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一张白纸

梁九郎觉得,这件事似乎变得越来越有意思,究竟是哪个大家族,要找黄家的麻烦?
但只要能够把乌质勒拖到年底,吉力元英就会在锡尔河地区站稳脚跟。到那时候,乌质勒再想要对付吉力元英,也就没那么容易。吉力元英的存在,将使得安西西部的局势发生重大改变,而杨守文就是一举把这场改变推行成功……
杨守文说着话,把信纸放在桌案上。
杨守文眼睛一眯,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
“很好,我信得过你。”
杨十六点点头,然后指着那信封道:“我学过,所以我认得。”
杨守文点点头,拿起那封书信。
如果那凶手真的是老乞丐所说的‘小哑巴’,这里面可就复杂了。黄家在射洪声望很高,却不代表没有人敢招惹。难道说,是射洪某个大家族在针对黄家吗?
吉达愣了一下,旋即比划道:信交给你,就由你做主。
至于杨存忠……
对于这封书信,杨守文其实非常好奇。
吉达极重信诺,所以才惹来了这场祸事。现在,他把书信交给了杨守文,也就代表着,他不想再掺和进来。
“十六,你认得吐蕃文?”
不过隐隐约约可以看清楚上面写有文字……
米娜要回呼罗珊了吗?
“这是什么字?”
说着话,梁九郎取了一贯钱塞到老牛头的手中,便转身离去。
吉达不识字,不用再问了。
“大兄,我能拆开来看吗?”
乌质勒到龟兹向田扬名请罪,却不想长子吉力元英趁机和图书作乱,攻占了俱兰城之后,把俱兰城洗劫一空,而后带着本部人马飘然西去,直奔锡尔河下游而去……
如果是这样,梁九郎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牵扯进去。
从总体情况来看,安西在逐渐趋于稳定。
不认识上面的字,又怎么去送信?目光,从明秀身上跳过,他又向其他人看去。
这是武则天给他的任务,也是主要的任务。现在,他已经找到了吉达,接下来就要把全部精力,转移到颜织的身上。可惜,颜织音讯全无。李客那边也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除了知道颜织去年到了忽论城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线索。
扭头看,原来是杨十六。
……
鉴于此前水淹碎叶城,杨守文向安西都护府建议,重修碎叶城,加强碎叶城的防御。
连碎叶城这么复杂的局势我都撑过去了,哪里会害怕一个小小的忽论城?
“很好!”
颜织是生是死,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杨守文自然无法安心。
老牛头眼睛一亮,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许多。
杨守文不太敢确定,但是去忽论城的决心,却没有丝毫动摇。
而后,他又指了指那封书信,比划道:这就是之前差点害得我送命的书信……
“啊?”
说完,梁九郎缓和了一下语气,笑着对老乞丐道:“老牛头,把这件事做好,少不得你的好处。”
把西瓜切开,露出鲜红的瓜瓤。
他轻声道:“那好像是吐蕃文,我以前随阿郎……哦,那个郭四郎的时和-图-书候,曾跟吐蕃人学过一些吐蕃文。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写的是‘忽论城天马丝行骨列干苏巴什’。”
把信纸打开,杨守文却愣住了。
“我陪你一起去。”
去忽论城,当地的官员是否会给予配合呢?
他洗了洗手,从帐篷里走出来,看着头顶那喷洒着毒炎的骄阳,顿感置身于火炉之中。
“青之,这反而说明,事情不简单。”
所以,他准备趁此机会,在乌质勒的脖子上拴上一根绳子,只有这样才能将其掌控。
你去忽论城,顺便帮送过去吧。
明秀摇头道:“我不认识这上面的字。”
这是一张巴蜀特产的鱼子笺,但是上面却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
“阿郎,我认得这上面的字。”
梁九郎的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杨守文露出惊讶的表情,看着杨十六。
就在这时,吉达突然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杨守文。
杨守文坐下,看着明秀问道。
井水已经把西瓜冰透了,一口咬下去,那瓜香和沁入肺腑的凉意,立刻把体内的酷热驱散。
忽论城,隶属天马都督府,是吐火罗人的地盘。
小涪桥?
杨守文吃了两瓣西瓜,长出了一口气。
“青之,上面写的什么?”
“好!”
身为射洪的大团头,梁九郎素以狠毒而著称。
封常清也不认得,否则以他那爱炫的性子,绝对会一早跳出来,向杨守文炫耀。
这也让杨守文感到头疼!
