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三十三勇士

“杀!”
双刀舞动,幻化出一条条,一道道的弧光。
一群人迅速退到了山口外,同时清点人马。
“吉达呢?”
阿史不来山口外,喊杀声不断。
他随后迎着突骑施人便冲了过去,一手大刀,一手则抢过了一杆大枪,刀枪并举,杀得那些突骑施人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路边的一些灌木正在燃烧,火光驱散了黑暗,把小径照映的格外通透。
当时的战况很激烈,来曜根本顾不得去询问杨守文等人的去向。
说着话,她转身就走。
杨守文抬头看去,是辛忠志被一个男子一刀砍翻,倒在血泊中。
这两个家伙,是什么人?
好不容易想到了这么一个声东击西的招数,由乌质勒率部强攻阿史不来山口,他则带人从蟒蛇小径绕过千泉山,而后前后夹击,一举攻破山口,而后占领碎叶城。
米娜手持两口弯刀,在人群中飞奔。
吉力元英这时候也杀红了眼,认准了杨守文后,大吼一声,舞刀便扑上前来。
在突骑施人如同潮水一般,连绵不绝的攻击中,三十名陌刀兵已经不足十人。
身后,辛忠志和三十名陌刀兵早就架起了盾牌。只听砰砰砰,箭矢射中盾牌的声音此起彼伏,眨眼间身前便落满了箭矢。一轮箭雨过后,吉力元英厉声喝道:“给我出击。”
在吉力元英想来,通过这蟒蛇小径不会困难。但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阻碍。
吉力元英不敢想象,乌质勒又会是怎样一种态度。
这场搏杀,也许没有阿史不来山口那样惨烈,但是凶险却更甚。
吉力元英大叫一声,身形一下子便倒了下去。
杨守文长身而起,眼见对方士兵冲过来,手中长刀一横,厉声道:“陌刀军,随我出击。”
她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在马上挽弓射箭。
一场苦战过后,陌刀兵幸存不足八十。
两个要斩杀来曜的突骑施人被她连珠箭射杀,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男子转身,挥刀把大枪打飞出去。
而杨守文派去传话的人,也在刚才的战斗中战死。
而辛忠志趁机在地上一个翻滚,顺势捡起了一口大刀,重又站起身来。
如果我们现在退后一步,则阿史不来山口的弟兄们便难以生存。阿史不来山口一旦告破,整个安西都将陷入动荡。为了陌刀军,为了碎叶河谷,为了安西……”
好险!
“米娜,不要追了,回来,回来。”
火光中,隐约可见那口斩马刀的刀背上,鲜血正缓缓流淌,滴落在地上。
“校尉,怎么办?”
她身穿软甲,手持一对弯刀,在月光和火光的照映下,透出一种飒爽的英姿……
经过这么久的搏杀,他们也看得出来,来曜便是这里的指挥官。
杨守文的身先hetushu•com士卒,也使得为数不多的陌刀兵变得疯狂起来。
可是,他们却如同一块磐石,牢牢堵在阿史不来山口,任凭突骑施人反复冲击,却始终不曾退后。
……
小头目也没想到自己的盾牌会被劈开,等他反应过来时,杨守文的刀已经到了跟前。
杨守文举刀相迎,吉达提枪就刺。
蟒蛇小径的地势虽然比阿史不来山口狭窄,但是却没有什么障碍物。
眼前的米娜,一头金发结辫披散,头戴银环。
来曜在心里发出了一声赞叹。
小径长约有两千米,一边是蜂拥而来的突骑施士兵,一边则是包括杨守文在内,一共三十三人的陌刀兵。杨守文冲在最前面,眼见着和对方距离越来越近,猛然发出一声大喝,手中的斩马刀一式连山九击,刀光闪闪,破空发出锐啸声音。
几乎没有任何思索,杨守文垫步上前,手中长枪呼的一下子脱手掷出。那杆枪在空中如同一道闪电划过,呼啸着便飞向了正要上前斩杀辛忠志的突骑施男子。
只是,他们已经战斗了一天一夜,早已精疲力竭。
许多人已经是精疲力竭,坐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
不行了,顶不住了!
“不要追了,外面是突骑施大军,乌质勒亲率兵马督战。”
辛忠志也没想到杨守文和吉达二人如此凶猛,两个人所过之处,几乎是无人能敌。
来曜一脸茫然之色,诧异问道:“蟒蛇小径?那是什么?”
