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零六章 追凶(二)

杨守文不禁打起了精神,此次西行,他遇到了太多古怪的事情。特别是在天马城之后,他终于知道了一个劳什子神秘的‘穆先生’,也使得他下意识的多了些谨慎。
他背靠着杨十六,向张县尉看去,突然冷笑道:“张县尉,你可知道,你这是犯下了灭九族的大罪。”
夫蒙灵察已经带人进入城隍庙,听到杨守文的命令,立刻上前按住了张县尉的肩膀。
杨守文双眸微闭,眸光闪闪。
夜半,金城下了一阵子的小雨。
“好!”
一个外来的和尚,一个是当了许多年县尉的本地人,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的选择。
一座城隍庙孤零零矗立在夜色之中,透着几分寂寥和阴森。
那些个骑军纷纷下马,呼啦啦上前便堵住了出口。
他点头道:“十六,你守在外面,不要放走一个人。”
就在这时候,城隍庙外传来一阵喧哗声。紧跟着城隍庙的大门被蓬的一声踹开……
杨守文想了想,沉声道:“你可以去找金城县丞,让他安排河源军进城,等候我的命令。我去跟踪封况,倒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想要害你我的性命。”
杨守文不禁懊悔不迭,同时又感到万分恼怒。
杨守文唤了一声,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杨守文也不啰嗦,便起身从床榻上下来,探手从床头抄起那一对弯刀,斜挎在了腰间。
城隍庙里,黑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我不是凶手,尔等休要受人蛊惑。”
这金城县尉,他日间曾在县衙里见过,依稀记得此人姓张,是本地人,地位很高。
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现在城隍庙的门口。杨十六拔剑出鞘,踏步便冲进了人群之中。他手中一口宝剑,上下翻飞,剑和*图*书光吞吐。只刹那间,就有三人倒在了血泊中。
张县尉连忙摆手否认。
杨守文进入城隍庙之后,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气。他心里咯噔一下,忙取出火折子擦亮,微弱的火光,驱散了城隍庙里的黑暗,他隐隐约约看到在倒塌的神案前躺着一个人。
这里,位置有些偏僻,四周也很荒凉。
说话间,在他身后的几十个衙役齐声呐喊,刀剑便指向了杨守文。
“哦?”
为首之人,杨守文倒也认得,正是金城县尉。
有那聪明的衙役连忙道:“老爷饶命,我等是受张县尉的蒙骗而来……我等愿戴罪立功,我知道他家住何处。”
杨守文一见情况不妙,忙拔出腰刀,反握手中。
夫蒙灵察见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封况,死了?
杨守文蓦地睁开眼,翻身坐起。
不等那张县尉开口,杨守文便道:“我便是杨守文,外面的校尉听真,立刻包围城隍庙,休放走一个人……敢有反抗者,就地格杀,无需手下留情。”
“夫蒙令卿派出一校兵马,已经秘密抵达城外。
这次被你逃过去,但我家主公定不会善罢甘休。你等着吧,早晚要你全家为我陪葬。”
而他身边的那些个衙役,看他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一个个流露出怀疑之色。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抬起头,仰望漆黑的夜空,只觉一股莫名寒意,瞬间蔓延全身……
也难怪,他和高力士连夜赶去河源军求援,而后又马不停蹄返回,难免会有些疲乏。不过,他的精神倒是还不错,听到杨守文的话,他咧嘴一笑,而后便轻声道:“阿郎,那个人进了城隍庙,小人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状况,所以也不和图书敢打草惊蛇。”
他垫步上前,双刀舞动,刀云翻滚。衙役们对付普通人倒是绰绰有余,可是在杨守文和杨十六这一对主仆的夹击之下,顿时乱了阵脚。两人劈翻了十余人,汇合一处。
他行伍出身,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杨守文这时候,已经冲了过来,他在张县尉的尸体旁蹲下,撑开了张县尉的嘴,俯下身子闻了闻,从张县尉的口中,散发出一股子淡淡的杏仁甜味。
杨守文冷笑道:“张县尉,从你出现到现在,就没有靠近尸体,你怎就知道,那被害之人是县尊?还有,你一进来,二话不说就说我杀了县尊,甚至没有检验县尊的死活。
你又怎知县尊在这里?又如何知道,县尊被人杀害?”
刀刃贴着手臂,他大声喊喝。
他轻手轻脚上了台阶,见那城隍庙的山门虚掩,里面黑漆漆,声息皆无。
一群人手持火把冲进来,大声喊道:“休走了杀人凶手!”
杨守文眉头微微一蹙,眼见那两个衙役的手伸过来,突然间探手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腕向下一掰。只听咔嚓一声响,那衙役甚至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腕骨已经折断。
杨守文露出了赞赏之色。
说着话,两个衙役从张县尉身后窜出,向杨守文扑来。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有巡兵在街头巡逻,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小雨,再加上气温很低,所以那些巡兵并未出现。杨守文沿着长街,根据杨十六留下的标记,很快就来到了城隍庙。
“你刚才说误会?依我看,这哪里是什么误会……
原本有些茫然的衙役们,闻听张县尉的话,顿时又精神起来。
“封县尊?”
