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六百九十七章 求救(上)

“这个……我倒是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叫什么行。”
王君毚见状,连忙又道:“杨君,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说出来,至于张刺史会不会派遣援兵,我也是猜测而已,杨君不必往心里去。而且,叛军虽然势大,不过在我看来,多是乌合之众。只要赵府君不冒然出击,坚壁清野,不用多久叛军自退。”
“他得罪了郭虔瓘吗?”
在他身旁,是一个青年,肤色略深,体格健壮,看上去孔武有力。
“为什么?”
“何以见得呢?”
虽然而今府兵制已经开始糜烂,军备也变得有些废弛,但从装备和训练而言,比之民壮要强悍不少。
王君毚一怔,旋即大笑着摇头道:“我那哥哥若是有这等本事,我倒是可以放心了。
正如孟浣所预料那样,孟沅在觉察到孟凯遭遇埋伏后,并没有返回救援,反而想着偷袭龙台镇,趁机抢掠粮食。不过,很不幸的是,当杨守文抵达塔子山时,就派人与龙台镇取得了联系。龙台镇多军户,有人口大约两千人,驻扎了两队府兵。
他哪可能得罪郭都督,http://www.hetushu.com是去年得罪了都督府的一个长史。
而杨守文则眼睛一眯,偷偷打量了王君毚一眼,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哦,对,就是这个人!”
按照王君毚所说的情况,那个‘鸟长史’,可能是他的熟人!
杨守文点头,称赞道:“王君见识不浅,在下佩服。”
有唐以来,朝廷对付谋逆叛军,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反正我是觉得,这个时候,张刺史肯定不会派兵救援,亦或者不会那么快派出援兵。”
昨夜,王君毚率一队兵马,痛击叛军,更在乱军中斩杀了孟沅,令叛军迅速溃败,可谓大功一件。
“沙州,而今属北庭都护府之下。”
就在这时,苏摩儿来到了望楼下,高声喊道:“阿郎,那个孟浣醒了,想要见你。”
哈,当时觉得这家伙还不错,没想到会是这种人。
据说,此次和蛮人出兵两万,加上洞澡蛮和傥迟顿人,近五万兵马,也令赵府君感到棘手。他已经向绒州等地请求支援,前两日还有使者前往安岳求援,只不http://www.hetushu•com知道那张寻求张刺史会如何反应……不过,以我对张刺史的观察,恐怕不会出兵吧。”
“现在?”
他还邀我回去,我也在考虑着,准备前往子亭镇找他……那子亭镇毗邻吐蕃,是个凶险之地。我那哥哥又是个老实人,我着实不太放心。”
杨守文眼中,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些府兵,可不是杨守文手下那些民壮可比。
“那他现在何处?”
赵府君,名叫赵师立,天水人氏。
作为一个军镇,龙台的面积不大,也就是在一平方公里左右,建造于一座浅丘上。
杨守文犹豫一下,轻声道:“那个长史,叫什么名字?”
龙台镇,地处浅丘,四季分明。
这两对府兵以逸待劳,而孟沅那六百叛军,则是筋疲力尽。
到时候叛军没了粮食,自然会退兵。
王君毚说着,脸上流露出了可惜之色。
杨守文登上望楼,举目向四周眺望。
“哈,哪有什么见识,不过是平日里闲来无事,自己瞎捉摸罢了。
张刺史这人胆小,且心胸狭窄。
王君毚搔搔头,道:http://m.hetushu.com“年初时他给我一封书信,说是去了子亭镇。
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俘虏,王君毚也很紧张。好在这些个俘虏,一个个都无力反抗,被关押起来之后,非常老实,大部分人倒头就睡,更没有人想要聚众闹事。
放心吧,我会设法为你那兄长说话,他若是敢暗中使坏,我决不饶他。”
至于那洞澡蛮和傥迟顿……和蛮人退兵之后,不难平定。”
“泸州方面,情况如何?”
杨守文在黎明时抵达龙台镇,还押解了数千俘虏,关押在龙台镇外。
得知大队人马被伏击之后,叛军已经没有心思继续作战,以至于双方一交手,就逃走了一半人。
“赵府君和张刺史之间,有一些恩怨。
孟沅在乱军中被杀,孟游则带着几十个残兵败将狼狈而逃,暂时下落不明。
在黎明时下了零星小雨,使得空气中的湿度很大。
“盖嘉行?”
同时,王君毚对杨守文也非常好奇。
这,才让王君毚松了口气。
天,有点阴沉。
杨守文眉头浅蹙,露出沉吟之色。
赵府君已经调集人马抵抗,只不过和蛮势http://m.hetushu.com大,局势不是太好。
赵府君是天水人,而张刺史却是本地人,两人因为一些事情发生过矛盾,赵府君还上疏朝廷,请朝廷判决。后来朝廷认为是张刺史的不对,狄公更派人前来,斥责了张刺史,才算平息了两人的矛盾。不过从那之后,张刺史对赵府君就恨之入骨。
王君毚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杨守文道:“杨君,你认得这个人吗?”
听到杨守文的询问,王君毚忙回答道:“大约在五天前,和蛮人偷渡元水,占领步头后,夺取了南亭,直逼曲江。而当地洞澡蛮起兵响应,与傥迟顿联手破八平城。
杨守文懒得再去追杀,叛军疲惫,他手下兵马同样疲惫。至于孟游?若是聪明一点,就赶快逃出剑南道,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若不然,他的下场可能比孟凯更惨。
这里,风景优美,景致怡人。
他个头比杨守文略低,和杨守文齐耳的高度,不过体型却比杨守文敦实。
倒是我有一位兄长,名叫郭知运,那才是有真本事。他也是瓜州人,精通兵法,长于谋略,壮勇善射,且胆识过人。五年前,他以格斗之和-图-书功累补秦州三度府果毅,是真本事……只可惜,他性子太过刚直,据说得罪了上官,如今只能困在边镇。”
他并不清楚杨守文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奉太子诏令,权利很大。
“子亭镇?那是何处?”
叛军几乎是不攻自破,很快就溃败了!
王君毚笑道:“泸州偏荒,多崇山峻岭。
杨守文站在往楼上,举目南眺。
杨守文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不屑之色,轻笑道:“我与你说过,去年我曾去安西办事,倒是见过此人。
此人名叫王君毚,是瓜州人氏,后入川从军,而今为营田判官佐史,也是这龙台镇最高的军事长官。
那个鸟长史有些背景,他父亲是新任的游击将军,他弟弟则在安西都护府做记室参军。听说他在洛阳有人,所以颇为骄横……我倒不怕别的,就担心到时候他做手脚,搬弄是非。毕竟是郭都督身边的人,我那哥哥得罪了他,自然没好果子吃。”
叛军势众不假,可是根基太浅薄。就算他们占领了曲江县,夺取了八平城,也多是那种人烟稀少之地。从和蛮运送辎重粮草不易,想要就地劫掠,奈何荒无人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