所以,他不管用什么兵器,都是一击必杀。
再加上和吉达的默契,死在他二人手中的突骑施人,已经达到百余人之多……
这若是要传扬出去,他这个乌质勒手下第一好汉,颜面何存?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但他毕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忙唤来陌刀兵问道:“你们谁知道杨君和阿布思吉达去了何处?”
来曜的身边,只剩下百余人,而且其中大半都是有伤在身。
吉达手里的枪扑棱窜出,狠狠扎进了另一个突骑施人的胸口。
吉达二话不说,挺枪便拦住吉力元英。
来曜闻听,不由得一愣。
非是末将无能,实在是敌众我寡,末将要撑不住了……
两百黄胡子的出现,一下子压住了突骑施人的气焰。
来曜奋力崩开对方的兵器,后退一步,险些摔倒在地上。
一想到这些,来曜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蝉,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来曜两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手臂更使不出半点力气。
想到这里,他再也按耐不住,抄起大刀便冲进了战场。随着吉力元英的加入,突骑施的攻击也变得越发猛烈起来……
“大兄,低头。”
而突骑施人则懵了……
吉力元英挥刀封挡m•hetushu.com,可是那斧头上传来的巨力,却让他忍不住噔噔噔退了好几步。吉达眸光一凝,长身而起,垫步便扑上前去。手中大枪如同疾风暴雨般把吉力元英笼罩其中。那枪影翻飞舞动,一条条,一道道,枪枪夺命,招数更加凶狠。
既然如此,唯有死战!
“陌刀军的弟兄们,今日便是我们为朝廷尽忠之时。
来曜在心里默默念叨,对于身后那突骑施人的刀剑恍若未闻。眼见刀剑即将落在来曜的身上,忽听到从碎叶水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队骑军从夜色中飞奔而来,为首的是一匹白马,马上的将领大声呼喊道:“吉达,你在哪里?”
一种死里逃生的幸福感在心中萦绕,来曜只觉身体里一下子又充满了力量,举枪就拍翻了一个突骑施人,大声呼喊。而那些黄胡子在抵达之后,立刻弃马上前。
他不懂得什么六花阵,而且眼前这种地势,根本无法展开阵势。
那斧头从他头顶上掠过,在空中打着旋便砸向了吉力元英。
米娜拉着来曜,大声问道。
他们挥舞陌刀,在小径中凶狠搏杀。
眼看着山口就要被攻破,可没想到对方援兵到来,令突骑施人一下子失去了斗志。
把刀夺回来,再迎敌就来不及了!
而趁此功夫,杨守文已踏步上前,一招苍熊贴身靠,蓬的把一个突骑施士兵撞飞出去,而后顺势从另一个突骑施士兵的手中抢过一柄大斧,而后旋身把大斧甩出。
“杀!”
他摇摇头,拍了拍米娜的手。
“蟒蛇小径?”
吉力元英心中骇然!
杨守文挥刀把一个突骑施人砍翻,正想要拔刀出来,却不想那突骑施人却一把抓住了刀口。他瞪大了双眼,口鼻中喷着鲜血,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在他身后,两个突骑施人已冲上来,挺枪便刺。
来曜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米娜,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可米娜却脸色一变,招手让一个手下过来,“你带着六百人在这里协助来校尉,听从来校尉差遣。
“黄胡子?”
“大兄,拦住他。”
看到那突骑施人的斧头劈下来,他奋力向前一滚,用尽最后的力气猛然长身而起,便撞进了突骑施人的怀中。手里的大刀便砍进了那突骑施人的肚子里,而后他一头倒在地上,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斩马刀劈在盾牌上,顿时把盾牌劈成了两半。
不过,这时候吉力元英也被突骑施人抢了回去。
咔嚓,斩马刀凶狠落下,把小头目劈成了两半。
杨守文一手持盾,微微蹲下,用盾牌护住身体。
来曜闻听,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额头上更冒出一层冷汗……
来曜一怔,摇摇头表m•hetushu.com示不太清楚。
蟒蛇小径比之阿史不来山口更为狭窄,而且道路也更加崎岖。
数以百计的突骑施士兵呐喊着冲进了小径。
“吉达,吉达!”
