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六十六章 危机到来

田都护既然命你听我差遣,那我就是主将。
传我命令,天黑之后继续攻击阿史不来山口。
“什么?”
一队队叛军从阵中鱼贯而出,手持大盾,向峡谷逼近。
吉达蓦地睁开眼,长身而起。
就见他身体猛然长起,踏步向前,手中的陌刀借由那踏步之势,呼的一下子扬起。刀光一闪,只听蓬的一声巨响。沉甸甸的陌刀劈在了叛军手中的盾牌上。那巨大的力量,直接把盾牌劈碎,陌刀顺势劈斩,冲在最前面的叛军顿时被斩为两段。
杨守文心头沉重,突然道:“大兄,咱们准备参战。”
……
杨守文则微微笑道:“来校尉,你要保重。”
“李君,你怎么看?”
“杨君,哪里不对劲?”
末将愿留守此处,与那叛军决一死战。”
说穿了,来曜是让他跑!
山口外,叛军战鼓声骤然急促起来。
他又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杨守文几眼,突然间躬身插手,大声道:“末将定会死战,以保碎叶城周全。”
我从未想过要和唐国交锋,只是想借此机会,为我们争取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一个小小的俱兰城,不足以让我们在安西立足。唯有占居碎叶河谷,才可以使我们壮大。这次薄露密谋联合吐蕃与突厥,也给了我们机会……只要我们占领了碎叶河谷,便有资格与唐国皇帝谈判。相信,那唐国皇帝也需要我们的帮助。”
他转过身,凝视来曜道:“来校尉,你也听到了……碎叶城那边我已经命人通报,想必早已准备妥当。现在,我们要尽可能的拖住叛军,为碎叶城争取准备的时间。
乌质勒的突然到来,令叛军士气大振。
这一次,叛军的攻势更猛,犹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阿史不来山口的陌刀军。
众将齐声喊喝,而乌质勒则招手,示意吉力元英过来。
“这个……”
他是邠州人,本可以在关内道谋求发展。可当时年少气盛的他,却投身行伍,来到安西,从一个小卒一步步走过来,成为一团校尉。西域风沙大,比之关中要艰苦许多。可是他还是留在了这里,所为的,便是要为大唐帝国守住这块土地。
“濛池?”
李客话音未落,杨守文便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这个时候,我若是退走,儿郎们心中又会如何想?
——咚!咚!咚!
在此之前,来曜对杨守文虽然尊重,但更多是源自于杨守文手中那一枚太子定命宝。
“刚才李君告诉我,他想起来这千泉山里有一www•hetushu.com条小径,可以绕过山口到我们的身后。我担心乌质勒会派人通过小径,夜袭我们身后……到时候我们会腹背受敌。”
鼓声,在阿史不来山口外响起。
太阳,逐渐落山。
一场惨烈的搏杀,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停止。
杨守文眯起眼睛,轻声说道。
但是杨守文却感到心里沉重,五百人对于乌质勒而言,算不得什么。但是二十多陌刀军对于杨守文而言,确是损失惨重。关键在于,陌刀军经过连番的搏杀后,已经露出了疲态。如果乌质勒持续攻击的话,来曜的陌刀军又能坚持多久?
他抬头向远处眺望,脸色却变得格外难看,颤声道:“快看,有火光!”
该死,我一定是忽略了什么……
“杨君,请随我来。”
而他身后的陌刀军也齐刷刷的动了,虽然人数与叛军颇为悬殊,可是在奔行间,气势丝毫不弱于叛军。
不管是来曜还是李客,此时也都露出了紧张之色……
“俟斤,真要和唐国人交战吗?”
杨守文的目光一凝,心里顿时沉了下来。
“李君,有点不对劲。”
“乌质勒!”
杨守文并未理睬来曜,而是看着李客问道。
一比二十五的战损,换做别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值得夸耀的战绩。
来曜披挂整齐,持刀列在阵前。
杨守文在高地上观战,很快就发现,这陌刀军在看似杂乱无章的阵型中,却保持着一种极为奇特的规律。他们并非和叛军死扛,而是边战边退,使得叛军渐渐乱了阵型。六个战队在狭窄的空间里不断移动,并且在移动中,将叛军割裂。
相反,叛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短短一百多米的距离,叛军至少折损两百多人。
“等我占居了碎叶河谷,就联合唐国人,消灭阿悉吉。
李客毕竟是地头蛇,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介绍那小径的情况。
又看了杨守文一眼,来曜道:“杨君,你多保重!”
