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二十一章 梅花引

射洪县城的乞丐们,大多聚集在城隍庙避寒。
从挎包里取出一件黑色的雨披盖在身上,透过灌木的缝隙,警惕的打量着里面的动静。
幼娘来到城隍庙附近,躲在暗处。
就在幼娘思忖的时候,门房里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喊叫声。
“梅花引?”
到时候后有追兵,再加上各地的海捕文书,他们二人想要离开射洪,恐怕会很困难。
一群人手持火把灯笼闯进了监狱大院,十几个人脚下不停,直奔门房跑去。
所以,她跃入大牢内,便蹲在墙角下。
一场淅淅沥沥的冬雨忽倏而至,把射洪县笼罩在夜幕之中。
从城隍庙里走出一个乞丐站在墙边小解,就看到一抹黑影一闪即逝,也不由得吓了一跳。
他激灵灵一个寒颤,连忙指挥人前往地牢里查看。而黄文清则迈步走进了门房里。他一只脚刚迈进门房,突然退了出来,而后沉声道:“有迷药,给我取一副湿毛巾来。”
远处,城隍庙里灯火通明。
幼娘打量了一下高耸的院墙,便如同一只灵猫,倏地来到墙角下,一只飞爪在奔跑中甩到了墙头上,她脚下不停,来到墙角下双臂用力,两脚在院墙上一蹬,就如同一只灵猫似地窜到了院墙之上,而后纵身跃入墙内,旋即便蹲下了身子观察。
“去洛阳,找杨守文救我。”
幼娘不禁在心里暗自称赞一声,在那些狱吏的身上挨个查找,最后从一人身上取下了一个钥匙盘。
“读书人嘛,自以为清高……县尊不过是和图书讨要些修路钱,他痛痛快快的给了,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结果呢,他还以为自己是朝廷命官,非但不肯掏钱,还羞辱县尊老爷。
这半高的建筑,就是射洪大牢所在。
幼娘一动不动,却把他二人的对话听得真切,对陈子昂的事情,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可惜了,他这次激怒了县尊老爷,县尊老爷铁了心要收拾他,恐怕是凶多吉少喽。”
“段简打断了我的腿,还挑断了我的脚筋,我现在根本动弹不得。
他们说的是射洪方言,好在幼娘在这里生活了不少时间,所以也能够听得明白。
幼娘对监狱牢房的结构并不陌生,因为在她的记忆中,似乎有相关的记忆。
两个狱吏巡视完毕后,便返回了门房。
她闪身进入房间,就见屋子里横七竖八倒着八九个狱吏,一个个面色红润,却昏迷不醒。
“你说,那陈伯玉何苦来哉,要和县尊作对呢?”
“先生,我这就救你出去。”
射洪县大牢,就建在距离城隍庙不远的一处街区里,人迹罕至,周围更是阴森可怖。
他环视屋中,走到那几个狱吏身前,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起身怒道:“不过是被迷药翻倒了,没有性命之忧……大家四处搜一下,看看能否找到其他的线索。”
她突然停下身来,仔细的打量那个人,眼中露出了仇恨之色。
往日里那双带着几分忧郁,却总给人一种莫名吸引力的眼睛,此刻肿的已经睁不开眼。
“住嘴!”和-图-书
“是啊,三木之下,他还不是要低头。
那老乞丐用力甩了甩头,见黑漆漆的高墙上没有半点异状之后,这才疑惑的转身离开。
幼娘扶着陈子昂躺好,又把一瓶生肌散放在他手中,这才转身离开。
“有人劫狱,不好了,有人劫狱……”
陈子昂的体重不轻,少说也有一百四五十斤,可是幼娘架起他来,却显得并不吃力。
走出了地牢大门,幼娘刚要离开,却听到大牢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响……
这是梅娘子独门秘方制作的迷药,无色无味,却效力惊人。
那样的话,他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至少当时的陈子昂,是这样考虑。
“杨老三,开门……杨老三,赶快开门。”
“陈先生,你真能坚持吗?”
“放心,你也保重。”
两个狱吏聊着天,说着话,从幼娘身前走过。
幼娘把陈子昂放下来,看了一下他的情况,也忍不住心头一阵惨然。那段简可真是心狠手辣,这明显是不准备让陈子昂活下来的架势。同时,她也知道陈子昂说的没错。他现在这幅模样,想要离开射洪,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她来说,并不容易。
陈子昂心中,此刻多多少少有些后悔。
“拿火把来。”
可他却想着等孝期结束后,再带着幼娘去洛阳投奔杨守文。
他努力认出了幼娘,轻声道:“幼娘,去洛阳……”
这时候,两个狱吏从旁边的建筑里走出来。
……
黄文清一声怒喝,喝止了那男子和*图*书
乍一看,它面积不大,除了几排房舍之外,就剩下两幢半高的简陋建筑在院子中央。
幼娘从脖子上拉起面巾,遮住了口鼻。
可现在,他们的骄傲被抓了!
