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六十四章 陌刀雄风

久闻陌刀无敌,今日一见,方知这陌刀雄风……
话音未落,铁蹄声便淹没了杨守文的声音。
他们的长刀,比不得陌刀的长度,所以当他们还无法劈砍的时候,陌刀扫来,血肉横飞。
当六队轮转结束之后,再次出现在谷口处的陌刀军依旧是一队陌刀军。
听到杨守文询问,他立刻回答道:“元英,吉力元英,是乌质勒的长子,号称狂牛,有万夫不挡之勇,也是乌质勒手下第一猛将。”
眼见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来曜的喊声再次响起,“陌刀军,锐阵出击……”
“一队二队,锐阵迎击。”
李客连忙手搭凉棚看去,就见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突骑施叛军,已经抵达峡谷对面。
伴随着来曜的命令,六花阵随之变幻阵型。原本呈锥形阵列队的陌刀兵同时向前突进,分为四排,一边向前走,一边投掷投枪。一轮投枪过后,他们不用任何命令,同时呐喊,举盾侧立,身形一矮,似乎是准备用肉身去迎接对方冲击。
但如果他加入其中,就一定会造成陌刀军阵型的混乱,到时候陌刀军的战斗力必然减弱。
只是后来被舍利突骑施击败后,才不得不退出夷播海,来到俱兰城……没想到,乌质勒会派出黑狼军。”
狼嚎声此起彼伏,一队黑狼军跃马而出,便冲进了峡谷。
他并不清楚李客的身份,只知道这位‘李君’,是旁边‘杨君’的手下。杨君虽然是僧人,但据说是朝廷派来的密使。怪不得能成为特使,连手下都能如此厉害。
现在陌刀军六出花阵运转正常,你若是冒然加入,说不定会搅乱他们的阵型……我们且观战,相信这一次会有我们战斗的机会,你也不要着急,看看再说吧。”
哪怕是杨守文不懂军阵,也看出了情况不妙。
“嗷~~”
杨守文站在高处观战,虽然他也曾经历过疆场,可是面对如此凶狠的短兵相接的场面,他也不禁是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三百米长的峡谷中,横七竖八倒着数十和*图*书具尸体,无主的战马在峡谷中徘徊,有的退出峡谷,有的则从峡谷另一端出去,而后被陌刀军收拢起来……
杨守文和吉达李客二人登上高处,向峡谷外的平原眺望。只见一马平川的平原尽头,烟尘滚荡,接天蔽日。只看那架势,少说也有数千人之多。铁骑奔驰在平原之中,蹄声回荡苍穹,隆隆作响……
经过这么一次大轮盘式的转动,杨守文惊奇的发现,陌刀军的阵型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整齐如一。
果然,伴随着黑狼军的进攻,来曜也立刻变了脸色。
几乎没行进一步,就有黑狼军跌落马下,倒在血泊之中。
李客,从眼前的屠杀中惊醒过来,对陌刀军的更是赞不绝口。
于是,那目光便越过峡谷,向远处的突骑施铁骑看去。
“三队四队,长兵投掷,五队六队跟上。”
生活在安西的人,大都听说过。可惜杨守文并不清楚黑狼军此前的惊艳战果,所以在听完了那青年的话语后,只点了点头,没有评价。因为,他相信来曜的陌刀军!
“黑狼军是乌质勒手下精锐,战斗力极强。
这两队冲在最前面的陌刀军,轮流出击,好像一道血肉长城,使得黑狼军无法前进。
这些陌刀兵显然是经过严格的操练,起身的一刹那,虽身披铁甲,却悄无半点声息。
六花出处,战无不胜。
而在他们身后的陌刀军则紧随而至,踏步上前齐声呐喊,陌刀再出,血肉飞溅。
杨守文诧异向他看去,只是这一次李客没有觉察到,反而是跟随在李客身边的一个青年看到了。
“方阵冲锋?”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他向前两步,目光穿过了峡谷看去,那张黝黑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狰狞之色。
一队陌刀军横刀出击之后,大刀劈中目标,借力向后退去。
六花阵,共三百人。
“大兄莫急,看这情况,这场战斗恐怕会很艰苦。
他伸手拉扯了一下杨守文的衣袖,那意思是说:让我上,让我上,我要和http://www.hetushu.com他们交手。
有的骑士被当场击杀,有的黑狼军则失去了战马,从马上落下之后,爬起来却被投枪所杀。惨叫声此起彼伏,与山谷外的狼嚎声相互辉映,令气氛变得极为古怪。
六花阵,顾名思义,由六队人马组成。
身为一个能够在小鸾台挂名的密探,李客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又如何能够立足安西?
