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五十九章 阿史不来山口(五)

而明秀虽然是孤军奋战,却丝毫不落下风。
明秀则沉吟片刻后道:“既然如此,我倒是觉得,不妨可以放走娑葛,也算是交好乌质勒,展现出我们的诚意。不过,我觉得我们也不能没有防范……胡人重利而轻信诺,万一他们接走了娑葛之后突然改变主意,到时我们恐怕会有危险。”
杨守文和吉达说过明秀的出身,江左豪门,世家子弟。
而吉达呢,标准的草根出身,而且是个胡人,从小就在社会的底层长大……
杨守文眼睛一眯,看着李客问道。
米娜用力点点头,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米娜,当然坚定的站在了吉达身边。
言下之意,便是不太放心乌质勒。
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当见面的一刹那,似乎都不约而同的蹙起了眉头。
李客想了想,沉声道:“倒是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乌质勒那边似乎很轻松,我甚至感受不到,他们枕戈待发的意思。整个部落都显得很平静,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明秀懒散,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吉达则是固执,一旦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放下。
两个人从第一眼看到对方时,就不知为何生出一种别扭的感觉。
李客想了想道:“我以为,还是先等一等再说。”
同样的,明秀也在打量他!
明秀也懂得手语,hetushu.com见状眉头一蹙,反击道:我又不是说你,你干嘛那么激动?
李客道:“乌质勒的条件是,希望朝廷正式委任他为碎叶河谷的都护,把碎叶河谷交由他来掌控。同时,他还说希望朝廷能够给予他充足的粮草和辎重,以稳定碎叶河谷的局势。”
你特么当初走的时候,和家里说一声会死吗?
他沉吟片刻后道:“娑葛的死活,其实在我看来并不重要。
“乌质勒说,希望我们可以立刻放人,他保证不会与薄露合作。”
晚饭过后,苏弥射突然派人前来通报。
杨守文突然开口,却让大帐中的人,都吃了一惊。
那是你自己以为,我就事论事,你自己太敏感。
那口大刀倒插在地上,他脸色铁青。
结果被人设计,被人埋伏……害得他陪着杨守文不远万里从洛阳来到西域,更被卷入这一场叛乱之中。
杨守文说着话,抬脚就踹翻了身前的长案。
“李君快坐下,乌质勒怎么说?”
李君说的虽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咱们最好还是表现出我们的气度。乌质勒野心勃勃,想要掌控碎叶河谷。如果他真要动手,就算娑葛在我们手中,他也不会在意。我思忖良久,娑葛虽说是他最宠爱的儿子,可是为了野心,他未必不www.hetushu•com会牺牲娑葛……别忘了,他有十几个儿子,就算少了娑葛,又有何妨?”
吉达摇摇头:第一次见,没有仇怨。
“薄露行踪尚不明朗,如果现在放了娑葛,到时候乌质勒反悔,也不是不可能。”
李客冷静了一下,沉声道:“乌质勒说,薄露已经从都播与饿支两部借来五千兵马,很快就会发动攻击。他说,按道理他应该帮助我们,可是他此前毕竟和薄露有过盟约。这次他不出兵配合,已经是违反了约定,所以也不会帮助我们。”
杨守文闻听一怔,连忙前往中军大帐里,就见李客一身风尘仆仆,正坐在大帐里喝水。
米娜道:可我为什么觉得他对你有些不太友善,而你对他,似乎也不是很感兴趣。
吉达低下了头,明秀则不做声。
李客见到杨守文后,忙起身见礼。
“放人!”杨守文想了想道:“告诉乌质勒,我现在就可以放人!”
“你们两个,加起来也都四十多了,居然不晓得什么是轻重缓急。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还这么胡闹。趁现在,咱们打过一场,省的以后再争执。”
可你刚才的话,把我也包含进去了!
