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一十一章 怛罗斯

“这次西域之行,有何收获?”
年初时,他对杨睿交他们说的事情,已经办成了……
武则天被气得笑出声来,她一甩手,哈哈大笑,在丽景台的龙榻上坐下。
武则天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抹森然之气,冷冷道:“朕的副都护,竟然会和阿悉吉叛军勾结一起,甚至在播密川偷偷放走了叛军,同时还瞒过了数万大军的耳目。
“安西动荡,驻军人数明显不足,且有些人似乎是藏有私心,但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我这次去西域,没有和安西都护府的人过多交道。整体上感觉,安西都护府的将士们极为出色,不愧铁军之名。可是……唐都督才干卓绝,毋庸置疑。但他毕竟是陇右都督,很难分心他顾。安西地域广袤,若无专人打理,恐怕难以掌控。”
……
历史上的怛罗斯之战,是大唐对安西失去控制的转折点。
武则天声音严厉,不过杨守文却听得出来,她并未生气。
大祚荣建立震国,陛下曾数次想要出兵,将之剿灭,却又因为种种原因,最终不得不将之放弃。如今,能够维持住安西现有的兵力,已经是到了极致。本来,你找到了元文都宝藏之后,陛下想加强西北的力量。可结果呢?这笔钱一到洛阳,就被无数双眼睛紧盯着。凤阁鸾台,六部衙门,一个个都跑出来讨要,也令陛下为难。”
杨守文连忙摇头,“臣并无异议。”
这些人不会从正面和她抗衡,但是却在暗地里不断做手脚,一点点的削弱武则天的声望。
两次平乱,总算是没有辜负朕对你的期望。至于颜织……却怪不得你,朕也不会找你麻烦。不过,朕想听听你对安西的看法,还有那个波斯公主http://www.hetushu.com,你究竟是什么打算?”
但不管她杀多少人,有一些人始终无法碰触。
“什么?”
这个地名,他并不陌生。
武则天看上去衰老了很多,至少比之上一次时,差了不少。
“你父亲是个实在人,除了喝多了酒时刚大放厥词之外,平常都本本分分;你母亲是个可人儿,知书达理,文采过人。偏偏你这个臭小子,整日里是不安分的紧。”
他猛然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武则天。
“是啊,你不清楚……可你随便一个主意,却把个洛阳搅得天翻地覆。
如今,你那‘青园’可是大大有名,往来洛阳的人,若不到青园走一遭,就算不得踏足神都。一群无赖子,在里面又是赛狗斗鸡,连带着许多朝中大臣也频频光顾。
朕今天接到了唐都督的奏疏,说田扬名畏罪自杀。
朕问你,那洛水河畔的青园,又是怎么回事?”
他是真不知道这劳什子‘青园’,甚至是第一次听闻。
武则天数次大开杀戒,更使用酷吏周兴来俊臣之流,有时候也是无奈之举。一个女人,在一个以男人为尊的时代想要成为九五之尊,难度很大。有的时候,她不得不用铁血手腕来稳定局势……当然了,这也有李唐的继承人不太合格的原因。
但武则天似乎更想听他亲自讲述,所以只好打起精神。
“陛下在本院召见张易之兄弟,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嗯,朕也是这么想。”
杨守文疑惑看着上官婉儿,不太明白她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些隐秘的事情。
青之你应该清楚,从万岁通天元年开始,河北道战事不断。
上官婉儿苦笑一声道:“陛下何尝不知hetushu•com道这一点,只是从目前而言,实在是无力再想安西增兵。
其实,他说的这些,此前都已经密奏过了。
“姑姑放心吧,我知道。”
心里很紧张,不过嘴上却回道:“陛下,微臣的胆子,似乎确实不小。”
这样对安西而言,能免去西面的威胁,同时进一步加强对吐火罗和西突厥的控制。”
“这个,微臣真不清楚。”
“启禀陛下,胡人无义,不可轻信。
有这么一伙人在牵制着武则天,武则天又怎可能对外取得胜利?
于是,他大着胆子道:“陛下,微臣哪里不安分了?”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反正微臣觉得,陛下是在夸我。”
杨守文有点跟不上武则天的思路。
上官婉儿凭栏而立,对杨守文轻声道:“待会儿见到了陛下,你可不要再莽撞了。”
所以,臣才想到要呼罗珊的波斯遗民在五弩失毕定居……那米娜公主是个聪明人,她很清楚,想要在安西站稳脚跟,没有陛下的扶持,根本无法做到。所以,她会紧贴陛下,听从陛下的差遣。而波斯遗民有十万之众,非但可以牵制吉利元英,包括西突厥五弩失毕同样会受到牵制。对安西而言,波斯遗民是外来人,势必受到排挤。
杨长老,你好大的手笔……只一个小小的园子,就把这两京的纨绔子全都召集起来,意欲何为?”