他没有去考虑黄胡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有去想,碎叶城发生了什么变故。
三十个陌刀兵分成了十个小三角阵,在小径中不断变幻。火光闪烁,那喷溅而出的鲜血,也变得更加妖异。
在蟒蛇小径的另一端出口,突然传来了米娜的呼喊声。
杨守文则大枪顺势横扫,一招横扫千军,把靠拢过来的突骑施人逼退……
四名突骑施人冲上前,想要把吉达斩杀。而这时候,杨守文已经从重围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浑身上下尽是鲜血,好似凶神恶煞般来到吉达的身旁,手中长刀一转,崩开了那四人的兵器,而后大吼一声,便将其中一人砍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劈手从一个突骑施手里抢下一口刀,上前一刀把那突骑施人砍翻。
“放箭!”
米娜闻听,顿时露出了紧张之色。
原本,陌刀兵还有些害怕,可是在鲜血的刺激下,也顿时变得热血沸腾起来。
千泉山中,蟒蛇小径,火光闪烁。
他突然有些后悔,之前在碎叶城的时候,竟没有发现这个番邦婆子长的如此俊俏?
幸亏身旁的陌刀兵及时上前,为他逼退了突骑施士兵。
他率先冲出,吉达紧随其后。
米娜闻听,也不敢再追杀。
来曜闻听那声音,蓦地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抄起一杆大枪。他忙扭头看去,就见那夜色中,数百匹白马飞驰而来,眨眼间便到了山口。这些人一边策马飞奔,一边开弓放箭。等到了山口时,马上的骑士便拔出了弯刀,呼啸着在山谷外徘徊。
……
那口斩马刀凶狠至极,杨守文所过之处,只听得一连串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残肢断臂散落一地。而在他身后,则是吉达跟上。比之杨守文那大开大阖的杀法,吉达的大枪则显得格外阴狠,枪枪致命……这两个人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不断变幻位置。一开始,两个人还是各自为战,但随着两人杀入了人群中后,便开始配合。
大蟾气化作一股精神异力,令杨守文在这时候,进入到一种极为奇怪的状态中。
好一个巾帼英雌!
“校尉,快躲开。”
剩下的人,随我去蟒蛇小径。”
吉力元英在小径外,看得也是目瞪口呆。
“放箭,射死他们。”
乌质勒的名声在濛池和碎叶河谷很大,而他手下更是兵强马壮,凭她还无法对抗。
甚至包括来曜在内,也是遍体鳞伤,手中的陌刀甚至已经挥舞不动,只能以佩刀应战。
可如果失败了……
想当年昌平之战时练就的默契,在分别了一年之后,似和*图*书乎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越发深厚。
杨守文猛然提气,发出一声怒吼:“给我杀!”
两个突骑施人嚎叫着便冲上来,想要取来曜的性命。
他不是碎叶城的人,自然不知道蟒蛇小径是什么。
一队突骑施弓箭手冲进了小径,便弯弓搭箭,朝小径之中放箭。弓弦声此起彼伏,箭矢如雨。
那陌刀兵问了一圈,最后才从一个遍体鳞伤的陌刀兵口中问到了线索。
两百个黄胡子跟在她的身后,朝千泉山中急速奔行而去。
他踉跄着走了两步,腿一软,差点就坐在地上。
以他为中心,周遭十米之内,那些突骑施人的一举一动,都似乎了然于胸。
“之前我们正在和突骑施人交战,杨君突然带着吉达离开,我也不清楚他去了何处。”
那陌刀兵大声喊道,可是未等来曜做出回答,就见突骑施的人马中扑出一员大将,挥舞一柄大斧,上前把那陌刀兵砍翻在地。那突骑施将军在砍翻了陌刀兵之后并未停下来,而是三步并作两步到了来曜身前,一脸狰狞,挥斧便要斩杀来曜。
辛忠志站稳身形,忙大声喊道。
“杨君小心,他是吉力元英。”
……
如果乌质勒真的用这种声东击西的计策,绕过阿史不来山口到他们身后,他们恐怕就要完了。
这时候,杨守文也走了过来,一屁股在吉达的身边坐下,看着吉达和米娜,突然间放声大笑……
枪鑽狠狠戳在他的胸口,那突骑施人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立刻倒飞出去……
杨守文身边,可只有三十个陌刀兵啊!