不过在晚饭时,两个人却显出了泾渭分明的姿态。杨守文坐在中间,吉达坐在他的一侧,身边是米娜和盖嘉运;http://m.hetushu.com而明秀则坐在杨守文的另一边,身旁则是来曜和封常清。
苏弥射大喜,笑道:“这乌质勒倒是个有眼色的人。”
两个人都是无声的比划手势,令大帐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格外紧张。
米娜比划着手势,奇怪的看着吉达问道。
这也就是说,他不参与决策,只听从命令。
他从杨存忠手中接过了那口斩马刀,气冲冲往外走。走到大帐门口,他停下脚步道:“你们两个给我出来,我陪你们打……直娘贼若是不见个分晓,就不算完。”
来曜笑道:“末将此来,奉田都护之吩咐,命末将听从杨君调遣。”
如此情况下,他有怎可能对吉达有好感?
我现在正为军务而烦恼,你们两个能不能正经一点?想打架是吗?好,我陪你们!
大兄,四郎,你们要是看对方不顺眼,就给我出去打一架再回来议事……我这里正在商议军情!”杨守文的声音,突然间提高许多,更随之站起来,一脸怒色。
难道你们汉人全都是重信诺的人吗?
“你们怎么看?”
不管是明秀还是吉达,都是不止一次听过对方的名字。
“哦?”
“乌质勒表示只要咱们把娑葛放回去,他便不会再插手碎叶河谷的事情。”
杨守文点点头,向明秀和来曜看去。
吉达和明秀见状,也都停止了争吵。http://www•hetushu.com二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半晌后,两人退回原处,复又坐下。
他比划着手势,怒视明秀。
这两个条件,听上去似乎并不过分。
在明秀看来,杨守文这次被卷入麻烦之中,完全是吉达我行我素的缘故。
盖嘉运见到吉达,自然是很高兴,拉着吉达手舞足蹈说着话,言语中颇有责怪之意。
加之看到杨守文是真的怒了,吉达和明秀自然不敢再继续闹下去。
可是他也知道,这两个人其实骨子里是一样的骄傲,除非是他们自己主动和解,否则谁也不会让步。也罢,只要他们不打起来,一切都不是问题,随他们去吧。
“杨君,李客回来了!”
“那杨君的意思是……”
吉达道:有吗?
“好了,李君接着说,那乌质勒有没有说,让咱们什么时候放人?”
苏弥射很开怀,但不知为什么,杨守文却并不是很放心。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返回作为,把大刀放在身边,而后恶狠狠瞪了两人一眼……
只听哐当一声响,那沉甸甸的长案,被他一脚踹出去几米远。
至于来曜,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而李客则目瞪口呆,不明白这两人为何争执。
看着两人互不理睬,杨守文不禁头疼了。
看得出来,杨守文是真的火了。
吉达倒是没有在意,笑着和盖嘉运寒暄两句后,http://m.hetushu•com目光便落在了明秀的身上。
苏弥射等人看着两个好像斗鸡似地人比划手势不停,感觉有些发懵,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从两人的态度上,他可以看出,这两位似乎动了真火,谁也不肯相让。
“有没有别的条件?”
也难怪,吉达这次失踪,着实让人担心。
“杨君,幸不辱命!”
“李君,你在俱兰城,可有看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所以,只寒暄了一句,便不再理睬对方……
傍晚,吉达和米娜巡视完毕,返回营地。
“你们一个是我结义兄长,一个是我的挚友,闹腾什么?
吉达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那就算是有仇吧……其实,就是看不惯他,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喜欢他!嗯,就是不喜欢他,可能是因为出身的缘故吧。
好在,因为杨守文的关系,两个人并未当场翻脸。
你和那个人有仇?
哥奴,取我刀来。”
……
“你们干脆出去打一架吧。”
倒不是说他二人怕了,而是觉得有些理亏。
杨守文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觉得呢?”
没想到明秀这一句话,却激怒了吉达,长身而起。
“不打了吗?我他妈的想打。
两个性格鲜明,但出身又完全不同的人,想要和睦相处自然不一样。这无关仇怨,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吉达不喜欢明秀,同样的,明秀也不太喜欢吉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