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但是,我别无选择!
此时,阿芒已经命人打开了城门,并备好了马匹。等薄露下来之后,阿芒二话不说,上前抱起薄露,把他放在马上。
薄露一行人打马扬鞭,在月色中狂奔而去。
功德无量?
碎叶河,也叫碎叶水,后世称之为楚河。
薄露没有再继续反抗,整个人脑袋都发懵,在鲁奴儿和阿芒等人的保护下,冲出城门。
没错,就是这样!
“李君,保大军现在如何?”
他的笑容里,有一些苦涩。
鲁奴儿话音未落,只听城西方向轰隆一声巨响。
保大军之所以不计死伤的强攻碎叶城,为的就是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无暇分心留意其他。
在他们的身后,整个碎叶城已经被洪水吞噬……
只是,没等薄露做出反应,汹涌的洪水已经兵临城下。
自古以来,水火无情。
虽然这使得碎叶城周围水草丰美,极大程度上可以满足游牧的需要,但同时也给碎叶城增添了一个隐患。以往,碎叶城四大元老家族共存的时候,尚有足够的经历维护河堤,确保碎叶河谷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水灾。可是现在,由于薄露的野心,四大元老家族已不复存在。而薄露虽收拢了不少人马,却需要梳理和整顿,于是也就没有了继续看护河堤的能力。而这和_图_书,也给杨守文留下了可乘之机。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命和击乐樵苏。
“往高处,往高处走。”
“撤退,撤退!”
鲁奴儿说出了她心中的疑虑,使得薄露顿时醒悟过来……
“现在什么时候了?”
碎叶城,就位于上游河谷和伊塞克湖盆地之间。
鲁奴儿也顾不得是否会触怒薄露,一把就抓住了薄露的马缰绳,“外公,娑葛在城内巡逻,肯定会找到安全之所。咱们再不走,可就要彻底陷在这碎叶城了。”
“外公,快走。”
整个碎叶城的防御也在这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碎叶水决堤了,快跑啊!”
人们纷纷冲出家门,想要逃离这片泽国。
当洪水如同脱缰野马不断冲击碎叶城城墙的时候,碎叶城中也乱成了一片。
一将功成万骨枯!
爆仗在半空中炸开,化作了灿烂的烟火。位于谷地和盆地之间河口的米娜看到烟花,二话不说便下令身后的黄胡子掘开河堤。这段河水,河道最为狭窄,河水也很急。米娜在凌晨时汇合了黄胡子,秘密来到了河口处,把河口堵塞起来。
原本,见到保大军停止攻击,并且迅速后撤时,薄露非常的开心。他认为他看破了保大军的计策,苏弥射就是想要设http://www.hetushu.com下埋伏,引他出城再进行伏击。现在,苏弥射见损失惨重,攻城无望,于是便主动撤退,不想再继续和薄露消耗下去。
薄露睁大了眼睛,看着迅速被洪水淹没的碎叶城,脑袋里一片空白。多年的梦想,两代人的努力,十数载的苦心经营……眼看着阿悉吉就要重新崛起,可没想到,被这一场洪水彻底抹去。
不少人从睡梦中被惊醒,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片泽国之中……
鲁奴儿一把抓住呆如木鸡的薄露,飞奔下城楼。
杨守文再次深吸一口气,突然苦笑道:“过了今夜,不晓得会有多少人要流离失所呢。”
他很清楚碎叶城的缺点,那就是位于河谷低洼处。
“很好!”
