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七十一章 元英请降

杨守文激灵灵一个寒蝉,呼的站起身来,沉声问道:“乌质勒去了何处?”
明家都准备举族迁移,离开故土了,这安西的事情,与他明秀的确是没有关系。
嗢鹿州的叛军虽然封锁了古道,可是以官军的实力,要攻破并非难事。早在四天前,他们就兵临昆陵山古道外。但由于封思业行进缓慢,使得战事拖延了两天。”
说的有些道理啊!
封思业是什么鬼?
但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杨守文拉拢不动,估计李显拉拢起来也会吃力。
毕竟,李显是太子。
杨守文的眼睛眯成了缝,嘴角微微翘起来,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四郎,你这又何必呢?
不过,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看样貌,是个突厥人。
东方已经发白,千泉山一派静寂。
哥舒道元如果能够得到其中之一,就说明这个人的能力和手段,都不会太差……当然,如果他只能做到一个军使的话,杨守文同样会拉拢,但不会推荐给李显。
这家伙不简单,设计了一个如此精密的密探体系,怪不得武则天和上官婉儿对他如此重视,让杨守文来找他。
“嗯?”
北庭都护府下,有十游击。
甚至连吉力元英都不清楚乌质勒和薄露之间的约定,直到前日乌质勒命他偷袭阿史不来山口,卑职才确定了乌质勒要造反的事实。可当时,卑职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前卑职是和颜君接触,但由于颜君失踪,卑职也不知该向谁报告。”
看样子,需要再走一趟忽论城才是。
作为太子李显的女婿,杨守文也要为李显谋划。李显如今最缺什么?缺真正有能力的人!
杨守文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不由得愣住了。
封思业?
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杨守文从未听过。
对了,貌似还没有找到颜织呢!
说实话,他也怕杨守文不相信他的话……毕竟,他的身份,整个安西只有颜织可以确认。虽然他此前和李客对上了暗语,但实际上,李客并不能www.hetushu.com给他什么保证。
杨守文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眉头不禁蹙起。
既然明秀不愿意谈论这件事,他索性话锋一转,沉声道:“对了,那些奸细怎么处置的?”
事实上,早期的江左贵胄,大都有着很重的血统观念。
“羡慕了?”
不过,他躺在榻上,却睡不着觉。
杨守文也点点头,低声道:“如果他这次能够坐上了游击的位子,我会向太子推荐。”
但哥舒道元却说,郭都护命叶满守捉使盖老军押运粮草,一早就准备妥当。
“杀了也好,省得心烦。”
天,快亮了。
解下包裹在头上的黑帻,露出已经长出一层贴着头皮的短发的脑袋。
似乎明白杨守文在想什么,丘升头忙开口道:“与杨君知晓,十年前,卑职奉命来到安西,随后由颜君委派,前往夷播海。卑职在夷播海游荡了两年,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与吉力元英相识,并且成为吉力元英的心腹。八年来,卑职一直在留意乌质勒的动向,并且向颜君传送了不少消息……可是吉力元英……”
“羡慕什么?”
“杨君,可安歇了?”
“你在濛池?何处?”
杨守文从未想过去改变别人的想法,也没有这个兴趣。
哥舒道元率先突破昆陵山古道,并且向杨守文发出了警示。
明秀把披在身上的袍子脱下来,甩给了杨守文。
四百年江左豪门子弟,对汉人血统极为重视,对异族人有偏见,也还算是正常。
有陌刀兵把他那口斩马刀送过来,他也没有在意,放在身边,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杨君,杨君?”
这句话出口,丘升头顿时松了口气。
颜君,便是颜织!
算了,明秀就是这么个人。
至于其他的事情,与他何干?
所以,杨守文很放松,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有什么羡慕,大兄这一辈子孤苦,虽然有一个姐姐,但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他也不好去整日打搅。他口不能言,性http://www.hetushu•com子又傲,能有人关心,也算是否极泰来。
而丘升头也没有回避杨守文的目光,而是迎着他的目光,一副坦然之色。
杨守文突然间对那个神秘失踪的颜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杨守文觉得,那乌质勒一定会有别的招数。
杨守文的眼睛眯缝起来,问道:“如此说来,你是来为吉力元英求情?”
