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九十六章 反击

他举目眺望,目光越过了长街,落在了另一头的叛军队伍之中。叛军自播密川突围,不过六百人。但是为了加强他们的战斗力,穆先生有偷偷调拨了四百人。
而此时,杨守文、明秀和杨存忠则来到了天马大街的另一端,看着长街上混战的人们。
伴随着钟声,天地间回荡起一个古怪的声浪。
曹西什卡很清楚真主信徒是什么样子,那些人一旦投入战斗,会悍不畏死,极为疯狂。想当初,真主教信徒进入天马城的时候,曾经和本地的一些教派发生过冲突。曹西什卡曾亲眼目睹了真主信徒的战斗,也正因此,让他对真主教颇为忌惮。
……
会不会破坏了主上的计划?
若是不在佛寺,便循着这条线找,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卑职,明白!”
鲁奴儿不置可否,只答应一声,便上马离去。
“都督,我们要不要参战?”
“四郎,你在这里督战,哥奴随我前去斩杀贼酋。”
薄露见真主教徒越来越多,有些惶恐,于是纵马上前,大声喊叫。
吓得薄露连忙拨马退后,几个躲闪不及的亲随,被梭枪当场击杀。
铛,铛,铛!
“这里是佛寺,你们休得放肆。”
出战?
明秀的脸色,发生了变化。
雨势,减弱了些许。
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招惹对方,因为这穆先生的来头,显然很大。
“还能向谁,当然是向我们……”
紧跟着,一排真主教徒从他身后跃出,手持梭枪,恶狠狠便向薄露和他的叛军投掷过来。
他们有的手中紧握弯刀,有的则手持长矛。走在最前面的人,手捧经籍,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诵读。
杨存忠早就憋了一口和*图*书气,听闻杨守文的命令,大吼一声,健步飞奔。
“他们一定还躲在城里,我能够闻到他的气息。”
所以,当他的部下提出出战的要求时,曹西什卡果断拒绝。
越来越近,那诵读经文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一片一片,此起彼伏,渐渐又汇聚成了一个声音。真主教徒们走到了长街的尽头!穆先生甚至清楚看到,其中有十几个人,手里拎着血淋淋的人头,脸上呈现出狂热之色,正凝视着薄露等人。
薄露用一种‘你是白痴’的眼神看了穆先生一眼,大声道:“我怎么知道?真主信徒最为狂热,一旦开战,不死不休……该死,谁去招惹了那些个真主教的人?”
“薄露,往哪里走?”
“已经跑了!”
那钟声,是从天马城的西北角方向传来,节奏颇有些怪异,似乎带着一种奇异的韵味。
“……被进攻者,已经获得了反抗的许可,因为他们受到了压迫……”
“我们?为什么?”
天马城堡的城墙上,曹西什卡带着护卫队举目眺望,见到真主信徒出现,也不禁脸色大变。
天马城中,哭喊声不断,许多房舍着了火。但由于之前雨水的缘故,火势不大,却浓烟滚滚。
“据城里的细作说,这里原本只有三个和尚。
刹那间,真主教徒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杀死他们,杀死他们……”
说完,他转过身,看着随从道:“立刻派人告诉薄露,让他全城搜索,那些人一定还躲在城里。很可能是曹西什卡惊动了他们……这獠子少不更事,平添麻烦。”
杀了薄露之后,派人把薄露首级送去播密川,要不然田扬名那边也不http://www.hetushu.com好向唐休璟交代。”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曹西什卡还是习惯性的,愿意听从差遣。
穆先生厉声道:“杨守文不会躲藏在民居之中,他假扮僧人,标志明显。所以要躲藏,最好的去处就是那些佛寺。红忽鲁奴儿,烦劳你告诉薄露俟斤,请他派人去佛寺中搜查。
虽然对薄露突围心存疑惑,但杨守文此刻却认为,应当先取了薄露首级。
他冲入战场,脚下一顿,手中陌刀呼的扬起。
被他这么一呵斥,随从们立刻变得小心起来,不敢再似之前那样的肆无忌惮……
那口大刀划出一道奇亮光弧,咔嚓便把拦在他身前的叛军斩为两段。鲜血,瞬间染红了杨存忠身上的白袍,可是他却恍若不觉,发出一声声虎吼,大刀呼呼作响,上下翻飞。
这个薄露,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麻烦……若不杀死此人,早晚会成为安西的祸害。
“真主教的兄弟们,我这次来,是来寻找一个仇人,绝无打搅你们的意思。”
这时候,寺院外传来马蹄声。
他在佛堂里转了一圈之后,又走到了香炉前,看了一下里面的香灰。
可是,他却听从那唐国人的差遣,把好大一座城池就这么平白让出来。好吧,就算日后唐国人会给你补偿,但是在吐火罗,特别是西曹国内,曹西什卡的名声也就彻底毁了。一个短视之人!到时候你众叛亲离,就只能做唐国人的走狗。
一个随从上前,轻声道:“阿郎,这些獠子未必可信。”
那声浪庄严而肃穆,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奇异韵味,似乎是数以千计的人在诵读经文。
穆先生拿过一支火把,迈步走进佛堂。
和_图_书还有,打听一下,那老和尚有没有亲近之人。
两支人马,喊叫着在天马大街上混战起来。
“薄露俟斤,发生了什么事?”
