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二十三章 保你一世富贵

幼娘愣了一下,却没有拒绝,跟着老牛头离开了城隍庙。
“小哑巴,谁让咱爷俩有缘呢?
“小哑巴,跟我来。”
“好,当然好……嘿嘿,小哑巴,你可把我骗的不轻。
小哑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好端端的,你干嘛要去县衙大牢里?莫非家人出了意外?”
幼娘抬起头,轻声道:“老牛头,我也不知道我那哥哥能否帮到我。
“你管得着吗?”
老牛头似乎很为难,猛喝了两口酒,轻声道:“幼娘,不瞒你说……如果早二十年,我肯定愿意帮你。可是现在……先不说黄文清善恶,也不说洛阳距此千里之遥。我就问你,你那个杨什么的哥哥,真能对付黄文清吗?你要明白,这里是梓州,黄文清势力很大,和官府关系密切。你那个什么哥哥,或许在洛阳有些势力,可能不能顾及到梓州呢?万一他管不到,你就算找到他,到头来可能会害了他。”
“谁?”
“还有,不是老牛头矫情……这千里迢迢,我去了洛阳的话,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她低着头,默默看着那火堆,似乎在犹豫。
只是我要报仇,所以不敢表露身份。我的仇家很厉害,我害怕到时候,会连累你。”
老牛头看看幼娘,又看了看身后的高墙。
她并不清楚杨守文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师父和陈子昂都说,他如今势力不小。
可老牛头说的也没有错,杨守文在洛阳厉害,能管到梓州吗?
“去,去,去……洛阳做啥子嘞?”
m.hetushu.com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你当时在巷子里,好像个受伤的小猫一样……我当年也有个孩子,如果活到现在的话,说不得比你还大一些。可惜……我就觉得咱们有缘。要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救你。老牛头活了四五十年,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了一个随心。”
老牛头一辈子没有离开过梓州,更不要说走出剑南道,前往洛阳……听说洛阳很繁华,可是对老牛头而言,他早已经习惯于巴蜀独有的生活方式,不愿意长途跋涉。
事实上,他一直在找幼娘。特别是年中射洪接连发生命案,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幼娘的背影,便一直在寻找幼娘。只是,幼娘平日里深居简出,根本无法碰到。
老牛头要能帮忙,一定不会推辞……没想到,你这小家伙的身手这么好,怕连九爷也不是对手。”
“老牛头,你还好吗?”
犹豫一下,她轻声道:“老牛头,对不起,我当初不是有意想骗你。
你知不知道,我的事情很麻烦,万一有个闪失,你可能会送了性命。”
“我哥哥……他叫杨守文,在洛阳很有名,就住在铜马陌。
可是,话已出口,再加上幼娘那副祈求的模样,让老牛头不知道如何拒绝。
从老牛头的言语中,幼娘听出了他发自内心的关切。
老牛头看了她一眼,扭头喊道:“我没事儿……今天城隍庙人太多了,我回我自己的住处去。”
城隍庙里的人又喊了两声,见老牛头不hetushu.com理睬,便骂骂咧咧的回去了。
“我记得,你那时候爱吃老牛头的烤饼,最喜欢配着李家楼的辣酱。”
“小哑巴,你叫幼娘?”
就在这时,远处城隍庙里走出一人,大声喊道:“老牛头,怎地出恭恁久,莫非吃坏了肚子?”
就是眼前这个人,赶走了想要欺负她的地痞,然后把她收留,给予了各种的保护。
老牛头见幼娘笑了,自己也跟着咧嘴笑了。
“你要是不答应……”幼娘咬着下嘴唇,犹豫一下后轻声道:“那就算了,当我没说过。”
“嗯?”
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老牛头道:“老牛头,我要你帮我。”
幼娘眼睛一眯,手中短剑就随之蓄势待发。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小家伙不是没良心的人。”
幼娘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那时候,她一个新来的,为了掩饰身份,只能装作哑巴。
听了老牛头的话,幼娘停下了脚步。
幼娘笑了,看着那墙洞,露出一抹回忆之色。这墙洞是老牛头在射洪的一个家,早先其实是一处藏兵洞。后来,城墙修整,这藏兵洞就被废弃下来,被老牛头占居。
“老牛头,为什么要帮我?
