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九章 最长一日(四)

这是个有野心,有能力,但情商很差的家伙。
保大军军使的位子会空出来,若是你有想法,我可以为你谋划一下,你看如何?”
杨守文很欣赏苏弥射!
云梯、井阑、楼车之类的攻城器械,造价高昂。
这种强攻的方式,如果不是不得已,杨守文是不会同意。
薄露在城楼上,也是措手不及。
杨守文在思忖了片刻之后,忍不住开口提醒苏弥射。
十轮踏橛箭射出,碎叶城城墙密密麻麻密布着箭矢。
“给我冲!”
保大军都没有这种军械……
在片刻的观战之后,杨守文对吉达比划道。
可是今天,你不觉得保大军很不正常吗?他们所做的一切,根本不符合那两人的作风。”
箭矢很粗,射在城墙上可以作为军士攀爬的工具。同时,由于这种箭大多需要十二石力道的强弓发射,所以具有摧毁城墙的效果。毕竟,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水泥,以夯土建起的城墙,虽然加入了糯米汁之类的强化剂,但硬度始终存有缺陷。
“外公你说过的,苏弥射人很聪明,那塞黎尕也精通作战。
但同时,他又感到非常生气……
不是因为他精明,也不是因为他向他靠拢,而是因为他的自知之明。
杨守文觉得,塞黎尕也http://m.hetushu•com许是一个很会打仗的人,但是却不一定适合执掌一军。
“吉达,去找米特拉,问问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阿芒奔走城头,厉声呼喝。
但是,指挥权虽然交出,但是苏弥射又能够把保大军牢牢掌控在手里。
碎叶城上,有四架抛石机。
我这边可以支持到天黑,戌时前我要防水,否则保大军伤亡太大,我怕军心不稳。”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大地被黑夜笼罩。
吉达点点头,也不啰唆,拨马就走……
阿芒厉声喝道:“给我干掉他们的车弩。”
杨守文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下来。
鲁克沙来领命而去,塞黎尕则看着空旷的战场上,眼中露出一抹愧疚之色。
薄露眉头一蹙,有些不快道:“哪里不正常?”
李客闻听一怔,但旋即笑着摇头。
毕竟,他们的准备非常充分,虽然被打了个手忙脚乱,可论战斗力,他们可不比保大军差。
碎叶城的上空,回响着一种很奇特的声音。那是一种安西独有的乐器声音,乐器名叫苏尔奈,其式样很像后世的唢呐。一场强攻过后,保大军付出了二百多人的死伤。碎叶城仍旧被叛军牢牢把握,从碎叶城城上,传来了叛军嚣张的www•hetushu.com欢呼声。
薄露大声呼喊,城头上的叛军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很快就稳定下来。
但是,他必须如此!
夕阳将落山,天边一片红霞。
只要是对他有利的事情,哪怕是付出再多代价,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和叛军交锋不过几十分钟,保大军的伤亡就已经高达百人。虽说慈不掌兵,但是塞黎尕这种强硬,很容易激起军士的反感。苏弥射在的时候,可以进行安抚,充当一个大善人的角色。但如果苏弥射离开了,塞黎尕独掌大军时,恐怕就会有些麻烦。
苏弥射连忙点头,纵马直奔塞黎尕而去。
“李君,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苏弥射太猖狂,居然想要一鼓作气攻破城池吗?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想法?”
“这家伙,倒是个人才。”
碎叶城方面显然没有想到保大军会如此做法,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
“弓箭手,放箭!”
