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五十九章 其实大有可为(三)

裹儿和幼娘并不是很和谐,可是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同仇敌忾。
赵蕤小心翼翼的温着酒,眼中闪烁着专注之色。就仿佛,这四方亭里只有他一人。
山雨倏忽而至,淅淅沥沥。
不过看他那高深莫测的模样,杨守文也知道,就算他询问,赵蕤也未必会真个说出。
他躬身道谢,转身准备离开。
待书成之日,我定会前去拜访,还请青之到时候不吝指点。不过,我倒是卜过一卦,青之暂时怕是离不开巴蜀,可能会有事情发生……但青之倒也不必担心,我卜此卦,并无凶险,说不得对青之而言,更是一场机缘。青之到时,不妨多多留意。”
雨,不知何时停歇,山间升起一道彩虹,横跨山峦。
说不定请他出山相助,反而会有祸事临头。赵蕤看的非常清楚,所以才在不动声色中,断了杨守文的念想。
此一别,不知何时方能再见,若将来有机会,请先生出川来洛阳,小子定会扫榻相迎。”
却见赵蕤已甩袖步出四方亭,飘飘然朝那茅庐走去http://www•hetushu.com
杨守文和明秀则坐在一旁,看着赵蕤温酒,丝毫没有不耐的表情。
看杨守文和明秀的模样,李裹儿和幼娘就猜出了结果。
四方亭里,红泥酒垆中炭火熊熊。
裹儿闻听,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屋外,靡靡细雨无声到来,打湿了庭院里碎石子铺成的小径。
赵蕤把酒水斟满,奉到二人面前。
赵蕤只请二人落座,便全神贯注的温酒,似乎忘记了身边还有客人。而杨守文和明秀也很有耐心,坐在四方亭里,看着山中云起云落,好像也忘记了他们的目的。
“难道说,那太宾先生虚有其表吗?”
赵蕤说完,为杨守文又斟满了一杯。
若我生在乱世,又有枭雄之姿,先生或许会出山辅佐。
赵蕤和杨守文讲的那番煮酒言论,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就在他走出四方亭的时候,赵蕤在他身后又开口道:“青之,临别时,我还有一句话要送与你。当今之世,乃大争之世,尔身在局中,想置身事外和-图-书并非易事。当进则进,切不可犹豫。机缘所至,稍纵即逝,若不得把握手中,早晚会有杀身之祸。”
“请酒。”
杨守文端起青铜盏,抿了一口,忍不住连声称赞。
杨守文顿时笑了,轻轻摇头道:“小过,幼娘,你二人休得胡闹……太宾先生今日其实已经表明了态度,他并非是不愿意出山,实在是出山,也帮不得我太多。”
裹儿蹙眉,轻声说道:“我虽然读书不多,却也知道人才难得,兕子哥哥又当从何着手?”
杨守文心里一咯噔,停下脚步,回身看去。
杨守文还要细细的体会。不过这一次访贤,他心里很清楚,怕是要以失败而告终!
裹儿疑惑不解,而幼娘更是满头雾水。
李裹儿和幼娘都在家中等着他,见他回来,连忙上前招呼。
至于赵蕤那话语中究竟是什么意思?
两人说完,相视而笑。
杨守文和赵蕤一边聊天,一边饮酒。
“呵呵,我明日,也将动身前往蜀州,拜访一些老友,而后闭门撰书。
明秀则有些沉默www.hetushu.com,在大多数时候,都是默默聆听。
君择臣,臣亦择君。
从进入四方亭到现在,双方并无太多交流。
“哦?”
这道理,与青之所著《茶经》里的煮茶道理非常相似,非高士则不可能尽得真粹。”
幼娘怒道:“那个老家伙,也忒不知好歹……兕子哥哥请他,他居然敢拒绝,太可恶了。”
“要不,我着人把他绑来,强行征辟?”
“哈哈哈,这个小过不必担心,也许这人才,就在身边,而你我没有觉察。”
赵蕤这一番话,令杨守文感到吃惊。
“太宾先生,我此次入川,已完成了任务,不日将启程返回洛阳。
那酒色清冽,散发着青梅芬芳,令人不由得口中生津。
杨守文站在窗前,看着庭院中湿涔涔的小径,心中满是疑惑。
“那倒不是……”杨守文从幼娘手中接过了一个糕饼,咬了一口后说道:“什么样的志向,需什么样的才华。太宾先生学的是屠龙术,非我可用……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哪怕是诸葛武侯,虽有经天纬地http://www.hetushu.com之才,可若非昭烈皇帝,也无法施展才华。
金华山中,水汽氤氲缭绕,让人无法分辨清楚,哪些是水汽氤氲,哪些是山中云雾。
“兕子哥哥,莫非失败了?”
回到射洪,天色已晚。
赵蕤说,我暂时无法返回洛阳,又是什么意思?亦或者说,这剑南道还会有变故发生?
“多谢先生指点。”
世人皆以为将就置于酒垆中,烫热了酒水即可饮用……呵呵,殊不知这炭火、垆水皆有讲究。青梅需用三月梅,时正青涩,置于窖中放熟,保留青梅的芬芳,而后置于酒水中温烫。若垆水温度过高,则芬芳尽散;垆水温度不够,则酒中留有苦涩。
只是,不管她们如何询问,杨守文都是笑而不语,不肯回答,两人也只好作罢。
他们谈话的内容,涵盖古今。杨守文感觉到,错非他前世读了许多书,只怕是无法跟得上赵蕤的节奏。这赵蕤,端地是博古通今,涉猎广博。大多数时候,杨守文只能是在一旁聆听。好在他也读过许多书,前世的记忆,让他不时插两句话http://m•hetushu.com,也使得赵蕤称赞不已。
有什么话,就不能说的清楚一点吗?杨守文看着赵蕤的背影,只能苦涩的摇摇头。
三人在四方亭中畅谈大半日,杨守文见天色不早,便起身告辞。
“那岂不是说,兕子哥哥还要再寻找人才吗?”
可今乃盛世,以先生之才,若出山为我谋划,说不得会把这盛世变作乱世,而我更非那乱世之枭雄。所以,先生与我,难有作为,倒不如归隐山中,专心的著书。”
明秀则叹了口气,轻声道:“装神弄鬼,不过也似乎有些道理。”
“煮青梅酒,需看火候。
“身边?”
在某种程度上,杨守文自认,也无法用得这赵太宾。
而杨守文则看着他,一开始显得有些迷蒙,但片刻之后,脸上便流露出了了然之色。
……
“高人行事,高深莫测。”他笑着对明秀道。
陪着二女聊了一会儿天,杨守文就让她们去歇息了。
他看着杨守文,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一壶青梅酒恰到好时,从酒壶中散发出一股子淡淡的青梅芬芳。
最烦这种说一半藏一半的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