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章 选择

这一晃就是大半年的时光,一开始杨承烈还以为杨守文是去了嵩山参禅,做替身和尚。可后来他才慢慢知道,这小子竟然是奉了密旨,孤身前往安西……随后,安西发生战乱,薄露造反。这也使得杨承烈更加担心,害怕杨守文会遭遇到麻烦。
“今狄公故去之后,陛下又有复起梁王的心思。
“婉儿,青之他们可有消息了?”
细想起来,他好像是有些不太地道。去年他找上官婉儿帮忙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和上官婉儿联系。有时候他去上阳宫见到上官婉儿,也会下意识的躲避对方。
杨承烈虽然还没有参政的地位,可是却对朝堂上的事务洞若观火。有波动,就代表着可能会有事情发生。他执掌千骑,负责拱卫神都安全,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上官婉儿一直等到武则天睡着后,才悄然离开了上阳宫。
“杨大哥,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太子对你始终视作为自家人。就算你不愿意承认,青之和裹儿的婚事就拜在那里。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要躲避,就能躲避。”
话是这么说,可那是他儿子,杨承烈又怎能不担心呢?
可是,杨承烈也有些迷茫。
可是现在看来……杨承烈深吸一口气,清冷的空气进入肺中,让他也不禁精神许多。
可是在狄仁杰走后,武则天似乎再也没有心情批阅奏章了。
“是的。”
对眼前这个男人,上官婉儿是又爱又恨。
长此以往下去,朝中必有灾祸。
哪怕,杨守文曾写了一首《赠管叔》;哪怕,杨守文向幽州都督薛讷推荐了管虎。
她话语中带着一丝丝的哀怨,令杨承烈感到手足无措。
“杨大哥,你听我说完。”
上官婉儿示意杨承烈坐下,轻声道:“杨君,我今日找你来,是奉了狄公遗命。”
屋外,不知是在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
“啊?”
“杨君,好久不见!”
“那快要回来了!”
吕程志只当了三年的冒牌县令,从没有接触过高层。
狄仁杰和图书活着的时候,他只把狄仁杰视为朝堂上一个睿智的能臣。可是当狄仁杰过世之后,他就立刻感受到了狄仁杰的份量。说他是定海神针,一点也不算过分。狄仁杰活着的时候,如果武则天倦怠朝政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劝谏,甚至指责。
你是觉得有陛下相助,不会有什么危险。可你要知道,太子终究有一天会执掌朝堂,你认为你可以离开吗?若你离开了,青之又该怎么办?还有小瑞和青奴,难道你要他们跟着你重又隐姓埋名,过那清苦的生活?就算他们愿意,其他人呢?”
杨承烈有些想念杨守文了!
名剌上什么文字都没有,只画着一只鸾凤。张九龄不明白这画的含义,可杨承烈却很清楚。早在去年,他出任洛州司马的时候,就已经和上官婉儿有了一些交集。
若说最近的一次,就是他去年找到了上官婉儿,逼迫沈庆之答应帮忙,助杨守文逃离东城狱。一般来说,上官婉儿不会主动找他,而今天突然到来,莫非朝中有了变故?
她撇了杨承烈一眼,轻声道:“怎么,难道就打算和我站在门口说话吗?”
太子,需要亲近之人协助。
何去何从你自己决断……我只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有些事情,还是要看的长远些。”
不一会儿,马车来了。
这个小子,未免也太儿戏了!
圣历三年九月二十六日,狄仁杰卒于家中。
“啊,是我失礼了,快请进。”
而你将来,也需要有一个依靠。
由于狄仁杰故去,武则天倦怠朝政,以至于朝堂上出现了一些波动。
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
冬雨的雨势不大,但落在身上,却很冷……又降温了!杨承烈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把衣服紧了紧。
你手握兵马,可以增加太子的底气,而太子则可以稳固你的地位,助你重回杨家……
“我……”
杨承烈忙侧身礼让,把上官婉儿请进了屋中。
这年头,密探可不是一m.hetushu.com个多么荣耀的事情。想想当初在昌平时,杨承烈到最后才知道,他身边最信任的助手管虎,居然是一个小鸾台的密探。虽然管虎后来依旧对他表现出了友善之意,可是杨承烈却本能的不想和管虎走的太近,甚至故意疏远。
要是兕子在的话,我又何至于如此头疼呢?
