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最长一日(二)

“赞摩叔父勇武过人,但是……”
到时候我们合兵一处,碎叶城会彻底被我掌控。然后我再派人通知嗢鹿州的族人,请他们出兵封锁昆陵山古道。这样一来,便只有安西都护府能够威胁我们。
苏弥射是商人,他胆小!
可正因为是一个商人,如果有足够大的好处,苏弥射的胆子就会变得比谁都大。
薄露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焦躁起来,在屋中徘徊不止。
唐国和尚,唐国和尚……
“在。”
“薄露老爷,赞摩肯定出事了!
阿吉!”
可现在,由于那个唐国和尚的出现,令他觉察到,有些事情可能会脱离他的掌控。
如果苏弥射返回保大军呢?
阿吉率部离开了碎叶城,薄露也返回家中。
他喜欢鲁奴儿,之前对于鲁奴儿和杨守文接近,就非常不满。现在,再次听到鲁奴儿谈及杨守文,他这一腔的妒火再也忍耐不住,心里面更涌动满满的怒气。
我在前往裴罗将军城的路上,遭遇保大军伏击。我带去的两百人,几乎全军覆没……要不是我的亲随拼死把我解救出来,我恐怕就死在那保大军的手里了。”
但是鲁奴儿的却并没有感到轻松,心里反而越发沉重。
在控制了碎叶城之后,他忙于清理城中的余孽http://m•hetushu•com,竟忘了派出侦骑。
说完,薄露向鲁奴儿看去。
有那个功夫,我和你父亲足矣统合五弩失毕中所有的部落。到时候就算是官军来了,我们也有足够的力量与之抗衡。再说了,默啜和吐蕃的器弩悉弄也会帮助我们,另外还有大寔人相助,就算唐军在厉害,也不用担心……那时,我统五弩失毕中,你父执掌濛池,相互支持,足以掌控安西,根本不必惧怕唐国人。”
“娑葛,鲁奴儿说的有道理。”
这时候,薄露却沉声说道。
大帐外的军卒,忙匆匆离开。可是,还没等阿芒过来,薄露就听到大帐外传来了一阵骚乱声。紧跟着脚步声传来,一个人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冲进了大帐。
众人闻听,齐声应命。
“鲁奴儿,赞摩那边可有消息了?”
说完,薄露哈哈大笑。
“薄露老爷,大事不好了!”
那个人……会允许苏弥射逃走吗?
他沉声道:“那唐国和尚的来历的确有些古怪,我以为,他绝不是什么普通的游方和尚。有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咱们现在,应该小心一些,绝不可出任何差错。
苏弥射有这种想法倒是不足为奇,但是就目前而言,他和图书的这种想法,如果收到外力的引诱,很可能会让他发生改变。原本,薄露觉得他已经掌控了所有的局面。
“你立刻点拔悉密部兵马出城,前往裴罗将军城迎接赞摩。
可是这自信,是建立在苏弥射不回去的基础上。
“那你是在何处遭遇到伏击?”
薄露心里微微一沉,顿时有一种不祥之兆。
“阿吉,你这是怎么了?”
“昨夜已命人前去裴罗将军城送信,按道理说赞摩收到消息,这会儿回信也该到了。可是到目前为止,尚未有赞摩的消息……外公,我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
这个时代,一个唐国人的身份,对于许多胡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没错,他之前自信满满,是建立在对苏弥射的了解上。但也正因为对苏弥射了解,他更清楚,苏弥射有多么向往唐国人的生活。甚至他一些场合里,他都会表达这种想法。他想去唐国定居,他想要住在繁华的长安、洛阳,他想要成为唐国人。
不行,绝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哦?”
