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夜探天马城堡(三)

接连数日交锋,叛军死伤惨重。
薄露虽然嘴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一直挂念。
“有人来?什么人?”
好在,薄露并没有追问下去,只是转过身去,看着在夜色中延绵欺负的山峦,久久不语。
如果是在以前,薄露绝对无法容忍部曲如此表现。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鲁奴儿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地。
鲁奴儿嘴巴张了张,不知该如何回答。
现在看来,五弩失毕中不会再对他伸出援手,而唐军则要对他赶尽杀绝,不会再给他半点机会。虽然山外的唐军不过数千人,但其强大的战斗力,绝非自己手下可以比拟。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以现在的局势来看,他不会再有翻盘的机会。
波塞黎主动要求加入,着实为杨守文省去很多的麻烦。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波塞黎更主动承担了许多工作……
两人才回到山谷,就见阿吉匆匆跑来。
可事实上,那藏兵洞自三十年前被毁之后,其内部的结构必然会有很大的变化。
好在和-图-书这一次,杨守文有了一个新帮手。
鲁奴儿则轻轻点头,她搀扶着薄露走进了山洞,而后服侍薄露坐下休息。
随着安西副都护田扬名出兵夹击,叛军的局面也就越发的艰难。
可是,薄露却不甘心……
薄露,依旧在勉力坚持。
想要进入地牢,依旧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鲁奴儿,你怎么看?”
继续在葛逻岭和那些唐国人周旋,恐怕也坚持不得太久。唐国有一个典故,叫做破釜沉舟。我们现在只有相信,送这封书信过来的人,是我们的朋友,而非敌人。”
薄露闻听,激灵灵一个寒蝉。
你说,我为了这次起兵筹谋了近两载,怎就会功亏一篑?难道那大唐国,真就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吗?”
就在薄露沉思的时候,一件披风披在了他的身上。
鲁奴儿陪着薄露在外面站了很久,最后陪着薄露,返回山谷。
但战局很明显,已经无法逆转。
他在天马城也有许多年了,对天马城的熟悉和了解www.hetushu.com,远非杨守文和明秀可以相比。
而且从这里到播密川,需急行三日方可到达。以我们目前的状态,一旦我们到达播密川后,疏勒军不肯放行,那到时候我们可就危险了……还要,为什么要我们去忽论城?那是天马都督府所在,属于吐火罗所治,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呢?”
而乌质勒的背叛,也使得他陷入了绝境。
他手里拿着一封书信,来到薄露面前,轻声道:“刚才有人过来,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老爷。”
“外公,此前你让舅舅伏击那个突骑施人,是受何人委托?”
“据探马的消息,唐国军队尚据此一百五十里外的忽那河畔,似乎并不清楚我们的藏身之所。”
“那是器弩悉弄的人送信过来……鲁奴儿,你的意思是说,这封信和此前的委托,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这一日,薄露躲过封思业的追击之后,带着残余的叛军,躲进了葛逻岭的一个山谷之中。
“播密川,那边可是有安西都护府和*图*书的疏勒军守卫。
“老爷,可算找到你了!”
“舅舅刚吃了些烈酒,已经睡着了。”
三天前,阿芒为了解救薄露,以至于失去一条手臂。
这一次,薄露从都播部落借来的数千人马,而今只剩下不足八百人,其中还有部分伤兵。人困马乏,在躲进了山谷之后,叛军们便立刻找到了避风之处休息。
鲁奴儿拿着信,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薄露闭上眼,沉思不语。
他沉思片刻,把书信递给了鲁奴儿。
有了尸密罗多的羊皮地图,事情似乎变得简单许多。
目送阿吉离去,薄露扭头,朝鲁奴儿微微一笑。
薄露听到这里,眉头紧蹙。
事实上,都播部落对薄露,已经仁至义尽,即便是薄露,也无法要求都播部落更多。
他叹了口气,轻声道:“鲁奴儿,看现在的情况,恐怕是大势已去了……
“播密川?”
薄露闻听,也有些为难。
以薄露现在的力量,着实经不起再一次的打击。
和*图*书这个……”
“我不知道。”鲁奴儿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可我们现在,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对吗?”
阿吉摇摇头道:“不太清楚,我们的人发现了对方,但对方并没有靠近,而是把信放下,让转交给老爷。对方还说,请老爷放心,只要听他吩咐,便有一线生机。”
……
都播部落不会再给他任何帮助了!
但具体怎么突围,还有突围之后,到天马城做什么,信中却没有交代。这也让薄露有些犹豫。如果这封信是一个陷阱的话,如鲁奴儿所言,他们就会全军覆没。
这封信,不晓得是谁送给他的。
“外公,外面风大,还是回山洞吧。”
薄露闻听一怔,眯起了眼睛。
看着身前熊熊燃烧的篝火,鲁奴儿心里却不平静。
两个月了……鲁奴儿看上去瘦削许多,而且也很狼狈。那一身铠甲穿戴身上,恐怕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卸下。从碎叶城到五弩失毕中,再到巴什岭,最后遁入葛逻岭。
薄露扭头,月光下,就见鲁奴儿一脸憔悴之色。和-图-书
“没有发现唐国的军队?”
信中要他率部向西南的播密川突围,而后转道天马城……
他接过信,犹豫一下后,还是把书信打开。
可现在……
忽论城……却不知,那忽论城中,又有什么秘密?那个写信的人,究竟是谁呢?
良久之后,他突然睁开眼,招手示意阿吉过来,“阿吉,让儿郎们休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启程动身,向西南急行军。不过让儿郎们小心点,不要太过张扬。”
鲁奴儿的声音,在薄露耳边响起。
“是,我这就去安排。”
书信是用突厥文书写,薄露倒也不陌生,一目十行的扫过之后,脸色微微一变。
“红忽鲁奴儿说的没错,我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鲁奴儿现在是他最信任的人,而且在此前数次大战中,鲁奴儿表现不俗,更杀敌数十人,甚得薄露的钟爱。在他看来,鲁奴儿不逊色须眉男儿,甚至比他的儿子阿芒还要出色。她不但勇武,而且还会思考,若是男儿,定能振兴阿悉吉。
“你舅舅可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