可是,在进了房间之后,杨承烈便词穷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特别是当上官婉儿坐在他对面时,他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一时间手足无措。
她整日流连于上阳宫中,或是找来张易之兄弟,让他们奏乐吟诗;或是叫上上官婉儿,漫步于神都苑中,也不说话,只默默的走着,累了便在凉亭中坐下休息……
“西山。”
“杨大哥,你不要急着否认,可以好好的想一下。
上官婉儿在宫中陪伴着武则天,一直到天色昏黑。
而杨承烈则低着头,同样是沉默不语。
陛下无心朝政,已有倦怠之意。二张本就张狂,若没了陛下的约束,势必会引出更多的麻烦。而你,不管怎样,在别人的眼中,始终都是太子的人。太子如今根基薄弱,更需要你出手相助。在这一点上,你有些优柔寡断,远不似青之的果决。”
杨承烈则有些烦躁,站在门阶上,看着屋外那淅淅沥沥的小雨无声落下……
就在杨承烈沉思的时候,张九龄走了过来。
如今杨守文和裹儿的婚约已经确定,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和解。
杨守文为他找了吕程志,找了张九龄……
“回禀陛下,今晨刚得到了消息,三天之前他们已经抵达金城。”
“让我去劝谏太子劝谏?”
西山,千骑大营。
说实话,他和李显的关系,比之他刚到洛阳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只是在他的心里,始终对当初的事情存有芥蒂。哪怕他已经知道,那件事并非李显所为,而是太子妃韦氏自作主张。可是,事情毕竟发生了,杨承烈又怎会毫不在意?
上官婉儿m•hetushu•com靠坐在马车里,吩咐了一句。言语中,透着一股子疲惫,吩咐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言语。
就算梁王和魏王的关系不好,可是魏王的子嗣终究死在令尊手里,而青之更坏了梁王好事,让他颜面无光。这种情况下,你真的以为,你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他治兵练兵没有问题,但是对于朝政,却有很大的不足。特别是他脱离朝堂许多年,也就等于失去了相应的资历。虽然武则天后来飞速的把他提拔起来,但她能够提拔杨承烈的地位,却无法弥补杨承烈缺失了十五载的阅历和经验,以及资历。
“陛下自有她的安排,文宣你不要过问。”
思绪,一下子变得有些混乱起来。
狄公信中言,若他故去之后,陛下懈怠了朝政,需找人出面劝谏才是。你可知道,狄公在信中举荐的人是谁吗?”
“婉儿……这么晚,莫非有要紧事找我?”
“当然不是让你去劝谏陛下!”
她似乎有话想说,但话到了嘴边,却最终又咽了回去,只坐在亭子里,看着那清冷的风,吹皱了一池湖水。
这两个人,出谋划策都没有问题,但是就一些朝堂事务而言,他们和杨承烈的情况差不多。
于是,马车沿着宽敞的街道急速行驶,沿途虽遇到了巡兵,但当他们看清楚马车上的标志以后,便立刻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任由上官婉儿的车马疾驰,驶出城门。
“好了,天色不早,我还要赶回宫中。
“这个……”
武则天感觉有些乏了,便早早回宫歇息。
这两天吕程志的孩子身体不好,所以大都是张九流代班。他说着话,吧一张名剌递给了杨承烈。
张九龄出身官宦家庭,可岭南和中原的情况又有许多不一样,他还需要慢慢适应。
不是说朝中没有能人……姚崇、宋璟、张柬之、崔玄暐这些人能力绝对不差,但是却没有狄仁杰那样的资格,能够在武则天面前说话。说穿了,武则天对他们的震慑力太大了,大到即http://www•hetushu.com便他们知道武则天这样做不好,也没有人敢站出来进行劝谏。
杨承烈不敢怠慢,一边等待,一边又下令张九龄,率部在四周戒严。
如果兕子在,他又会怎么决定呢?
