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九十四章 薄露来袭(四)

“走,进城!”
杨守文看了看天色,见乌云越来越厚。
“法师,快随我走。”
好在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杨守文也学了几句吐火罗语,听懂了这话语中的意思。
杨守文说完,一催胯下马,便冲向城门。
萨末建不懂汉语,却听得懂法师的含义。
他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就见杨守文从外面进来,脸上露出慌张之色。
山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门后探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来。
尸密罗多已经睡下,不过睡得并不沉。
“法师,这说来话长,你先收拾一下,快随我走,我慢慢与你说。”
如此情况,如果说没有问题那才是真的有问题。杨守文的心,已经沉到了底……
尸密罗多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听杨守文这么说,再见他一脸的慌张之色,立刻对萨末建吩咐了两句。
“看到前面的清真寺了吗?”
这天马城,老衲已生活了二十载,或多或少也有些朋友。不如这样,你们随我来,老衲有一处藏身之所,就算是那阿悉吉叛军攻入天马城中,也不敢轻举妄动。”
明秀的判断和他差不太多,也让他感到有些纠结。无他,如果只是他和明秀,亦或者杨存忠的话,跑也就跑了。但现在,他必须要考虑到尸密罗多的情况。老和尚已经过了古稀之年,身体可未必能挺得住,更不要说在这种天气里逃跑。
“杨君,让孩子和老衲在一起吧。”
城门口的篝火,被迅速浇灭,火堆上冒着黑烟。
杨守文回头,示意明秀http://m•hetushu.com他们在外面等候,他跟着萨末建直奔禅房。
如果尸密罗多真有个三长两短,那杨守文势必要内疚很久。
尸密罗多微微一笑,一带骆驼缰绳,那骆驼便调转头来。
你刚才不是问我怎么进的城吗?我告诉你,城门洞开,不见一个守军……我们进城之后,一路上甚至没有看到巡兵踪迹。曹西什卡,显然是准备开门揖盗。”
杨守文急了,大声道:“法师,我怀疑曹西什卡和阿悉吉叛军勾结。
大雨,倾盆而下。
站在城门下,就见天地混沌,被雨幕所笼罩……
“明君,你这是……”
如果躲起来,说不定会更安全,但必须要选好地方。”
可越是如此,杨守文这心里就越是紧张。
尸密罗多身上裹着一块雨布,把封常清也包裹其中。而杨守文等人则有些狼狈,一眨眼的功夫,全身上下就被雨水湿透。
尸密罗多笑道:“咱们就去那里落脚。这一片多是真主教的信徒,就算是叛军,也不敢在这里肆意妄为。老衲与这里的阿訇有十年的交情,只是不为外人所知。”
杨守文道:“我们在俱鲁河畔发现了阿悉吉部落的叛军……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从官军的围剿中逃出来,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要来天马城。我担心法师有危险,所以就赶回来,想要把法师接走。估计这个时候,阿悉吉叛军已经渡河,朝天马城奔袭。咱们快一点,趁着叛军人马未至,http://www.hetushu.com咱们先离开这座城市。”
杨守文翻身上马,和明秀招呼了一声。
尸密罗多说着话,便催动骆驼,沿着长街缓缓而行。他似乎并不紧张,骆驼走的也不是很快。杨守文三人紧跟在尸密罗多的身后,冒着雨,行出两个街口。
这情况明显不正常,一般来说,天马城由于地处安西边荒之地,所以一到亥时,就会关闭城门。同时,城门处还会安排勇壮,城中的主要街道,也有兵马巡逻。
已经是下半夜,夜空不知在什么时候,已乌云密布。
天马城的城门洞开,一堆篝火在熊熊燃烧。城门内外,包括城墙上,不见人迹。
“是谁啊,这么晚敲门?”
尸密罗多原本显得很镇定。
那骡子的背上,是两个沉甸甸的箱子。
他们来到寺院门口,杨守文不等战马站稳,便纵身从马上跳下来。他快步上了台阶,抓住门环,啪啪啪叩响山门。而这时候,明秀和杨存忠也在台阶下勒马。
“哥奴,听到了吗?”
眼看着快到城门的时候,就见天空中闪过两道银蛇,紧跟着轰隆隆一阵雷声响起。
万一他们和叛军遭遇,杨守文、杨存忠和明秀将会是交战的主力。
明秀脸色阴沉,从马上长身而起,手搭凉棚举目眺望。
杨守文从杨存忠手中接过了封常清,把他递给尸密罗多。
“这里是……”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我估计,他已经把城中勇壮召入了城堡之中。如果不是和叛军勾结,城门又和_图_书怎会洞开?城中的兵马,又怎会不见了踪迹……
但现在,都消失了!