那个人面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m.hetushu.com动。杨守文伸手,把他的身体翻过来,微弱的火光中,杨守文一眼认出,那赫然正是封况。此时的封况,瞪大了双眼,露出惊骇之色。而他的喉咙,则被利刃割裂,呈现出一个好像婴儿嘴巴似地血口子。鲜血从那血口子里汩汩流淌出来,已经湿透了封况的胸前衣襟……地上,更留下一滩血迹。
只是,没等他说完,那张县尉已经瘫在了地上,黑血顺着他的嘴角蜿蜒流淌出来……
“我不是!”
黑夜里,似有千军万马奔腾。
十六说,只待你一声令下,河源军随时可以入城……我已经让十六跟踪那人过去,城外的兵马,你有什么安排?”
“走!”
杨守文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心头更有一股怒火熊熊燃烧。
杨守文心头一动,忙大声喝道:“夫蒙灵察,小心他自杀。”
这可是赤裸裸打他的脸……嫌犯已经抓到了,可没想到居然还是被他服毒自尽。
分明是你早就知道县尊被杀的事实,亦或者,你就是杀害县尊的凶手!”
“杨君……”
“有动作了?”
“我……”
街道上,冷冷清清,不见人影。
只是,没等他们靠近,就听到城隍庙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嗯,正如你我猜测那样,他刚出门。”
那张县尉一怔,扭头向庙外看过去,就见一队盔明甲亮的骑兵来到城隍庙外,齐刷刷勒住了战马。
杨守文觉得奇怪,便轻轻推动山门,吱呀呀,那山门发出声响,缝隙随之扩大了些许。
夫蒙灵察被眼前这一幕惊住了,一时间手足无措。
还是没有动静!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而后看了这些差役一眼,沉声道:“把这些人都给我抓起来和_图_书,一个一个的给我查!查清楚了放人,查不清楚,就给我查到清楚为止!”
“阿郎,这些人出现的很突然,十六未能将之拦下。”
杨守文其实并未睡着,而是躺在榻上,运转那金蟾气。
这家伙,竟然服毒自尽?
“喏!”
杨守文吩咐完,便快步走向城隍庙。
雨,并没有持续很久,大约半个时辰左右便停息了。雨后的气温随之骤降,仿佛一下子冷到了骨头里似地。
杨守文恼羞成怒,厉声喝道。
“明白。”
杨守文则翻墙而出,在县衙侧门外发现了杨十六留下的记号,然后沿着长街飞奔。
那张县尉却惨然一笑,看着杨守文,突然道:“姓杨的,你别嚣张。
“对了,十六回来了。”
明秀点头答应,便转身离去。
他心知不好,忙快步上前,走到那人身边,蹲下身子。
“来人,立刻去他家中,给我把所有人都抓起来。”
一身夜行衣,早已经换好。
“十六,辛苦了!”
说完,他再也不想看那些差役,便大步流星,走出了城隍庙。
金蟾引导术练到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刻意去练功。事实上,日常的行走坐卧,乃至于一呼一吸,都暗合金蟾引导术的奥妙,随时随地进行修炼。也正是因为这样,杨守文才能够时刻保持精力充沛。
张县尉的脸颊微微一抽搐,但仍旧强硬道:“大胆狂徒,杀死朝廷命官不说,还敢口出狂言。儿郎们,休要听他们胡言乱语,杀了他们,到时候本官自会为你们做主。”
里面,非常安静,没有任何声息。
“此时与你无关,咱们这一次,怕是遇到了对手。”
那张县尉一愣,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辩解。
屋中漆黑,依稀可见到明秀站在床边,低声hetushu•com呼喊。
与此同时,号角声撕裂了金城县上空的宁静,这是河源军召集兵马的信号……衙役们顿时慌了神,扭头齐刷刷向张县尉看去。而那张县尉,则面色惨白,犹豫一下之后,便大声道:“杨君,误会,这都是误会,本官只是想抓捕杀害县尊的凶手。”
只是,那些个衙役又怎会听他的话语,呼喊着向杨守文扑来。
杨守文一见这情况,也就不再忍耐。
杨守文森然一笑,“是不是,待会儿查一查就自然知道……夫蒙灵察,还不把他给我拿下。”
“我乃河源军校尉夫蒙灵察,敢问杨君何在?”
说时迟,那时快,从两个衙役出手,到两人被杨守文撞飞出去,不过数息之间。许多人,包括那张县尉都没有看清楚,战斗便已经结束。那张县尉的脸色顿时有了变化,仓啷拔出腰刀,厉声喊道:“狂徒恁张狂,儿郎们,与我杀了这狂徒。”
杨守文立刻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便闪身没入城隍庙中。
杨十六看上去风尘仆仆,眉宇间流露出疲惫之色。
张县尉带着人冲进来,看到杨守文后,惊怒道:“本官就觉得你们这些人可疑,果然不假。只是没想到,你这贼秃和尚竟敢杀害本县县尊,实在是太过猖狂了!
为首一员小将,大声喊喝。
来人,把这贼秃,给我拿下。”
小将二话不说,立刻摆手下令。
从长街的另一端,一队骑军风驰电掣般飞驰而来。
“杀害县尊?”
与此同时,杨守文已经踏步闪身撞进了另一个衙役的怀中,身体一抖,蓬的把另一人撞开。
当杨守文来到城隍庙外的时候,从一旁的巷子里,窜出了一个黑影,来到他面前。
“青之,醒来。”
衙役们齐声呐喊,再次向杨守文两人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