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九十一章 毒士(上)

嘬口,发出一声口哨声,停在院中树梢上的大玉飞下来,落在了杨守文的肩膀上。
杨守文在马上拱了拱手,又对桓道臣道:“大猫,你可以派人去打探一下,相信汉州援兵就要到了。早一日抵达,便多一分安全。我离开后,就请你多多费心。”
所以,大娘子也自由了,不必再提心吊胆。”
……
清醒之后,他很快就掌控了局势。
杨守文倒是能够理解康娘子的心情。人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那冯绍安的所作所为,也正应了这句老话。想必,此时此刻,康娘子的心里一定很难过。
孟浣坦然看着杨守文,脸上还带着笑容。
“喏!”
杨守文着实觉得别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于是又安慰了两句,便告辞回到房间。
那孟凯而今已成困兽,需多多提防。”
这一摊子乱七八糟的狗屁事,着实让杨守文觉得糟心。
康娘子惨然而笑,点头道:“如此,奴明白了!
桓道臣一脸羞愧之色,似乎为没能征召更多人马,愧对杨守文。
待我从龙台镇回来后,会照价赔偿……老苏,这件事就烦劳你费心,能征用多少,就征用多少。”
他看了看天色,而后一摆手道:“好了,休得再耽搁时辰,所有人上马,咱们立刻出发和*图*书。”
杨守文没有再赘言,而是吩咐了一句,转身对苏老莱说:“打开库府,取出粮食,赈济那些蛮子。
这时候,幼娘也收拾妥当,跑来和杨守文汇合。
原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可没成想,却发生了这种变故,使得他不得不临时改变主意。
“青之此去龙台镇也要保重。
而杨守文则站在院子里,用力搓揉了一下面庞,看着她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
杨守文甚至相信,如果把幼娘和杨茉莉丢进深山老林里,最后能活着走出来的人,一定是幼娘,而非杨茉莉。
“苏摩儿,立刻去把杨茉莉他们找回来,然后饱餐一顿,一个时辰后出发。”
大金,如今已经成了幼娘的座驾,而杨守文则骑了一匹川马,个头有点矮,但耐力惊人。
苏摩儿喜出望外,欢叫一声便跑下了城楼。
“我不管,反正我要跟大兄一起去。
“学生,谨遵先生差遣。”
昨日他趁乱和他那族侄逃离普慈县城,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我并不清楚。不过大娘子放心,战事已经结束,我预计援军会在今晚抵达,到时候普慈就会恢复正常。
把玄铁枪和金锏收好,然后背上箭囊,迈步走出房间。
杨守文微笑着,与康娘子说话。
涂家四兄弟http://m.hetushu.com以及苏摩儿齐声领命,开始集结人马。
与其说是他扭转了局面,倒不如说是当时的时局,帮助他扭转了乾坤。
看着幼娘灿烂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杨守文的心情突然间大好。
“知道啦!”
而孟凯已经率部出发,领先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杨守文必须要在一天时间里,追上孟凯的速度,并且在孟凯之前抵达龙台镇,并且做出有效的部署。
不过,奴还要多谢李君的关照……”
两人在县衙门口,分别上了马。
“另外,把城里的骡马全都集中起来,算作征用。
“多谢李君的关照。”
“大娘子多保重吧……我离开之后,县城这边会有苏老莱和桓道臣两人主持,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他二人提出。相信用不得多久,普州就能归于平静,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冯绍安的妻子姓康,大家都习惯叫她康娘子。
从普慈到龙台镇,大约一天半的路程。
“这个,到时候自有朝廷决断,我不好下结论。”
他混在人群里,一手抓着一个饼子正大快朵颐,吃的甚是香甜。
一共八百人,其中有三百府兵,其余的都是普慈征召的民壮。
“可是,此去龙台镇,路上会很辛苦。你一个女孩子,又经历http://m.hetushu.com连番奔波,何必吃这个苦呢?”
