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一十七章 胆大包天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结识了身边的青年。
“怎么回事?”
太平公主依着她学来的那一套沏茶程序,泡出一壶上好茶汤,而后闻香品茗,颇有些悠闲。可是,在这大福先寺塔内,气氛却很凝重。一个青年端坐一旁,而在正中央还跪着一个青年,匍匐在地,一言不发,似乎对太平公主怀有极大的恐惧。
杨瑞看到杨守文,并没有过去。
那四只獒犬也静静的匍匐在他身前,看上去很安静。可谁都知道,这四只獒犬绝非善良。
泉水沸腾,喷吐水汽。
大兄这是要做什么?
因为你的擅自行动,却使得本宫好不容易才招揽过来的曹西什卡如今成为刀下亡魂。因为你,原本本宫可以在陛下面前讨得一个天大的功劳,如今却付之东流。”
“武家楼!”
“二郎,那就是你兄长吗?”
“成器,把慕容明玉带走吧。
杨瑞则静静在人群中观望,心里却盘算着:大兄这一次,莫非真的是有别的目的?
“明玉,还记得你当年到长安投奔本宫时,本宫说过的话吗?”
“好!”
那青年闻听,脸色顿时大变。
“姑姑,请听侄子解释,此事与……”
“成器既然如此欣赏明玉,何不把他收留?”
而这时候,一队奉宸卫从清化坊的坊门冲进来,呼啦啦就包围了武家楼。
“呵呵,本宫也记得……本宫记得,你入我太平观当天,本宫与你说:尽心做事,听从本宫吩咐,本宫自会给你一个前程。说心里话,明玉你很聪明,也极有眼色,本宫非常欣赏你。一直以来,本宫都把你带在身边,你说说看,本宫可亏欠你吗?”
“昨日我还与法藏法师打赌,说着杨青之回来,洛阳少不得要热闹一番。
不过,此时的李成器,还不是历史上那个鼎鼎大名的让皇帝,只是一个年仅二十二的青年。
“你却跑去掺和进西域战事,私自放走了叛贼薄露不说,还在天马城密谋造反。
名叫成器的青年,愣住http://m.hetushu.com了。
那宗正寺宗正李千里,也就是说昨日明秀说的那个‘李仁’要治李裹儿的罪,杨守文倒不担心。李显是太子,就算他性子懦弱,可如果连闺女都保不住,才是窝囊。
如今大势在杨守文一边,有武则天的关照,即便是相王李旦想要对付杨守文,也非一桩易事。
她手扶围栏,观看了片刻之后,转过身来。
她慢慢放下茶盅,朝坐在一旁的青年看了一眼,那眼眸中流露出意味深长之意。
伴随着一声巨响,浓烟翻滚。
“啊?”
公主殿下而今不愿和太子反目,咱们也没有办法。这次撕破了面皮也好,否则夹在中间,我终究难受,也施展不开手脚来。不过,我短期之内,不好继续在洛阳,难保公主不找机会寻我麻烦……我准备离开洛阳,先避一避风头再说,如何?”
只是,李成器果真能够成器吗?
这时候,那屋中的青年也走出来,看着浓烟滚滚的清化坊方向,冷声道:“这杨青之,还真是不知死活。才回洛阳,抗旨不遵不说,还火烧武家楼,武三思岂能饶他?”
再说了,就算李显不成,必要时武则天也会出面。
明玉,本名慕容明玉,是静难军军使慕容玄崱之子。
武家楼在熊熊烈焰之中轰然倒塌,火星飞溅。
杨瑞心里很急,却没有急于过去,而是默默关注事态的发展。
可现在看来,这家伙……
有那消息灵通之人,知道一些内幕,于是得意洋洋的炫耀起来。
李成器闻听,顿时恍然。
“未曾亏欠。”
杨守文,心如止水。
“明玉,起来吧。”
“为什么?”
武则天喜爱李裹儿,毋庸置疑。
太平公主一句话,令青年的脸色顿时生了变化。他刚想要再开口解释,却见太平公主蓦地长身站起,大袖一摆,双手负于身后,俯视他与那匍匐在地的青年二人。
左右他离开洛阳也无处可去,走一遭剑南道,似乎也和_图_书没什么大碍,正好可以散心。
“奇怪,怎不见洛阳县派人过来?”
