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九十一章 薄露来袭(一)

他想要证实杨守文的猜测,如果小鸾台的显影药水配方和他明家的一样,那就说明,小鸾台和明家真就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只是杨守文的意思也很清楚,似乎不想节外生枝。如果不是呢?一旦明家的显影药水不成,那书信也就废了。
一时间,明秀好纠结……
杨守文和明秀走进屋中,就着火把的亮光看去,就见木屋的地面上,倒着五具尸体。
“哦?”
片刻后,就见杨存忠两人从渡口的木屋里跑出来,挥着手喊道:“阿郎,快来。”
而且,明崇俨和武则天之间的关系也很密切。
已经过了正午,日头虽然很毒辣,却不似酷暑时节的炽烈。
明秀似乎明白了杨守文的想法,看着他道:“青之,你莫非认为,颜织所用的显影药水,就是按照我明家的显影药水的方子制成?”
“全部都是刀伤,很干脆,不像是那种盗匪的手笔。”
“官军?”
小鸾台和明崇俨之间,到底存有怎样的一种关系?
“也不像……据我所知,这一带似乎也没有官军出没。
从天马城的反应来看,他夜探城堡的行动,似乎并没有被察觉到。一切看上去都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异常。
“四郎,周围有马蹄印记,大约有十七八匹的模样,看样子好和-图-书像是一群斥候。”
“这是船家。”
武则天登基之后,更合并内卫,秘密组建小鸾台,里面说不定就有明崇俨的手笔。
杨守文忙走上前,把尸体的握成拳头的手掌掰开,从里面取出一块铜牌。
看到阿悉吉这三个字,杨守文心里就不仅咯噔一下。
见杨存忠两人的样子,杨守文就感觉不太对劲。
明秀嘴巴张了张,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过,杨守文旋即摆了摆手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不必放在心里。
杨守文眉头紧蹙一起,片刻后,轻声道:“四郎,看这架势,似乎有点不对劲。
杨守文不知道,也没有兴趣探究。
要知道,当时武则天虽然已掌控大权,更扫清了朝堂上的一切障碍,可实际上,仍有很多人在暗中谋划,想要武则天的性命。若如此,明崇俨设计小鸾台,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们既然杀了人,想必一定会有接下来的动作,否则也不至于在这里杀人。”
波塞黎一怔,旋即摇头道:“这一带没听说有什么盗匪马贼,除了天马城的勇壮之外,我记得俱密城那边,至拔州都督府所治有六百勇壮。不过,俱密城据此,约一百八十里,平时很少派兵马过来这边,更不要说派斥候来和图书这渡口杀人……”
“谁?”
能够让马味道离开俱六城,在北庭都护府当值,总好过于待在俱六城做个校尉。
杨守文等人的行李并不多,高力士等人很快就准备妥当。
明秀的态度,让杨守文也更加警惕。
杨守文翻身下马,快步走到木屋门外。
他从马上摘下一口大刀,横在马背之上。
……
杨守文等人离开了寺院,行出天马城。
可惜明崇俨死得突然,以至于很多事情都未能交代清楚。
杨守文眉头微微一蹙,忍不住开口道。
杨守文摇摇头,沉吟片刻后道:“我刚才在岸边没有看到渡船,很可能是那些斥候抢走,用来渡河。
杨守文和明秀闻听,忙跑进了木屋。
他猛然抬起头,看着明秀,轻声道:“阿悉吉?难道是薄露吗?”
“斥候杀人,可能是为了避免走漏风声。
杨守文也认出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毕竟他们此前也是在这里渡河,也是这一家人把他们从河对岸摆渡过来。
“嗯?”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静下心,查看尸体上的伤口。
只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俱鲁河渡口冷冷清清,不见人影。
封常清指着一具尸体喊道:“你看他手里,是不是抓着什么物品?”
