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零七章 梅花主人

此次唐休璟洪源谷大败吐蕃军,据说郭元振也有参谋的功劳,故而被唐休璟委任为主客郎中,协助他参理军务。想来是前方有军务,所以才使得夫蒙令卿无法脱身。
阿郎对奴虽然宠爱,但却不喜欢奴问他公事。不过奴倒是记得,他有几次喝醉酒后对奴说过:别看他只是一个县尉,可是确有贵人相助。就算做刺史,也非难事。”
杨守文想了想,沉声道:“那你以前可曾听张县尉提起过这个穆先生,亦或者说,他曾和你提过一些古怪的事情吗?”
“杨君,如今县尊被害,张县尉又自尽身亡,卑职该如何是好?”
片刻后,他轻声道:“若非青之提醒,我险些疏忽了。
“梅花主人是谁?”
“怎么少了一个人?”
“你说,昨日有人到你家中,是几个人?什么模样?”
杨守文眉头紧锁。
“把她送到县衙,待清醒之后,再去问话。”
“青之,此事已非你我能够处置,最好还是交由官府追查。”
杨守文环视书房,又走到书案前拿起文房四宝仔细查看。
不过,从他派儿子夫蒙灵察前来的举措看,对此事也是非常的重视。
“夫蒙军使因得到主客郎中之命,暂时无法赶来。
“啊……应该是。”
杨守文道:“张县尉的小妾,是否已冷静下来?”
所以他命少军使前来听从差遣,临行时还说,会在之后再抽调一校兵马过来这边。”
张县尉的家中,血流成河。
“对,呈报唐都督!”
“这画不错!”
“嗯。”
大欧,说的是欧阳询,初唐四大家之一。因为他的儿子欧阳通也精于书法,故而人们多习惯称呼他做大欧。至于那首诗,则是出自于宋之问的《咏笛》,想来是画画的人为了衬托画的内容,于是采用了这首诗。http://m.hetushu.com这在这个时代,倒也算不得事情。
明秀摇摇头,轻声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梅花主人,却想不出是谁。
可谁知道,后半夜奴出恭时,听到小娘的哭喊声,于是就急忙过去查看,见天使将小娘杀害,老太太也倒在血泊里,大娘子抱着他的腿,让二郎走,却被他一剑杀死。奴当时怕急了,就连忙找地方躲藏,藏到了井里……老爷,奴真的不知道。”
杨守文走到门口,招呼杨十六进来。
杨守文在说话的时候,运转金蟾气,语音中含着一丝精神异力,令赵娘子渐渐平静下来。
“此事与县丞无关,我自会向朝廷说明。
“哦?”
“这张县尉,倒是个风雅多金之人……你看这文房四宝,都是精品,价值不菲。而屋中的家具虽低调,却又价格不菲。他在金城,应该是颇有地位,如此一个多金之人,却把这样一幅只能算作不错,更非名士的笔墨堂而皇之挂在这里,未免有些古怪。”
“杨君请便,下官先回县衙写信,然后派人前往都督府。”
同时,他也感到震惊。
“奴明白,奴一定配合法师。”
此人的画工和书法造诣不浅,但却当不得‘大家’。”
原本是一句非常普通的介绍语,却让那为赵娘子顿时变了脸色。
日间,奴给他送过一次饭,见他蒙着脸,不过眼窝有点深,似乎不太像是汉家人。
他和明秀相视一眼,道:“赵娘子,我乃征事郎杨守文,前大理寺评事,奉圣人之命出家,法号召机。你可以叫我召机,也可以唤我杨君,亦或者称呼我征事郎。
他坐下来,看着虽仍旧是脸色苍白如纸,但精神状态却已经好转许多的女人,一言不发。
杨守文看不出来和-图-书好坏来,可明秀却能够看出端倪,忍不住开口称赞。
赵娘子这话匣子打开,几乎不用杨守文询问,便一股脑的倒出来。
“来人,把这幅字画给我取下来。”
不过大体上,杨守文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奴以前遇到过从幽州来的客人,他们说话时,总会带着些许胡音,奴听得出来。”
偌大金城县,在一夜之间,死了县令和县尉,四大巨头等同于折了一半。那县丞葛融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封况死了,他仿佛看到了机会;害怕的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朝廷追究下来,只怕是问题不小,他一个小小的县丞怕难以担当。
其中一个人在正午时分便离开了,奴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另一个人就在书房里,也不见他出来。他们都蒙着脸,所以奴看不清楚他们的样貌。对了,其中一个人,就是那个留下来,后来又杀人的那个人,奴好像听到阿郎称呼他作‘穆先生’。
那赵娘子渐渐平静下来,看看杨守文,又看了看明秀,轻声道:“你们,不是天使。”
县衙也是灯火通明,当杨守文两人抵达后,夫蒙灵察和葛县丞匆匆迎出来,随行的还有高力士。
不过观字画,当出自一人手笔。
“这是张县尉的书房?”
“赵娘子,此乃朝廷天使,有话问你,你要如实回答。”
还有,他说话很好听,但是有一点幽州口音,虽然很轻,不过奴还是能听得出来。”
穆先生!
