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七十六章 刺客的进化(二)

相比之下,黄阁身手并不是很好,但同时他掌控着射洪的地下世界,如同黄家的眼睛。
他眉头一蹙,轻声道:“七爷,怎么抓?黄三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我该如何行事?”
与此同时,从院子里也传来了一声惊呼……
这是下人居住的地方!
就在幼娘准备离开的时候,忽听得脚步声响起。
“谁?”
黄文清说着话,抬起头向四处打量。
黄文清带着几个儿子,以及一干护院打手站在黄阁住所的大门外,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极其难看。
黄文清的眸中闪过一抹凶光,轻声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阿梅倒是培养出了一个出色的继承人。我也小觑了那个丫头,没想到她的耐心这么好,等到了现在。”
耳边,回响着黄阁妻儿的哭喊声,但是黄文清却面色如常。
去和城里的大小团头们聊一聊,让他们查一下,从年初到现在,所有进入射洪的外来人,包括哪些乞丐和闲人,都给我查清楚。我不信,在射洪还有我黄某人找不到的人。”
我要为师父报仇……
这些话,黄阁曾向黄文清说过,但是黄文清却不放心,甚至让黄阁扩大范围搜寻。
我要报仇!
幼娘躲在暗处,看到黄阁倒下,便收起了手中的弓。
透过柴房的缝隙往里看,幼娘的脸,腾地一下子便红了。
http://www.hetushu•com黄阁惬意行走,迎面吹来凉爽且湿润的风……
幼娘不禁有些好奇,待那少妇走过去后,便起身跟在她身后,来到了一处柴房外。
所以……
站起身,把屋中的油灯吹灭。幼娘走到了窗口,推开窗户,趴在窗栏上呆呆看着外面。
幼娘在屋中换了衣服,便坐在了床榻上。
“她在射洪藏了半年之久,一定有一个非常隐秘的身份。
他才刚下令,让黄阁停止搜寻公孙幼娘。
至少,这偌大的陈府里,没有人会去管她做些什么。
前方是一堵墙,幼娘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便纵身攀上墙头,翻身跳进了院中。
“父亲,衙门里的人来了。”
只要你活着,总有一天能找到机会。可是如果你变成了一个死人,就什么机会都没了。”
黄文清身手高明,而他的几个儿子,也都颇有手段。
“师父,我会记住你的每一句话。”
就是这里!
在黄阁的住所外,灯火通明。
他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是一个幽深的小巷。
黄文清点点头,站起身来。
黄三,就是黄阁。
想到这里,幼娘便松了口气。
杀了他,黄文清就如同少了一只眼睛。
这半夜三更的,少妇跑来一个下人的住所……幼娘有些疑惑,便跟了上去。只是当她来到门口和-图-书时,就听到屋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并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
这半年时间里,她深居简出,寻找机会。
“阿梅的徒弟,那个叫劳什子幼娘的小丫头。”
在经过反复的侦查后,幼娘选择了黄阁作为她的第一个目标。
幼娘记得,住在这里的人名叫小七,是陈府的一个下人。
“父亲的意思是……”
黄文清站起身,又扭头往回看,并且做出了一个挽弓的姿势。不过,他旋即又屈膝,让身体矮了几分,眸光随之一凝。
黄五,是黄文清的心腹。
他一只手按着大门,吱扭一声把房门推开,半截身子便倒在了地面上。
前面就是他的住宅了,远远地,可以看到那寨园里的房舍里,有灯光在闪烁着。
黄阁走过去,把油纸伞收起,伸手准备敲门。
可就在他抬起手的一刹那,一种莫名的悸动突然在心中升起。
原来是偷情的……
半年来,这射洪的每一条路她都走过无数次,整个射洪县城,都牢牢印刻在她的脑海中。
可是这夜半三更,她这么神色慌张的跑来后园做什么?
黄阁一直为我做事,这些年来忠心耿耿,不计辛劳,怎地也要给他一个交代才是。”
可一转眼的功夫,黄阁就被人射杀在家门口,让他感到颜面无光。
她认得这少妇,是陈子昂的一个小妾。
……http://m.hetushu.com
黄文清示意次子黄革前去应付,同时又一摆手,示意身后的中年男子过来。
得手之后,勿论结果,必须马上撤离!