“我明白,告辞!”
如果大兄不带我,我就偷偷跟着……大兄,你可别小看我,就算杨茉莉,也未必能有我能吃苦呢。”
“青之,仓促间,抽调不得太多兵马。
人常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你,随我前往龙台镇,你弟弟留在营地中,安抚你的族人。”
你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从来不会挑三拣四……只是那食量确实惊人,一张半斤重的饼子,三两口就能吃完,让人看着都觉得害怕。
大猫你留下来协助老苏,其余人收拾一下,一个时辰后随我出发,前往龙台镇。”
“好吧,那你准备一下,和大金一起。”
杨守文说完,拨马就走。
八百人?
从现在开始,他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如果不带着她,她肯定不会罢休。
幼娘张牙舞爪,一副你不带我走就不行的模样。
“喏!”
细思起来,倒也算幸运……至少没有遇到似孟浣这种狗血戏码。
对这个相貌不算特别出众,却有一股子温文尔雅的书卷气的女人,杨守文并无怨念。
嘻嘻,若是没有我照顾,大兄你该如何是好啊。”
想到这里,他不无赞赏的看了苏老莱一眼,心中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苏老莱带回洛阳。
康娘子道http://m.hetushu.com:“如此说来,我那郎君是临阵脱逃了吗?”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幼娘和杨茉莉伴随左右,而孟浣,则紧随其后。
“幼娘,你留在普慈,等我回来。”
两人直奔城门口,就见城外的兵马,已经集结完毕,正在吃饭。
这时候,旁边走来一人。
可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得蹲下身子,揉了揉那两个女孩儿的脑袋。
“李君,战事结束了吗?”
我马上要离开普慈,追击叛军。
远远的,杨守文就看到了杨茉莉。
他狠狠咬了一口肉饼道:“是啊,幼娘最知道大兄了……好啦,咱们去城外集合。”
“遵命!”
这绝对是一个人才,留在这小县城里,实在是可惜。
苏老莱在城里征用了三百匹川马,以及五百头健骡。看上去有些像乌合之众,但杨守文也知道,以普慈县城的规模,苏老莱怕已是倾尽全力。能够有这些脚力,想必也费尽心思。
幼娘笑逐颜开,欢笑着跑回房间里。
却在这时候,看到苏摩儿露出一副期盼之色看着他。
他拍了怕苏老莱的肩膀,而后示意众人上了脚力。
细想,好像也有道理。茉莉出身苦,可事实上自从杨守文收留了他之后,就没怎么吃过苦。这一点,从他那不断横向发展的体型,就可以看出端倪。m.hetushu.com相反,幼娘这几年来,却是吃尽了苦楚。特别是这一两年,她在射洪和黄文清斗法,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别的不说,只说她猎杀黄文清的那些日子,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我不要,我要跟大兄一起走。”
“大娘子,冯县令不在普慈。
而那孟浣则披衣双手抱拳,高举过头顶,朝着杨守文一揖到地。
这孩子就这点好,不挑食。
他突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生活在如此的环境中。未清醒时,虽然继母宋氏对他排斥,可是父亲在暗中保护,祖父则一力护持,他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痛苦。
说完,杨守文准备离开。
杨守文回身看去,康娘子牵着两个女儿走过来,微微一福道:“敢问我那阿郎,今在何处?”
她还从厨房拿了些热腾腾的肉饼,递给杨守文道:“大兄吃点东西,免得路上饥饿。
城外还有一万多飞乌蛮的俘虏,虽然都是老弱病残,也需要有人看守,实在抱歉。”
杨守文看了一眼,微微一笑道:“足够了!”
小小的一个部落里,似乎也在上演着一出不输于深宫大院之中的精彩宫斗戏。
而杨守文则看着他,半晌后轻声叹了一口气。
他换了一身衣服,又洗了一把脸。
虽然内心里不是很情愿,但是看幼娘那副坚定的小模样,杨守文最终也只能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