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五十五章 阿史不来山口(一)

杨守文闻听,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
李客说完,便告辞退下。
杨守文可是见过娑葛,所以是真是假,一眼就能够辨认出来。
杨守文想了想,便沉声道:“既然如此,你只管去和乌质勒谈就是了。
“如此说来,我们可以和乌质勒谈一谈了?”
他看上去很狼狈,也很憔悴。
刚才我去那边看了一下,结果在俘虏之中发现了一个家伙,就是乌质勒之子娑葛。”
李客急匆匆赶往俱兰城,面见乌质勒。
李客微微一笑,道:“的确可以谈一谈,我相信乌质勒若知道了娑葛在杨君手中,也会很急切的想要和杨君畅谈。”
敬忠是汉语,从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苏弥射对大唐国的向往,想要为大唐国效忠。
乌质勒之子?
“你确定?”
这倒是一件麻烦的事情……说到底,他和乌质勒之间,还是要打上一场才成。
亦或者,我会派人与乌质勒联系,与他兵分两路,夹击碎叶城。”
“李君。”
不管李客和乌质勒最后谈成什么样子,对于碎和图书叶河谷而来,都会有一些好处……
不过,以我的估计,乌质勒也许会投鼠忌器,但是要他老老实实,恐怕不会容易。这里是安西,不是中原!这里的人不会有什么仁义礼智信,想要让乌质勒服帖,就必须展现出足够的力量。若不然,乌质勒恐怕不会轻易向杨君你低头。”
这样一想,大家都不禁感到轻松许多!
他显得很星峰,冲进帐篷里,便叫嚷起来。
坚持?
他的确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从小到大,他接受的教育就是听主人的话,为主人分忧。
杨守文笑道:“敬忠校尉,你抓到了谁?”
“正是。”
李客二话不说起身插手道:“杨君,不如就让我代杨君走一遭。
“师父是让你休息,但你要有主见,要学会坚持。别师父说什么你就听什么,这样子下去,师父会看清你。难道你不觉得,师父需要的不是应声虫,而是能够为他做事,帮他分担忧愁的人吗?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跟随是否,否则早晚会被丢弃。”
和图书我需要知道,乌质勒膝下有几个儿子,娑葛在其中,又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
敬忠连连点头,兴奋道:“那家伙虽然不肯承认,但是我又询问了其他的俘虏,可以确定,他就是娑葛。”
抓住了娑葛,意义重大。
杨守文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呵呵看向李客。
可如果有娑葛在手,乌质勒说不定会投鼠忌器。若如此的话,杨守文的压力也会减轻不少。
杨十六闻听,若有所思。
敬忠连忙跟上来,杨十六和封常清也想跟着,但是却被杨守文喝令二人,继续休息。
不过,他却主动和杨守文谈起了碎叶城所面临的局势。
不管乌质勒最后会如何决定,但只要有娑葛在手里,乌质勒就会有些顾虑。
李客想了想,便开口道:“乌质勒一共有十四个儿子。
娑葛看上去,全无那日在薄露寿宴上遇到时的意气风发。
丑奴说的不错,也许我真的应该多一些坚持才是……
其一便是前往俱兰城和乌质勒合兵一处,而后强攻阿史不来山口m•hetushu•com,进入碎叶河谷。
这是个很健壮的小伙子,相貌偏于汉人。
嗯,大概是这样一个意思吧!
杨十六心里很清楚,他遇到好人了!跟着杨守文,前途无量。可如果他跟不上杨守文的脚步,那么早晚会被淘汰。毕竟到了杨守文这个层次,需要的不是应声虫。
此前杨守文还在担心,会面对乌质勒和薄露的夹击。
没错,就是他!
杨守文随后又把苏弥射和塞黎尕找来,把情况与二人说明之后,也让两人松了口气。
所有的条件你可以自行决断,但底线就是,不可以让乌质勒和薄露对碎叶河谷形成夹击。”
“可是公子他……”
那就是比拳头大吗?
这家伙的脑袋,就好像是一台储存器,里面储存着无数资料和信息。
在确认了娑葛的身份之后,杨守文便直接唤来了李客。
“我会尽力。”
青年名叫鼠尼施敬忠,是苏弥射的次子。
这家伙已经成亲,但给人的感觉,却不是很成熟,有些莽撞。不过,他的身手很好,能挽两石http://m•hetushu.com弓,可以在马上左右开弓,并且枪术过人,骑术也非常厉害。
公子和以前的四公子不一样,他的层次更高,接触的人,遇到的事,都远非四公子所能相比。以前,他可以事事依从郭四,却不代表在杨守文的面前有用处。
想到这里,杨守文不禁深吸一口气。
虽然不太情愿,但两人也不敢违背杨守文的意志。
如果他能够借到兵,可能会有两个选择。”
碎叶城的善后工作还要继续,同时也要打探薄露的消息。
坚持主见吗?
你是师父的亲随,要跟着他才是。”
杨守文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内心里也随之变得轻松不少。
……
发髻散乱,身上沾满了泥浆,如同一个乞丐一样,缩在角落里,脸上流露恐惧之色。
入夜之后,封常清的精神已经恢复,但身体仍不是很好,所以躺在榻上休息。
不愧是能够在上官婉儿手下挂名的密探!
杨十六躺下来,看着帐篷顶,陷入了沉思。
杨守文说着,目光落在李客的身上。
“那么,我们需要有http://www•hetushu•com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乌质勒。”
不仅如此,由于娑葛和铁勒九姓之一的仆固家有血缘关系,所以在金微山也有些地位。”
……
“快带我去。”
封常清拉长了脸,对杨十六道:“十六哥,你这样可不行。
“嘿嘿,昨日进城,一直忙于善后,并未清点俘虏。
他顾虑多一分,碎叶河谷的压力就会减轻一分。
想到这里,杨十六在心里便有了决断。
最终,他和乌质勒会商议出什么结果不得而知,但杨守文等人,却不能就此轻松下来。
“薄露前往五弩失毕中借兵。
不过要说最宠爱的,还是这个娑葛。娑葛的母亲,是金微山都尉的妹妹,也是乌质勒和仆固一族之间的一个桥梁。娑葛的母亲死得早,也使得乌质勒对他更加宠爱。
说完之后,他又加了一句,“哪怕娑葛在杨君手中。”
“师父,如果我是薄露,我会有两个选择。
他闭上眼睛,沉吟许久道:“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抓到了娑葛,最多让乌质勒投鼠忌器一遭。对吗?”
杨守文没有去见他,而是远远的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