明秀的血统观念既然如此坚定,对异族人,特别是那些与他为敌的异族人,又怎会有半点的心慈手软?
哥舒道元从合河戍调至马宰,如果依照常例,他会在马宰做三年的守捉使,而后可以凭借资历和战功升迁。而这一次,他意外被派来碎叶城。别的不说,就凭他驰援碎叶,协助灭杀奸细,并抽调兵马支援阿史不来山口……只要呈报上去,说不定可以直接升任一军军使。如果运气好的话,做个游击也不是不可能……
在卑职的劝说下,吉力元英后来训练出黑狼军,并且站稳了脚跟。但由于他的身份尴尬,始终被乌质勒所排斥,以至于卑职也无法接近乌质勒的核心圈子。
“丘升头,这就是杨君。”
明秀看了杨守文一眼,一脸嫌弃道:“难道你不知道,庭州、瓜州、沙州三州组成北庭都护府,那合河戍同样归属北庭都护府所辖……据哥舒道元讲,他是奉命调往马宰,好像要出任马宰守捉使的职务。正好被郭都护征调,所以来了这边。”
想到这里,杨守文点点头,突然笑道:“这哥舒道元,可就是那个在合河戍的玉门关守捉使吗?”
“他不是合河戍守捉使,为何会在庭州?”
“要我把你的意思转告给他吗?”
明秀轻声说道。
乌质勒!
“是李客吧,进来。”
杨守文也不客气,直接披在身上,顿时把那雪白的袍子,脏成了五颜六色……
“对了,有件事你要注意。”
信?
这说明,哥舒道元有心向杨守文投靠。
颇为羡慕的看了一眼另一边,正在为吉和-图-书达包扎伤口的米娜。
一个萝卜一个坑,竞争也非常激烈。
当初颜君执掌安西小鸾台,各地方的班头互不相属,彼此也不认识。所以我们之间,只能凭借颜君当初留下的暗语进行辨认。刚才我确认了,他的暗语没有错。”
“那与我何干?”
“你,是小鸾台的班头?”
我做兄弟的,高兴还来不及呢!”
杨守文凝视丘升头,目光灼灼。
“嗯!”
此次乌质勒和薄露密谋,卑职虽有觉察,却苦于没有确切的消息。
他连忙呼唤,才算是让杨守文清醒过来。
对了,吉达手里还有一封信,要送去忽论城……
“正是那个人。”
杨守文翻身坐起,帐帘挑起,李客便走了进来。
这个封思业,怕是有点古怪。
毕竟山外还有突骑施的叛军没有撤走,杨守文又怎可能静下心来?表面上看,此时阿史不来山口的官军兵力增加不少,几近千人。蟒蛇小径也有二百黄胡子镇守,不必担心突骑施人偷袭。可是,突骑施人一天不撤兵,他就一天不得安心。
杨守文一怔,旋即苦笑起来。
“他不错!”
攻打薄露?让吉力元英做替死鬼?
“什么事?”
“既然你是在吉力元英帐下做事,为何来我这里?”
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
杨守文觉得,这西域会是一个绝佳的选择,如果能够为李显培养出一支强大的军队,可以让李显的位子更加稳固。
针对我?
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基层招揽,慢慢培养。
杨守文点点头,沉声道:“好吧,我信你!”