主客郎中,便是郭元振。
张县尉谋害县尊,如今已畏罪自杀。
但金城县城却是灯火通明,伴随着河源军进入县城后,整个县城便开始了戒严的状态。两人沿着长街,沿途不时可以看到河源军和金城的勇壮在街道上巡视搜查,气氛也格外紧张。
和_图_书他说的很委婉,却足以让杨守文反应过来。
他不禁眉心蹙动,立刻命人搜查。衙役在后院的一个枯井之中,找到了张县尉的小妾。不过发现她的时候,那小妾显然是受了惊吓,竟然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没有!”
“甚好!”
“这幅字画拿回去,咱们也好仔细研究。”
这时候,葛融压低声音,在杨守文耳边道:“赵娘子以前是在长安酒肆里做事。”
看那小妾的模样,杨守文就知道,暂时问不出什么来。
所谓的做事,说穿了就是酒姬,做一些陪酒卖笑的事情,也就是俗称的女妓。那长安是这个时代,天底下最繁华之地,客商云集……她既然做酒姬,见的人自然多,听的出幽州口音,也就不足为怪。
门口有军卒守卫,屋中还安排了两个婢女,想必是葛融派来安抚和照顾那个小妾。
书房的书架上,摆放着不少书籍,还有一些文牍卷宗。一张长案上,有文房四宝,而在一侧的墙壁上,则挂着一副画,上面画着几多梅花,栩栩如生,格外生动。
只是,当杨守文带着人赶到张县尉的家中,却发现他的妻儿和母亲都已被人杀害。
突然,一旁明秀道:“赵娘子,你为何会认为,我们要害你?”
一夜之间,对方杀死了县令封况,张县尉服毒自尽,而张县尉的家人更惨遭灭门……这是何等凶残的手段,又是何等的嚣张跋扈。对方行事,简直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更说明了,他们的背后,隐藏着何等巨大的能量,让杨守文不禁感到恐惧。
“奴嫁到金城,不过一载。
“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再一次听到这个‘穆先生’的消息,也证明了他之前在天马城的猜测。
杨守文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赵娘子。
两人在书房中http://www•hetushu•com又巡视了一圈,没有找到其他线索,于是就带着字画离开了张县尉的家。
看着葛融惶恐的模样,杨守文拍了怕他的肩膀。
赵娘子连忙摇头,好像拨浪鼓一样。
葛融闻听,顿时勃然大怒:“赵娘子,你这是发的什么疯?若非天使前来,你说不得早已被害,又怎会坏你性命?我丑话说在前面,赵娘子,你家郎君可是惹了祸事,已经畏罪自杀。你若是知道什么,就一五一十说出来,否则就有你的好看。”
赵娘子歪着头,思忖良久,最后摇了摇头。
感觉上,他应该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
时,已近卯时,天色漆黑。
葛县丞已经乱了分寸,听到杨守文这么说,他立刻表示赞同。
明秀一怔,旋即环视书房。
“你没有看到那穆先生的样貌?”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呈报都督府,与唐都督知晓,并请他派人前来查探案情。”
这赵娘子说话,东一句西一句,听上去有些凌乱。
杨守文点头表示赞成,却又有些不甘,在庭院中徘徊。
看到这落款,杨守文不禁诧异问道。
明秀也是一脸的凝重之色,再也不见之前那种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表情。他轻声道:“对方实力实在是太大了,若没有陛下支持,凭你我恐怕是无法找到线索。”
“你怎知他带有幽州口音?”
没错,这张县尉用得如此上等笔墨,还有这些书,不泛珍本孤本……他大可以找来一些更好的画作挂在这里,却偏偏选了这么一副字画,的确是有点不太正常。”
在众人的簇拥下,他来到了后衙的一间偏房里。
他的事情非常严重,弄不好会牵连许多人……你现在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我要你如实说明。若没有你的事情,我可以保证,给你一个和图书妥善的安置。可如果被我知道你欺骗我,或者是隐瞒了什么事情,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将你诛杀!现在,你平静下来了没有,听懂了我的话没有?”
据县丞葛融介绍,这位张县尉家中有一妻一妾,上有六十老母,下有一双儿女。
他招手,示意杨十六进来,并让他把那副画取来,摆放在赵娘子面前道:“赵娘子,你可知道,这幅画的来历?”
“奴见过天使。”
听了赵娘子这一句话,杨守文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梅花主人’的名字。
他迈步走进了张县尉的书房,却发现这书房看上去,似乎颇为雅致。
葛融失魂落魄的离开张县尉家中,这内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杨守文也无法猜测出来。
“领我前去。”
“哦,已经好多了,随时可以询问。”
回到县衙,就见大门口站着顶盔贯甲的兵卒。
杨守文进入房间,摆手示意闲杂人等退出。
明秀看到那副画,不由得眼睛一亮。
杨守文见过宋之问的文章,隐隐可以看出,这绝非宋之问的笔迹。
“你们……”
“关山孤月下,来向陇头鸣。逐吹梅花落,含春柳色惊……好字,端地好字,尽得大欧神韵。还有这画,似是模仿郑长社的笔触,但感觉上,又有阎立本的影子。
赵娘子想了想,轻声道:“一共两个人,天亮之后随我家阿郎回来。
青之你看,这里还有落款:梅花主人。”
“不要杀我,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到。”
……
赵娘子道:“昨日,天使还到了我家,奴听到阿郎称呼那人做天使,还私下里对奴说,那人来头很大,日后荣华富贵,都要看他的脸色,还要奴好好的伺候天使。
杨守文命梁班头清点尸体,却发现不见张县尉的那个小妾。
杨守文说着话,便走进了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