雨幕遮天,令整个天马城都陷入混沦之中。从远处传来一阵阵哭喊声,并伴随着喝骂和惨叫声不断响起,把天马城的宁静打破。他取下头上的斗笠,仰面朝天,深吸一口气。
这些獠子,绝不能放过。
薄露道:“听到那钟声了吗?那是真主教宣战的钟声……”
他手捧经籍,大声呼喊。
“阿郎,没有人。”
而薄露也退回军中,大声喊道:“给我杀!”
杨守文一马当先,从长街的战场中杀出一条血路,直奔薄露而来!
他念一句,身后的信徒们便紧跟着诵读。
薄露想到这里,对曹西什卡越发的不屑。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飘散在空中的黑烟。
鲁奴儿看了穆先生一眼,冷冷一笑。
鲁奴儿带着一队护卫来到寺庙门前,她甩蹬下马,走上台阶,正好和穆先生照面。
“等一下,先看看情况。”
“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真主教信徒的狂热,对杨守文而言,无疑有极大的好处。
而位于天马城的那座恢宏佛寺,也被大火笼罩。
其中的老和尚,在天马城已有二十年之久……那几个人到了天马城之后,就住在这寺庙之中。不过不知是不是走漏了风声,老和尚与那几个唐国人都不见了。”
雨,在黎明时分停息。
“真主教?真主教在向谁宣战?”
若是自己能有这样一座城池的话,何需百年?二十年,便足以吞并整个吐火罗!
穆先生迈步走进寺院,喝止了正在翻箱倒柜的随从。
为首的一个真主教徒抬起了和*图*书手,直视薄露。
杨守文也神色凝重的点点头,轻声道:“此事,我当呈报陛下,请她对真主教留意。”
那些个手捧经籍的信徒指向叛军,厉声喊喝。
他嘶声喊叫着,身边的随从虽然不明白是什么缘故,却连忙吹响了号角。
“嗯?”
“搜!”
而薄露手下的叛军,这时候也在渐渐的集合。
说着话,穆先生便走出了佛堂。
“那我们怎么办?”
“我知道……不过现在,我需要他们帮忙。等找到了那些人,就发信号通知曹西什卡,命他出击。
穆先生这时候也赶了过来,看着薄露,疑惑问道。
曹西什卡好歹也是一城之主,这天马城也算是一座大城。
这货太装逼了,装的有点过了……
“穆先生,找到人了?”
那支长有两米的陌刀拖地而行,刀口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刀痕,火星飞溅。
不过那豆粒大小的雨滴打在脸上,仍会感觉生疼。
只是他没有发现,因为他的拒绝,身后那些部曲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
“真主教导我们,当我们的身体被异教徒的鲜血所浸透,真主将把荣耀赐予我们。”
可惜了这一座大好的城池!
“杀死他们!”
千人队伍,簇拥着薄露。
穆先生和鲁奴儿错身而过,站在山门外,举目眺望。
眸光一闪,他沉声道:“老和尚昨天在这里做的晚课,说明他并没有离开天马城。”
“这些个蠢货,谁让他们去招惹那些疯子的?”
“立刻集合,集合!”
曹西什卡接到了通知,命他让出天马城。
与此同时,杨守文也纵马向前,手中一杆大枪颤动,化作朵朵梨花,枪影重重。他和杨存忠一前一后杀入长街,犹如和-图-书入无人之境般。那些叛军,被杀得连连后退。而真主教徒也在杨守文二人的激励之下,变得越发疯狂,越发的凶狠……
就在薄露沉思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一阵钟声。
薄露一边纵兵掠夺,一边寻找着杨守文等人的下落。事实上,薄露比穆先生更想要找到杨守文,因为这次起兵造反,几乎就是毁在了杨守文之手,也让薄露对杨守文恨之入骨。他策马在天马大街上,举目向天马城堡看去,露出一丝不屑。
“绝不可让他们在中原传教。”
沉甸甸的陌刀在杨存忠手里犹如阎王爷的帖子一样,所过之处,杀得血肉横飞。
反正主上也说了,要薄露的脑袋……既然如此,让那些真主信徒打前阵,没有主上的信号,他是绝对不会过问此事。在城堡中看热闹,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晨曦之中,远处的街道小巷中,走出了一群群身穿长袍的人。
虽说天马城是西曹国所属,但曹西什卡对唐国更加仰慕。事实上,从他父辈开始,就已经习惯于听从安西都护府的差遣,甚至对西曹国的命令,都不屑一顾。
他们身着白袍,手持武器,悍不畏死的发起了冲锋。
杨守文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薄露,眼中顿时露出了骇人杀机。
冷清的佛寺,被数十人包围着。山门已经倒塌,佛堂里更是一片狼藉,看上去颇为凄凉。
薄露在听到这钟声与声浪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穆先生毕竟不是安西人,对安西的许多情况不太了解。不过,他也听说过真主教,脸上顿时浮现出诧异之色。
既然真主教徒已经决意要开战,薄露也不会退缩。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退缩半步,那些狂热的教徒势必会更加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