这是师父生前告诉她的刺客信条,她牢牢记在心中。
她连忙蹲下身子,躲在了灌木丛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一个少妇沿着园中小径,提着灯笼匆匆而来。那灯笼光线昏暗,隐约可以看到,少妇脸色慌张。
也就是说,黄阁可以轻松下来,不必每天和那些团头们见面,也不必继续督促。
这是陈府后宅,距离她的住所也很近。
黄家在梓州实力很强,但主要是在射洪。
出了射洪,黄家想要肆意行事,就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幼娘屏住了呼吸,藏在灌木丛里。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陈子昂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师父的教诲反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为了今天的刺杀,幼娘足足隐忍了半年,并且用这半年的时间联系射术。有杨守文传授的引导术作底子,又有师父传授的功夫作为辅助,幼娘的箭术一日千里,可以百步穿杨。
说实话,从上元节至今,一晃半载。
现在,终于可以结束了!
那湿漉漉的地面上,有一片凌乱的脚印……
黄文清站起身来,并没有去安抚黄阁的妻儿,而是举着火把,转身走,一边走一边计算步数。大约走了九十多和-图-书步,他突然停下来,蹲下身子,把手中火把放低。
好在,今天黄文清传话过来,让黄阁停止搜索。
“二郎,你去和衙门里的人招呼一下,另外把黄阁的妻儿安顿好。
陈子昂不在家,对她其实是一件好事。
一个好的刺客,必须要先学会保护自己。
他激灵灵一个寒蝉,刚要转身,却听到从身后传来一声弓弦颤响。紧跟着,一支雀翎箭呼啸着飞来,速度奇快。黄阁甚至来不及闪躲,就被那支雀翎箭一箭射中后脑。雀翎箭的箭头整个没入黄阁的后脑,巨大的力量让他忍不住向前一载。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幼娘,你要记住。
陈叔叔人不错,对她也很好,可不知为什么,幼娘总觉得,陈子昂这个人心思太深,所以到现在,依旧心存提防。那小妾姓乔,是射洪本地人,很得陈子昂宠爱。
原因,很简单:黄文清身手高明,而且老奸巨猾,为人非常谨慎。想要刺杀他,机会不太容易找到,并且非常危险。
她连忙闪身离开,暗啐了一口,低声骂了一句‘狗男女’,便直奔她的住处去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为射洪的夜,增添了几分静谧气息。
这半年来,为了一个小丫头,黄家可谓是花钱如流水,让黄阁都感觉有些心疼。
黄文清环视四周,目光落在那巷子里。
长街上,灯火通明,一队差和图书役正从远处走来。
黄阁的身手虽然不高,但是对黄文清而言,却比他几个儿子的地位还要重要。
“那凶手……”
公孙幼娘音讯全无,显然已经逃离梓州。
幼娘越过高墙,沿着漆黑小径飞跑。
雨,已经停了!
幼娘有些犹豫。毕竟,她虽然不喜欢陈子昂,可陈子昂对她毕竟有恩,是不是应该让他知道这件事?不过,就算是告诉他,也要等陈子昂回来才行。从上个月开始,陈子昂便外出访友去了。据说要过些日子回来,所以也只能等待了……
“凶手的来历我已经知晓。”
“黄五,派人下去,寻找那个丫头的踪迹。
她没有停留,转身便没入了身后的小巷里,沿着小巷一路狂奔。前方有一堵高约三米的墙,但是幼娘却视若不见,脚下猛然加速,一只脚狠狠踹在墙上,腾空而起。
他要来了一支火把,蹲下身子,仔细查看黄阁的尸体。雀翎箭?很常见的箭矢,大多是山民用于打猎使用,而且是专门用于猎杀猛兽。这种箭,不是普通的猎弓可以射出,需要强弓方可……从箭镞贯入尸体的深度来看,那张弓少说也有一石半。
……
一石半的强弓,要达到这种程度,大约要距离八十到一百二十步。
她一定还藏在这里,躲在这射洪县的某一个角落之中。给我找到她,把她抓回来。”
蓬,脑袋重重落在门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