“陛下已经老了,狄公故去之后,也让她非常难过。
杨守文低着头,心里没由来就是一突。若没有上官婉儿之前给他打底,他这会儿肯定就怂了。
而且,历史上的怛罗斯未必就是现在的怛罗斯。就算是,那情况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此次西域之行,你做的不错。
http://m.hetushu.com武则天来到了丽景台,挥手示意侍从宫女们退下,只带着张大年一人走进了过来。
杨守文愣住了,露出了一脸的茫然之色。
“我这次在碎叶城,冒然行事,分化了吉利元英和乌质勒父子的关系。
高仙芝在怛罗斯战败之后,也曾数次想要反击。可惜那时候,爆发了安史之乱,以至于朝廷根本无力再去顾及西域,最终使得大唐帝国,乃至于整个华夏,失去了中亚地区。
武则天沉声说道,话语中听不出半点情绪来。
“还有呢?”
圣历元年,黙啜入侵河北道;万岁通天元年,李尽忠孙万荣造反;圣历二年,大祚荣建立震国……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其实都在不断的削弱武则天的掌控力。
但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忙躬身把他的一些想法,一五一十,向武则天阐述……
她既然已经决意把江山交给了太子,所以不会再有变化。以前,狄公在的时候,还能为她排忧解难,可现在……陛下也不知道,身边的人,究竟有多少是真心跟随。
另外,田扬名在十天之前,自尽了!”
特别是大寔人……休看大寔人现在和我们没有开战,可事实上,这几年来却小动作频繁。波斯遗民和大寔人有着先天的仇恨,所以一定会主动抵御大寔。这样一来,朝廷在咸海一带的兵马就可以撤回龟兹,用以加强对安西的控制,是一件好事。”
上官婉儿连忙向杨守文使了一个眼色,而后整衣装,屈身相迎。
“安西的事情,就这样吧……青之你的建议,朕会酌情考虑,尽量加强对西域的控制。
青之,朕想要知道,你又是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安西副都护田扬名在十天前,与都护www.hetushu.com府自尽。”
不过看样子,这规模有点大,影响可是不小啊。只是,你们闹腾归闹腾,干嘛要把园子换作‘青园’?他娘的,这个锅,老子可不要背。
“奴婢以为,召机长老说的不错,若波斯遗民定居濛池,与安西的确有莫大好处。
陛下必须要增强在安西的兵力,方能稳定局势。”
“啊?”
“青之,你忘了之前你曾与杨墽他们说的事情吗?你离开洛阳后,继魏王他们召集了一大帮纨绔子弟,花钱买下了中桥两边的空地,建了一座园子,名为‘青园’。”
而武则天也觉察到了杨守文的动静,不禁诧异问道:“青之,你难道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吗?”
也正因此,她放纵张易之兄弟……只可惜,那两兄弟全都是废物。”
丽景台,观风殿所属,位于提象门外。
“这……”
武则天点了点头,突然道:“既然如此,就派人过去,告诉那个公主,朕准许他们定居濛池。
吉利元英现在已被我安排去了咸海,相信很快能稳下来。只是,安西太大了,虽说西突厥已经分裂,实力锐减,却始终占据主动;而吐蕃对安西也是虎视眈眈,随时可能会进犯。再加上突骑施的实力在不断增强,而东突厥也在不断向安西渗透……
说到这里,上官婉儿忍不住长叹一声道:“有些事,非陛下不想,而是无能为力。”
武则天沉默不语,只静静听着杨守文的解释。
陛下一直希望能把河北道掌控起来,奈何河北道势力错综复杂,至今仍未能实现。
如果从后世的史料来看,武则天执政时期,无数次祭起屠刀,杀戮宗室以及元勋贵族,打压门阀贵胄。十年下来,理应是独断乾坤,早已经把朝堂上下掌控手和*图*书中才是。
杨守文在一旁听到武则天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不由得一震。
想到这里,他刚要辩解,不想武则天却话锋一转。
她蜷在龙榻上,上官婉儿为她轻轻捶着腿,而杨守文就垂手站在一边。
天色将晚,漫天红霞。站在丽景台,可以把整个观风殿建筑群尽揽视线之内。白皑皑的雪,在红霞的映衬下,透出一股子莫名的迟暮气息,恍若这上阳宫的主人。
“哈,你觉着,朕是在夸你?”
“说你不安分,你还不服气。
杨守文这时候也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让吉利元英牵制乌质勒。
不过,还要给那里取一个名字……婉儿,怛罗斯,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
杨守文万万没有想到,怛罗斯竟然是这样子出现。
杨守文心里一动,隐隐约约猜到了一点线索。他刚要开口,哪知丽景台外传来了尖亢的喊声:“圣人到!”
可你又怎能确定,那吉利元英会一直臣服于你?”
他甚至不知道‘怛罗斯’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又如何发表意见?
她沉声道,然后目光就落在了杨守文的身上。
杨守文则立在上官婉儿的身后,躬身低头。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武则天了,但杨守文在她身前,却依旧感到有些紧张,甚至压抑。
可是当杨守文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才发现事情并非如他想象的一样。
“杨青之,杨兕子,你可真真是好大的胆子。”
上官婉儿说着,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屑之色。
“婉儿,起来吧。”
半晌后,待杨守文说完,她看向了上官婉儿道:“婉儿,你怎么看待此事?”
同事,臣以为接纳波斯遗民,还可以从某种程度上,防范大寔人东进。
至少,现在的怛罗斯,有十万波斯遗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