一队陌刀军立刻侧行,让出了空位。
想当年李靖凭借六出花阵横行安西,又岂是黑狼军可比?
来曜的陌刀军,恐怕不逊色于当年李靖的大军。又有六花阵相助,更有地利之便,想来是问题不大。只是,黑狼军人数不少,当在两千左右。不晓得陌刀军能否顶住?
箭矢呼啸而至,却被盾牌所阻挡……黑狼军在短短三百米的距离中,却连续三轮放箭。眼见着距离谷口只剩下五十米左右,他们收起弓箭,而后拔出了长刀。
而身后二队陌刀军则立刻补上,振臂投枪……他们投枪结束之后,也不去看战果如何,便马上离开位置。三队陌刀军补位,投枪,撤离;而后四队陌刀军、五队陌刀军……
这些日子,他不断向塞黎尕等人请教,对于一些战场上的应变之法,也颇有长进。
二百支投枪呼啸掠空,烟尘中,人喊马嘶声此起彼伏。这一次,陌刀军主动进攻,使得黑狼军死伤更加严重。可是,数十名黑狼军倒在血泊中,却未能使身后的黑狼军有任何的畏惧,继续悍不畏死的冲上来,更将手中长刀高高的举起。
“黑狼军?”
就在他们放箭的同时,来曜高声喝道:“起盾。”
李客诧异问道。
他年龄看上去不是很大,却已经凭借战功,从一个小卒成为队长,是来曜的亲随。
“陌刀一队,五步夺命枪。”
峡谷另一端,来曜面色沉冷,眼看着黑狼军发起了冲锋,却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突骑施叛军在抵达谷口外约百米时,便停了下来。
不过,那辛队长对李客只有称赞。
与此同时hetushu•com,在他们身后的四队陌刀军也连连掷出了投枪。
在夷播海,有‘黑狼过处,寸草不生’的说法。
“辛队长,这乌质勒的信息,都在我这里。”
这世上能够把他按住的人,也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姐姐斡哥岱,另一个便是杨守文。
他看了看杨守文,沉默片刻后点头答应。
来曜毫不慌乱,厉声喝令。
“李君居然知道的如此清楚?”
吉达性情孤傲,少有人能够劝说他。
杨守文身旁的青年,忍不住好奇问道。
他忍不住大喊一声:“来校尉,杀得好!”
吉达的战斗力,比之那些陌刀军的军卒要强悍。
杨守文则抿着嘴,负手而立。
黑狼军在想冲锋,便需要踏过这些尸体才能靠近陌刀军。来曜用投枪投掷,为陌刀军立下了一道屏障,迫使黑狼军无法发动冲锋。从这一点来看,来曜才干不俗。
“看到没有,来校尉之所以能兵不刃血的击退黑狼军,并非是黑狼军战斗力不足。而是这峡谷的宽度太窄,无法发挥黑狼军的战斗力。黑狼军以骑兵冲锋为主,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被来校尉指挥击杀数十人后,使得空间变得更加狭窄。
之前乌质勒能够横行夷播海,黑狼军从来都是前锋军。
三百陌刀军身形一矮,齐刷刷举起了盾牌。
在经过了片刻的休整后,黑狼军也开始了行动。这一次,他们没有再使用弓箭,而是清一色长刀在手,然后呼喊着便冲入了峡谷。两队骑军并行,尽最大可能发挥兵力的优势。他们从进入峡谷后,便全速冲锋,铁蹄隆隆,卷起满天烟尘。
接下来,看吉力元英会如何应对。”
“来了!”