这些人一个个彪悍至极,手持弯刀便杀入了战场。
六花阵无法施展,但凭着最基础的三角阵法,也足以在这小径中逞凶。
来曜大声呼喊,把米娜等人唤回了峡谷。
于是,这黄胡子向来曜说明了蟒蛇小径的情况。
吉达脸通红,不过幸亏被脸上的血污遮掩,所以看不太清楚。
只听得突骑施人惨叫连连,如退潮般后退。米娜和来曜汇合后,甚至顾不得说话,两人带着残余的陌刀兵与黄胡子一个冲锋,硬生生把冲入峡谷的突骑施人逼退。
几名陌刀兵大声呼喊,可是来曜却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
只是,杨守文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吉达闻听,身形一矮。
吉力元英已经快崩溃了!
来曜看清楚了来人,顿时精神大振。
杨守文大枪在手,顺势转身,和吉达错身而过。
看米娜一脸焦急之色,来曜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他兴奋喊道:“儿郎们休要害怕,援兵来了!”
再加上吉力元英受伤,剩下的突骑施人好像也失去了斗志,一边打一边退出了小径。
米娜抱住了吉达,大声问道。
手中大刀扬起,把冲上前来的一个突骑施hetushu.com人砍翻。
突骑施人也知道,如果无法将这些人斩杀,就休想通过蟒蛇小径。若是不能通过蟒蛇小径,乌质勒绝不会放过他们。
米娜带着人在崎岖小径中飞奔而来,一边走一边弯弓射箭,弓弦声响,必有一名突骑施人倒下。
“吉达,你没事吧。”
对方不过几十个人,却把他手下近千勇士死死拦住。
那使枪的突骑施人枪法凶狠刁钻,令人难以招架。而另一个家伙,则似乎是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他不但杀法凶狠,而且力大无穷,可是从外表却无法看出。
吉达还想上前,可是腿却不由得一软,噗通便跪在了地上。
米娜连忙伸手,把来曜搀扶住。
鲜血喷溅在杨守文的身上,可杨守文却浑若不觉,垫步上前便冲进了突骑施的人群中。
杨守文根本就不理睬吉力元英,脚下错步一转,便绕到了吉达身后。
即便是杨守文善战,吉达勇猛,可是面对着数以千计的突骑施人的攻击,他们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被吉力元英带着十几个人团团围住的吉达听到那叫喊声,不由得精神一振,手中的长枪嗡的一声颤响,如同毒蛇般飞出,狠狠向吉力元英刺去。与此同时,一杆枪刺在了吉达的腿上,令他脚下一顿,手中大枪也不仅偏了一下,正刺在吉力元英的肚子上。
不过,杨守文已经去了快两个时辰,难道说……
相比来曜,黄胡子显然要对千泉山熟悉很多。毕竟,这千泉山是雪山余脉,他们常年出没雪山,自然知道蟒蛇小径的来历。
来曜倒下,令突骑施人顿时士气大振。
杨守文毫不犹豫,弃刀侧身闪躲,而后一把攫住对方的大枪,另一只手在枪杆上啪的拍了一掌。那杆嗡的一声颤响,枪杆顿时剧烈颤抖。那持枪的突骑施人再也抓不住大枪,双手立刻松开。就在他松开枪杆的一刹那,杨守文挺枪就刺。
吉力元英的身手本就比吉达弱了一筹,如今更落在了下风。
狭窄的小径里,横七竖八倒着二十多具尸体。而在小径的正中央,一队唐军横在路上,为首两人都身披铁甲,一个手持长枪,另一个则手持一口雪亮的斩马刀。
陌刀兵兴奋了,一个个大声喊叫,拼死搏杀。
吉达拧枪封挡,杨守文则上前劈斩……
“杨君担心乌质勒会派人自蟒蛇小径绕过千泉山,所以带着辛队长他们前去查看。”
箭矢破空,呼啸着飞来。
其实,杨守文并非精通十八般武器。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突骑施的小头目,他瞠目欲裂,一手持刀,一手舞盾,迎着杨守文便扑过来。斩马刀劈在盾牌上,发出一声巨响。杨守文这口斩马刀,并不似陌刀那样沉重。但是比之陌刀,他这口斩马刀是名匠打造,刀口也更加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