只是,没等张九龄那边有反应,上官婉儿已经阻止了杨承烈。她哭笑不得的看着杨承烈,好好的一个话题,被他这么一闹,就变得有些不妥了。她这次是秘密前来,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如果杨守文在的话,她倒无所谓。可那劳什子‘子寿’……
想到这里,杨承烈就有些头疼……这也是杨承烈的缺点所在。
“啊?”
她似笑非笑,也不说话。
朝中许多大佬,鸾台凤阁之中,更有无数高屋建瓴的能人,杨承烈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猜测。只是,他话出口之后,却发现上官婉儿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他。
上官婉儿说的那些,他懂!
“让车马从侧门进来,不要惊动任何人。”
那车夫跟随上官婉儿多年,哪能不明白上官婉儿的意思?
杨承烈心里一咯噔,顿时紧张起来,“婉儿,狄公不会是让我劝谏吧。”
“啊,抱歉抱歉……子寿,子寿,上茶。”
目光在名剌上扫了一眼,杨承烈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线。
上官婉儿,悄悄地来,又悄悄的离开。
这孩子,实在是不知道轻重!
“我……”
上官婉儿说完,看着杨承烈一言不发。
杨承烈一脸的不高兴,嘀嘀咕咕道。
“你吓死我了。”
杨大哥,我知道你怎么想。
……
“我躲避什么?”
“将军,辕门外有一辆车马,说是有要事求见。”
已经是初冬时节,气温越来越低,那园中更百花凋零,呈现出一派萧瑟的气象。
武则天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昨日我收到了狄景晖送来的一封信,是狄公生前所书。
“不过,狄公的意思是,要你去找太子,劝说太子出面劝谏,这对于你和太子而言,会有极大的好处。”
杨承烈一怔,脱口笑道:“婉儿你这让我怎么猜测?难不成还是我http://www•hetushu.com吗?”
上官婉儿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借口对当年的事情存有芥蒂,可实际上,还是担心站错了队伍,对吗?”
他站起身,走出房间。
上官婉儿阻止了杨承烈想要争辩,沉声道:“太子远离中枢十五载,朝中并无太多根基。本来,狄公是想要坚持两三载,助太子稳固根基,可是现在……你呢,隐姓埋名十数载,虽然得陛下关照,为一军主将,但是这根基,同样不太牢固。
也许,真到了做选择的时候!
而在葬礼后,武则天的精气神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似地。
为了这件事,杨承烈曾在私下里拜访了狄仁杰,但是狄仁杰却劝说他,不要插手。
出上阳宫后,上官婉儿登上了马车。
上官婉儿见他这模样,也不禁莞尔。
所以,一连半月,他都是在千骑大营中值守。
武则天万分悲恸,亲自主持了狄仁杰的葬礼,并且在葬礼上哀叹:天夺吾国老何太早耶!
如今,管虎已是幽州司马。
但是,杨承烈却不愿意和李显走的太近。
上官婉儿身披大氅,头戴帷帽从马车上下来,走到了杨承烈面前。
杨承烈坐在偏房里,看着烛火呆呆发愣。
居然学人家去做密探?
杨承烈闻听,顿时懵了!
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他和上官婉儿从来是若即若离,并没有走的太近。
表面上,他似乎已经和小鸾台没有任何关联。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良久,上官婉儿站起身来,沉声道:“杨大哥,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怎么决定,还要看你自己。太子那边,早晚会有人过去提醒,与其把这份功劳让给别人,倒不如把握在你的手中。这样做,对你,对青之,都有好处。”
只是在这以前,他一直存着几分犹豫,无法下定决心。
此前,她虽然已呈现出了倦怠之意,可每天还是坚持批阅奏章,处理朝中的事务。
但杨承烈却知道,如果没有小鸾台在他身后出手相助,管虎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升迁。
“杨君,我这么晚过来找你,难道连被水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