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六章 最长一日(一)

“那就烧了这家店。”
就在这时,封常清突然停顿下来,露出侧耳倾听的模样。
封常清很清楚,这时候的碎叶城动荡不安,随时可能会有危险。所以离开现场后,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个藏身之地。封常清想起来,庞焕龙曾对他说过,弥勒瓷坊后面的小院里有一个地窖,是李客早年间建造的,专门用来在危险时藏身。
“十六哥,我刚偷了两只烤鸡,快来吃。”
这瓷坊里大都是瓷器,所以也就特别清楚。
躲在地窖里,可以清楚听到外面传来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摔砸物品。
只要师父能拿下保大军的军权,就一定能攻破碎叶城……这个天气,可是难得的机会。”
薄露带着鲁奴儿和娑葛登上了碎叶城城头,举目向远处眺望。
昨天晚上,他二人点燃了薄露家的马厩之后,就逃离了现场。
封常清说着话,从怀中的包里取出两只烤鸡。
透过缝隙,两人甚至能够看到地面上的火蛇狂舞……
读书,习剑,练武……
他光着身子,就坐在干燥的地上。轻声道:“若换做我,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想办法夺取保大军的军权。我刚才去偷吃的时,听人说,师父就走了保大军的军使。
师父,你什www.hetushu.com么时候才能打回来啊!
只是,烤鸡已经被雨水打湿,早已不复刚出炉时的娇嫩。但是对于杨十六和封常清而言,这两只烤鸡便是最好的饭菜。封常清又从包里取出一囊酒,放在地上。
“丑奴,你说师父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当时杨十六在街上游荡的话,肯定会成为阶下之囚。
他能赋诗作对,能提剑杀人。
……
这也是当初郭四郎把他赶走的时候,他茫然不知所措的原因。后来,他又跟随了杨守文。只是杨守文和郭四郎完全是两种人,不管是习惯也好,待人接物也罢,根本就不一样。这也让杨十六很苦恼,他甚至不知道,该为杨守文做什么。
杨十六蓦地清醒过来,听到封常清的话,几乎是本能的把手中烤鸡丢在地上,然后用刀在地上飞快挖了一个坑,把两只烤鸡丢进坑里,而后又用泥土把坑填起来。
寒光乍灭,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瘦小的僧人,正是杨十六。
杨十六好奇看着封常清,小家伙的脸上,洋溢着一种他无法看懂的自信。
封常清跳进了一个小院里,走到柴房后,拨开一堆柴草,从地上掀起了一扇暗门。
“没有人,怎么办和图书?”
所以,封常清就选了这个地方,作为藏身之所。
特别是那些依附在其他几家元老家族门下的商人,更提心吊胆。
我能想到的事情,师父也一定能想到,要不然何必去救那保大军的军使?
不知为什么,杨十六突然很羡慕封常清。
封常清脑海中,浮现出杨守文那张俊秀的笑靥。
一大早,就有不少的商人前去拜见薄露。但无一例外的,薄露都没有出面相见。
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非常高兴吧!
“搜……红忽鲁奴儿吩咐了,这家店和那和尚一定有关系,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再加上此前的阿勒皮,碎叶城四大元老,已经变成了薄露一家独大,人心惶惶。
随后,他吹熄了油灯。
“十六哥,是我。”
暴雨,在午时过后停息。
伴随着一声惊雷炸响,咔嚓一道银蛇自乌云中窜出,劈在一颗胡杨树上,把胡杨树劈得焦黑。
杨十六已经不好在露面了……他那光秃秃的脑袋,目标太过明显。
封常清从濛池坊的一家客栈的后厨里窜出,冒着雨沿着小路奔跑。
这时候,杨十六也点亮了火折子,漆黑的地窖里,一下子变得温暖许多。
杨十六心里叹了口气,靠在冰冷的墙壁和-图-书上,吃着烤鸡,有些食不知味。
杨十六闻听,便打消了冲出去的念头。
“十六哥,忍住,不要动……他们越是这样,就说明咱们没有暴露。就在这里藏好,我估计用不得多久,师父一定会率兵打回来。到时候,咱们才算是安全。”
杨十六和封常清闻听,脸色不由得一变。
“是吗?”封常清眼眉一挑,露出灿烂的笑容,“师父也说,我将来可以出人头地。”
火光越来越亮,并伴随着一股刺鼻的气息,想必是这些人使用了火油之类的助燃物。
虽然说碎叶城里的和尚也有不少,但中原和尚,又在这时候四处游荡,基本上不会有好结果。事实上,封常清的考虑非常正确。昨夜在杨守文等人突围之后,薄露就反应过来,这碎叶城里,一定还有奸细……否则,他家马厩怎会着火?
“丑奴,你可算是回来了。”
浓烟,开始涌入地窖之中。
封常清年纪虽然比他小很多,但是却比他更有主见。特别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封常清会显得很有主意。而他……从小到大,他受到的教育便是为阿郎而活。
“都搜过了,什么也没有发现啊。”
碎叶河谷,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氤氲。大雨过后的空气格外清m•hetushu.com新,还夹杂着泥土的芬芳。
他拉着封常清,匍匐在地上。
这,也使得商人们更加恐慌。
“怎么救,薄露手下这么多,师父就算本事再大,也抵挡不住啊。”
……
噼啪……
他跐溜便钻进去,可还没等他站稳身形,黑暗中一抹寒光就已掠起。
可是,他偏偏没有生活的目标。
所以,整整一夜,薄露都在命人搜查。
一路上,封常清就看到了六七支巡兵从大街上走过。他只好躲在阴影中,等巡兵过去之后,才敢继续行进。东拐西窜,他很快来到了大清坊内。今天的大清坊,比之三天前他初临碎叶城时,更加冷清。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关着门,哪怕是已经是正晌午,也不见有人在街上走动。冷冷清清,凄凄惨惨,萧萧瑟瑟……
暴雨,瓢泼。
想到这里,薄露的脸上,便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两人就趴在地上,用布巾蒙住脸,不时从水坑里舀些积水,拍在布巾之上,以保证呼吸。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火势越来越大,浓烟也越来越多。整个地窖里,都被浓烟所覆盖,杨十六和封常清一开始还能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可渐渐的,两人开始有些昏沉了……
他走到地窖门口,先是把柴草归位,然m.hetushu.com后合上了门板。
“十六,把烤鸡埋起来,把灯灭了。”
薄露涌动着一种莫名的自豪感……阿悉吉部落分裂了近三十年,如今终于要在我的手中合二为一。
“哦?”
师父一定能打回来了……我告诉过师父该怎么才能攻破碎叶城,他一定能想起来。
整个碎叶城,道路变得格外泥泞。
两人躲在地窖口,警惕的倾听者外面的动静。过了一会儿,有脚步声传来,更有人在地面上说话,似乎还发生了争执。那些人说的是突厥语,杨十六和封常清都能听得明白。
从晌午开始,整个碎叶城就被这暴雨所笼罩。
雨水顺着缝隙流淌进来,滴入了地上的一个水坑。
“丑奴,你以后一定会很厉害。”
这么大的雨,可是碎叶城里的巡兵却不见减少。
远处,碎叶河的水位暴涨,水流湍急。
“放心吧,师父一定会回来救咱们。”
杨十六连忙取出两块布巾,透过从地窖门缝隙流淌下来的雨水,把布巾打湿,递给了封常清一块。没等两人把布巾蒙在脸上,就见地面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昨天晚上,薄露在寿宴上突然发难,一举干掉了哥舍处和苏巴什两家元老。
这是一个地窖,非常隐蔽的地窖。
封常清恶狠狠咬了一口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