身后的陌刀军,齐刷刷做出相同的动作,二百多名陌刀军,却展现出了一种即便是千军万马,也无法撼动的雄浑气势。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无声中进行……没有口号,也没有任何声息。只有盔甲在行动中发出的轻响,更使得山口上空,笼罩一股肃杀之气。
阿史不来山谷外,乌质勒面色如常。
千泉山小径,又名千泉山蟒蛇路,据说在很久以前,山中曾出现过一条巨大的蟒蛇,肆虐山中,危害周围的行和_图_书人。后来一个从大唐国来的高僧经过此地,把那条蟒蛇镇压。蟒蛇随即变成了一条小路,成为连同碎叶河谷和濛池的通路……
辛忠志犹豫了一下,立刻点头答应。
到时候,我可以用阿悉吉的人头换来唐国皇帝的信任,所有的罪责就让阿悉吉来承担就是。
此时,屯兵在阿史不来山口外的叛军已经多达万人,也使得叛军的声势一下子变得壮大起来。
山谷外,燃起了数十堆熊熊篝火。
他们有精良的武器,有成熟的军事战略……虽然整个安西兵马总和不过两三万人,但是这两三万人,却足以让安西土地上数十万,乃至数百万的胡人不敢妄动。
可如果乌质勒是下定决心要帮助薄露的话,其麾下数万控弦之士,又岂是此时碎叶河谷的兵力可以对抗?
他大声道:“父亲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父亲的厚望。”
陌刀军看似是节节败退,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伤亡。
李客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谍报人员,却不代表他是一个优秀的谋士。虽然有的时候,他可以一语中的,但面对眼前的情况,李客就有些糊涂了。乌质勒此前一直保持着和大唐的默契,为何这一次突然要对大唐开战?没错,他麾下是有数万控弦之士,但李客并不认为,乌质勒有那个胆子,靠那数万人马与大唐作对。
“大兄,跟我走。”
身边的将领沉声道:“这应该就是当年李药师所创的六花阵,只要咱们能学会这种阵法,一定可以雄霸濛池。”
此前,黑狼军出现,杨守文并不在意。
陌刀军随后冲上前来,和叛军战在一处。
杨守文目送来曜离去,轻轻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心里有些发慌……乌质勒用人命来填充山口,感觉不太正常。”
来曜声色俱厉,辛忠志心里一紧,忙躬身应命。
但杨守文却听出了来曜的意思。什么组织兵力!碎叶城有多少兵力,难道他来曜不清楚吗?八百黄胡子,战斗力或许不差,但是要面对倾巢而出的乌质勒铁骑,又怎可能抵御?
“乌质勒!”
“鹤翼,曲阵出击。”
李客显得有些尴尬,在沉默良久之后,才轻声道:“乌质勒虽然出现,但我依旧认为,他不敢和朝廷开战。”
陌刀军快要退到谷口的时候,来曜突然厉声吼叫。
“不过一块荒地而已,我所求的,是碎叶河谷。”
这是他们的俟斤,是他们的领袖。
说完,他对辛忠志道:“辛十三郎,从现在开始,你必和图书须跟随杨君左右,保护杨君周全。记住,你必须要听从杨君差遣,若杨君有半点闪失,你便提头来见我。”
不过,在来曜的指挥下,陌刀军的死伤虽然不断增加,却仍旧牢牢守在峡谷之中。毕竟,叛军人数虽多,但是在这条并不算太长的峡谷里,很难发挥出兵力的优势。在杨守文和李客看来,叛军分明是在用人海战术,来消耗陌刀军的力量。
在乌质勒的言语刺激下,叛军经过了休整之后,重又恢复了精气神,一个个好像嗜血的狼崽子一样,围着篝火嗷嗷的嚎叫起来。更有祭祀送来了烈酒,让每一个准备出战的叛军士卒饮下。而后,在隆隆战鼓声中,叛军再次发动了攻势。
如今,主将毫无惧色,也使得他们慢慢平静下来。
“俟斤,都看清楚了。”
“—乌质勒!”
乌质勒的到来,不仅仅是让叛军精神振奋,更重要的是,他还带来了数千兵马。
“乌质勒倒是有些手段,以步军攻击,确是明智之举。”
其实,早在隋朝时,越国公杨素以步骑混合的战术横扫塞外,胡人便已经留意到了这种战术。他们开始重视步军的作用,但是在具体的战术使用上,却比不得汉家儿郎成熟。
想到这里,杨守文不禁向身后众人看了一眼。
这些叛军的步卒,持盾而行,等于废掉了陌刀军的元戎弩。
就这样,一行人在李客的带领下,进入千泉山。
那一声声呼喊响彻寰宇,即便是列阵在峡谷另一端的陌刀军,也感到心惊肉跳。
可现在,乌质勒来了!
进攻失败,他似乎并不在意,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甚至流露出一种兴奋之色。
来曜率先冲到峡谷中间,和叛军碰撞一处。
乌质勒在阵前走马徘徊,所过之处,欢声雷动。
乌质勒,哪儿来的胆子?
“陌刀,无敌!”
两百多人的陌刀军,竟压着千余叛军追杀!
“我等,明白。”
而现在,他开始觉得,杨守文和他是一种人。
……
李客在苦思冥想,但乌质勒却再次向阿史不来山口发动了攻势。
不过,李客并未恼怒,反而露出了懊悔之色,心里自责不已:我怎地忘了这件事?