匍匐在地的青年身体微微一颤,忙颤声道:“明玉记得。”
明玉愣了一下,目光凝视清化坊方向的滚滚浓烟,突然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可是,你也知道他是个孝道之人。那杨守文与他有杀父之仇,故而才未能隐忍住。
“奴婢已经派人打听了,是召机长老所为。”
熊熊火焰直冲霄汉,浓烟弥漫。
“那不是已经来了吗?”
“本宫从不与后辈人说笑。”
庄毕凡带着人,从武家楼里救出了那些家丁。清点一番之后,他也不禁暗自咋舌。
其中一人,身高五尺七寸左右,生的颇为俊俏,仪容不凡。这少年,正是杨瑞……他今日准备去国子监上课,可是途经清化坊的时候,却看到这里已经乱成一团。
“嗯?”
“杨贼放火,烧了武家楼?”
慕容明玉轻声道:“殿下,咱们安排的手段最好不要再施展了!
“这杨贼,好高明的手段。
轰!
“请公主恕罪。”
“公主,明玉该死。”
“公主她……”
“如此也好……对了,六诏乘象书如今下落不明,而且老黄在射洪,似乎有些麻烦。
他已经命人前去给杨承烈报信,同时更知道,杨守文现在所处的地位,他掺和不来。
那匍匐在地的青年连忙颤声说道。
“下官直凤阁钟绍京,奉陛下旨意,捉拿杨守文上阳宫觐见。杨君,随下官走吧!”
明玉很怕,所以回来之后一直不敢见你。侄子知道,他其实还是忠于姑姑,所以斗胆前来求情,还请姑姑宽恕他则个。”
武家楼,已经被烈焰包围。
明玉,若非你是本宫差遣,本宫就不会让你回来。
“诶,羞愧什么。
三人四犬坐在那里,却无人敢靠近,只能远远的驻足观望。
为首之人,是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男子,生的相貌清癯,举手投足间透着儒雅之气。
太平公主一怔,蹙眉问道:“何处走和图书水?”
以前还不觉得杨守文心狠手辣,只觉得他颇有些儒雅风范。
“小人……”
史书评价他恭谨自守,不妄交结,不干预朝政,所以甚得李隆基的敬重。
“杨青之?”
且放过他一遭,总有一日,取尔人头……
只从它们爪牙上的血迹就能看出,这四只獒犬何等凶悍。
太平公主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
太平公主说完,便转身离去。
“嗯?”
杨守文、杨茉莉和杨十六,依旧端坐在武家楼大门外,一动不动。
李成器想了想,点了点头。
本宫看在你父王面子上,不难为他……但是本宫手下,不养怀有二心之人,既然你这么器重他,就让他过去帮你好了。他做的事情,与本宫没有丝毫关系,以后出了事,本宫也不会过问。总之,这次事情就这么算了,本宫还有事,不陪你了。”
杨守文撰写茶经后,茶具随即推广开来,成为文人雅士钟爱之物。
这还是杨守文手下留情的结果,如果他们下狠手的话,估计这武家楼里,无一幸免。
……
“没错,是我大兄。”
慕容明玉心里,不禁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他倒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要为李裹儿出一口恶气。
顺便呢,还有一件事情要你费心,具体的,咱们回去再说。”
青年名叫李成器,说起来也是一个大人物。他是相王李旦长子,嫡长子,极为聪慧,而且颇有手段。只是,在历史上李成器的光芒几乎被他兄弟李隆基完全遮掩住,所以名声不显。留给后人最著名的故事,就是三让皇位,被后人称作‘让皇帝’。
“没看到昨天杨青之杀了二张的爪牙,如今还能跑来武家楼闹事?没留意,今天街头之上,少了不少二张的爪牙吗?这是杨青之和梁王私怨,二张也不敢进来掺和。”
她站在塔顶,手扶围栏举目眺望,就见远处黑烟滚滚,火光冲天,隐隐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哨音。
他冲着屋内说了一声,那匍匐在地的青年www.hetushu•com,也随之起身。
真要是让武则天出面了,就算李千里再倔强,也必须要考虑清楚后果。
太平公主却冷笑一声,不予理睬。
……
李成器和慕容明玉一见如故,并且各种拉拢,使得慕容明玉和他走的也越来越近。
那青年闻听,心里顿时一颤,强笑道:“姑姑说笑了。”
想当初,慕容玄崱起兵造反,后准备从昌平撤兵之前,安排慕容明玉偷偷前往长安,投奔了太平公主,改名穆明玉。后来,他得知了杨守文是杀害慕容玄崱的凶手,就几次想要找杨守文的麻烦。但当时杨守文因醉酒诗百篇而名动两京,太平公主对杨守文也颇为赞赏,所以斥责慕容明玉,不得生事,更不许找杨守文麻烦。
紧跟着,大门打开,哈士奇躬身走进来,轻声道:“公主,清化坊走水了。”
“姑姑毕竟是个女人,容不得人。
至于自己,杨守文并未考虑太多。
李成器能诗歌,善书画,精通音律,最善羯鼓、吹笛。
“公主吩咐,要明玉办完事情之后,尽快返回洛阳。”
“哈,现在这种状况,莫说是张昌仪,估计二张也不敢来?”