从骆驼身上取下陌刀,杨存忠和杨十和_图_书六两人便直奔渡口而去。
这时候,杨十六也点亮了一支火把,为杨守文照亮。
毕竟,他要带封常清离开西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如果马味道愿意随他入京,杨守文也不会觉得累赘。可如果马味道不愿意去,杨守文就准备拜访一下郭虔瓘。
就算是马贼盗匪,也没有必要杀了船家五口人,除非他们……”
明秀一眼就认出了那尸体的身份,站起身走到一具女尸旁边,蹲下来看了几眼,也认出了她的身份。
谁又能保证,当年明崇俨组建凤卫,不是为了保护武则天?
天将晚,一行人抵达俱鲁河畔。
“斥候?”
“走,过去看看。”
“十六,你在这里陪四郎,我去外面看看。”
当然,这都只是杨守文的猜测。
这对于封常清也好,至少他不用再去为外公担心。
明秀走到一具尸体旁边,蹲下来把那尸体翻过来。
波塞黎也收拾好了行囊,与他的师弟叮咛许久,这才再次向尸密罗多告辞。
杨守文说着话,便站起身,高声喊道:“哥奴,再去拿一支火把。”
“这个……”
这是一家人,靠着摆渡为生的船夫一家人。
“也许!”
至于是不是真的,恐怕除了武则天之外,也不会有太多人知晓,这其中的内幕…和_图_书
虽然言语不是很通顺,但是他却记得那船夫的妻子,爽朗的笑容。
其实,仔细想想,小鸾台说不定真和明崇俨有关。
杨守文转了一会儿,便返回木屋。
不是盗匪马贼,也不是俱密城勇壮。
他连忙催马上前,让高力士和波塞黎以及封常清留在原地,与明秀纵马来到木屋前。
“阿郎,里面有尸体。”
“哥奴,十六,你们去渡口的那屋子里看看。”
渡河之后,船夫的妻子还送了一包烤馕,说是让他们路上食用。总体而言,这一家人都笃信佛教,是很虔诚的佛教徒。但不过半月而已,这一家人就已经……
波塞黎,天马城附近,可有什么盗匪马贼出没?”
杨守文转身走出木屋,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杨存忠举着火把走过来。而这时候,波塞黎高力士和封常清三人也到了木屋门口,见杨守文举着火把在木屋四周转悠,三人心中疑惑,但是却没有发问,而是径自下马,朝那木屋里走去……
反正这书信要送到洛阳,相信到时候上官姑娘会解决麻烦,你我也不必太费心。”
“还不清楚。”
杨守文还要去俱六城一趟,拜见一下马味道。
此次东去,他们将过俱鲁河,转道北上碎叶河谷,而后经昆陵山古道入庭州。
一行人盯着烈www.hetushu.com日离开天马城,便直向东行去。
明秀一怔,脱口而出道:“哪儿来的斥候?”
还没进屋,就有一股子浓浓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而明秀则翻身下马,轻声道:“青之,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距离这里最近的官军,是喝盘陀的葱岭守捉,隶属疏勒军所辖。但喝盘陀据此二百里,葱岭守捉好端端跑来这里作甚?而且,就算他们过来,也没必要杀这一家人啊。”
“我们没有走错路吧……我记得来的时候,渡口可停着渡船呢。”
杨存忠换了一头骆驼,把自己的马匹借给了波塞黎。
明秀眸光一闪,轻声道:“他们要打天马城?”
就在杨守文准备摇头表示不清楚的时候,忽听得封常清喊道:“师父快来,看这是什么?”
那铜牌上,有一个狼头图案。而在铜牌的后面,则是用突厥文书写的‘阿悉吉’三个字。
“前面就是俱鲁河,咱们今晚,就在大龙池宿营休息,等天亮之后,绕葛逻岭,翻阅大雪山,过巴什岭后,就算是进入碎叶河谷。咱们速度快一点,希望能尽早抵达碎叶城。”
杨存忠闻听,立刻答应一声,拍拍骆驼,让骆驼跪下来,他纵身从骆驼背上跳下。
从明崇俨把尸密罗多从洛阳赶到安西的行为来看,他似乎有意让尸密罗多搜集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