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七十五章 刺客的进化(一)

去哪儿打探?
没等明秀回答,封思业便抢先说道:“没错,那召机长老是姓杨,他们都称他‘杨君’。”
“算了,我自己走路就是……热了一整天,好不容易下了点雨,正好凉爽一下。
既然如此,我就遵他命令,立刻追击薄露……”
张同休眯起眼睛,突然问道:“敢问法师,那位召机长老,可是姓杨?”
垂拱三年,也就是公元687年常客登第后,经吏部选试合格,出任敦煌县令一职。
这张同休,不就是去年他初到洛阳,在北市遭遇袭击后,被武则天贬到庭州的那位洛阳令吗?只是,不晓得他怎地就成了封思业的手下,看样子还颇受重用。
三州治下,除郭虔瓘便可以算是他了。
封思业很清楚,他虽然勾搭上了张易之兄弟,却不代表敢去违抗太子之命。
待天亮之后,雨停了,气温重又升高。
七哥让他找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他封思业朝中无人,若不然也不会在西域生活了十余年。
天色已晚,射洪县城却依旧是格外热闹。
他只是奉命来碎叶河谷平乱,但是对杨守文和明秀的身份,郭虔瓘并没有告诉他。
所以,到了碎叶河谷之后,他便屯驻裴罗将军城。
不过,对于一直生活在梓州的黄阁而言,早已习惯了这种天气。
太子定命宝!
这狗日的天气!
一个小女娃,又能躲到什么地方?
他傲然道:“召机长老奉太子之命问封副都护,十日前召机长老派人前往北庭求救,何以北庭都护府足足拖延了三天,才打通昆陵山古道?封副都护若是奉郭都护差遣平定叛乱,理应立刻出兵追击薄露,何以到了裴罗将军城便按兵不动?”
一个长得颇为机灵的小伙和图书儿,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拎着一把油纸伞。
“是不是奉太子之命卑职不知,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都护最好不要招惹那个人。”
此事最好交由安西都护府来处置,那乌质勒……让他前往龟兹,向田扬名都护解释吧。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找到薄露,将之消灭,切勿让薄露找到机会,东山再起。”
他指着明秀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尔等僧人,不好好吃斋念佛,还擅自干预军事,莫非觉得本都护的宝剑杀不得人吗?”
出身江左豪门,而且一直辅佐武则天,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明秀年纪虽然不大,可要说这气度和胆略,就算是杨守文也自愧不如。没办法,人常说三代才出一个贵族。明秀这种在世家大族长大的孩子,从小被家族培养,绝非杨守文可比。
他抬头,看了看封思业,又扭头看了一眼在大帐中卓立的明秀,脸上露出了复杂之色。
听说碎叶城已经被毁,需要重新修建。
总之,此人你招惹不得!
可实际上,他却掌握着射洪县城的地下世界。
封思业被说的面红耳赤,脸上浮起一抹怒气。
明秀一袭白色僧袍,卓然而立。
“十九郎,把油纸伞给我拿来。”
奉太子之命?
“张君,那个召机和尚究竟是谁?”
不过,他心里又感觉到奇怪: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他跑来西域,又是什么缘故?
与封思业相比,张同休的眼界要高明许多。
封思业怒道:“你算什么玩意,那召机长老有算什么玩意,又有什么资格质问本都护。”
他是射洪黄氏族人,经营着一家商铺,是个老老实实的本份生意人。
要知道,封思业那一届的状元,可是大m.hetushu.com名鼎鼎的陈子昂。
“都护,这枚定命宝绝对没错。”
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撑开油纸伞,沿着被靡靡细雨打湿,略显得有些泥泞的街道行走,黄阁的心情很是愉快。
历经十载,逐步升迁,坐到了而今北庭都护府的副都护。
整个射洪的大小团头,都听命于黄阁。从某种程度而言,他也是黄家最为重要成员。
而那位召机长老若是姓杨的话,持有太子定命宝便顺理成章……都护,没有错的。”
郭虔瓘倒是知道了杨守文的身份,但是封思业并不清楚。
听闻杨守文拦下哥舒道元,不肯前来拜见他,封思业勃然大怒。
“三老爷,要不小的给你叫车过来?
此次出兵,封思业受张易之的指使,准备拉拢一些人。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封思业行军迟缓,其中便有张同休的出谋划策。张易之执掌奉宸府,却苦于没有强大的外援。他兄弟也在暗中招揽人才,封思业便是张同休推荐给的张易之。
这外面下着雨,可是不太方便。”
说起来,如果不是今年临时开设北庭都护府,封思业也不可能坐到而今的位子。他原本只是一个下州刺史,一下子成为执掌三州军事的副都护,可谓一步登天。
封思业还真是不太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
对封思业这种人,明秀很清楚该怎么对付。
“敢问法师,太子有何差遣?”
“混蛋,一个出家的和尚,竟敢违抗我的命令?”
他借张易之兄弟的势头,坐上了洛阳令的位子,这眼界自然高明。
另外,乌质勒的事情你不要过问。
原本还想在碎叶河谷嚣张一下,没想到这里居然藏着这么一个大人物,封思业整个感觉都不好了。
www.hetushu.com“贫僧此次前来,受召机长老所托,还有一件事要质问副都护。”
“真是奉太子之命?”