做洛阳洛水北岸,毗邻上东门横街的大福先寺塔中,太平公主正端坐茶船后沏茶品茗。
话未说完,忽听得外面一阵喧哗。
这样吧,你走一遭梓州,看能否帮助老黄。
杨守文这次回来,陛下对他必然更加看重。他既然拿走了那幅画,焉能没有防备?
想到这里,慕容明玉又看了一眼浓烟滚滚的武家楼方向,一咬牙,跟着李成器离开。
既然已经上了李成器这艘贼船,慕容明玉知道,他没有别的选择。
人群外,一群少年聚在一起,正七嘴八舌的说话。
不过他也清楚,李显会出面保他,上官婉儿也不会坐视不管。总之,或许有麻烦,他却并不在意。老子如今都出家做了和尚,还怕武崇训?反正,不要你好过……
积德坊,大福先寺。
“姑姑,明玉这一次冒然出手,的确是有http://www.hetushu.com些莽撞。
太平公主同样对此痴迷,专门准备了好几套茶具,摆放在她在洛阳的各个居所之中。
太平公主嘴角微微一撇,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线。
“回去告诉你父王,就说他若喜欢明玉,只管想本宫讨要就是,本宫也绝不会做那阻人前程的恶事。何苦明知道他是本宫的手下,却越过本宫,指挥他去做事呢?”
“那你呢?”
殿下,咱们最好不要再轻举妄动,更不要对他不利。他这一把火……看着吧,武三思不但不会找他麻烦,还会想方设法的保护他周全。咱们,实不宜再针对杨守文。”
“本宫让你去安西采买,临行时与你说过什么话?”
这,也让慕容明玉非常不快。
“不过是民壮武侯,我是说那些快手……这么大的事情,以那张昌仪跋扈的性子,居然迟迟不见动静?听说这召机长老昨天在安喜门外,可是狠狠打了二张的脸。”
但他随即流露出一抹羞愧之色,轻声道:“未能替明玉报仇,还……我真的很羞愧。”
武家楼这一次,死十七人,伤五十余人。
没想到我昨日才说,这小子就闹将起来……老哈,立刻派人去,告诉执金吾薛楚玉,就说本宫说了,让他不要管闲事。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武三思那老家伙解决。”
太平公主听完之后,忙快步往外走,来到了屋外。
青年站在屋外,看着太平公主的背影,咬咬牙,却没有出声。
说不定,他正等着殿下出面,而今烧了武家楼,陛下未必会怪罪他,相反武三思还要护他周全。总之,咱们暂时不要再对他出手,还是再找机会,不信他没有破绽。”
太平公主却没有再去理睬青年,而是把目光投放到了坐在一旁的青年身上。
只可惜,未能害得杨守文!
哈士奇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既然她不愿意再收留你,你就随我走吧……嘿嘿,不过你也可以松口气,那杨守文烧了武家楼,等于和武三思撕破了脸。看着吧,武三思绝不会轻易与他罢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