“呵呵,我知道你想什么。”不等鲁奴儿说完,薄露便抬手打断了她,笑着道:“赞摩莽撞,但是对我忠心耿耿。那苏弥射和我打了十年交道,是个什么人我再了解不过。此人很和图书聪明,也很胆小。我常对阿芒说,苏弥射是个好商人,而非好将军。
鲁奴儿在犹豫许久,忍不住再次开口。
六十里……薄露发现,他这次是真的有些大意了。
“你……”
娑葛更是一脸敬佩之色,连连点头道:“伯父果然是神机妙算。”
“外公,我建议你还是在派人前往保大军。”
一旦……
鲁奴儿看了他一眼,却没有理睬。
“鲁奴儿,你又怎知道,那唐国和尚会劝苏弥射?”
若是发现情况不妙,千万不要冲动,马上回来报知与我,咱们也要小心一点为好。”
但是龟兹、于田和疏勒三镇,兵马加起来不过三万,想要集中并非易事。
“娑葛,最迟今晚,保大军就会抵达。
看鲁奴儿离开,薄露拍了拍娑葛的肩膀。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变得非常缓慢。
赞摩虽勇,恐怕也不是苏弥射的对手吧……那老家伙在保大军,可是经营了十年。
你也说了,苏弥射是个商人。
鲁奴儿露出不屑之色道:“娑葛,你有怎知道,那唐国和尚不会劝苏弥射?”
“没错,绝对是保大军。”
娑葛愣了一下,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片刻后,他轻声道:“伯父,娑葛明白了!”
薄露突然停下脚步,厉声喝道:“和图书阿芒,把阿芒找来。”
这一点,薄露也是清楚的。
“鲁奴儿,你带人再去城中搜查,看看能否找到奸细。”
娑葛笑道:“鲁奴儿,伯父不是说了,保大军那边万无一失,你又有什么好担心呢?”
薄露的意思很清楚,苏弥射不会回去,赞摩有足够的能力,控制住保大军的局势。
鲁奴儿倒是没有反驳,点点头,便转身离去。
如果,我是说如果……那唐国和尚劝说苏弥射返回保大军呢?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鲁奴儿在草原上长大,容易被唐国人吸引,也很正常。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对手!你作为鲁奴儿的男人,更应该宽容一些。”
……
而就在这时,鲁奴儿,娑葛、阿芒等人也闻讯赶来,看到这一幕,顿时都愣住了。
保大军只要没有出现,薄露心中的焦虑就不会停止……因为,他非常清楚,那保大军对碎叶河谷而言,是什么意义。如果不能把保大军收入囊中,嗢鹿州的族人就不会轻举妄动,去切断昆陵山古道,阻止北庭都护府的唐军西进碎叶河谷。
“阿芒,立刻收整兵马,准备迎敌。
薄露言语中,自信满满。
“娑葛,男人要有男人的气度,不要总是斤斤计较。
娑葛眉头一蹙,脸上露出不快hetushu•com之色。
薄露忙抬头看去,一眼便认出,来人正是之前他派出去的拔悉密阿吉。
娑葛,你带人在城中巡查,一旦发现奸细,格杀勿论……鲁奴儿,随我前去城楼。”
“距离碎叶城难六十里,呼延岭下。”
鲁奴儿知道,她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那个人的存在。
如果那唐国和尚给他足够的好处,他会不会回心转意?比如说,那唐国和尚是唐国皇帝派来的奸细?你和我说过的,苏弥射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唐国安家。”
“你确定,是保大军?”
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不见。
昨晚他虽然逃走,但依着我对他的了解,现在早已经逃出碎叶河谷了……只要苏弥射不回去,赞摩就有足够的能力控制住局面。所以,鲁奴儿你也不用担心。”
娑葛感受到了鲁奴儿言语中的不屑之气,顿时勃然大怒。
她直视薄露,也不管薄露的脸色有些难看,只大声道:“我不担心苏弥射,但我却担心那个唐国和尚。外公,你别忘了,昨夜是那个唐国和尚就走了苏弥射。
薄露则领着鲁奴儿,带着阿吉以及一干家奴,急匆匆离开,直奔碎叶城城南而去……
鲁奴儿的话,在他脑海中萦绕,也让薄露感到有些焦虑。
该死的唐国和尚,该死的唐国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