杨存忠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可是在听到明秀和杨守文的呼唤后,也没有犹豫,紧跟在两人身后。四人三骑,如同一阵风似地,很快便冲进了城门。
封常清看到这种情况,不禁有些困惑。
尸密罗多开口问道,却被杨守文拦住。
“杨君,到底出了什么事?波塞黎去了哪里?”
他手里拿着一支火烛,在看清楚了杨守文等人的样貌后,明显愣了一下,旋即露出笑容,嘴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一连串的话语,只可惜杨守文一句都没听懂。
可杨守文的话,却着实吓了他一跳。
他连忙把门打开,侧身让出一条路,嘴巴里又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
尸密罗多闻听,愣住了。
尸密罗多突然开口,指了指杨存忠怀中的封常清。
从天边,传来了隐隐的雷声,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老衲的意思,是躲起来。
他搀扶着尸密罗多走出山门,萨末建又从寺院里牵来了两头骆驼。
“丑奴,保护好法师,不要妄动。”
整座天马城好像一座不设防的城市,这一路走过来,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师父……”
就这样,一行人直奔城门而去。
他匆匆找了几件僧袍,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萨末建牵着一头骡子出现。
“走,咱们马上走。”
我不担心别的事情,就怕到时候牵累到你。所以,请你和我一起离开天马城,咱们走了,叛军也就少了一个和*图*书借口,至少能够保证这天马城收到的伤害不会太大。”
只是,没等他说完,就见杨守文摆了摆手,而后和明秀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青之,且慢。”
“你是说,曹西什卡和叛军勾结?打开了城门?”
尸密罗多愣了一下,旋即从禅床上下地,而后点亮油灯。
“你说什么?”
他没有询问叛军为何要找杨守文,有些事情,不是他一个方外人应该去打听的。
尸密罗多愕然看着杨守文,疑惑道:“去哪里?杨君,你不是回洛阳了吗?怎么又连夜回来了?对了,你怎么进的天马城?老衲记得,天马城亥时关闭城门。”
是那个胡僧!
“走?”
“四郎,大概要多久?”
明秀在马上坐下来,看着杨守文道:“一炷香……现在咱们两个选择,一是逃出去,二是在城中找地方躲起来。这么大的雨,一旦被发现,咱们很难甩掉对方。
尸密罗多上了一头,萨末建上了另一头,然后看着杨守文,等待他的下一个命令。
萨末建和杨守文的脚步声惊醒了尸密罗多,他刚坐起身,就听到门外传来了杨守文的声音。
杨存忠此刻,已经从马背上取下了陌刀,一脸凝重之色。
我们出城,还不如留在城中安全……杨君,你的好意我心领,但又何必离开呢?”
简单的吐火罗语没有问题,可如果是复杂的语言,杨守文就不明白了。
尸密罗多闻听,也不再坚持。
其实,封常清此时也很紧张。他接过了短剑,用力点点头,可那脸上m.hetushu.com却呈现出苍白之色。
“天马城有八百勇壮,叛军想要攻破,恐怕不太容易。
出了城门后,明秀突然抬手,唤住了杨守文。
“杨君,随老衲来吧。”
从寺院里,传来胡音。
法师,我担心叛军是冲我来的。
杨守文旋即明白过来,尸密罗多这样做,并非是想要封常清做人质,而是担心遇到麻烦时,封常清会拖累杨存忠。尸密罗多也是饱经风霜,见过世面的人。
他听出了门后说话之人的身份,于是用半生不熟的吐火罗语道:“萨末建,是我。”
他冲着萨末建说了几句话,就见萨末建催动骆驼,便朝城中行去。
进入天马城之后,更是一路通畅。
说着话,杨守文取出一口短剑,递给了封常清。
依旧是不见卫兵,也进一步证实了杨守文和明秀的猜想。
不过,他也知道杨守文听不懂他的话,于是就摆了摆手,示意杨守文跟在身后。
明秀也大声道:“哥奴,跟上。”
杨守文看了一眼,有心想让尸密罗多把箱子丢了,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法师有这等好地方?”
他本意是要救尸密罗多,而不是害他。
好在,尸密罗多这时候却开口了,“杨君,这种天气跑不快,而且很容易被发现。
他一边说着,一边穿衣服。
“法师,我是杨守文。”
“萨末建,法师睡了吗?”
听到杨守文的问话,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点了点头……
……
金蟾引导术进入了另一层境界之后,杨守文的六识极为敏锐。
时,已近寅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