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神龙变

第七百一十六章 长安二年(上)

“裹儿,求你了!”
父亲和姑姑,已经在上阳宫外等了很久,却不得其门而入。我思忖着,裹儿你平日里最得祖母宠爱,若你出面求情,说不定能够让祖母息怒,救下大兄和姐夫。”
“阿姐?”
杨守文不在,桃花峪却在!
峪谷冷清,杨承烈也担心她太寂寞,于是就答应了她的请求,把四只獒犬留在谷中。
但她也不能袖手旁观。
兕子哥哥说很快就会回来,可是今年都要过去了,他还没有回来……他,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关键是,前些日子有凤阁鸾台平章事朱敬则上疏武则天,对二张之奉宸府严加斥责,其中更不泛提及了一些宫闱之说。武则天表面上不在意,可是心里面却有些恼火。
“是谁来了?”
“可是,总要有个消息才是。”
可是车马行进的速度却奇快,碾压着路面的结冰,冰屑飞溅。
一张茶船旁边,摆放着一只红泥火炉。火炉中,炭火通红,炉上的陶壶则冒着水汽。
留在峪谷里也没什么,还能保护裹儿的安全。
安南人造反,杀死了安南大都护曲览,声势浩大,挑动了大半个岭南道陷入动荡……
“前几日,大兄他们在北市和二张起了争执。
李仙蕙似乎已经乱了分寸,言语有些错乱。
“阿姐休要担心,祖母生气固然不假,但大兄和姐夫毕竟是自家人,不会有大碍。”
少女走到茶船后坐下,素手伸出,取来水壶,准备冲泡。
赶车和-图-书的人,是一个少年。
他浓眉大眼,透着一股子莽撞之气。肤色略显黝黑,显示出长年在户外活动的健康。
说着话,她转身便准备返回茅屋。
“道长……”
在这一条条坏消息不断传来的情况下,武则天的情绪,也变得越发的古怪,难以捉摸。
不过,对于第三代而言,她还算慈祥。
杨守文这一去,就是半年没有音讯。
“道长,水开了。”
老闺女总算是回来了,又怎舍得斥责?
他不敢怠慢,扬鞭催马。
当然了,那桃花峪之中本就很安全。武则天命裹儿在翠云峰思过,又怎可能没有安排?
“裹儿,裹儿救命!”
一座简陋的茅屋外,正站立着一个妙龄少女。
惹急了她,她再翘家离开,才是大麻烦。此前,她出去有杨守文照顾,李显虽然焦虑,却并不担心。可如果她再翘家,就没了杨守文的关照,出了事谁能负责呢?
所以,裹儿回来之后,李显也只是不痛不痒的责备了一番。
以上种种,无不显示长安元年的动荡。
“什么?”
“小铃铛,马上就要年关了。
她没有再说下去,闭上了嘴,但少年却能够感受到,她内心的焦虑和恐惧。
道装少女点点头,便返回屋中。
裹儿听了李重俊的解释,心中暗自叫苦。
吐蕃人,再次出兵偷袭沙州。
谁料想这剑南道的事情是层出不穷,接连发生战事。
你知道的,那个小蹄子跟http://www.hetushu•com在他身边,想必很得意。”
而朝中,又传出了希望她能够召回相王李旦的声音,使得武则天更不胜其烦。在这种情况下,李重润和武延基激怒了武则天,二人哪怕是皇亲国戚,也有性命之忧。
“裹儿,救命啊。”
“祖母已下令关闭上阳宫,任何人不得进入。
没错,武则天是宠爱她。可现在,她正处在气头上,裹儿就算去了,也未必能见到武则天,该如何劝说呢?
……
马车里,传出了一个柔弱好听的声音。
裹儿走上前,搀扶住了李仙蕙。
更何况,裹儿脾气不好。
裹儿回到太微宫后不久,便从山上搬到了桃花峪。
“我知道了,你别催,马上就到了!”
