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五百九十八章 狄公之殇(一)

“陛下,重要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妥当,剩下的,多是一些不紧要的,不如明日再处置。”
“还有,你把小鸾台的事务也整理一下,回头交与太子。”
“对了,杨青之他们到哪里了?”
只是没等她开口,就听武则天道:“婉儿快到不惑之年了吧。”
吐蕃大军失败之后,武则天总算是松了口气。
“今日收到了从庭州送来的奏报,说五天前他们抵达庭州,不过并没有去金满城,而是去了俱六城。据庭州方面传来的消息,青之在庭州收了一个徒弟,好像是要去他徒弟家中。算算日子,他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庭州,差不多到凉州武威才是。”
上官婉儿闻听,眉头不由得一蹙。
武则天却摆了摆手,道:“算了……这孩子此次西行,可是受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也算是一桩功劳。也不用催他,只等他回来就是。只可惜了!咱们觉察的有些晚了,以至于颜织……婉儿,这件事你也不必插手,到时候让五郎他们去做。”
hetushu•com当初,她刚登上九五之尊时,那怕已六十多了,缺仍可以通宵达旦的处理事务。
“女人家的,多读些书,学点女红,莫整日里与人勾心斗角,揣摩别人的心思。想必你那杨郎,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一直没有表明态度。是时候做些女人该做的事,否则的话,你那杨郎,又怎会放心?”
这已经是武则天在三年里第二次吃突厥人的亏,而且还是被同一个人戏耍。这让心高气傲的武则天又岂能善罢甘休?好在,唐休璟与郭元振设计,把吐蕃大军引入洪源谷中,而后一把大火,讲吐蕃数万兵马付之一炬,算是挽回了武则天的颜面。
不久,自安西又传来了捷报,薄露自播密川突围之后,又和天马都督曹西什卡勾结,企图占据天马城负隅顽抗。幸得杨守文及时出现,说服了天马城真主信徒,剿杀薄露。最终,薄露全军覆没,被其女鲁奴儿救走之后,至今下落不明,音讯全无。
“大年,什么事让你如此慌www.hetushu.com张?”
原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没想到,还是被武则天看出了破绽。
这也让武则天感到颜面无光!
“真是精力不济了,已亥时了,还有这许多事情没有处理。”
已度过了七十六岁的生辰,武则天越发觉得,精力不似从前那样旺盛。
“那倒是!”
片刻后,她轻声问道:“安西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陛下,已过了亥时。”
这些年来,小鸾台于朕诸多帮助,只是很多事情,朕不能说,也着实委屈了你们。现在,把小鸾台交给太子,相信太子一定能明白朕的意思,对他也会大有帮助。”
虽然她如今重用张易之兄弟,把小鸾台的权力削减很多。可这并不代表武则天不再信任上官婉儿,只能说,她更需要上官婉儿随时随地在她身边,听候她的差遣。
先是有吐蕃寇边,进犯凉州;随后又有默啜出兵犯陇右。虽则唐军出兵抵挡,但突厥兵马来去如风,在陇右马场掠夺数万匹战马之后迅速撤离和-图-书,令唐军扑了一个空。
到底是年纪大了!
眼中,闪过了一抹冷意。
说到这里,武则天睁开眼睛,向上官婉儿看去。
武则天笑着点头道:“自来俊臣死后,他所设计的十大酷刑,已经被封存了太久了。”
上官婉儿笑道:“陛下倒是不必担心此事……真要是猜不到,只待曹西什卡被押解过来之后,三木之下容不得他不开口。”
武则天那一句话,虽然是带着说笑的意思。可上官婉儿却知道,那说笑的背后,所隐藏的浓浓杀意。武则天从来都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这些年来,随着她年龄的增长,的确不再似当初那样凶残。可如果你觉得她老了,好欺负了?那可就真想错了!
“回禀陛下,狄公幼子狄景晖在宫外求见,说狄公可能要不行了……”
武则天露出了诧异之色,看了一眼面前的奏疏,苦笑着轻轻摇头。
武则天伸了一个懒腰,抬头问到。
夜色,渐深。
丹陛下,上官婉儿在一份奏疏处理完毕,而后收拾好,起身www•hetushu.com送到武则天面前。
武则天露出不满之色,轻声道:“拖拖拉拉,也分不清楚一个轻重来。”
那俏脸顿时飞起红霞,上官婉儿竟露出了小女儿的模样,低着头,显得手足无措。
她不是想不明白,心里或多或少也有些猜测,只是有些拿捏不定罢了。
武则天看她这样子,也不仅笑了。
可现在……
“已经过亥时了吗?”
“你说,曹西什卡为什么要与薄露勾结?他好歹也是天马都督,可比中原一州刺史。那天马城,更是他祖上数代人的心血,好端端为何要放弃?朕实在是想不明白。”
武则天没有回答,闭上眼睛,侧卧在龙榻之上。
……
听得出,武则天对李显这一段的表现,还算是满意。
上官婉儿心里一紧,忙开口道。
“这个……是的。”
“要不然,我派人去迎一下?”
“这么慢!”
而曹西什卡则被杨守文捉拿之后,被送往西曹国处置。
上官婉儿激凌凌一个寒颤,没有接口。
这等于是让张易之兄弟继续追查,她的和*图*书小鸾台难道说……
神都洛阳上阳宫内,武则天在观风殿里看完了呈送上来的奏疏之后,也感到莫名的疲惫。
“回禀陛下,已差遣郭元振前往西曹国,向西曹国主讨要曹西什卡。”
“婉儿,莫非你真以为朕要削减小鸾台的权力不成?
至于曹西什卡最终是被西曹国处死,亦或者是被武则天处死,都不是杨守文可以干预等事情了。
上官婉儿正要谢恩,却听到观风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陛下,陛下!”
她扭头看去,就见内侍张大年一阵风似的跑进来,神色显得有些慌张。
可以想象,等曹西什卡押送到洛阳之后,神都必然会掀起腥风血雨……
圣历三年八月,西北狼烟四起,时局动荡不已。
上官婉儿顿时明白了武则天的心思。
这已经属于两国之间的问题,所以只能呈报武则天,由武则天派遣使者前往西曹国交涉。
“婉儿,什么时辰了?”
不管怎么说,曹西什卡是西曹国的天马都督,哪怕杨守文身负皇命,也无权处置。
“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