那日,杨守文在碎叶河谷考校封常清。
薄露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洪水到来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召集人马,准备撤离。
它源出泰尔斯凯山与吉尔吉斯山,长1千公里,流域面积大6.25万平方公里。它上游谷深流急,入伊塞克湖盆地之后,河谷展宽,而后经楚河盆地消失于大漠之中。
“回禀杨君,刚得到了消息,苏弥射已经停止攻城,并下令后撤三十里。”
水势到此,会由湍急变得平缓,但每逢暴雨,就河水hetushu.com就会暴涨。原本平缓的河流,会因此而变得汹涌起来……
月光中,河水波粼荡漾,透着一丝静谧的气息。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缓下来。说实话,哪怕是当年在昌平面对静难军叛军的攻击,他也没有像此刻一样的紧张。在昌平时,天塌了还有他老爹顶着。可是现在……但是,他知道,他必须站在这里,才能够攻破碎叶城。
可是,水涨得很快,刚才才没到膝盖,可眨眼间便没过了腰胯。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问封常清,如何能够最快速度攻破碎叶城,封常清便想出了这条水淹碎叶的计策。
薄露嘶声高喊。
眼前这景象,不就是一片泽国吗?
“已经是戌时过一刻了。”
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杨守文抬头看去,就见吉达纵马而来,冲上了高地。他翻身下马,快步来到杨守文的身前,比划道:米娜说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行动。
他负刀而立,忍不住轻声吟唱。
“娑葛呢?”
几个密探立刻点燃了爆竹,而后弯弓向天空射去。
一旁的李客诧异看了杨守文一眼。
说完,她拉着缰绳就走。
此时的碎叶水,水流平缓。
一旦碎叶水决定,碎叶城必亡。
可是接触下来才发现,他和自己m.hetushu.com以往所见过的那些密使、特使并不一样,更像一个心怀慈悲,悲天悯人的高僧。可是这个高僧,为了能够攻破碎叶城,能想出如此毒辣的计策。他的真实面孔是什么样子?李客感觉到,有一丝的迷惑。
碎叶水,碎叶水……
杨守文站在高地上,眼看这奔腾咆哮的洪水在脚下涌动,原本紧张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平静许多。
原本以为,杨守文这个从洛阳来的密使,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杨君,自古以来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道理?这个时候,切不可有妇人之仁。
再说了,杨君此举虽然是碎叶城受到重创,但是于整个安西而言,必将是功德无量。”
这首《己亥岁》原本是唐代诗人曹松在亲眼目睹了安史之乱以后,江南残破景象时的有感而发。而此刻从杨守文的口中诵出,却又是那样的妥帖,丝毫没有违和。
这句在后世被传得已经烂大街的诗句,杨守文直至此刻,才算是真真正正感受到了。
现在,她要开闸了!
会不会功德无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过了今晚,会有许多人怨恨我吧。
……
可是,那喜悦并未持续多久,鲁奴儿便赶来了。
此时,洪水一边凶猛冲击着碎叶城墙,一边又顺着城中河道涌入碎叶城内。碎叶城的河道是一条人工河渠,完全hetushu.com无法承受住如此凶猛的洪水。河面上那些简陋的桥梁纷纷被冲垮,河水迅速漫过了河堤,向城中涌去。河道两边,散落许多住户。
月朗,星稀。
李客立刻答应,他等这一刻,已经许久了。杨守文才发出命令,他立刻向身后一摆手。
碎叶水的静谧,在一声轰隆巨响过后,消失无踪。
杨守文笑了!
蓄积在上游河谷中的洪水,冲开了简易的堤坝,朝着盆地方向狂涌而去。只是,河道有些狭窄,凶猛的洪水一泻千里,使得河道不堪重负。只片刻功夫,洪水便冲垮了河堤,朝着碎叶城方向狂奔而去。水浪翻滚,如同一条失去了控制的巨龙,狂暴的咆哮着,撞击在碎叶城西面那并不是非常坚固的城墙之上,一浪,接着一浪……
洪水已经顺着碎叶河谷蔓延开来,大有把整个河谷吞没的架势。
安西就是一块战图,碎叶河谷原本是一处宁静祥和之地,却因为某些人的野心,被扯进了这场本不该发生的战乱之中。
“不好,西城垮了,快走。”
杨守文站在碎叶河谷上游的一处高地上,鸟瞰脚下流淌的碎叶水。
“鲁奴儿,咱们怎么走?”
薄露这时候反应过来,大声喊道。
事实上,即便是城外,情况也不是很好。
杨守文沉吟一下,而后猛一咬牙,传令下去:“决堤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