四只獒犬在谷口叫喊不停,引起了少女的注意。
马车有些颠簸,不过速度丝毫不减……他一边催赶车马,一边大声的说话。
从茅屋中传来清脆的声音,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圆脸少女,蹦蹦跳跳跑出来,冲着道装妙龄少女说道。
默啜南下,掳走并州百姓;吐蕃兵进沙州,战事焦灼;大祚荣在东北屡屡进犯;还有安南的战事……原本以为可以很快平定,却不想叛军声势浩荡,把大半个岭南道都卷裹进了战火之中。杨守文在十月初,灭僚子部,解甘棠州之围。可是叛军却接连攻克汤州、西平州,未必邕州……这,可是着实大出了武则天的预料。
“三郎,快一些。”
此外,契丹http://m.hetushu.com人也在蠢蠢欲动,但是迫于薛讷的威势,不敢轻举妄动。突厥可汗默啜,在入冬后再次寇边。这一次,突厥人攻入了并州,掳走万余百姓后,返回大漠。
李裹儿也不知所措,心中叫苦不迭。
走,咱们去泡茶……嘻嘻,我定要学会一手出神入化的茶艺,到时候兕子哥哥定会吃惊。”
其实,关于武则天和二张之间的事情,传扬的沸沸扬扬。
反正獒犬这一趟出去,和裹儿也熟悉了。
倒是武则天,先是称赞了裹儿,又严厉斥责了一顿,并下旨让她返回太微宫,并且不得走出翠云峰……一开始,裹儿倒是不在意。反正杨守文很快就会回来陪伴她。
“父亲那边,可有求情?”
倒是李重俊走上前,沉声道:“裹儿,大兄还有姐夫他们,惹了祸事。”
祖母后来就责怪了他们一顿……大兄他们感觉委屈,于是就在酒醉之下,说起了内闱之事。他们可能说的有点过了,结果不知道怎地就传到了皇祖母的耳朵里。
岭南道的军备,竟如此废弛吗?
桃花峪中,白雪皑皑。
震国国君大祚荣屡次兴兵,虽然每次都败退而走,却给幽州造成了实实在在的破坏。
若非有李林甫、杨墽等人时不时来通风报信,只怕裹儿早就忍耐不住,跑出翠云峰。
河北道,遭遇大旱,只是流民南下。
这怎地好端端就要打死大兄和姐夫?别人不说,大兄可是皇太孙,是父亲的长子。
长安和_图_书元年,绝非是一个平静的年份。
朝堂上,人事变动频繁,令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受,也显示出武则天情绪上的变幻莫测。
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让许多洛阳人,感到惶恐。
加之这些日子来,她心情本就不好。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本就让武则天心烦意乱。
道路湿滑泥泞,但是少年赶车的技术却非常出众。
武则天权作没听见,也就不理不问。
新罗国在朝鲜半岛崛起,隐隐流露出对抗中央的态势。
裹儿听闻,大吃一惊。
“道长,你去泡茶,我去看看。”
“什么祸事?”
祖母非常生气,就把他们叫过来斥责。
大祚荣见此情况,于是又与新罗联盟,把控制的疆域扩大许多。
圆脸少女闻听,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道:“前日陈先生过来不是说过,公子而今在莽荒之中主持战事,通信也不太方便,所以才没有消息。公子他,不会忘记道长的。”
不过,她却未生气,而是抬头疑惑向外看去,同时站起身来。
如今,李重润和武延基二人竟然当面谈及,更令武则天勃然大怒。
远远的,翠云峰已经隐约可见。
相王李旦被赶出洛阳,似乎意味着已经远离了中枢。
那声音,她并不陌生,正是自家姐姐,永泰郡主李仙蕙的声音……
“陛下,陛下要打死他们。”
峪谷中的景色是极美的,可是她的眼眉间,却流露出一丝丝的哀愁。
由于才下了一场大雪和图书,道路显得有些湿滑泥泞。
“阿姐,出了什么事,竟如此慌张?”
一队车马,驶出了洛阳城。
而在她们身后,则跟着那浓眉大眼的少年,正是李重俊。
却在这时候,一阵犬吠声传来。
那道装少女却未回答,只痴痴看着屋外的雪景。
裹儿是在仲夏时节返回洛阳。回到洛阳之后,她少不得受到了责罚。偷偷摸摸的跟着杨守文跑出去,着实吓坏了李显夫妇。不过,李显夫妇虽然不高兴,却并未太生气。
圆脸少女想要再劝说,却见那道装少女一摆手,打断了她的话语。
人常说,瑞雪兆丰年。可是对洛阳人而言,这一场豪雪,似乎并未带来太多好运。
道装少女脸上的愁容越发清晰,她苦恼说道:“这已经过去了半载,却连个书信都没有。
一场豪雪,染白了神都。
“算了,徒添烦恼罢了。
裹儿忙快步走到大门口,就见李仙蕙神色慌张,在小铃铛和小馒头的搀扶下跑上来。
就在这时,屋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武延基?她并不在乎,死就死了。可李仙蕙的恳请,她却不能不管,必须要走一遭。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这心里……”
武则天狠辣,她当然知道。
“道长,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也不知道大兄是怎地,竟然当众顶撞起了祖母,以至于祖母大怒,要打死他二人。”
少女手一颤,水壶里一歪,险些把沸水倒在手上。
“驾!”
茅屋很是简陋,但陈设却透着一股子雅致之气。