张同休点点头,长出一口气。
明秀,笑了。
这个人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出家人,只是奉圣人之命,才做了僧人……圣人对他很看重,太子更与他非常亲密。他既然突然在碎叶城出现,一定是有非常紧要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你最好是不要问,也不要管,当没有这个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夜间的雨水,在白天时化为蒸汽。加之地处盆地之中,水汽无法散去,于是到了夜里又变成了瓢泼大雨。
只见他嘴角微微一翘,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
那小伙儿一脸阿谀的笑容,把黄阁送出了店铺。
封思业道:“张主簿,你帮我看看,这可是真的?”
张同休?
梓州,射洪。
但郭虔瓘由于才到北庭,对这边的情况尚不熟悉,所以很多事情,对封思业颇为依赖。这也使得封思业格外兴奋,甚至有些不可一世,感觉着谁也不放在眼里。
只是七哥仍不肯罢休,让他继续打探。
封思业说的很强硬,但语气却变得柔和许多。
真要是激怒了他,便是五哥也保你不得……”
哪知道,明秀的眼中却闪过一抹戏虐之色,笑说道:“副都护莫非是在西域生活久了,脑袋被风沙吹坏了不成?破木头,你也敢说出口来……找个人验证一下,看清楚这是什么,再来与贫僧说话吧。”
张同休没有说明白,可是封思业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可如今陈子昂郁郁不得志,射洪老家为他老子守孝,而他却已经成为一方大员。
张同休心里非常清楚。
虽然说早已习惯了射洪的天气,可是看着屋外的靡靡细雨http://m.hetushu.com,黄阁仍旧感到很不舒服。
“呵呵,贫僧没有资格,但这件物品,不知道有没有资格?”
……
封思业一怔,看着明秀手上的太子定命宝有些发懵。
张同休对那位召机长老似乎也很忌惮,这就说明,他更招惹不起对方。
想到这里,封思业已经做出了决定,立刻点头道:“若非张君,我险些闯下大祸。
这射洪就这么大,他几乎把县城都翻了个遍也没有线索,让他又该从何处下手?
“太子?”
封思业从垂拱三年常科登第之后,就来到西域,从敦煌县令做起,一步步成为北庭副都护。可以说,这十余年来,封思业一直都生活在西域,已经远离了大唐帝国的政治中心。
而张同休则不然……
明秀说着话,便取出了太子定命宝,托在手上。
他把太子定命宝收好,沉声道:“召机长老让贫僧询问一下,都护何以停步不前?
梓州的水量充足,同时也使得稻米生长旺盛。
可是……
张同休显得很纠结,在犹豫片刻后道:“封都护,你别问了。
他迟疑了一下,冷笑道:“随便那一块破木头,就敢自称是奉太子之命?你以为本官是傻瓜吗?”
这男子相貌堂堂,长的颇为俊俏。
好在,他尚能克制,于是强压怒火道:“把张主簿找来?”
沉吟许久,他突然起身,从长案后转过来,把太子定命宝双手奉还给了明秀。
封思业,渤海人。
他此前,可就是因为得罪了东宫,被贬来西域。
“啊?”
黄阁觉得,七哥实在是太谨慎了一些。那女娃的师父那么难对付,都死在他们的手里,一个小丫头,又能翻出什么水花来?正元节那天,老陆被人杀死,在黄阁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意外。虽然当www.hetushu.com时他是有些害怕,可过了这么久,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他几乎找遍了射洪,也没有找到线索……那只有一个可能,那丫头跑了!
幸亏他那两个兄长的地位越来越高,也使得张同休在西域的情况好转许多。封思业成为了副都护之后,便找到了张同休,并把他征召到帐下,在都护府做了主簿。
张同休一眼就认出,手中的印章赫然是一枚太子定命宝,他这心里也不禁慌乱起来。
若不然,这副都护哪里轮得到封思业来做?
原因?
明秀见封思业低头,也就不再停留,告辞离去。
如果是杨守文在这里,一定会想起什么。
封思业真的是怕了……
大帐内的亲兵立刻出去,很快就带来了一个三旬男子。
封思业的怒火,并没有让他感受到半点畏惧。
他走进来,先是向封思业躬身一揖,而后才开口道:“都护唤张同休,有何吩咐?”
他堂堂北庭副都护,才懒得跑去碎叶城受罪。在裴罗将军城驻扎,谁敢不听差遣?
白天时,射洪气温很高,热的让人难受……没办法,梓州的天气就是这样!由于地处盆地之中,所以天气也非常古怪。白天是艳阳高照,到了晚上就会下起大雨。
张同休凑上前,低声道:“这印章名唤太子定命宝,非太子无人敢持有。
连张易之都不能保住自己吗?
“三老爷放心,小人省得。”
可是,封思业没想到的是,真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投靠张易之,为的是求富贵,而不是给自己招惹麻烦。
只是这天气,却好像蒸笼一样。哪怕是气温不高,可还是让人汗水涔涔,非常难受。
“臣,遵太子之命。”
你把店里收拾好,记得关好店门。”
张同休从桌上拿起了太子定命宝,顿时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