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二十二章 老乞丐

当他看到陈子昂那蓬头垢面的模样时,眉头不由得微微一蹙,朝王猛看了一眼。
离开了地牢,那王猛连忙迎上前来,轻声道:“黄翁,都查过了,没有发现异常。”
幼娘贴着墙壁,从墙头上滑下来,好像一只壁虎般。
可他却不能说出来,只能苦笑道:“黄翁,那是我家一个远方侄女所用之物……她不好红妆,偏爱弓弩,所以我就给她找来了那些弓箭,平日里在家中戏耍用,哪里是什么为了谋反啊。”
在王猛的带引下,黄文清来到了地牢里,也看到了陈子昂。
他旋即看到了黄文清身后的王猛,顿时闭上了嘴巴。
那是一张苍老且满脸污垢的脸,可是幼娘却呆住了,失声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他盯着陈子昂,半晌后突然爽朗笑道:“的确如此,那这样的话,我就明白了……伯玉不必担心,你我乡亲,虽说没什么交集,但毕竟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射洪县城里。
或许他没有很大的来头,可是这名声……亦或者说,段简根本不打算让陈子昂活着?
双脚落地,她转身就准备离开,却在这时候,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脖子。
不过,你那远方侄女姓甚名谁,如今和-图-书又在何处?若是让她出来解释一下,一切自当清楚。”
别看黄文清是个武夫,但也知道陈子昂在士林中的名望。
于是,装模作样从身上取出一贯钱递给了王猛,轻声道:“王县尉,我想与伯玉说点话,还请县尉给予方便。对了,可否打一盆清水来,伯玉好歹也是当今名士。”
这样,我立刻去拜见县尊,你就留在这边加强警戒。”
“能怎么回事?段简老贼谋我家产,故而对我严刑逼供,把我打成了这幅模样。”
江湖中,人言梅娘子有三绝:梅花剑、梅花针,梅花引……梅花引的配制方法非常复杂,但效果奇佳。它不具备毒杀人的功效,却能够让人在无声无息之中昏迷。
对于他和射洪县令段简之间的关系,王猛并不清楚。
月前,陈子昂发现自家小妾和家中的小厮偷情,勃然大怒,打死了那个小妾。
但是对梅花引的效果却非常清楚,与普通迷药不同的是,中了梅花引的人在醒来后,并不会感觉到头昏脑胀,甚至精神会感到振奋。其中的奥妙,让黄文清好奇不已。
“黄翁,救我。”
“陈公子,陈公子?”
他没有向王县尉讨回那一贯http://m.hetushu.com钱,而王县尉更乐得不吭声。不过,在送走了黄文清后,他突然就变了脸色,恶狠狠啐了一口,低声咒骂道:“什么东西,也敢指挥我?”
这家伙表面上两袖清风,实则对钱财有着超乎寻常的欲望。
“把牢门打开。”
“黄翁,那是段简冤枉我……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又怎可能谋反?”
“简直是有辱斯文,陈公子是我射洪名士,段简怎敢如此对你?”
“王县尉,带我去见一下陈子昂。”
可是当他看到黄文清对他使眼色,虽然不知道黄文清的意思,但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幼娘的反应奇快,几乎是在那只手抓住她脚脖子的瞬间,身体呼的一下子翻转过来,把那藏在灌木丛里的人按住。与此同时,一口明晃晃的短剑拔出,便要准备下手。
想到这里,黄文清心里一咯噔。
这件事,我定要帮你讨回公道,若那段简不从,我就去州府衙门,去剑南道衙门。
梅娘子已经死了,那么这世上精通于梅花引的人,就只剩下幼娘一人。
黄文清曾多次想要从梅娘子手里骗取梅花引的配方,却始终没有成功。
“远方侄女?”
黄文清又温言劝慰www.hetushu•com了陈子昂几句,便起身告辞。
于是,王猛道:“黄翁,你快点,莫让县尊知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可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陈子昂。
陈子昂闻听,顿时露出了激动之色,拉着黄文清的手,一脸的感激。
这里是梓州,还轮不到他段简一个外来人为所欲为。”
“可是……”黄文清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段县尊在你府上找到了两张硬弓,还有数百支鹰翎箭。这东西可都是军中配制,普通人家不得收藏,所以才判定你谋反。”
黄文清眸光一凝,沉声道:“那就难怪了……
那陈子昂睁开眼,认出黄文清的时候不由得一怔,“黄翁,你怎会也在这里,莫非……”
一轮皎月升起,就着月光,幼娘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样貌。
段简就是为了谋我家产,就算我那侄女出现,也没有用处,反而会坏了她的性命。”
黄文清微笑着,连连道谢。
黄文清握住了陈子昂的手,叹了口气道:“伯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乌云散去。
此人和他是同一个主子,却贪婪无度,残忍至极。此前,他原本是一州司马,却因为贪墨被抓。后来他散和图书尽家财,保住了性命不说,还保住了官位,被贬到了射洪。
段简其人,黄文清虽然认识不久,却有些了解。
不过王猛知道,这黄文清看似只是一个射洪的土财主,但是连段简也要敬他三分。
黄文清本身就是一个用毒的高手,对于手中这梅花引并不陌生。
如此作为,简直就是有辱斯文……万一被传出去的话,段简乃至他背后的人,都将不得善终。别看那些清流没什么权力,可一旦闹将起来,那绝对不会是一桩小事。
说着,他一摆手,让狱吏散开,自顾自走进了门房中……
万一真有宵小图谋不轨,发生了什么变故的话,到时候莫说你,便是县尊也难辞其咎。
陈子昂忍不住心中咒骂:你黄文清家里,便少了这些东西吗?
所以,对于黄文清的要求,王猛自然不会拒绝。
王猛离开了地牢,不一会儿有狱吏送来了一盆清水。黄文清从身上取下一块手巾,用水沾湿了,蹲下身来为陈子昂擦拭脸上的血污,一边喃喃自语的咒骂着段简。
陈子昂似乎不愿意说太多关于幼娘的事情,黄文清也听得出来。
黄文清对段简的手段颇有些看不上,不过他和陈子昂非亲非故,也没必要因此和段简冲突m.hetushu•com
黄文清走进牢房,来到陈子昂身前,蹲下身子。
王猛一愣,心中有些疑惑。
看起来,段简也清楚陈子昂的名声,所以一开始就存了害死陈子昂的心思。
黄文清一见,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黄文清露出疑惑之色,看着陈子昂道:“伯玉,可我却听说,你勾结匪人,意图谋反,又是怎么回事?”
……
“如此,就算了……不过王县尉,这监牢的防卫还要加强。
在思忖片刻后,黄文清已经有了决断。
随着黄文清一声吩咐,王猛忙不迭打开了牢门。
“谋家产?”
“老牛头?”
大家乡里乡亲,黄文清当然也认得陈子昂,于是低声呼唤。
他之所以要对付陈子昂,就是因为他看重了陈子昂家中的财货。要知道,陈子昂也是射洪的名门,几代人积蓄下来的财物,足以段简眼红。此前,他以数次借口修路,从陈子昂手里索取钱财。也是陈子昂糊涂,如果他一开始就表现出强硬姿态,段简说不得还会有所收敛。可他越是软弱,段简就越得寸进尺,胃口也越大。
说完,黄文清便径自离去。
“黄翁,那没有用。
但小厮却逃得生天,更跑到了段简面前诬陷陈子昂,最终使得段简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