别的不说,恐怕来曜就不会赞同。
而站在他身后的吉达,则眼睛一亮,看着那一队队陌刀军,脸上露出一种向往之色。
此前,他对陌刀军或许不屑一顾,可是现在看到陌刀军的军容,顿时生出了想要挑战的想法。不过,他也知道,杨守文不会同意,而陌刀军更不会与之交手。
晨光中,和_图_书这些突骑施叛军清一色高头大马,身披重甲,脸上还蒙着一副黑漆漆的狼头面具。
若是换一个战场,亦或者身边换一支人马,杨守文倒是不介意吉达前去参战。可是陌刀军……只从那六出花阵和整齐如一的动作便能看出,这支人马有着独特的战斗方式。每一个人,都是六出花中的一个零件,所以才能够运转正常。
杨守文举目看去,就见黑狼军中军大旗晃动。
不过以黑狼军目前的状况,绝不会善罢甘休。
从黑狼军冲锋,到黑狼军停止,不过半柱香的时间。
“他在干什么?”
此时,黑狼军距离陌刀军甚至不足十米,一排投枪飞来,冲在最前面的黑狼军士兵虽身披铁甲,却被那投枪贯穿,惨叫着载落马下。不过,身后的黑狼军却没有就此停止,越过了前方黑狼军士兵的尸体,继续发起冲锋。看那架势,这些突骑施人是想要一鼓作气,凿穿峡谷……
杨守文突然开口询问。
收了一个未来的名将做学生,做为老师,杨守文的压力很大。
原本已经列队准备冲锋的黑狼军,立刻停止了冲锋,并且在呜咽的长号声中,缓缓退去。
不过,吉达并没有观战,而是走到一旁坐下,把大枪横在身前,而后闭上了眼睛。
就在杨守文沉思的时候,黑狼军中发出了一连串如同狼嚎般的喊叫声。
那整齐如一的动作,只让观战的杨守文在心中暗自喝彩。
李客轻声道。
“六花转,夺命枪。”
这,真真才是大唐铁军……
他厉声呼喝,只见原本整齐坐在地上的陌刀兵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
不过,未等他们呐喊声落下,两队陌刀兵便跟上前,振臂投掷短枪。
黑狼军在冲锋的刹那,取出弓矢,在马背上便挽弓射箭。骑射,对于这些在草原上长大,靠游牧为生的黑狼军而言,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没有半点生涩。
他们平日出动,都是一人双马,披铁甲,戴狼头面具,悍不畏死,极为凶悍。
吉达蓦地睁开眼,但旋即又闭上眼睛。
来曜,www.hetushu.com胜了第一阵。
来曜嘴角一挑,厉声喝道。
数百支投枪呼啸飞出,只杀得黑狼军人仰马翻。
“这黑狼军的主将是谁?”
阿史不来山在黎明时格外寂静,静的让人心里有些发冷。
峡谷中倒着是十几匹马,以及几十具尸体。
“哦?”
剩下不足两队人马,便有辛忠志统帅。
若我是吉力元英,又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若我是吉力元英,该怎么突破陌刀军?
峡谷宽约十米,入口有些窄,大约八米左右。
杨守文轻声道:“这吉力元英倒也不是个莽撞之辈。”
李客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眼角更抽搐了几下。
就见那陌刀军突然间向前推进,五步之后,拔出投枪,振臂掷出。
杨守文尝试着让自己进行换位思考,与此同时,更目光灼灼向峡谷外看去。
快到卯时了,天已经蒙蒙亮。
冲在最前面的黑狼军,因为尸体的缘故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辛忠志脸色微微一变,轻声道:“麻烦了。”
而峡谷中,却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陌刀军,列阵!”
李客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而后笑着回答。
杨守文笑了笑,轻声道:“不用管他……来了!”
只要六花阵出现一点破绽,亦或者轮转不及时,就会被方阵冲击……吉力元英这是要用人海战术啊。
对自家这个结义兄长的脾气,杨守文非常清楚。
那声音中透着一丝癫狂,两队陌刀军,一手持盾向前踏出一步,同时口中齐声呐喊,手中陌刀借踏步之力,呼的一下横扫而出。那陌刀份量奇大,又奇长……数十口陌刀横扫,只见一片刀光掠过,刹那间血光崩现,惨叫声此起彼伏。
来安西一载,吉达当然听说过陌刀军的威名。
三百米的距离,说远不远。
这辛队长,名叫辛忠志,一口金城口音。
峡谷一端,来曜也站起身来。
说时迟,那时快。
吉力元英这种方阵冲锋,就是要尽最大的限度发挥人数上的优势。
耳边回荡着陌刀军一声声的呐喊,身体中更涌出一种莫名的冲动,恨不得投身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