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六十七章 援兵

不过,大多数人依旧住在城外的营地之中……其实,他们大可以搬进城里,重建家园。可是由于碎叶河谷仍处于危险之中,碎叶城随时可能会爆发一场大战,人们担心住进城里,会遇到危险。相反,他们住在城外,一旦有危险的迹象,就可以迅速逃离。向北是羯丹山,向东有昆陵山古道,可以有许多逃生的选择。
“时机时机,你口口声声时机,那什么才算是时机到来?”
中军大帐之中,米娜正看着明秀,一脸的愤怒之色。
米娜又指向了封常清。
哥舒道元哪里敢多嘴,随着明秀率部离去,他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森冷的肃杀之气。
哥舒道元已经认出了明秀,心中同样感到震惊。
那数百胡人奸细,一个个紧张万分。
米娜怒道:“我虽是女人,却不比你们逊色。
如今,官军的粮草不过一囷,估计再坚持个两天也就要耗尽。
原来,早在晌午的时候,明秀就接到了消息,北庭都护府已攻破了嗢鹿州阿悉吉人的防御,打通了昆陵山古道。其先锋人马,已经抵达裴罗将军城……明秀在得知消息后,立刻做出了决定。他让杨十六持太子定命宝前去通报,命庭州游击将军高舍鸡率部驰援巴什岭,同时又让哥舒道元所部秘密在大营外埋伏……
他话音刚落,就听得后营四周突然鼓声大作。
明秀把玩手中的定命宝,冷声道:“行伍之事,何时容得你一个女人在这里指手画脚?”
胡人和-图-书头领厉声喝道:“你们这些唐国人休要猖狂,我家俟斤已经发兵而来,到时候踏破碎叶河谷,你们谁都别想活命。”
“合河戍守捉使哥舒道元在此,尔等还不投降。”
“今晚,大营必有危险。”
内患不除,碎叶不靖。
米娜感觉心中怒火中烧,她哼了一声,转身便大步走出中军大帐。
但是,杨守文离开的时候,曾吩咐过要听从明秀差遣,也使得敬忠没有去多问。
事实上,碎叶城的存粮已经不多了!
只见敬忠快步进来,一脸慌张之色道:“明君,大事不好了……刚才米娜召集了黄胡子离开营地,前往阿史不来山口。”
为首一员大将,胯下马,掌中一杆大枪,杀气腾腾。
一伙胡人商量妥当之后,便立刻展开了行动。
“大胆!”
怎么样,是不是可以行动了?那个明和尚正在中军吃酒,营中的守卫也非常松懈。只要咱们出击,可以轻松杀了那个和尚,占居大营。”
这也说明,召机长老的身份恐怕更加可怖。
原以为,明秀会流露紧张之色。
此前保大军带来的粮草,再加上后来陌刀军送来的粮草已经消耗了一大半。哪怕是苏弥射此前精打细算,可是碎叶城数万人口的消耗,足矣让存粮显得捉襟见肘。
明秀同样担心阿史不来山口,更担心杨守文在那里发生意外。黄胡子前去阿史不来山口,至少可以给杨守文一定程度上的支援。激走和*图*书了米娜,大营内兵力空虚。那些隐藏在碎叶城的奸细又怎可能坐得住,到时候会自动跳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黄胡子走了!”
紧跟着,夜色中,从四面八方杀出无数唐军兵马,将这数百胡人,团团围在中央。
而米娜也毫不畏惧迎着他的目光,丝毫没有退让之意。
“不如此,又怎能让那些城中细作相信。”
没想到,素来胆大的封常清,却露出了懦懦之色。
明秀目光冷漠,扫了一眼那些胡人,嘴角微微一翘,轻声道:“冥顽不化,留着也是浪费粮食,杀了便是。”
“明君,为什么不让我去支援杨君?”
所以明秀对此也没有太过关注,甚至没有派人去看守。那些个胡人看到粮垛,顿时兴奋起来。他们跑上前去,向粮垛上泼浇火油,而后几个胡人手持火把,便扔在了粮垛之上。
待会儿我在前面带路,你们跟紧了,随我前往后营烧粮。”
……
“时机还不成熟。”
“谨遵明君差遣。”
而地处高地之上的军营里,此刻是灯火通明。
明秀嘴角微微一撇,便转身坐下来。
“为什么?”