数以百计千计的叛军,发出一声声如狼嚎般的吼叫,脚下骤然加速,向山口扑来。
杨守文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笑容。
“留下三十人,给来校尉补充人手,你和剩下的人随我前去。”
来曜虎目圆睁,发出一声怒吼。
他不敢怠慢,叫上了三十个陌刀兵,便跟在杨守文和图书的身后。
喊杀声,在峡谷上空回荡不息。
只是相比之下,骑军的攻击力更强,所以才会留给世人一种胡人只有骑军的印象。
鲜血喷溅而出,泼洒在来曜的铁甲上。
来曜看杨守文的目光,似乎有了一些不易觉察的变化。
李客听罢,微微一怔,旋即轻轻点头。
既然你有信心抵御叛军,那我便陪你在这里死战……咱们能够多坚持一个时辰,那碎叶城方面就能多一个时辰的准备。好了,我意已决,你休要再啰嗦了。”
看着吉达那兴奋的模样,杨守文无奈的苦笑。对于吉达而言,只要有战斗便满足了!至于战斗的结果,他从不会放在心上……搏杀,对他而言就是一场磨练。
犹如一尊亘古以来便矗立在山口的石像,来曜一动不动。那沉冷的气势,令陌刀军才出现的波动马上就平复下来。他们跟随来曜征战数载,对来曜极为信任。
乌质勒摇摇头,沉声道:“唐国强大,非我们一部可敌。
他咧嘴笑了,比划手势道: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片刻后,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知道。”
说话间,乌质勒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
“那你是否知道,那小径在什么地方?”
“杨君,前面就是蟒蛇路。”
这也让来曜眸光凝重,眼见叛军进入峡谷,他突然向前迈出一步,陌刀斜置身后,刀尖朝下。手中的圆盾,护住身体要害,侧身而立。他两腿微微弯曲,身体前倾。
来曜开口,话语依旧是显得那么桀骜,令人有点不太舒服。
他的身体,呼的一下子弹起,迎着叛军冲去。
吉力元英的脸,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
辛忠志忙上前道:“杨君,你这是要去哪里?”
乌质勒以步军冲击,也使得来曜心里一紧。
杨守文说完,便推了李客一把,把李客推得一个踉跄。
“我记忆中,这千泉山似乎有一条羊肠小径,可以绕过峡谷,抵达我们的背后……乌质勒既然处心积虑要谋取碎叶河谷,那他一定打听过地形,说不定……”
乌质勒显然对陌刀军的战斗力准备不足,眼见手下叛军折损甚巨,甚至被赶出峡谷之后,也连忙鸣金收兵。这一场战斗,陌刀军折损二十多人,但是叛军却付出了近五百人的代价。
“可既然不敢开战,他又为何要来?”
众人奔行有半个时辰,李客突然停下了脚步。
乌质勒!
“立刻带我前去。”
“杨君,请立刻返回碎叶城,组织兵力抵御叛军。
http://m.hetushu.com李客道:“十六这时候应该已经抵达碎叶城,想必碎叶城那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啊?”
阳光照射,鲜红的血,乌黑的铁甲,红与黑混在一起,散发出一种妖异的光泽……
在世人眼中,胡人的战法很单调,似乎只会用骑军发动攻击。甚至在后世人的观念里,胡人就是一群骑在马上,精于骑射的群体……可事实上,经过五胡乱华数百年的动荡,胡人已经学会了很多汉人的战术。他们并不只有骑军,更有步军相助。
“杀!”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哪怕明知道这次的结果是什么,可辛忠志也不愿意腹背受敌。如果叛军真的走小径过来,那他们可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杨守文心中不由得感到惊骇,原以为他已经了解了陌刀军的厉害,可现在看来……
他退出峡谷,来到高地之上,就见吉达仍端坐哪里,如同老僧入定。
那也许是乌质勒的一次试探,看上去很凶猛,可实际上还算不得危险。
乌质勒现身阿史不来,是否代表着他已准备和大唐帝国为敌?如果是这样,那碎叶河谷可就真的是危险了……
“看清楚了没有?”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乌质勒笑了。
此前,黑狼军猛攻阿史不来山口无果,再加上娑葛的肆意妄为,令士气有些低落。
——咚,咚,咚!
……
他可以感受到身后士卒们的士气波动,却一直没有做任何动作。
陌刀军旋即变阵,两翼突然向中间穿插合围,而来曜更如一支离弦利箭,率领一队陌刀军呼的一下子从后方冲出,直插叛军的心脏。如同一把开山利斧,把冲进峡谷的叛军劈成了两半。随即两翼的陌刀军来回穿插,更有三队陌刀军向前突击。
他们善战,却毕竟是血肉之躯!
“李君,十六已经走了多久?”
杨守文朝吉达一招手,拉着李客就要走。
“杨君,我知道了。”
杨守文蹙起了眉头,在高地上观战。
他在吉力元英耳边低语几句,而后拍着吉力元英的肩膀,大声道:“吉力元英,我的好儿子。我知道,你是我膝下最勇猛的儿子!这一次我们能否成功,就在你身上。”
我不相信,凭我这么多的兵马,还无法攻破一个小小的山口。我要在明日天亮之前,进入碎叶河谷。所以,不管多大的损失,我都可以接受,你们明不明白?”
他扭头看了一眼吉力元英,又看了看身边众将……
要知道,大唐锐士在这个时代,堪称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