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七十七章 刺客的进化(三)

黄文清长子黄晔与黄阁的关系最为密切,因为他的小妾,便是黄阁的小姨子……
一个老乞丐道:“我今天见到了一个女娃,长的很像小哑巴,我当时差点过去招呼。”
城隍庙前的门楼下,一群乞丐正围着篝火,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闲话。
以前黄阁八面玲珑,应付起来倒也不算太难。
当这一连串的词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梁九郎突然想到了什么。
酒宴散了之后,一群团头往回走。
梁九郎又被黄革找去一顿臭骂,满心不爽的回到城隍庙。看到那乱哄哄的场面,他就禁不住心里一阵烦躁。
“五郎,帮我回话,就说我马上过去。”
那双眼睛,透着一种冷酷的光彩,他轻声道:“没有线索就继续给我查,我不相信,那么大的一个小丫头,会凭空消失了!给我查,给我重金追查……一定要把那个小丫头找到。
黄文清抬起头,盯着黄革。
想到这里,黄革又怎敢怠慢?
其中一个团头拉着一个壮实的男子询问,立刻引起其他人的关注。
依我看,这件事咱们要做,不过也不能全做。”
黄文清闭上眼,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第二天,黄晔奉命前去接手黄阁的店铺。
黄晔居然被杀了?
为此,一连三天,黄和_图_书晔都在帮忙。
死得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他的心腹,这凶手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
一方面是老爹黄文清的命令,一方面他也想要找到那个凶手,为黄阁报仇雪恨。
就在梁九郎心烦意乱的时候,门楼下几个乞丐的交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猛然走上前,一把将那老乞丐抓起来,“老牛头,你说的女娃,是在何处见到?”
黄文清心里悲恸,但是却明白,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那段简怎地都是射洪的父母官,黄文清虽然也有靠山,但是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也不敢轻易得罪。
再加上那些乞丐流民,乱七八糟的少说也有几千……想要在将近两万人之中找到凶手,谈何容易?莫说黄文清只是土豪,就算他是县令,也没有那么容易做到。
屋中,灯光昏暗。
段县令名叫段简,是在四月才到射洪。
“哦,我想起来了。”
“父亲,还是没有线索。”
黄阁虽然死了,但店铺却不能荒废,必须要继续经营下去。
我发誓,如果找到了她,我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黄晔被杀的时候,街上的行人有不少。
而黄晔又是个喜欢奢华的人,平日里大手大脚,多亏了黄阁在暗中为他敛财,才使得他不至于入不敷出http://m.hetushu.com。现在,黄阁一死,等于是断了黄晔的财路,他又怎能不生气?
刚过了晌午头,他感觉腹中饥饿,于是和伙计交代了一声,便一个人出门,朝集市走去。
听说,那个凶手是个小丫头!
昨天黄晔还和他在一张桌子上说话,可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死人。
的确,一个敢找黄家麻烦的人,可不是他们这些混混可以去招惹的……
就是那个当初在他家里住过一段时间的小丫头。
黄晔对幼娘还是有些印象,所以追查起来,也非常用心。
可黄晔却感到有些吃力……他跟随老爹学了一身的拳脚功夫,但是面对这些个滚刀肉,却觉得有力使不出来。这些人,没有好处怎可能用心?为了让他们用心,黄晔只能拿出真金白银,才算是让这些个团头们一个个拍着胸脯表示尽力。
段县令?
“就是看守城门的班头林海介绍的小哑巴啊,你忘记了?年初时来的射洪?”
许多人只记得杀死黄晔的是一个女人,但是去了何处,却无人知晓。
入夜后,黄革疲惫从外面返回家中,向黄文清禀报。
想到这里,黄文清便拿定了主意。
“九郎,你打算怎么找?”
