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八十五章 夜探天马城堡(一)

“我说,他会不会是已经死了?”
高力士闻听,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他敢动手,就说明他一定知道一些事情。”
毕竟,他们到目前为止,所作出的各种判断都不过是猜测。如果信上的内容和颜织无关,那么到头来,他们还是要想办法找到颜织,否则就无法完成任务。
毕竟,尸密罗多虽然让他们在寺庙里住下,却已经表明,他不愿意掺和他们的事情。
“有办法把信上的内容显现出来吗?”
杨守文呼的站起来,一拍巴掌道:“应该就是这样。”
此时的高力士,还不是历史上那个权倾朝野的高大将军。
这样子没有一点线索,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之后,却无法前去确认,实在令人心烦意乱。
他会想办法解决书信的问题,但杨守文也要想办法,找到颜织。
我突然想到,如果,如果哪天天马丝行的骨列干是为了掩护颜织,那么颜织在逃离天马丝行之后,恐怕也无法离开天马城。小高说,颜织是一个中原人,如果在逃出天马丝行之后又无法逃www•hetushu•com离天马城,他会不会很容易被天马都督府的人抓捕呢?”
他在封常清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就见封常清一路小跑的离开。
说实话,杨守文也没有一个头绪。
但我告诉你,只要你敢去,我就立刻离开这里。那曹西什卡是敌是友且不知道,就算他没有敌意,可如果知道他抓了朝廷的人,你以为他会向你承认吗?”
“长老,你认为颜君他现在,被关在天马城堡?”
杨守文突然看着明秀道:“四郎,什么情况之下,才无法传递消息?”
“你要想去送死,你便只管去。
依旧是跟随尸密罗多师徒化缘,穿行在天马城的大街小巷之中,接受信徒的布施。
他们身上有钱两,需要这样子吗?
正如明秀对杨守文说的那样,从五代十国开始,世家大族为了各自的利益,于是在最初的显影药水基础上,进行了各种尝试,各种研究。各家的显影药水所用的配方都不一样,所以明秀想要把信上的内容显现出来,就必须要弄清楚对http://www.hetushu.com方使用的是什么配方。这对于明秀而言,显然是非常困难,但是有必须要去解决。
这可能性很大。
即便是高力士,也感到有些烦躁,于是向杨守文提出了建议。
“亦或者说,无法传递消息?”
另一个僧人,言语不通,无法交流。
明秀摊上这么一桩事,自然也不会让杨守文痛快了。
杨守文觉得,这化缘的感觉颇有意思。
算算时间,颜织失踪已有一载。
可片刻后,他还是忍不住说道:“可这样子,根本就是大海捞针……如果颜织还活着的话,应该会设法和我们联系。就算他联系不到朝廷,可是也应该有其他的方法。但是现在,他却没有联系,会不会是已经死了,亦或者无法传递消息?”
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出现,甚至连一点音讯都没有,也说明他的情况并不算好。
“呃……我尽力!”
不过,杨守文却突然道:“小高,你刚才说什么?”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解释。”
高力士也有些急了,“那我们该怎http://www.hetushu.com么办才好?”
杨守文这心里也没有底,但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去找波塞黎帮忙。
杨守文首先要确定,颜织而今还在天马城。
天马丝行被剿灭之后,天马城戒严,一连数日,在城中搜捕。
“你再去找波塞黎打听一下……这次,你亲自去和波塞黎长老打听,问问他,是否了解天马城堡的情况。比如,那些被抓的犯人,会被关在什么地方。如果我们想要混进去,有没有别的办法?波塞黎长老在这里比较久,应该会有线索。”
……
此人是昭武九姓之一西曹国人,据说和西曹国国王是亲戚,在天马城已经担当三代都督。
……
杨守文一副‘你这个异端’的表情,让明秀颇感无奈。只是,他也懒得去和杨守文斗嘴,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要想办法,把信上的内容显现出来。
“我记得,尸密罗多法师曾经说过。
说到这里,杨守文立刻招手,示意封常清过来。
“我不知道……各家的方法不同,我明家也有自己的方法。可一旦错了和*图*书,这封信可能就毁了。”
一方面,他听从尸密罗多的话语,给予了他们不少帮助;另一方面,他又似乎有些顾虑,在言辞之间,透着一种疏离感,更不主动的和杨守文他们进行交谈。
但这并不容易!
不过在明秀看来,他这种行为,纯粹是自讨苦吃。
如果他还活着,就应该想办法和朝廷取得联系。
明秀说到这里,突然明白了杨守文的意思,看着杨守文道:“青之,你的意思是说……”
只是,不等杨守文回答,一旁明秀便冷冷道:“小高,你要明白,这天马城非我疆土,而是属于吐火罗昭武九姓所治。若那曹西什卡此前配合了疏勒镇官军行动,说明他也有洗脱不掉的嫌疑。这种情况下,咱们去找曹西什卡,岂不是自投罗网?”
同时,这天马城有人口过万,想要找到线索,绝非一件易事。
“长老,咱们何不直接去天马都督府,找天马都督,让他配合调查?”
这个波斯人,很难判断出他内心中的真实想法。
“那就没错了!”
这么找过去,他会帮忙吗?
“这个…http://www.hetushu.com…他被人看管,被人……”
“青之。”
高力士闻听,不禁闭上了嘴巴。
“不是,是后面一句。”
“你懂什么,这叫做修行。”
过了一会儿,封常清重又返回,轻声道:“师父,我刚才问了波塞黎法师,他说当时抓捕的人很杂,但是有七成人,都是来自东土,或者是看上去像来自东土。”
曹西什卡,也就是现任天马都督。
“这个……”
杨守文眉头不由得一蹙。
死了?
虽然他很聪明,可在言语之中,还是无法掩饰住自己内心中的情感。
这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杨守文便早早起来。
“我不管,这件事交给你,我要知道信里到底写的什么。”
一连三天,却毫无头绪。
“既然如此,我们就更应该去天马都督府,找那曹西什卡才对。”
“嗯?”
这,同样不太容易!
那么算下来,似乎也只有波塞黎才能帮到他们……现在,就看他愿不愿意帮忙。
波塞黎!
也难怪,来到安西也有些日子,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他却无法前去确认,有怎能不焦躁呢?
该从何处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