塞黎尕拔剑喝令,十架车弩同时发射,三十支儿臂粗细,犹如枪矛一样的大箭呼啸飞出。那巨大的箭矢射中碎叶城城头上的大纛旗杆上,碗口粗细的旗杆顿时轰然倒塌,令得城墙上一阵慌乱。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莽撞的攻击。
这种事,还是让唐都督去费心好www•hetushu•com了,我若是插手太多,恐怕唐都督也会感到不满。”
很快的,整个战场上就被浓烟所笼罩……
“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准备带苏弥射回去。
因为他发现,塞黎尕的手段很强硬,而且非常冷酷。
不过,塞黎尕并非是不计后果的强攻。在发动攻击的同时,有五百弓箭手向碎叶城头仰射,试图对城头上的叛军进行压制。弓箭手和步兵的冲锋极有默契,看得出来,他们是经过严格的训练。从这一点而言,保大军倒是不同于一般的乌合之众。
“杨君,我倒是想,可我知道,我不足以担当这种重任。
叛军比保大军的人多,一旦双方进行野战,伤亡更大。
想到这里,塞黎尕深吸一口气,举目向碎叶城方向看去。只见碎叶城城上,灯火通明!
片刻后,叛军冒着保大军弓箭手的箭雨站起身来,从女墙后向城外发动了反击。
鲁奴儿快步走到了薄露身边,手中的弯刀刀口,仍残留着鲜血。
“鲁克沙来,传我命令,休整一炷香后,继续强攻。”
“外公,我觉得有点不太正常。”
虽然他们有所准备,但是被那十轮踏橛箭压制的惶恐不安。哪有这种打法?这长途跋涉之后,居然也不休整便进行强攻?而且,也m.hetushu.com没有任何试探,直接上来攻城?
李客的言语中,非常诚挚。
这绝对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建议。
但是为了保持对碎叶城的压力,让薄露腾不出手来进行反攻,他必须狠下心肠。
塞黎尕眼中充血,声音有些嘶哑。
……
但人数并不是很多,只有几十个人。鲁奴儿亲手斩杀了两个保大军,但是内心里,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喜悦。这场战斗,来的太突然,让她觉得里面透着诡异。
“苏弥射将军,告诉塞黎尕校尉,让他控制住伤亡,不要把保大军打残了。”
李客闻听,也旋即笑了……
“既然李君不愿,我也不勉强了。
这种大箭,名叫踏橛箭,是用在攻城时的一种利器。
“抛石机,准备。”
就连这车弩,也是苏弥射自己买来。原本是想要增强保大军的战斗力,却没想到用在了碎叶城上。
杨守文说了,他必须要对碎叶城保持压力,一直到戌时……算算时辰,还有两个时辰。
刚才,保大军已经攻上了城楼。
塞黎尕厉声呼喝,身后的保大军齐声呐喊,便迅速向碎叶城发起了冲锋。
杨守文突然扭头,对身后的李客道。
很明显,薄露的兵力强过己方,而且碎叶城的辎重,似乎也比保大军的辎重精良。
天色,已经开始和-图-书发昏。
杨君美意,恕我难从命。我还是希望继续留在这里做我的密探,待几年后,有了足够的功勋,我会带着家小离开安西,返回中原。若是当了军使,想离开便难了。”
随着阿芒一声令下,四架抛石机同时发射。用干草卷裹的火油罐子被点燃。熊熊燃烧的火球呼啸着从城头上飞出去,落在地上之后,火油罐子碎裂,里面的火油立刻被点燃,蔓延一片。那火油里,不知道添加了什么物品,烟雾非常大。
“放箭!”
只是这原本极美的风景,却因为碎叶城下的一场厮杀变得支离破碎。
特别是像保大军这样的杂牌军,很难得到这样的辎重。
这种人不可能独掌一军,弄不好就会发生哗变……除非,有一个能够和他相辅相成的人,塞黎尕作为副手,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能量。嗯,就是这个样子。
不为别的,为了他的前途,绝不能有半点仁慈。
当保大军主力和塞黎尕先锋军汇合之后,苏弥射就把指挥权交给了塞黎尕,而不是去指手画脚。他不擅军事,倒不如把指挥权交给一个更懂得该如何去指挥作战的人。
杨守文骑在马上,观察着战场上的情况。
天,黑了。
塞黎尕心里盘算了一下,两个时辰,保大军的伤亡……
连抛石机都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