杨守文脸色一变,看着丘升头,一言不发。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豪门贵胄渐渐放弃了原有的坚持。如今,幸存下来的江左豪门,能够有如此坚定血统观念的,除了明家之外,屈指算来已经不多了。
他愿意向杨君投降,只要杨君能保住他和族人的性命,他愿意听从杨君的差遣。”
丘升头连忙摇头,道:“吉力元英已经知道了http://m.hetushu.com乌质勒的心思,更下定了决心,和乌质勒反目。
“据哥舒道元说,此次他们打通昆陵山古道,颇有蹊跷。
小鸾台在安西的情报网,如同一张蜘蛛网。
杨守文不禁感到奇怪,看了一眼那突厥人,目光旋即落在了李客身上。
明秀道:“能怎么处置,留着是祸害,杀了便是。”
不过,无所谓!大唐的官员多不胜数,他也不可能全都认识。当然了,他也没兴趣认识……关键在于,援兵到了,碎叶城的危机也就解除了,他能轻松一些。
杨守文想了想,便点头赞同。
丘升头道:“杨君,乌质勒已经走了。”
“卑职是在吉力元英帐下。”
杨守文推荐一个游击将军过去,李显还能重视一下。
别的都还好说,但在军事方面,无疑是李显最大的软肋。他手中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军事力量,靠着武则天的支持,才算是勉强稳住了太子的位子。但如果武则天死了,李显又该怎么办?只靠武家的力量吗?那会非常的被动……
大帐外,传来了脚步声。
而他这个人,又有些古板,虽然乌质勒对他不好,可是他却不愿意和乌质勒作对。
杨守文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此次来安西主要是两个任务。
“他说是去巴什岭接应薄露……不过以卑职对乌质勒的了解,他恐怕是要去趁火打劫,攻打薄露,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吉力元英,则被乌质勒视为一枚弃子,让他留守山外。到时候,他可以把所以的罪名都推给吉力元英,让吉力元英做替死鬼。”
他旋即向李客看去,就听李客道:“杨君,丘升头的身份我已经确认过,确是朝廷密探。
哥舒道元有心投靠,是一件好事……但杨守文还要看哥舒道元的能力!如果哥舒道元可以趁这一次出征,得到游击将军的位子,便能够证明他有培养的价值。
李客说完之后,却不见杨守文的回应。抬头看,就见杨守文坐在那里,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所以,李显必须要有和图书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
颜织就是那个编织蜘蛛网的蜘蛛。他在的时候,一切都运转正常。可一旦颜织失踪,那么这张蜘蛛网也就形同废弃,一点用处都没有……
毕竟,他在庐陵幽居十四年,在朝中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亲信。
我倒不是担心他和薄露有勾结,而是觉得他这样做,怀有别的目的,说不定是针对你。”
“人家有人关照,是不是很羡慕?”
说完,杨守文脸色一整,轻声道:“不过,你怎么惹了米娜?”
明秀嘴角微微一撇,道:“也算不上是招惹吧……女人心眼小,成不得大事。当时那情况,我如果不这样做,又怎能让那些奸细跳出来?只是她蠢,没看出来而已。”
黄胡子在山口外扎下了营盘,杨守文也进入大帐中休息。
“是啊,运气不错。”
米娜好歹也是个公主,若是她手下十万波斯人能够进入安西,对安西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啊?”
丘升头说到这里,露出苦笑。
可如果只是一个军使,李显就不好插手……两者悬殊太大,杨守文也不好意思推荐。
那突厥人忙上前躬身施礼,“小鸾台濛池班头骨利干丘升头,拜见杨君。”
同人不同命,在米娜的眼中,此刻只有吉达一人……拜托,其实我也非常辛苦好吗?
如今,吉达已经找到了,可是颜织还下落不明。根据李客的情报,颜织最后是去的忽论城。可他已经失踪了大半年,是否还在忽论城中?杨守文可不敢保证。
明秀一句话,杨守文顿时无言以对。
明秀则朝他点点头,压低声音道:“封思业说是要筹备粮草,所以才会晚了两天。
老子都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如果他真要找我的麻烦,那就别怪我对他心狠手辣。
从千泉山吹来的夜风有点凉,吹在头上,让杨守文不自觉打了一个寒蝉,旋即‘阿嚏’,便打了个喷嚏。
“他,运气不错。”
“吉力元英虽然是乌质勒的长子,但是并不得乌质勒看重。
杨守文抬起头,看向明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