杨守文发现,他竟然不认得信封上的文字,于和_图_书是递给明秀。
“哦?”
唐都督,便是陇右都督唐休璟,同时也是安西都护。
不知不觉间,碎叶之乱已经平息下来。薄露带着家人逃往五弩失毕中,又召集了五六千人,盘踞在葛逻禄岭。封思业则挥军西进,试图和薄露决战。但薄露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并不想和唐军决战,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与封思业僵持下来。
否则的话,过冬时连粮草都供应不来。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让封常清取来火烛,把信封封口处的火漆化开,而后从里面取出了信瓤。
在他的印象里,杨十六属于那种你吩咐下去,我照做的人,很少见他主动表现。
硕大的西瓜,从深井里取出,上面覆盖着一层细碎而冰凉的水珠。
思忖良久,梁九郎沉声道:“老牛头,从明天开始,你就在小涪桥那边做事。给我机灵一点,若是再见到那女娃的话,也不要惊扰了她,帮我确认一下她的住处。”
“城南,小涪桥。”
他连忙又返回帐篷,就见那一个西瓜已经被明秀等人消灭的干干净净。
只是,他知道吉达的脾气。
吉达微微一笑,朝杨守文比划手势道:忽论城我就不去了……米娜准备前往呼罗珊,召集她的子民。那边是大寔人所统治,很危险,所以我准备和她一起回去。
“大兄,你这是……”
杨守文算得非常清楚,接下来乌质勒肯定要向朝廷请求援助。
“大兄,这是怎么回事?”
可这,却需要朝廷的和_图_书帮助。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
与此同时,安西都护府副都护田扬名,也在于田和器弩悉弄僵持着,双方各有胜负。
“对了,我准备过些日子,等陛下那边传来消息后,去忽论城走一遭。”
吉达比划手势,示意让杨守文安心。
“唐都督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吉达也是一脸茫然,比划道:我不知道,那个人给我的时候就是这样,怎么是一张白纸呢?
我们只有把信送去忽论城,找到苏巴什才能够知道,这信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太热了,太晒了!
“还没有……如今于田战事未止,唐都督估计也没有精力来询问碎叶河谷的事情。
没办法,手底下全都是一帮子老油条,如果他梁九郎没有手段,又怎能让他们听命?
杨守文顿时傻眼了,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唐休璟不点头,想要重修碎叶城,难度不小。
杨守文听完后,也就没有再询问下去。
进入六月之后,碎叶河谷的天气也越来越热。
当然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信封上,沾着血迹。
这种事情很正常,你建议唐都督重修碎叶城,估计他也要向朝廷奏疏。”
他想要找吉力元英算账,奈何吉力元英已经远去咸海。如果乌质勒不顾一切的去找吉力元英麻烦,结果嘛……他必须要先稳住自己的部族,然后恢复元气。
好吧,当我没说过。
“九爷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老牛头,绝不会让九爷失望。”
城南?和图书小涪桥?
“一张白纸。”
待乌质勒返回俱兰城时,面对的是一片狼藉。
小哑巴?
他很想知道,这信里到底是什么内容,竟然能让薄露派人劫杀吉达,似乎是势在必得。
明秀洗了洗手,然后把毛巾丢进了水盆里。
就在杨守文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
吉力元英把能带走的全都带走,乌质勒经此变故,可谓是元气大伤。
那边的情况,同样是比较复杂,据米娜说,忽论城以西曹国人为主,混杂了康国、石国、以及东曹国、米国等国的国民。昭武九姓内部,同样是勾心斗角,关系复杂。而天马都督府虽然是大唐帝国设立,可实际上的执掌着,是吐火罗人。
除非他主动拿出来,否则不可能看到。
不仅是杨守文愣住了,便是明秀等人也都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茫然。
老乞丐被梁九郎吓到了,结结巴巴回答道。
明秀率先反应过来,看着杨守文道:“我曾听人说过,以前人们为了保密,所以制作了一种药水。据说用这种药水写出来的文字,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必须要用另一种特殊的药水才能显现出来。吉达曾说过,他遇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人身受重伤,而且还被追杀……而后他又遭遇伏击,说明这封信一定非常重要。
“大兄,呼罗珊那边很危险,你陪米娜去,要多小心。”
米娜嘛……如果她认得上面的文字,肯定会告诉吉达。
小涪桥那边,居住的大都是富贵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