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蜀道难

第七百一十一章 小算盘

几个蛮王见此情况,也不好再说什么。
人常说,慈不掌兵。我知道你心疼这些个蛮夷,可是你想想看,若你在蔺亭失败,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别的不说,都宁到泸川,多少百姓要受那战乱之苦呢?
“找些机灵的人,给我盯着那些蛮夷。”
“杨总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喏!”
天,已经亮了。
他突然起身,沉声道:“诸位,某一路行军,自泸川赶来蔺亭,有些累了!
到这个时候,杨守文已经彻底明白了!
放心,朝廷的旨意,我自然不会违背。
杨守文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现在不谈了……他们虽然有恃无恐,却也不敢过于放肆。
“我记得,昨夜若非我援兵及时赶到,你们便要全军覆没了。”
杨守文从苏摩儿手中接过了金锏,横放在面前的桌案上。
一个蛮王愤怒的咆哮着,挥舞手臂。
“他们倒是没什么动作,不过相互间走动却非常频繁。
“是。”
杨守文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如果在官军抵达之前,他们或许会害怕那些叛军。可现在官军来了,他们却挺直了腰杆。如果叛军和他们继续交手,他们便会投靠官军……这样一来,那些叛军自然会退让,http://www.hetushu•com甚至会付出沉重代价。所以,在蛮人的眼中,他们现在的敌人,是官军。
可现在……
杨守文沉声道:“大猫,而今大战在即,若是有人不识时务,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呢?”
杨守文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想法,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蔺亭是朝廷的蔺亭,不是你们的蔺亭。某家兵进蔺亭,更无须与你们提前招呼。”
早在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该如何对付这些蔺亭的蛮王?他早有打算。
桓道臣神色严峻,躬身领命。
说白了,这些人是朝廷派驻大军到来之后,会占居这块土地,把他们赶走。相比较下,叛军不过是路过蔺亭,不可能在此长久居住。所以,哪怕杨守文救了他们,他们对待杨守文的态度却极为强硬。言下之意,就是让杨守文离开蔺亭,另辟战场。
而今局势,他略占上风。和蛮人经此一战,也损耗了不少元气。相信那甘罗,也不会轻易决战,肯定也会等待时机。不过,甘罗不会拖得太久。拖得越久,就对他越是不利。别的不说,就说那粮道艰难,他若是拖得久了,粮食必然会出现短缺。
他们的言辞,变得客气不少,但态度却www.hetushu.com没有什么变化。
片刻后,又一个蛮王站起身道:“杨总管,我等自前朝便住在这块土地之上。
而今,他是杨守文身边的亲随。
杨守文突然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磨勒。”
大猫,此事便交给你吧。
“是啊,我也如此认为。
说白了,他们就是不希望杨守文驻扎蔺亭,想要官军离开。而杨守文,自不会答应他们的请求,双方甚至在商谈时,一度争吵起来,也使得气氛变得格外紧张。
杨守文面无表情坐下,只冷冷看着那蛮王,一言不发。
我会让张超配合你行动,等候我的命令。”
更不要说……
所以,接下来几日,会非常关键!
……
算算时日,孟浣,不对,如今已经改名作诸欢,想必已经抵达竹子岭了。
我来此的目的,只是想要和叛军作战,更无意为难你们。”
当晚,几个蛮王再次造访。
这时候,桓道臣从外面走进来,差点和苏摩儿撞在一处。
杨守文在亲随的簇拥下,走进临时建起的营寨。
我估计,他们很可能有勾结,只是让侬元高出面和叛军联络。那侬元高,此前就和叛军有联系。我还打听到,蓝水滩和叛军议和,就是那侬元高私下里一手促成。”
杨守hetushu.com文一摆手,示意苏摩儿不必说下去。
而杨守文朝他摆了摆手,示意桓道臣退下。
莫忘了,尔等当初走投无路时,是朝廷收留了你们。
这些蛮夷在这里生活的太好了,以至于忘记了朝廷的刀,比那些叛军更加的锋利。
至于他们和叛军之间的恩怨,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怎么,遇到麻烦了?”
送走了这些人后,杨守文便蹙起了眉头。蔺亭蛮人的顽固和排外,他早有准备和提防。可是未想到,这些人却如此固执,或者说如此的狡诈。他们仗着手中有兵马,居然要和朝廷讨价还价。这可是军国大事,并非儿戏,怎可能说撤离就撤离?
我命人跟踪下去,发现那人是往叛军大营方向去……我估计,他很可能是想要……”
“既然如此,待总管歇息后,再做商议。”
“而且,你们既然归附朝廷,自当明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道理。以往,泸州无甚大乱,朝廷对你们不予过问,自无问题。可现在,叛军兵抵蔺亭,我不得已,才出兵蔺亭……你们不感谢朝廷的救命之恩也就罢了,却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什么约定?你们何不与那些叛军商议,让他们也离开蔺亭呢?hetushu•com
“我们……”
他在大帐中徘徊,片刻后问道:“除了侬元高之外,其他人呢?”
“如此,那就怨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桓道臣闻听顿时笑了,道:“总管,你这么想就对了!
他也需要等待机会,不过也就是这几日。只要诸欢攻占了竹子岭,断了叛军的粮道,就算那甘罗有天大的本事,怕也无回天之力。到那时候,叛军也就会不战自败。
他们的营地,距离大营不远,所以也很方便。
蛮王们,告辞离开。
当年朝廷入川,我们并未与朝廷为敌,相反尽力配合。太宗皇帝许我等在此居住,至今也有一甲子之久。如今杨总管一来,蔺亭便烽烟四起,让我等族人如何生活?”
“如果……依旧不识时务,当如何是好?”
杨守文点点头,道:“我本不想大开杀戒,可事到如今,只怕是不可避免。”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些蛮夷,有恃无恐?”
一个他,一个杨茉莉,一高一矮,一胖一瘦,被称之为哼哈二将。
五个蛮王相视一眼,旋即哑然。
你们的要求,我会考虑……这样吧,咱们暂且歇息,等我恢复了精神后,再做商议。
“这小子,慌慌张张的,莫不是出事了?”
他能够想到的事情,甘罗也和_图_书一定能够想到。不过,他绝不会想到,杨守文会派人去断了他的粮道!
虽然他们没有这么说出来,可杨守文却知道,他们绝对会这么做……独自一人坐在大帐里,杨守文沉思不语,手指轻轻敲击桌案。他倒是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亦或者说以前他身边,总有人出谋划策,所以他也从来不需要为这些事考虑。
苏摩儿走进来,躬身行礼。
另一个蛮王站起身道:“杨总管,当初我们归附你们朝廷的时候,曾约法三章,不会掺和道你们的争斗之中。可是现在,你们却开拔进驻蔺亭,岂不是有背约定?”
“在!”
五个蛮王等待着杨守文的到来,当他走进大帐的时候,蛮王也纷纷起身向他行礼。
他闭上眼睛,靠在榻椅上陷入沉思。
蛮人有蛮人的考虑!
杨守文嘴角一撇,看着桓道臣道:“若真如此,便鸡犬不留。”
苏摩儿也不问缘由,便转身离去。
可是,如果不走,这些蛮人不会善罢甘休。
他们现在占居了上风,如果杨守文不肯撤走,他们就投向叛军。
道理既然已经说清楚了,他们不肯听,是他们的事,你不必心慈手软。”
“阿郎,那侬元高回去后不久,果然派了人离开营地。
蛮王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终于闭上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