梁九郎这一番话,也说出了众人的心思。
“九郎的意http://m.hetushu.com思是……”
黄文清为人吝啬,对自己的孩子也颇为苛刻。
只是,想要找到凶手,并不容易。
可是,对于黄家而言,黄阁的死却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黄晔在店里呆了半天,就有些不耐烦了。
知道黄阁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多,在许多人眼里,黄阁只是个本份的生意人。也不知道他究竟得罪了谁,结果被人杀害。不少人谈及此事,最多是发出两声叹息。
黄革激灵灵打了个寒蝉,不敢再啰嗦,转身离去。
短短三天,死了两个人。
黄文清眉心一动,蹙起眉头。
“没有线索?”
据说,这个人来头不小,不过到任之后,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他正要起身出门,却见黄五匆匆走来,低声道:“七爷,段县令派人前来送信,请七爷过府做客。”
入夜之后,射洪又下起了雨。
“那个凶手敢杀死黄三,说明他胆子极大。
这一日,他约了城隍庙一带的大小团头吃酒。以前,这种事情都是由黄阁出面,现在黄阁死了,黄晔只能硬着头皮出面应对。其实,此前黄五已经和这些团头见过。但黄晔觉得,应该再给这些人一点压力,让他们尽快找到幼娘的线索。
他并不喜欢黄晔,但黄晔是他的骨肉,是他的儿子。如今被人杀害,横尸m•hetushu•com街头,让黄文清又怎能感到舒心?
这时候派人前来邀请我,是什么用意?
“老六,你还记得小哑巴吗?”
黄阁的死,并没有在射洪引起太大的轰动。
听到问话,梁九郎陷入了沉思。
大家都是讨生活,别为了些许小利连命都不要了。让下面的人招子放亮一些,觉察不妙就立刻躲开,不要凑过去找死。这件事,咱们都别太跳脱了,免得惹了麻烦。”
那少女神色匆忙,好像没有看到黄晔,便一头扎在了黄晔的怀中。黄晔几乎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感到胸口一凉。紧跟着,那少女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连连道歉,便一溜烟的跑了。鲜血,顺着黄晔的心口流淌出来,他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喊叫,可是那话到了嘴边,却发不出声音。一手扶着墙,黄晔的身体好像被抽去了骨头一样,贴着墙壁,慢慢滑落下来,而一双眼睛,更是瞪得溜圆……
“什么小哑巴?”
不过,黄革倒是可以理解。接连两个黄家人被杀,已经让黄文清的名声受到了影响。此前,一些家族摄于黄家的手段,所以退让三分。可现在,黄家连死两人,难免会让一些人蠢蠢欲动。如果不能尽快抓到公孙幼娘,势必会让黄家受到更大的打击。
黄文清这一次,可真的是慌了!
老爹这一次怕是发狠hetushu.com了!
只是,这些个团头都是滚刀肉。
只是,黄文清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就让黄晔去暂时打理一下。代找到了幼娘之后,他会派人前去接替。毕竟,黄阁的店铺对他非常重要,若是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去坐镇,黄文清还真不太放心。所以,黄晔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壮实的男子名叫梁九郎,是城隍庙一带最大的团头,手底下有七八百乞丐,可说是消息灵通。
片刻后,他轻声道:“七爷发话了,咱们又得了大少爷的好处,总不能不用心吧。
“也不知道那小哑巴现在怎样了,挺乖巧的孩子,怎么一声不响的就不见了呢?”
正午的日头很毒辣,黄晔在绕过街角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少女。
总之,咱们不要凑过去,弄不好可是要死人的……
射洪常住人口有一万多人,流动人口也有几千。
黄文清面无表情的坐在屋中,整个人都好像衰老许多。
这也让梁九郎感到有些惶恐……据说,那个杀死黄晔的人,是一个少女。什么时候,女人变得如此厉害?
我估计,七爷也知道凶手的身份,但看他这样子,也颇为忌惮。这么一个人物,咱们可招惹不起。所以最好私底下查找,有了消息,咱们就派人通知七爷。
……
……
……
女娃、小哑巴、年初、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