但有一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能把口信送到洛阳,我可以保你这一世富贵。”
说着,幼娘便要起身离开。
他添了把柴火,然后又从墙上的一个褡裢里取出一个酒葫芦,还有几个蒸饼来。把蒸饼放在火上烧烤,老牛头喝了口酒,把酒葫芦递给幼娘和-图-书,幼娘毫不犹豫的接过来,喝了一口。
“牛叔,你别乱动,也别喊叫,我不想害你。”
这时候,老牛头把烤好的蒸饼递给了幼娘,然后又取出一个黑乎乎酱罐,把盖子打开。
老牛头更开心了,问道:“小哑巴,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老牛头顿时长大了嘴巴,痴呆呆看着幼娘,半晌后苦笑道:“孩儿啊,我不是不想帮你,可老牛头活了四十多年,都没有走出过梓州。洛阳在哪里?我不知道啊。”
幼娘换了装束,但老牛头还是认出了他。
幼娘闻听,沉默了!
“我要你帮我走一遭洛阳,找一个人。”
“他不是好人。”
“帮我找一个人。”
老牛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
后来,幼娘杀了老陆,又被陈子昂收留,就和老牛头失去了联系。
“慢着……你这小哑巴,我又没说不肯帮你……你和黄老爷之间到底是什么恩怨,老牛头我不想过问。其实黄老爷这个人,看上去面慈心善,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很清楚。他把持着射洪县的大小团头,几乎所有的团头每三个月,都要向他供奉孝敬。这样一个人,如果说是好人,我肯定不信……呵呵,你别担心。”
老牛头忍不住问道:“小哑巴……不对,我还是叫你幼娘吧。
老牛头刚才看到有人越过墙头,回到城隍庙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老牛头听了幼娘的解释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显得很开心。
只要你到了洛阳,随便打听就能找到他。见和-图-书到他之后……你就对他说:幼娘遇到了麻烦,让他快来帮忙。”
“老牛头,你要不要帮我嘛。”
他资格够老,和城隍庙的大团头梁九郎关系也不错,所以射洪的泼皮们不敢占居。
“小哑巴,咱们回家了。”
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
“小哑巴,你……”他突然呵呵笑了,轻声道:“年中时,我就说看到的那个人像你,却因为是个女人,所以不敢辨认。没想到……小哑巴你不但是女人,身手还这么高明。”
说着,他钻进了藏兵洞里,从角落里找出一块火石,然后就着藏兵洞里的干柴枯草升起了火,顿时把藏兵洞找了个通透。幼娘也弯着腰,钻了进来,在火堆旁坐下。
“这个……”
那天我抢了蒸饼,你却不见了。后来我到处找你,你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让我难过了许久。
她重又回到火堆旁边,看着老牛头,也不说话。
这也许是大部分生活在剑南道的巴蜀人的愿望。
幼娘犹豫一下,缓缓放开了老牛头。
两人直奔城西,在一个破旧的墙洞外停下脚步。
虽然同在一座县城之中,幼娘却不敢去找他,因为她知道,自己要报仇,要找黄文清的麻烦。一个不慎,就可以会有杀身之祸。若是找到了老牛头,反而会给她带来危险。所以,这射洪县城虽小,幼娘和老牛头却再也没有交集,没想到……
“痴汉,这时候回住处,受罪吗?”
对这张脸,幼娘并不陌生。
老牛头的眉头,紧蹙一起。
“幼娘,我和*图*书要是不答应呢?”
幼娘脱口而出,因为她记得,老牛头当初曾对她说过,黄文清是一个大善人。
“你是……小哑巴?”
所以,他就藏在了监狱高墙的下面,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那大牢里传来骚动,过了很久,幼娘从院墙上滑落下来。老牛头也是想趁机捞一笔,所以才打着胆子拦阻幼娘。可没想到,幼娘的反应如此快,那口明晃晃短剑夹在脖子上的刹那,老牛头的脸都白了。不过,当他听到幼娘唤出他的名字时,也不禁愣住。
幼娘接过了烤饼,抹了些辣酱,咬了一口。
幼娘,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还有,你要对付的,莫非是黄文清,黄老爷吗?”
犹记得年初时,她刚到射洪,无容身之所,只能扮成乞丐模样,混迹在射洪县城。
老牛头闻听,连忙点头,并压低声音道:“小哑巴,我不会喊的,你先让我站起来。”
幼娘至今记得,他叫牛叫花,不过人们都称呼他做‘老牛头‘。
幼娘有点茫然了!
酒,是劣酒,但幼娘却没有流露出半点嫌弃的表情。
看着幼娘一脸祈求的表情,老牛头有些犹豫了。
不过,她并没有放松警惕,短剑虽垂下来,可是身体却始终处于戒备状态,同时另一只手,放在了腰后。那里,还有一口短剑。幼娘有把握,只要老牛头有叫喊的迹象,她可以在他喊出声之前取他性命。毕竟,这高墙后就是监牢,同时距离城隍庙也不远。幼娘不得不提防老牛头……当然了,内心里她其实并不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