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六十九章 罗织

想到这里,杨守文看林海的目光,也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其实,在刚抵达射洪当天,我便产生了一个疑问。
杨守文也无法看清楚他的表情,于是便接着道:“飞乌蛮突然要攻打方义,陈君曾与我说,这里面有古怪。所以,我便暗中关注此事,可到头来还是无法劝阻李清。
杨守文说到这里,目光灼灼,凝视林海。
“林县尉,我是不是可以这样推断。
“一直以来,飞乌蛮和射洪井水不犯河水,相互间并无纠葛,飞乌蛮何以要攻打射洪?
可是他依旧低着头,不肯开口回答。
换句话说,你一直在暗地里,为飞乌蛮牵线搭桥……至于你在其中得到了什么好处,我便不太清楚了!飞乌蛮随后造反。嗯,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他们为何要造反。总之,你暗中勾结飞乌蛮,使其杀入城中,并且制造出一个黄文清和飞乌蛮勾结的假象。而你身上的伤,应该不是被飞乌蛮所伤,而是在离开县衙时,被王猛所伤。
正好,悉勃野人在攻打蜀州,鲜于燕无法腾出手来,飞乌蛮便可以趁机壮大!
杨守文脸颊微微抽搐一下,却没有言语。
如此一来,李清首尾难顾,必然顾此失彼。他若挥师救援,你们可半路伏击……他若按兵不动,和*图*书想来你们也准备好了对策。总之,射洪一旦被攻占,梓州三县尽落于飞乌蛮手中,可以使得飞乌蛮的声望更高,引得附近州县的蛮部起兵相应。
虽然,那眸光一闪即逝,但还是被杨守文捕捉到,心里面也随即,有了论断。
林海却低着头,一言不发,好像哑巴了一样。
还有,段简看似自尽,实则是他杀。而杀他的凶手,恰好是一个左撇子,你说奇不奇怪?”
亦或者说,所谓的岁寒三君,都是那个人手下的鹰犬走狗。
而且,现在也不是八卦的时候,于是他身体微微向前倾斜,看着那林海,不,或许应该唤作孟海道:“林君,事到如今,若我是你的话,便会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说不定还能保住性命。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言尽于此,不知林君如何考虑?”
不过这样一来,效果似乎更好了!
如果说有朋友的话,似乎只有你一个人……他曾说过,在行动的头一天,他曾找你吃酒。我不知道是不是他露出了破绽,亦或者是你听出了什么,所以才会暴露。”
飞乌蛮居住在私镕山,与射洪相距数百里。虽说常有蛮人下山采买,但要说和射洪县有多少联系,我并不相信。而那天,如许蛮人突然在城www.hetushu.com中出现,可是县城却没有任何的防备。我很奇怪,飞乌蛮人是如何轻而易举破城,而城中却未有防备呢?
林海,你可是左撇子?”
段简私相贩卖兵械,你也参与其中。你和飞乌蛮之间,似乎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以至于他们对你深信不疑。不仅仅是段简,甚至黄文清也和你有某种联系。
我而今做得这种事情,就算李君你再有本事,我也难逃一死。至于飞乌蛮要做什么,我并不清楚。我只是得到通知,要我设法在城中接应,与我部大军里应外合。
杨守文也看出来,想要从他口中打探消息,并非一件易事。
林海却抬起头来,看着杨守文笑了。
“嗯?”
而杨守文则从容绕过桌案,缓缓在长案后坐下。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我知道,你骨头很硬,但也请你相信,我既然从神都来,自然有一些你没有见过的小手段。或许会有些血腥,但却是你自找。”
这林海,倒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梁九在射洪,其实并没有什么朋友。
他为什么感到不安全?我想,怕是他背后的大人物危险了……”
“李君,你怎就知道是我?”
而这个时候,我又恰好找到了你,请你出山,也使得你下定了和*图*书决心,准备里应外合。
嘿嘿,你说的倒没有错,我的确是和段简勾结,贩卖兵械。
别看我是孟凯的儿子,可我从小到大,都在射洪长大,我也很想知道,他们意欲何为。”
所以,在飞乌蛮退走后,我便借养伤之命,躲在家中观察局势。”
他就任一载,虽没有刮地三尺,却得了不少横财。他之前找到我,要我再给他一笔钱,说不然就要把我拿下法办。其实我也清楚,他是害怕我走漏了风声,拿捏他的把柄。可是他又担心,我会找飞乌蛮人找他麻烦,于是便想陷害我,置我于死地。
他满脸的血污,看上去给人以恐怖的感觉。
为的是,调虎离山,把李清引出射洪。
而杨守文此时,则虎目微合,嘴角微微翘起。
也是那段简贪婪成性,把武库中的大批兵械,通过我手卖出……此外,黄文清也与我有合作,因为我不但知道他贩卖兵械给蒙舍诏,更知道他身后有大人物撑腰。
杨守文倒是不在意,仍旧自顾自说道:“但是你没有想到,飞乌蛮袭掠射洪之后,却是骑虎难下,之后更攻占铜山,令你感到担心……好在没过多久,飞乌蛮人为你传递消息,告诉你他们准备来一个声东击西,假借攻打方义之名,藏匿青石岭。
林海www•hetushu.com咧开嘴,露出一口森白牙齿道:“李君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可是,黄文清又怎能那么准确的掌握梁九的行踪,这里面,想必是有人通风报信。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道:“我本想给你一条活路,可你却执迷不悟。
杨守文的脸,顿时阴沉下来。
这其中,会有怎样狗血的故事?杨守文无意打听。
“李君,你那么聪明,不如猜一猜,飞乌蛮接下来想要如何?
嗯,应该是这样吧……”
他看着杨守文,轻声道:“其实,我姓孟!”
再后来,我询问过梁九。
杨守文倒是隐隐约约,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而且,正如林海所猜测的那样,那个人的情况并不是太好,武则天已经留意到他的小动作,并且开始针对他进行打压。
而飞乌蛮攻打射洪当日,何以县城好像不设防一样,任由他们闯入?
杨守文说完,便凝视林海道:“可我却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如此费尽心思帮助飞乌蛮呢?”
而后射洪兵力空虚,你们可以再次攻打射洪,一举将之占领。
林海在沉默良久后,抬起头来。
林海闻听,蓦地抬起头,看着杨守文,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听了这句话,杨守文随之恍然。
大堂上,在经过片刻沉默之后,林海开口问道。
林海接着道:“至于m.hetushu•com段简,那厮确是贪得无厌。
林海再次低下头,沉默不语。
如果没有猜错,黄文清和梅娘子的背后,是同一个人。
当日黄文清设计准备杀害陈君,梁九决意相救。
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并制造出了自杀的假象……可没想到,离开县衙的时候,被他那堂弟王猛撞上。那家伙倒是有些本事,我虽杀了他,却也受了伤。
说到这里,林海呵呵笑了。
“孟凯,乃我生父。”
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明秀立刻起身离去。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这代表着黄文清感觉到射洪已不再安全,想要转移离开。
直到昨日,孙处玄对我说,他在黄文清的账簿里,发现了你的名字……
一开始,我以为这件事与黄文清有关,可是后来却感觉着,单凭一个黄文清,似乎还不足以成事。
林海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那日,黄文清告诉我,他想要迁移去嶲州沙野城。
这个林海,倒是个厉害的家伙,竟然从黄文清一句话中,听出了那么多的内容。
没有人怀疑你和飞乌蛮有联系,你正好可以借养伤为名隐藏起来,然后暗中观察局势。”
杨守文说着说着,突然间话锋一转,厉声喝问。
他手里有一个账簿,里面有我的名字。
“林君,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