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八十三章 明崇俨的故人

“明师,已仙去二十一载。”
而暴露的结果……
“贫僧尸密罗多,早年间曾在白马寺出家修行,后来到天马城,一晃已有二十二载。
怎么……变成了明崇俨的交代?
“突围,不正常吗?估计他知道自己投降,也是死路一条。”
听着尸密罗多的讲述,杨守文也不禁蹙起了眉头。
“总之,官府处理天马丝行的方式很奇怪,而且当时骨列干苏巴什的反应,也不太正常。按道理说,他大可以向官府投降,可是却拼死突围,岂不是坐实了罪名?”
不过,既然你不是明施主差遣,来这天马城又有何贵干呢?”
“没什么约定,就算是真有,老衲也记不得了。
而杨守文这边,高力士则带着封常清和杨存忠离开,佛堂里只剩下了杨守文和天竺老僧两人。
他现在想不明白明崇俨让尸密罗多来天马城的用意,但感觉着,明崇俨必有谋划。
尸密罗多抬起头,看了杨守文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沉声道:“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当年老衲东渡大唐,在白马寺落脚。东土大唐,佛道兴盛。老衲当时满怀憧憬,想要在大唐扬名立万。没想到,没等老衲开坛讲佛,就遇到了明施主。
“死了!”
脑海中,http://www.hetushu.com蓦地跳出两个字来:死间!
尸密罗多向杨守文看过来,但旋即又笑了。
“嗯?”
身在天马,断去了和洛阳的联系,尸密罗多显然并不清楚明崇俨已经死去的消息。
也许是太久不说的缘故,尸密罗多一开始有些结巴。
骨列干死了?
不过,还有一种死间,终其一生可能都不会发生作用。
“是啊,到现在,还有许多人被关在城堡地牢之中。”
“什么事?”
杨守文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看着尸密罗多。
至于天马丝行,你找天马丝行作甚?”
那明施主舌灿莲花,老衲与他斗法三日,最终落败。
明崇俨?
“约定?”
二十二年前,老衲受人所托,离开洛阳。
“天马丝行关闭之后,官军还封锁了天马城,也不知道在找什么,还抓了不少人。”
可能那层次太高,所以杨守文理解不了。
“是官府所为?”
杨守文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愣住了!
他一口官话,虽然吐字发音都不是很标准,但足以清楚的表达出他的意思。
但有一件事,他可以肯定,小鸾台和明崇俨,绝对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还有两个同伴,在此之前已经http://m.hetushu.com抵达天马城。我待会儿去和他们汇合,到时候会待他们过来……对了,那其中有一个人,是明师的侄孙。”
他双手合十,朝尸密罗多一礼,“还有一件事要烦劳法师。”
饭后,波塞黎和另一个僧人退出了佛堂。
“据说是安西都护府下的命令,但具体情况,老衲就不清楚了。”
所以,当杨守文说明崇俨已死之后,尸密罗多明显愣了一下。
尸密罗多的回答,让杨守文吃了一惊。
后来失毕死了,他的儿子接手了天马丝行。也就是七八年的光景,把丝行的规模扩大了数倍,也是个精明的人。说他别的,老衲倒是相信,可说他勾结大寔人,老衲就有点不太理解了。天马丝行走的是吐蕃商路,怎么会和大寔人有关?”
他怎么也想不到,此前被他视为寻找颜织最为重要的线索,天马丝行已经没了……
就在杨守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时候,老僧却突然说道。
“法师不必担心言语不通,贫僧也能说得中土唐音。”
他们藏身在敌人中间,甚至会为敌人做事,甚至连己方也无太多人知晓他们的存在。他们就像一颗钉子,牢牢钉在敌人之中。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们才会暴露。
和-图-书守文闭上了眼睛,陷入沉思。
上一任的掌柜骨列干失毕,是个康国人,为人和善,也很会赚钱。
有此下场,倒也不足为奇。
“天马城八百勇壮,再加上两百疏勒官兵,一千人啊!”尸密罗多听了杨守文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骨列干苏巴什是个精明的人,投降了还有一线生机,突围……必死无疑。老衲是看着他把天马丝行壮大,他的胆子不大,竟然想要突围?”
这九斤九两九钱金,铸就卢舍那金身的暗语,是上官婉儿告诉他的。据上官婉儿说,这是小鸾台顶级密探之间的接头暗号,知道这暗号的人,数量并不太多。
杨守文闻听,也沉默了。
“找人?”
尸密罗多先是精神一振,旋即笑着摇了摇头。
想到这里,杨守文看尸密罗多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了。
这个答案,绝对是出乎杨守文的意料之外。
他愣了一下,刚要再询问,尸密罗多已抢先开口道:“去年十月,天马丝行因勾结大寔人,被天马都督府满门抄斩。当时,还有从疏勒过来的兵马,把丝行团团围住。骨列干苏巴什试图突围,结果被官军所杀,尸体暴晒于城外三个月,年初才被收敛。丝行自骨列干苏巴什一下,共一百五十余人无一和图书幸免,全都死了。”
“我有一封书信,受人所托,要送给一个叫做骨列干苏巴什的人。”
“敢问明师与法师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杨守文话未说完,就听尸密罗多开口说道。
杨守文心里,突然生出一种猜测:莫非,这小鸾台并非武则天创立,而是出自明崇俨之手?
尸密罗多也没有打搅他,而是盘转着手中的佛珠。一时间,佛堂也陷入了寂静。
天马丝行已经没了?
这些年来,在这天马城也习惯了。老衲每日与佛法相伴,也没有了当年的欲望。
但他却没有流露出震惊的表情,而是叹了口气,轻声说道:“老衲当初就与他说过,他将有血光之灾。没想到……这都是命,只怪他一方外人,却非要掺和那红尘中事。
所谓死间,是指故意散布虚假消息,让我方间谍知道,而后传给敌方。敌方上当之后,往往会将其处死。
莫非这尸密罗多是明崇俨安排在安西的死间吗?
“那又如何?”
“法师,明师是我师祖。”
尸密罗多似乎提起了一点精神,开始滔滔不绝说道:“不过,老衲倒是觉得奇怪,天马丝行在天马城也有二三十年了,老衲来天马城的时候,天马丝行就已经有了。
过了很久,杨守文站起身来。和-图-书
只要法师愿意,可以随时离开这里,做想做的事情……不过,在法师离开之前,还请法师能够为我解惑。日间,我提到了天马丝行,为何波塞黎长老脸色大变?”
“我,来找人。”
当时那人对老衲说:他日若有人奉上九斤九两九钱金的卢舍那金身,便是老衲解脱之日。老衲在这天马,足足等待了二十二年,终于等到了中土来人……法师,敢问那明崇俨明施主可还安好?他为何不来,却让你小小年纪来到这混乱之地?”
尸密罗多这么一说,那骨列干的确是有些奇怪。
“那就让他们来吧。不过,老衲和明施主的关系,你知我知足矣……至于他的侄孙,也算是故人之后。你们只要不要惹是生非,为老衲这寺院惹来麻烦即可。”
此后,明施主就让老衲来到天马,并且给老衲足够的金钱,在此建了这座寺庙……他让老衲在此参佛,不问世事。其实,一直到现在,老衲也不知他的用意。”
“啊?”
尸密罗多似乎没了兴趣,又恢复到那老态龙钟的模样,眼皮子一耷拉,很随意问道:“找谁?”
“抓人?”
不过渐渐的,尸密罗多就变得流利起来,说话的条理也变得越来越清楚。
“明师已经仙去,法师与他的约定,也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