如今,营中兵马不过三百,而且大多是伤兵,难以作战。
那哥舒道元赫然正是此前杨守文在玉门关前遇到的守捉使。此刻,他却一改此前懒散的模样,虽然依旧是披发结辫,头戴金环,可是却展现出了全然不同的气势。
远远看去,大营中并无人值守,只是偶尔可以看到和*图*书人影在营中闪动。
哥舒道元在马上欠身道:“明君,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半晌后,他抬起头,凝视米娜。
“青之把碎叶城交给我,我没有必要与你一个蛮婆子说明。”
米娜瞪着明秀,而明秀则凝视米娜。
那火光照映一干胡人的脸上,使得他们看上去格外狰狞。不过,为首的胡人在兴奋了片刻后,突然回身向大营看去。他心里一动,脸色大变,高声喊道:“不好,中计了!”
胡人的头领冷笑一声道:“杀了明和尚又有什么用处?
随着夜色越来越浓,碎叶城大营一派寂静。
封常清和杨十六相视一眼,杨十六犹豫一下道:“米娜公主,我恨不得立刻回去阿史不来山口,助我家阿郎杀敌。可是,在我来之前,阿郎曾吩咐我,听从明公子的吩咐。”
“当真?”
他们举目张望,片刻后就见一队军卒从营中出来,快速朝洼地走来,和洼地里的胡人汇合在一处。
他看了一眼封常清,又看了看杨十六,招手道:“十六,你立刻带丑奴离开大营。”
哪知明秀听完,微微一笑,沉声道:“走的好……传我命令,营中点起灯火,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
可是不管哥舒道元还是明秀,却好像视而不见。
“没错,我是不喜欢你们这些蛮夷!
可这么长的时间里,大营里却依旧是静悄悄,鸦雀无声,也使得胡人的头领心生不祥预兆。
明秀神色淡然,冷冷看着米娜。
一队队,和*图*书一排排的唐军从黑暗中冲出,一个个全都是剑拔弩张,严阵以待……
这明秀手持太子定命宝,显然身份不低。而当初那个在玉门关赋诗的召机长老,虽然还不清楚来历。可是北庭都护府大都护郭虔瓘却严令他,务必要救出对方。
片刻后,米娜突然扭头,对封常清和杨十六道:“你们呢,是不是也支持这个人?”
我曾率领黄胡子纵横安西,与人交战无数。我倒想知道,你一介贵公子,可曾上过战场?再说了,你们唐国的皇帝不也是女人吗?你又凭什么看不起女人。”
封常清正要开口辩驳,忽听大帐外传来脚步声。
明秀也怒了,起身来指着米娜道:“圣人受命于天,又岂是尔一蛮夷女子可以相比?”
正如那一队官军所言的一样,他们进入大营后,可谓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后营的存粮之处。
对于这些胡人的威胁,明秀和哥舒道元恍若未闻。
“情况如何?”
看着那些个胡人,哥舒道元举起大枪,厉声道:“放箭!”
位于碎叶城大营外的一处洼地里,聚集着数百胡人。
米娜指着明秀大声道:“说到底,你就是看不起我们,对不对?你也不愿意信任我们。”
在经过了数日的修复之后,残破的碎叶城已经恢复了雏形。
“没错,没错,他们的粮草都放在后营。
“你……”
“多亏了明君妙计安排,若不然如何能引出这些奸细。”
“什么才算是时机成熟?难道说,要等到杨君他们m.hetushu.com都战死在阿史不来山口吗?”
对于明秀的命令,敬忠不太理解。
“当真!”那军官低声道:“我亲耳听到那个波斯公主和那个什么明和尚发生了争吵,而且争吵的非常激烈。之后我就看到波斯公主从大帐离开,点起了黄胡子离开大营。
刹那间,粮垛一下子便燃烧起来。
碎叶水东岸,碎叶河谷。
于是,明秀故意按兵不动,并且将米娜激怒,让她带着黄胡子离开……
明秀,也策马从人群中走出,看着那些胡人,面色平静。
明秀沉默了!
而事实证明,一切都如同明秀所猜测的那样。
“你……”
说完,他看着哥舒道元道:“哥舒将军,你留一半兵马在这里驻守,我带一半人前往阿史不来山口。黄胡子一群乌合之众,我担心那个婆娘非但帮不到青之,反而会给他添乱。”
火势非常凶猛,火苗子扑簌簌窜的老高,火星四溅。
“那你呢?”
自五胡乱华以来,你们屠戮汉人,造下滔天孽债。我不喜欢你们这些蛮夷之人,更不相信你们这些蛮夷之人。但是今天,我告诉你,时机未到,所以不能出兵。”
营中尚有一些伤兵,按道理说粮垛着火,至少应该有人前来查看。
“哥舒将军,辛苦了!”
烧了他们的粮草,到时候整个碎叶城不战自乱,就算明和尚有天大本事也无力回天。”
“哈,说实话了吧,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封常清突然开口道:“师叔,是不是有些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