主。如果他真的是想要依靠我们攻破碎叶城,又怎会撒手不管不问?”
鲁克沙来作为后军,率一团押送辎重。
轰隆隆,伴随着连串的沉雷炸响,乌云剧烈翻滚。
虽然说苏弥射已经领悟到了杨守文的意思,可是看着在雨中开拔人马,心里还是有些伤感。
“杨君高明!”
左车奴,是苏弥射的家奴。
苏弥射心里面,随即盘算着,该怎么才能获得这个荣耀。
那薄露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哪怕他手下是一帮乌合之众。想要攻破碎叶城,绝非易事。
“将军,塞黎尕校尉已经出发了。”
银蛇乱舞,惨亮的光,在昏暗的大地照的忽明忽暗。到晌午时,憋了一个早上的暴雨终于倾盆落下,刹那间把整个天地,都笼罩在狂风暴雨之中……
一定是这样的,杨君早就有了别的安排,保大军攻打碎叶城,说穿了就是做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