师父的秘方,果然厉害!
黄文清,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黄文清。只是,他来这监狱大牢要做什么?
于是,她掀起了雨披,闪身来到门房外,把窗户纸戳了个窟窿后,从腰间取出一支拇指粗细的竹管,探入窗户里。而后,她用嘴含住竹管的一端,轻轻吐气……从竹管的另一端,喷出一股淡淡的烟气,在空中迅速消散,甚至没有留下气味。
有人递过来一支火把,黄文清弯下腰就着火把的光亮扫了一眼,而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支竹管。
说着话,他再次环视房间,而后走出门房,来到窗户外。
黄文清眼睛一眯,脸上旋即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就算她能把陈子昂救走,那段简也不会善罢甘休。
你立刻前去洛阳,找你杨大哥,只有他能救我性命。段简一时间还不敢要我性命,只要我不把钱给他,他就奈何不得我。去洛阳,到铜马陌,杨守文就住在那里。”
跟在黄文清身边的男子,赫然正是射洪县尉王猛。
幼娘眉头一蹙,探手把陈子昂架起来。
有人开心,有人愤怒,有人难过,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恐惧。
入夜后,原本还算热闹的射洪县城,一下子变得冷清至极。人们早早就关门闭户,在家中揣测着事情的缘由。再加上天和_图_书寒地冻,又有细雨靡靡,巡兵武侯也不愿在这种天气里巡逻,更使得这射洪的街道,好像鬼街一样,见不到半个人影……
从刚才那两个狱吏的谈话中,幼娘大体上弄清楚了陈子昂被关押在何处。
幼娘见状,轻轻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院子里巡视,一边走一边聊天。
咱家这老爷什么性子你也知道,若不收拾他,还能收拾谁呢?”
有人在监狱大门外喊叫,幼娘心里顿时一咯噔,二话不说,转身甩出飞爪,纵身跃上了高墙。也就在她跃上墙头的一刹那,就听那监狱大门蓬的一声被人撞开来。
黄文清把毛巾蒙在了脸上,再次走进门房。
“那陈先生,你保重。”
“什么?”
幼娘连忙上前,打开了牢门闪身进入牢房里。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转身,走出门房,她直奔地牢。
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声息。
王县尉,你立刻带人去检查犯人,我过去看看……这射洪县城里,怎可能有人劫狱?”
莫非,是吃多了酒,看花了眼吗?
那是一座刚建好的地牢,原本打算开春后使用。陈子昂就被关在里面,当幼娘潜入地牢,见到陈子昂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在她的记忆中,陈子昂儒雅俊美,不失英武之气。可是现在,他却遍体鳞伤,蓬头垢面的倒在草堆里,发出低弱呻吟。
幼娘换了一身夜行衣,在漆黑的街道上穿行。日间,陈子昂被抓,惊动了整个射洪县。虽说陈家算不得什么豪族www.hetushu.com,可毕竟也是射洪的大户人家。而陈子昂更是当今名士,官位倒不算很高,但在士林之中,名声极为响亮,也是射洪人的骄傲。
幼娘轻声呼唤陈子昂,陈子昂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有随从二话不说,便找了一条毛巾,用水湿了之后,递给黄文清。
从里面传来吆五喝六的声音里,幼娘判断,那房间里至少有八个人。
夜幕,将临。
“幼娘别动,他们打断了我的腿……”陈子昂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制止了幼娘的动作。
唐代的监狱,并非后世那样有整齐的监狱大楼,而是一半露在外面,一半埋在地下,形似地牢。
想当初,如果他早早把幼娘的消息告诉杨守文,即便是要留在射洪守孝,可京城里至少有一个依靠。那段简,就算再凶残,要对付他,只怕也要好好的掂量一下。
幼娘把一管迷药送入屋中,便蹲在窗外,默默的计算时间……一、二、三……随着时间的推移,屋中接连传来砰砰的倒地声,原本嘈杂的声息,也渐渐消失无踪。
“陈先生,陈先生?”
幼年时,杨承烈是昌平县尉,而幼娘有时候会随母亲杨氏一起,路过那昌平大牢。一般而言,这天底下的牢房基本上一致,其结构就算不是一模一样,也大差不差。
一个差役打扮的男子从们房里跑出来,“都死了,杨老三他们都死了,有人劫狱。”
火光中,幼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院墙内,便是射洪大牢。
“能,不看到段简授首,我绝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